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组织为何对大学生毕业生下手(图)

hawkfsy 收藏 0 170
导读:传销组织为何对大学生毕业生下手(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2岁的小冯躺在番禺区中医院的骨科病床上。看到自己的同窗被传销组织害到如此地步,同学们感到伤心和愤怒。

引言

每年的三四月份对高校毕业生来说,都是颇难熬的时刻。这几年尤甚。如果工作没落实、考研又宣告失败的话,当事人的日子更加难挨。在这种大背景下,大学生求职时被传销组织欺骗的新闻近期频频见诸媒体。从3月1日至今,本报接到的有关传销的报料达上百条,其中很大一部分涉及到求职中的高校毕业生。日前,武汉大学广告系2004届本科毕业生小冯,求职时被传销团伙骗至番禺,跳楼逃出传销窝点时摔断腰椎的新闻传来,闻者无不为之痛惜。

大学生为何成为传销组织下手的对象,如何防范此类事件再次发生?为了找出答案,本报记者走访了部分曾身陷传销骗局的大学毕业生,以及工商部门与高校教育工作者。

“医生说我要卧床一月,再静养一月,才能基本恢复。再加上写毕业论文,等到我找工作时可能大家都离校了……”3月24日,22岁的小冯躺在番禺区中医院的骨科病床上神色黯然,稍微扭动一下身子就会痛苦得皱起眉头,嘴唇上也结着厚厚的血痂。

小冯是武汉大学广告系2004届本科毕业生,求职时被传销团伙骗至番禺,在从四楼跳下逃跑时,摔断了腰椎。求职心切的他如今将不得不面对可能推迟就业的现实。

个案 武大毕业生跳楼逃离传销“窟”

小冯的不幸始自半个月前的一个陌生来电。大约3月7日,他在学校寝室中接到一个电话,来电称找“刘林”,在告知“没有此人”后,对方并未挂电话,而是与他攀谈起来称自己是广州市××电子科技公司的,公司正在招聘应届毕业生。正在到处求职的小冯表示出兴趣,对方在询问了其姓名、年龄、专业等问题后,表示让他等候通知。

几天后,小冯果然接到了该公司的电话。谈了约40分钟后,要求他尽快到广州面试。

3月20日下午,在番禺汽车站,风尘仆仆的小冯被一位自称姓胡的男子接走,并被径直带到了一幢居民楼的四楼。在这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内,已经住了四五个年轻男女,都自称是各大学的学生。房间内摆设非常简单,只有椅子、电视等。

小冯非常奇怪地发现,虽天色已晚,他们却不开灯,而晚餐是“黑糊糊的米饭”。只有八九点钟,他们就开始睡觉。睡觉时房间内多了几个人。他和另外6个人睡在一间,几个女孩子睡在另一间。没有床,大家在地上睡通铺。晚上10点,接到家中电话的小冯想到客厅接听,却发现门早已被锁,门口还有一女孩看守。小冯心里开始怀疑并不安起来。

次日早上六七点钟,他被喊醒。大家起来洗漱,然后吃“黑糊糊的米饭”。随后又开始唱歌,做游戏。其中一种游戏叫“自圆其说”,需要为自己所分到的角色拼命想优点说好话,而且每人说话都有一套固定的模式。

疑心重重的小冯提出想到外面上网。一个“主任”听后把他拉到一边,明确告知他们是“网络营销员”,要求小冯加入,被小冯断然拒绝。随后又有几人过来对小冯利诱,“(干这个)两年180万,你说赚不赚?”至此,小冯明确意识到自己被传销团伙骗了,但是,对方对他的监管变得更严了。

小冯以上厕所为由察看地形,发现一面窗户是开着的,“根本来不及细想就爬上了窗台”。对方发现后马上过来抓他。小冯情急之中抓住空调管道向下滑,跌到三楼窗台上又掉到二楼平台上,并请求路人报警。在等了几分钟没有动静的情况下,小冯从二楼跳下。

经诊断,小冯腰椎被摔成“压缩性骨折”,医生称,至少需要两个月的治疗。小冯在广州实习求职的几个同学获悉后赶到医院,在病床前轮番伺候。武汉大学也及时指派两名老师赶到番禺。据该校陈老师称,校方已于23日上午10点将此事上报教育部。由于此事涉及大学生求职和传销两个方面,教育部对此非常重视。

现象 大学生传销人员有增多趋势

3月23日下午,按照小冯的指点,记者赶到他被困的位于番禺区西丽南路上的一幢居民楼四楼。敲门良久,房门才打开一条小小的缝隙,露出一张年轻男孩的面孔,非常警惕地看着记者。记者称过来找人,男孩声音低低地说了一句“我在洗澡”,就把门关上了。再敲门,里面再也没有任何反应。该楼居民称,常常见到很多年轻男女在该房进进出出,显得非常神秘。

据小冯回忆,和他同住的几名年轻男女自称是来自湖南、湖北、安徽等地的大学生。他和几名自称来武汉几所大学的男女聊天时,感觉到对方对武汉非常熟悉。而且,他们都显得“素质挺高的”,说话时常常夹杂着“OK”、“come on”等英文,一个女孩在安慰他时甚至说出“take it easy”(放松点)这样的话。这些人爱唱的歌也是当今大学生中较流行的,比如《I believe》等,他们甚至可以分得清该歌是“孙楠版”还是“陶巴版”。小冯疑心他们确是大学生,“至少是受过相当教育的”。

大学生求职时被传销组织欺骗的新闻近期频频见诸媒体。从3月1日至今,本报接到的有关传销的报料有上百条之多,其中很大一部分涉及求职中的高校毕业生。

福州某大学经济管理专业的本科毕业生小陈于今年3月1日被表弟“马扁”(传销行话,即骗)至海珠区沥胺,被困5天之后逃出。已回到福州的小陈向本报发来45000字的文稿,详细记录了其被骗经过和他所了解的传销组织欺骗大学生的种种手法和内幕,希望社会各界能够重视此事,同时也呼吁和他一样求职心切的大学生们能够擦亮眼睛,以免上当受骗。

郑州大学商学院2000级毕业生小张于3月15日被一传销组织骗至清远,经过校方和当地警方的努力,于3月24日被成功解救。该校就业指导中心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其实早在小张之前,该校就已有毕业生被传销组织骗至广东。学校对该问题非常重视,但是,传销组织的行骗手段越来越高明,感觉有点防不胜防。个别传销组织甚至堂而皇之地发来假营业执照并刊登在学校的就业网站上,学校也难以鉴别。

广州市工商部门的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将黑手伸向大中专毕业生,是当前传销活动出现的新动向。近两年工商部门查出遣散的传销人员,主要集中在18至25岁,其中刚毕业的学生占相当大比例,有的甚至是在校的大中专生和初高中毕业生。仅今年以来,广东省就发生多起在校或刚毕业的大学生被非法传销组织控制的系列事件,受骗人或听信于传销头目欺骗转而勒索父母,或经传销组织“洗脑”后成为传销骨干坑害他人,或不忍长期囚禁跳楼致残。

诱因 就业压力大 防范意识弱

传销组织为何向原本一片纯净的象牙塔频频出手呢?调查显示,当前大学生日益严峻的就业现实使毕业生们降低了审核标准和防范意识是个重要原因。

“经历一场噩梦”的小张告诉记者,其实,在事情发展过程中有很多疑点,比如,所谓的用人公司从未提出审阅其简历;迎接她的公司人员在着装上显得脏、旧,与所谓的中层管理人员的身份不符等等。但是,由于工作单位一直落实不了,有机会就不愿轻易放弃,所以,就没有去仔细甄别,等到发现真相时已经为时已晚。

对于传销组织来说,由于大学生拥有的潜在社会资源很丰富,而深得“器重”。加上就业困难形势下部分毕业生的“饥不择食”,更给了传销组织下手的空间。

毕业生未出校门、缺乏社会经验也是被传销组织看中的一个重要原因。

从河南某大学毕业的甘肃男孩小牛讲述他今年3月初在番禺一传销组织度过的5天生活时说,刚一进去,对方就以“做登记”的借口没收了其身份证和毕业证。他谎称到外面打电话发展“业务”,都有专人负责跟踪。不过传销组织也很“慷慨”,免费提供吃住的同时,每天还通过各种形式的讲课进行思想轰炸。据小牛观察,很多人就是在长时间不能脱身的情况下被逐渐实现从身体到思想的控制。

广州市“打传办”的有关负责人称,一些大学生学员之所以执迷不悟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有些受骗者发现上当后心有不甘,想赚回“本钱”。但实际上,一旦走上这条路,就变得一发不可收。

防范 将揭批传销引入大学课堂

省工商局局长吕成贤表示,传销之所以屡禁不止,主要是缺乏有力的法律制裁,依据目前的法律法规,对一般的传销人员只能进行教育引导,一些学员已是屡抓屡放,某些人甚至成了“老油条”。

工商部门的有关负责人称,要遏制非法传销活动向校园蔓延,除了相关执法部门加大打击力度外,特别建议学校把揭批传销列入宣传教育的重要内容,从源头上做好预防教育。

该负责人建议在大学中开设一些社会知识课,把传销等严重危害社会稳定和人民利益的违法活动作为反面教材搬入课堂,将传销组织如何打电话联络感情、假借介绍工作设陷阱、谈理想抱负迷惑人心、神化传销违法活动等一整套骗人伎俩,形象生动地向学生说明,甚至可以请一些已经转化的传销人员到学校进行现身说法,让年轻一代及早认清传销的违法本质,避免被骗。

对于工商部门的建议,武汉大学就业指导中心的吴主任表示赞同。吴主任说,现在的毕业生热衷考研究生,3、4月份是考研成绩公布之时。大批落榜生面临学业与就业的双重压力,容易被传销组织利用。小冯坠楼一事发生后,校方对该问题非常重视,已制定了一套防范制度传达给每个学生。

譬如要求毕业生在投简历前必须向有意向的单位所在地的主管人事部门或校毕业办求证核实;对于用人单位提出的面试或实习要求,要征得校方同意,离校之前必须留下尽可能多的联系方式;同时学校在校内就业网上公布专门电话和传真,学生如遇麻烦,可随时联系学校。吴主任说,学校将会把这几点措施作为一项制度坚持下去,还会考虑在课堂中加进揭批传销的内容。

郑州大学小张的经历在该校也引起较强烈的反响。其同班同学小刘告诉记者,小张被囚禁9天的事实让他们“觉得南方挺恐怖的”。但她还是坦言,如有真正的工作机会,还是愿意南下,因为那里“薪水更高,机会更多”。

■相关新闻

●3月15日,一名中年妇女向番禺工商分局求助,称其在江苏泰州某学院就读的女儿,于2月22日被骗到番禺从事非法传销活动,除了日前曾打电话回家要求家人汇一万元给她外,再无消息。当日,番禺工商分局与番禺公安分局联合行动,将该女大学生即时解救出来。

●2月26日上午11时10分,湖北大学商学院和武汉市公安局的有关人员来到阳江市公安局,请求帮助解救怀疑被传销组织控制的湖北大学四年级学生王新林。当日下午,阳江市公安局民警在市区东山路某大厦一传销窝点找到并解救了王新林。王称,2月1日到广州求职,遇一女约阳江“面试”。2月3日,被带进传销出租屋。此后一直接受“再教育”。2月17日,致电父母,让家里寄1万块钱。

●2月13日,番禺区公安分局接到消息:有4名西南某大学学生被人以介绍到广东实习为名骗到番禺,并被强迫参与传销活动。14日番禺区公安分局民警解救出4名大学生,并交由其学校负责人带回学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