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放手,爱,止步,爱,离开
<if-rame> </if-rame>
 

爱,放手,   爱,止步,爱,离开

爱,放手……一直没有能深深地理解这爱的外延,也许是爱的不够,内涵不足外延也就不够远。爱,放手,是一种放弃吗?爱,放手,是一种无助吗?是一种绝望是一种祝福一种静默的深沉还是一种无奈或是更深的爱?我一直不能理解也不得体味,爱本是一种复杂的情感,谁又能说的清楚明白?

爱,放手,是给对方一个自由一个空间一片天空?迷津渡口弦,忘忧河畔柳,弦是疾疾弹,柳是依依别,是离别,是离愁,剪还连,理还乱?年少时的爱如空中的那轮弦月,皎洁而明净,没有世俗没有利益没有未来,长大的孤单的夜里,那轮弦月总是静静地在梦里依徊。

于千万人之中遇到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有人说那是缘份,有人说那是千年前的宿命,有人说那是今生的相知相许相随,如果这些能成立的话,可为什么爱要放手?为什么还有爱情的悲剧?为什么还有爱而成仇形同路人?

爱,有一千个理由,不爱,也许有一千零一个理由,在爱的妆扮中,爱可以是两心的相许,也可以是两心的煎熬,在夜夜的凄雨里可以共剪西窗也可以雨打芭蕉,长大了的爱总是有太多的忧伤太多的别离太多的哀怨,只是你的心里能载动那一舟叹息吗?

爱,放手,源自于不堪重负?源自于无声的祝福?源自于一个人的孤独?一个人走的路上,前边的人在走,后边的人在跟,是谁,是谁树了一个路碑:爱,放手,爱,止步,爱,离开……后来的人见了为何视而不见?为了那梦中的草原?为了那梦中的青橄榄?

天怜我意给我爱的毒药,我义无反顾的喝了下去,肝肠寸断的疼痛中,我,放手,放手……我是多么眷恋着个这个红尘,我看一眼最后的药汁,我,离开,离开……为了爱放手,为了爱离开,第一千零一个理由就这样产生……

春天花会开,东风会再来,,会给我第一千零二个爱的理由吗?春天,所有的花都会开吗?真的会有花开的季节吗?我在冬天死去的灵魂会复活在你的心海吗?冬天的种子会在春天发芽吗?会在盛夏绽放吗?会在秋里缠绵吗?

我不知道天上的风筝有线牵着好,还是无线高飞好,我不知道花开在哪一个季节更好,更不知道风向哪一个方向吹,也不知道青冢上的清风在幽幽地诉说谁的爱情,我不知道,我只是那风里的一粒种子。

爱一个人,放手,爱一个人,止步,爱一个人,离开……冥冥中的宿命,冥冥中滂沱的雨凄楚的风皎洁的月似雪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