两天后,巴黎圣若曼大教堂,一位年轻的教士步伐轻盈地走进了富丽堂皇的祈祷大厅,没有发出一丝声息,黑色的教士服随着他走动的动作轻轻摆动着。正在主持弥撒的贝森大主教停止了颂唱,扶着眼睛看了一眼那位年轻教士,然后侧身对身边的一位牧师轻声说了些什么,那牧师点了点头并走上讲坛开始代替贝森大主教主持弥撒。贝森大主教走下讲坛后朝那位年轻教士点了下头然后向一间偏室走去,年轻教士便快步跟了过去。

这是一间小型祈祷室,穹顶和四壁布满了天使的大理石浮雕,比起富丽堂皇的祈祷大厅,这儿透出一股淳朴的气息。年轻的教士抹下头罩,露出了一张犹如刀刻斧削的俊脸,他拥有一头微微卷曲的棕红色头发,以及一双忧郁而深凹的双眼。教士快步走到贝尔的面前单膝跪地在他的鞋子上轻轻吻了一下。贝森伸出手轻轻抚摩着年轻人那一头柔软的棕发,和声细语地说:“很好!很好!凯尔你回来很及时!”

“师父!我已完成警校的学业,现在我已经是三级见习警司了!”

“太好了!我曾说过我的学生是最优秀的,现在果然不差!起来说话吧!”

“谢谢师傅!您太过誉!”

“身为一名合格赏金猎人,确实需要多种身份和多种技能来方便行事,凯尔以你现在的能力完全可以出徒了!”

“真的?”凯尔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贝尔是一位严厉的师傅,在他的教导下凯尔只知道做好自己应做的事情,而从来没想过其他的,至于出徒在凯文眼中那是十分遥远的事情!

“当然!”

“可是我还有很多东西没学会呢!”

“孩子,为师已经没有什么能教你的了!剩下的就要看你自己!给你看一些东西!”说着,贝森从宽大主教服中掏出一叠照片送到凯文的手中。

“这是什么?上帝呀,太恐怖了!”凯尔看着照片上死状恐怖的尸体感到有些恶心。

“孩子!这是给你的第一个任务!这些照片来自于你的家乡奥尔良,是我的老朋友艾尔文昨天紧急送来的,他是该地的警长!”

凯尔点了点头,对这位家乡的警长他是知道的,但没想到他居然是师傅的老朋友!

“这起连环血案发生在四十二小时之前,这些死者死因是短时间内大量失血,这在当地居民中已经引起恐慌,有人谣传失踪近千年的高卢妖狼又复活了!因为案发时附近居民听到了一种怪异的狼嚎声,声音非常大!”

“从照片上看确实是象某种野兽造成的!”

“另外他们在死者的脖子大动脉处找到了这个东西,为了这艾尔文才紧急找到我!”贝尔指着其中一张照片说,那死者的脖子上有两个清晰的血洞:“孩子!看到这你想到了什么?”

“狂血!是狂血!”凯尔失声叫道:“怎么可能!他们不是已经放弃那种血腥的生活方式!”

“或许是一些违规者,但也不能保证狂血内部出现了严重问题,我希望是前者!”说道这儿,贝森望着穹顶上美丽的天使浮雕发了一会愣,然后说:“根据我们与他们世代签定的协议,只要狂血出现作恶,我们就必须出动对狂血进行惩罚!这个案子还有个重要的线索你要好好利用,在案件发生前四个小时,奥尔良郊外的贞德纪念馆发生了天然气大爆炸,整个纪念馆化为一片废墟,在发生大爆炸时也有人听到了那种狼嚎声,你可以从这方面入手!另外艾尔文警长也会给你提供支援的!”说到这里贝森顿了一下喘了口气:“凯尔!尽快把事情查清将肇事者抓获!我不想惊动整个教会乃至教皇!因为双方已经流了太多的鲜血,没必要为了几个违规者而大动干戈,特别是现在这种非常时刻!我已经感到在遥远的东方出现了动乱之源,而且会对整个世界产生巨大影响,拿破仑的预言很快就会变成现实!我不知道这将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所以我们必须有所准备,避免和狂血陷入没完没了的内耗中!”

“是的!师傅!”

贝森从胸口处摸出了一个银色圆球“把这拿上吧!”

凯尔的眼睛顿时瞪得大大的:“天使模拟装置!”

“不错!我们赏金猎人的招牌行头!这东西差不多有八百多年没有进行实战了,最后一次是结束了狂血皇帝格里希司,也就是那条被称为高卢妖狼的怪物的生命!”说到这里,贝森一脸得意之色,尽管这是他师傅的师傅的师傅的伟绩。

凯尔小心翼翼地从贝森的手中接过模拟装置 ,那装置在凯尔的手中开始膨胀变形,并不断变换着各种武器的形状,从冷兵器到热兵器不一而足,紧接着那东西和凯尔的手臂融合成一体。

见此情景贝森点头道:“非常好!比我当年强多了!当年我试了多次才让装置接受我,而你一次就成功了!可见我当初选你做我的徒弟没有选错!记住,我以前曾教过你的,要用你的心来驱动这个装置,随心所欲无拘无束,它会随着你的心意而变!最后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两天前教皇下达了一个奇怪的教令,要在全球近六亿的教众中选出圣者圣女,要知道圣者圣女这些称号原先都是授予有杰出贡献的逝者的,教皇这么做让人感到十分困惑,身为一名赏金猎人必须对所有不合理的事情都要在心中打个问号,因此我觉得有必要探究这中隐藏的玄机,所以我已经将你推荐给了欧文红衣大主教,这将是你的第二个任务!好了!孩子,快去吧!希望能尽快听到你的好消息!天使会保佑你的!”

凯尔再次俯下身亲吻了一下贝森主教的鞋子,然后毕恭毕敬地退出了祈祷室。

太阳系引力的极限,慧核圈外围,银河联盟科学探测船玳革澌号小心翼翼地穿行于这些巨型慧核之间,速度仅有光速的1/10,船上的唯一台中型离子加速炮不断地将一些小型的“拦路虎”汽化。玳革澌号,卡西尼级轻型科学探测船,自重80万吨,长500米,船体为倒三角型椭圆顶,两座恒星级模式反应堆源源不断地为整艘飞船提供能量。其自卫武器为一台中型离子加速炮,和40门轻型制式激光炮,以及模拟伪装器,并配备200百架科学探测机器人,该级别飞船通常还被用做舰队的近程护卫舰。此时这些科学探测机器人就象一群勤劳的蜜蜂,不断从飞船附近的慧核上采取样本然后再由飞船回收。玳革澌号科学探测船船长娜珈看着这些忙忙碌碌的机器人,脸上流露出了一丝厌烦之色,在过去的72小时内无时不刻面对着这单调重复的景色,就是再有耐心的人也会变得烦躁不安!刚刚来到这里时的兴奋之情已被消磨殆!悬浮椅载着娜珈离开了模拟舷窗回到舰长控制台,面前的一台视频不断显示着各种分析数据,娜珈仔细看了一下,是些慧核的成分报告数据但都了无新意,探测工作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娜珈用她那兰色的眼睛瞄了一下副舰长多德,一个费格缔司人,他倒是不知疲倦地盯着采集到的慧核样品的吨位数据并在计算着什么,从他下巴颏抖动的肉须上可以看出此时他的心情大佳。对这位副舰长的心理娜珈的心中很清楚,费格缔司人不愧为精明的商人和情报贩子,太阳系现在成了整个银河系联盟关注的焦点,它的一草一木在这些商人的眼中都拥有无与伦比的价值,甚至还有人大传谣言,胡说什么长期接触太阳系的物质对提高精神力和延长寿命有巨大裨益!但由于有星际法的约束,那些贪婪的商人还不敢肆意妄为,否则早就赤膊上阵了!他们不知从那里得到此次科学探测行动的情报,费格缔司人削尖了脑袋都要参于进来,并不惜为此次探测行动提供了巨额经费,而在银河联盟议长基刚的授意下,科学委员会竟然同意费格缔司人的请求!“真荒唐!让他们参与进来简直是在侮辱科学!对探测活动毫无益处!基刚确实厉害,有这些费格缔司人在就会对自己行事产生诸多制肘,自己这次是肩负了重要使命,一旦飞船驶临地月轨道,就会采取行动!而这多德确实很讨厌!”娜珈心中感到一丝不快。现在科学探测机器人所采集到的样品数量远远超过了正常科研所须的量,他多德看重的是这些样品的商业价值而非科学价值,这些样品一旦被带回费格缔司行星系,所产生的价值将远远超过为此次探测活动所花费的巨额经费!“这些贪婪的爬行动物!”费格缔司人那一身暗灰色的皮肤,水泡似的眼睛,以及不分男女都有的腭下肉须使得娜珈很容易联想到地球上的某种爬行动物!“希望他们的精明使他们永远不要犯错,如果将来一味依附固兰的话,哼!”想到这里,娜珈离开了悬浮椅,面无表情地对多德说:“多德副舰长!数据报告显示这片区域已经失去探测的价值,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寻找更有探测价值的区域!”

多德的神情有些无奈,所采的样品远少于自己的预期,而且以后不知还有没有象现在这样的好机会!娜珈拥有此次探测行动的决策权,很显然她对自己过去72小时的行为采取了最大的忍耐限度,身为副舰长多德必须要听从娜珈的指挥,于是他用费格缔司人特有的粗嗓门说:“好的!娜珈舰长请指示目标区域!”

船舱中出现了一幅太阳系模拟四维成像图,娜珈指着慧核区内侧的一片区域说:“慧核圈内层的A.M.D.K区,(注:一种太空四维坐标,由四组坐标数据组成)那里的慧核最密集!”

“遵命!”多德开始向船上的智脑下达指令:“回收所有科学探测机器人!调整航向!目标区域A.M.D.K区!航速1/4光速!”

“很好!在到达目标区域前我需要好好休息一番,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就不要来打搅我!记住航速不得超过3/4光速!”娜珈说完转身离开了飞船控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