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一起慢慢变老是中国人对浪漫的最大讽刺



            在网上读到一篇没有署名的文章,题为《浪漫,中国女人的软肋》,看口气出自女人手笔。文章说每个女人都梦想着在有声有色的花样年华里浪漫一把。可是,在中国找个浪漫男人太难了,中国女人很难在现实中寻找到心目中的浪漫男人和浪漫的氛围,中国女人也很难在现实中浪漫起来。话说得有道理,在情爱方面,我们从来就没有形成浪漫传统。典籍中只有《世说新语》中王安丰的老婆说过“我爱你呀我爱你”(卿卿)这种话,还被老公板起脸教训一通,说“老婆跟老公说我爱你这种话是没礼貌没教养的,以后可别扯这个了!”由于妻子坚持不改,王安丰才无可奈何地听之任之了。一般我们听习惯了的爱称是“死鬼”“杀千刀的”“坏种”之类,说明我们的爱情(假如有的话)属于毛骨悚然的一路,跟西人的甜酸旖旎完全是两套路数。



那篇文章说,巴黎女人是浪漫之最。巴黎女人的浪漫并不仅仅表现在香奈尔5号的味觉感官和香榭丽舍大街法国梧桐下与情侣漫步上,更多让人感到浪漫的细节是:清凉如水的夜里,别墅灯火辉煌,穿一袭曳地黑色长裙,披一肩华美披肩的美丽冷艳女人的出现,女人的红唇呷着淡黄色的香槟,眼睛却半乜着随处一扫,间或放下高脚杯,去浅尝鹅肝酱和刚出炉的面包,那种难以言表的精致细腻的浪漫,直把人的每个神经末梢都熨烫舒展。于是乎,世界各地的男人们惊呼:水晶灯下的巴黎女人是世界上最懂得制造浪漫的女人了。在中国,如果有女人胆敢穿成这样,走在月黑风高的夜里,一定会有人揣摩,这女人肯定是风尘中人。盛宴,当然中国女人也有参加,只是中国的国情是以白为尊,为了自产自销喝酒当然还是喝白的,这一来二往的就喝得面若桃花了,看着倒也别有一种风情,就是少了些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浪漫情调。



事实确实如此。我们只能在情人那里提心吊胆地体会一下浪漫的滋味,回到家就严肃紧张了。我们的女人在结婚后基本不会在丈夫回家进门的那一刻,露出最美白的牙齿和最完美的笑容;晚上也绝不会穿上性感撩人的睡衣,洒上馥郁醉人的香水,调设诱惑迷离的伊豆般灯光期待赐福;清早更不可能在丈夫醒来之前刷牙沐浴化妆,不叫丈夫看见带着口味蓬头垢面的一个黄脸婆。是的,这种浪漫的事,在俺们文明古国,是不着调不靠谱儿的。有一首歌唱道:“最浪漫的事,是陪你一起慢慢变老”,每当我听到这首歌的时候,都想到海哭的声音。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