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盲流的流氓日记(连载)作者:月透秋阳 [转帖]

开篇语

~我天生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又酷爱旅行,所以每当我看到城市里背负着大包小包行李四处游荡的盲流,就特别的羡慕他们,总希望自己有一天象他们那样自由自在地游遍千山万水;走过无数城市,居无定所;四处漂泊。那种生活该是多么的惬意呀!

我向往那样的生活,于是终于有一天,我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在一个充满希望的夏日午后,我出发了。



~乘大巴约四十多分钟就到了北京。辗转来到西客站,离105次列车发车还有七个多小时。耐不住酒瘾的发作,我便走进了站内的小餐厅。在火车站这种地方,什么东西都贵,简单地要了两盘小菜,两瓶啤酒,就花掉了四十多块钱。好在我这人比较想得开,几瓶啤酒下肚,也就感觉不出心疼来了。

`这次策划已久的深圳之行的目的,就是想体会一下当“盲流”的感觉。我不怎么喜欢稳定安逸的生活,因为那会让我感到空虚和乏味。我喜欢四处漂泊去寻求新奇和刺激。用朋友的话来说,就是我这个人比较适合流浪。

`说是去做“盲流”,可是我还是准备了充足的资金,以免搞不好会沦为乞丐。毕竟“盲流”和“乞丐”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我是想去放飞自己的心情,而不是想去要饭。

`餐厅服务员的小脸儿长得挺“俏嫩”的,怎么看都似乎在对着我笑。我承认自己的长相是帅了点儿,所以也就习惯了异性对我投来青睐的目光。看就看吧,喜欢的话就“啵儿”一个,我这个人在这方面还是很好说话的。

`不知道人的行为是否真的完全由大脑来支配。说是有意的吧,只要见到年轻女子穿着紧身裤,我的眼珠子就会不由自主地滑向人家那个隐私部位,说是无意的,却又似乎极力想从那隐约的轮廓中看出些什么。直到发现人家的脸色已经不那么对劲了,才想到要收敛一些。也许这就叫做“品行不端”吧,有意无意地总要干点儿“坏事儿”,否则心里就不舒服。

`耗了一下午,总算是进了站。为了旅途的舒适,我特意提前几天订了一个临窗的座位。上了车却发现我的座位已经被一个女人给占了。我拿出车票示意她坐回自己的位置,她却满脸堆笑地对我说:“我有些晕车,想睡一会,你坐在旁边好吗?”

`我一笑,说道:“小姐,我问您一个问题好吗?如果这是您的座位,我要求您给我让座,您会让吗?”

`“当然让了,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嘛,你说是不是!”她笑着说。

`我立即说:“那好,那就请你让座给我吧,与人方便自己方便,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对不对?请你回到你自己的位置上吧!”

`“不不,我不让!”她马上改口了。

`“你不想让,我和你一样也不想让,所以请你还是坐回自己的座位吧,好吗?就这样!”我不再给她任何狡辩的机会。

`那女人嘴里嘟囔着,很不情愿地准备起身。这时我才发现她的模样还不错,挺惹人喜欢的。于是我一拍她的肩膀,笑着说:“小姐,和你开个玩笑,别介意,坐吧!”

`于是我还是坐在了她的旁边。谁让我那么色呢,见了漂亮女人,自己特意订的舒服座位就这样拱手让人了。心里却还满高兴的。

`“小姐哪里人呀?”我开始和这位漂亮妹妹搭话了。

`“我是任丘的!”她说。

`“不会吧,我觉得你是南方人!”

`“是是,我是南方的,在任丘工作,你怎么看出来的,我的普通话说得不好吗?”知道被戳穿了,她不好意思地说。

`“你的普通话说得很好,我只是凭感觉!”

`“你的感觉好灵喔,我好佩服你啊!”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她肯定是南方人,因为南方人说话办事的方式是有特点的,绝对不同于北方人。

`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打得火热。我内心里对这个漂亮女人非常渴望,但是在火车上苦于无法施展。而让我当时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不久的将来,一次意外的机会让我如愿地得到了她的身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