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事幻想小说《发射深度30米》连载5

 方舟号救生艇
 
 哈里米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冻僵了,他想再祷告一次,但却怎么也止不住牙齿上下打架,他机械的转了转脖子,周围,什么也看不见了。十几分钟前,“方舟号”黑黝黝的船首从海面上消失了,他们随着风和水流飘来荡去,除了黑夜风雨和海水,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在哪里。
 “扑通”,从旁边侧倒过来的身影把哈里米吓了一跳,等他回过神来,碧姬已蜷缩在他脚边。“嘿!快起来!快起来!你压着我的脚了!你会把我跻下去的!”,哈里米哆嗦着大叫着,他看着碧姬蜡白蜡白的脸,不由从心底抽了一口冷气,“她死了?!”
 泰伦奴靠了过来,用手试了试碧姬的鼻息,“马佐尼”,他伸出手。
 马佐尼极不情愿的松开手,把紧紧抱着的一个小壶递给泰伦奴,“头,就剩下一点儿了...干嘛不留着...”
 泰伦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俯身掰开碧姬僵硬的嘴,把小壶中剩余的暖身酒都到了进去。看着最后一滴散发着温暖的液体消失在碧姬嘴中,马佐尼痛苦的砸了砸嘴,仿佛也带走了他最后一点热量,他真后悔没有让那个土著老巫婆多给配两壶。
 一会儿,碧姬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泰伦奴这才抬起头来,他张开冰冷的眼睛死死盯着大海,仿佛要大吼一声,把这个黑暗的怪兽撕裂。
 
 
威海号
 
 楚天云舒舒服服的把身体堆在还留着鲁卓成体温的指挥圈椅里,他学着鲁卓成的样子拿起旁边的航海日志,问了大个子几个数据,在鲁卓成很有特点的连笔字下,工整地记着。
 39次紧急战斗任务,2次一等功、5次二等功,还有数不清的三等功,鲁卓成是这个舰队的传奇,他影响着艇上的每个人,甚至是舰队的每个人,不过,对于楚天云来说,他自认为不是那种生活在别人的阴影下的人,他承认自己时时处处都在不自觉地注意学习鲁卓成,但他更多的时候是在竭力发现鲁卓成高大身影下的暗斑。优点人人可见,而深入了解一个人,则要从缺点入手。鲁卓成身上有缺点吗?当然有,比如他过分的沉默,就像现在“威海号”置身的深海,你永远不可能探测到他的深度;再比如他作为一个老潜艇的顽固不化,如果不是中央军委和海军总部直接下令,他才不会让“威海号”参加什么舰队节呢,而在舰队节上,他竟命令除了参加水兵队列操表演,“威海号”所有士兵不准上岸,在他的脑子里,上了潜艇就永远应该呆在水下。
 潜艇兵应该是开放的,楚天云合上航海日志,最让人不可接受的是鲁卓成的专断,他好像看不见周围的人们,他就是“威海号”,楚天云嘴中嘟囔了一句……
 “报告副艇长!”,旁边通讯军士的报告声打断了楚天云满含情绪的浮想联翩:“总部急电!”
 “总部急电?”楚天云连忙站起来,接过电文,“不会又被抓公差了吧!”
 看完了电文,他苦笑了笑,向刚刚走进指挥舱的周明挥了挥电文,“瞧,营救海难人员,好像什么事儿都被我们遇上了!”
 “营救海难人员?”周明皱起了眉头。
 楚天云把电文递给周明,在电子海图前测算了一下方位,“命令!”,他轻轻敲了敲海图上的一个点,“调整航向72,加速至30节,我们去!”
 “副艇长!”周明在一旁拽了拽楚天云:“是不是请示一下艇长?”
 “总部比艇长更有说服力!”楚天云指了指周明手中的电文。
 “我觉得还是告诉他为好!”
 楚天云想了想,无奈的耸了耸肩,“好吧!那就通知吧!”
 
 
方舟号救生艇
 
 碧姬又昏迷过去了,一股绝望的气氛笼罩了小艇,起风了,平静了一会的大海仿佛养足了精神,催起浪头,一拳一拳地超小艇打来。
 泰伦奴抬起僵硬的手腕,又看了看荧光表,表针的每一次跳动都仿佛要把他推向深渊。“幽灵”应该在半小时以前就出现,而现在,茫茫的海面上除了风雨什么都没有。
 他的眼前又恍恍惚惚浮现出那时时刻刻都萦绕在他心头的图景,女儿向他伸出小手,仿佛要飞过来,飞过来...心一阵颤抖,他努力使自己从那张笑脸中逃脱出来,“不,不会的”,他集中精力,开始仔细回顾行动的每一个环节。成功潜伏上方舟号,公海上与方舟号船员搏斗,顺利控制方舟号,按预定航线航行,遭遇飓风,到达预定海域,发出求救短信号,炸船弃船,一切都按计划进行,如果果真出了问题,问题在哪儿呢?是“幽灵”的问题吗?他相信“幽灵”,他相信他的能力,相信他一定会处理任何情况,他更相信他可怕的信念;是我们的问题?“那个卫星导航仪,那个被子弹击中的卫星导航仪...”,他越来越觉得被一股不祥之感笼罩住。
 “头儿,她会死吗?!”,旁边哈里米哆嗦着,泰伦奴把碧姬抱在怀里,她的鼻息越来越微弱了。他知道他的身上也冰冷冰冷,对碧姬没有任何作用,但他需要用他的行动把小艇上弥漫的绝望驱除掉。“不,不会的”
 
 
威海号
 
 “怎么回事儿?”,这一小觉睡的可真沉,鲁卓成匆匆回到指挥舱时,感觉自己还迷迷登登的。
 “总部急电,澳大利亚的一艘邮轮发生海难,让我们设法营救!”楚天云递过电报。
 “那关我们什么事?”鲁卓成边看电文边说着,言语中透露着恼怒。
 “我想,也许澳大利亚人知道在这一片海域目前只有我们”楚天云提了提嗓门:“他们的外交部直接找到了我们的外交部…”
 可不是吗?作为一个刚刚在T型台上风光了一把的明星,现在恐怕傻子都知道他们在哪里。
 “他们把我们当什么了!救火队员?”,鲁卓成用手弹了弹电文,越往下看越生气。救援任务他执行过,不过那都是军事任务,他们从没救助过民船,因为“威海号”是核潜艇,它的性质决定了一般情况下它不负有救助民船的义务,更何况是一艘外籍民船。
 “其他的人都从太平洋上蒸发了吗?”鲁卓成没好气地说。
 “那艘失事的‘方舟号’恰好在飓风带,周围没有船只”楚天云拿起光笔在透明的海图上比划着,“靠的最近的一艘国际救援船赶到那里需要3个小时,3个小时,恐怕他们到的时候,海面上什么都没有了!”
 “难道我们能赶上吗?”
 “如果我们以35节航行,15分钟可以到达”,旁边周明接过话来。
 “如果我们能救起他们”,楚天云在一个点上画了一个圈,“我们将在这里与国际救援船会合,然后把遇难海员转交给他们”
 “我可没有那个热心肠!”,鲁卓成把电文回递给楚天云,一屁股坐进指挥椅里。
 “艇长,这可是军委和总部的命令!”楚天云与周明相互望了望,如果鲁卓成真的这么决定了,一艘航母都拉不回来。“也许,这还涉及国际关系!”,周明小声说。
 国际关系,鲁卓成当然知道这一定涉及国际关系。由军委直接下命令的时候很少,而一旦有,就表明涉及问题的重大。这些年来,中美在太平洋上的对抗日趋激烈,美国不甘中国的崛起,要拼命的压缩中国的生存空间,起初,是依托韩国、日本列岛、台湾、印尼、菲律宾等构建第一岛链,想把中国海军限制在中国内海中,当这一切随着中国大陆与台湾的统一而解体后,美国又企图联合太平洋沿岸国家,建立更大的对中国的围困链条。作为应对措施,中国似乎更倾向于与美国人打攻心战,通过巩固与周边国家的友好关系,塑造友善大国的形象,广交朋友,赢得信任。现在,想交的朋友提出了要求,能不管吗?救人!这难保不是又一次政治做秀!
  “真是一次美妙的航程!”,虽然发着牢骚,但鲁卓成心里还是清楚地:“好了,去救人!命令…”
 “艇长!我…”楚天云搓弄着手,有点不知所措。
 “怎么?有什么问题?你不是要急着当救火队员吗?”
 “我…我…已经命令调整航线了”
 楚天云感到鲁卓成的脸色瞬间变黑了,他立正挺胸,准备迎接一场暴风雨:“我..我想如果不尽快,他们很可能等不到我们就..没命了!”
 足足等待了两分钟,楚天云听到了一句:“下次先告诉我!”
 
 
方舟号救生艇
 
 泰伦奴又沉入了冥想中,仿佛是在做梦,很多色彩亮丽的图景冲破了黑暗,浮现在眼前,那是天堂吗?他努力摆脱自己的幻觉,他能够感到,自己的生命正慢慢被无边的寒气吞噬着,甚至在一屡灯光掠过小船时,他都没有立刻反映过来。
 “天哪!他们来了,看!他们来了!”,马佐尼先喊了起来,虽然这喊声很微弱。小船上的人象突然从睡梦中醒来,是的!是的!在不时闪过的雷电亮光中,他们都看见了,一艘潜艇露着小山一样的指挥塔,随着海浪沉浮。
 他们几乎同时叫了起来,挥动着他们麻木的手臂,“在这儿,我们在这儿!”,但是很快,他们发现他们的叫喊实在是太微弱了,潜艇的探照灯从小艇旁划过,转到了另一海域,很显然,它在找他们。
 “哈里米,我让你留下的那个信号棒呢?”泰伦奴按下激动异常的哈里米。
 “真主,我真的忘了!”哈里米狠狠咒骂着自己,哆嗦着从衣袋里掏出信号棒,手已经不听使唤了,他干脆用牙撕下了拉环,一团赤红的焰火升起在他头顶,照亮了整个小艇。
泰伦奴觉得自己浑身又灼烈的燃烧了起来,他攥紧了拳头,“幽灵,我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