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国家品牌应该崛起了

    

    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曾说:“在国际交往中,索尼是我的左脸,松下是我的右脸。”
    中曾根之言意义深刻,足迹所踏之处,两个国家品牌像两颗宝石一样,照亮他前进的道路,首相自然倍感光彩。有着同等感觉的应该还包括美国、英国、德国、韩国的首脑们。
    2005年,美国《商业周刊》连续5年发布所谓的“全球品牌100强”榜,其中美国52个,德国9个,法国7个,日本6个,韩国2个,而中国……0个。

   
国家品牌意识的萌发
    任何物质形态的东西,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如果不上升到精神层面的话,就很难再发展起来。人的生活如此,国家的发展也如此。在商业社会的产品领域,物质与精神对接的东西就是品牌。
    要成为国家品牌,有几个标志:
    第一,技术研发力量具有极强的国际竞争力,能与别人较量。
    品牌不是商标,品牌一个重要要素是持续不断的竞争能力,尤其是创新能力。同仁堂能够数百年延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其核心技术力量和不断的创新。品牌以品质为保证,产品可靠,形象可信,性格可亲。三个“可”缺一不可。
    第二,能够发展起很好的企业文化和团队。不能仅老板自己优秀,否则老板一退休,企业就完了。
    海尔能够在美国家用冰箱的市场中遥遥领先,一方面是海尔的研发和质量确实好,另一方面海尔的团队优秀,有强烈的自我生存、自我发展和自我完善的能力和意识。具备这些要素之后,国际上才认为海尔是个值得信赖的品牌,海尔也从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中国品牌低档的形象。
    对照这两个标准分析中国诸多品牌的失败,原因就一目了然。那些被迫与外资合资,被变相“软消灭”的本土品牌正是在这两个方面出现了问题。

    面对被“软消灭”的关键时刻
    在中国逐步融入世界经济之后,中国众多知名品牌的消亡几乎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过程。原先那些在封闭的国民经济体系下形成的所谓品牌,在市场全球化的体系下,价值必须进行重新评估。
    但严重的是,先前锁在国门之内的品牌要面对跨国公司的“软消灭”,作为商业竞争的手段,跨国公司对待中国本土品牌的手段通常有两种:对于与自有品牌定位重合的产品,通过收购或者租赁的方式将之雪藏;对于有利用价值的品牌,收购或者租赁之后,重新塑造,为自己所用。这两种方式,通常被称为“软消灭”。
    通过调查发现,在合资企业中,70%以上的中国品牌都被“软消灭”了,只有30%的品牌被用来做市场。
    1994年联合利华与上海牙膏厂合资。联合利华以1800万美元现金取得控股权;上海牙膏厂以土地厂房和设备作价1200万美元入股,占40%的股份。联合利华的品牌是“洁诺”,上海牙膏厂是“中华”和“美加净”。为给自有品牌“洁诺”让路,“美加净”从1994年的年销量 6000万支降至2000年的2000万支。7年之后的2001年,上海牙膏厂不得不以原价3倍的价格将美加净品牌使用权赎回。这等于先前的合资化为泡影,我们花钱请外人砸了自己的品牌。
    “美加净”和“中华牙膏”的命运是中国众多知名品牌的结局。这种模式在家电、汽车、洗涤、啤酒、水、饮料等行业广泛地存在着。
著名冰箱制冷企业——扬子集团的“扬子”商标在合资中被德国西门子家用电器公司以9600万人民币买断50年使用权。美国“宝洁”、英国“利华”、日本“花王”、德国“汉高”四大公司分别与我国最大的北京“熊猫”、四川“双猫”、广州菊花等合资生产“飘柔”、“海飞丝”、“潘婷”、“力士”、“奥妙”等产品,几乎垄断了中国的市场。
    在医药界,我国最大的14家合资医药企业中,有13家是外方控股的,著名的西安杨森,外方控股52% ,天津史克,外方控股55% ,原来的国产牌子都被卖或者转让了。
    有着类似命运的还包括芳草洗衣粉、哈啤、南孚、乐凯、娃哈哈、乐华、香雪海、熊猫等等。

1图片

    品牌生存,有和平的境界吗?
商业究竟是战争还是和平?
   “我们不必刻意追求中国自主的汽车品牌。”前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的话引发了一场大的争论。
    这场争论在充满误解的空气中愈演愈烈,充满情绪的人们完全忽略了“入世”谈判专家抛出这个观点时候的背景。他的实际意思是,“在全球化的时代,汽车产业注定是一个全球性的产业………不一定要独资搞出一个中国自己的品牌才是中国汽车工业的胜利。”
    另外一层意思是,在当前阶段,中国汽车业尚没有足够的实力去谋求自主。
    大量本土品牌被打垮或者“软消灭”,是中国企业必须经历的一个阵痛过程。这也是落后国家振兴难以绕开的道路。
开放之初,中国企业成为跨国公司价值链条上的一个环节是能够为国人所理解和接受的,这是我们“以市场换技术”需要付出的代价。25年之后,我们需要检视一下,付出代价之后我们得到了什么?这种市场换技术的方法还能维持多久?
    中国20多年来的发展优势正在消失:中国东部土地资源日益紧缺,劳动力成本越来越高,能源和淡水资源日益紧张,会严重影响中国的制造业,成本一旦上来,将会比不过越南等国家,制造业就将开始流失。
    越是低成本的东西,竞争力越容易减弱。工业结构的生态不能走向高端,低端也被人家拿走了,这时国家品牌的成长就成为一句空话,这就是我们面临的危险。

    安于现状不思进取和拔苗助长急功近利
    这种的背景下,一本名为《刷盘子,还是读书》的书开始出现在中国市场,并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以这本书为基础,年轻的作者与国内3位著名的经济学家进行了对话,3位经济学家对之有赞誉,也有尖锐的批评。
“刷盘子”意味着在价值链条的末端混饭吃,“读书”意味着建立自己的创新体系。留日的作者钟庆非常严肃地批评了主流经济学家们所坚信的、并用于指导中国经济实践的“比较优势理论”。他甚至认为,这是一种于中国有害的理论。
    这些专家不约而同的坚持:从刷盘子到读书是中国经济必须跨越的过程,但他们业表示:同样也在思考如何尽快走上“读书”的路子。毕竟,刷盘子不能成为永久职业。
    不久前,上海提出一个目标 :争取2010年时,培育出5个国际知名品牌,10个代表上海实力的区域品牌,50个国内领先的自主知识产权知名品牌。
    上述志向中有这样一个不容忽视的背景:颇具影响的某商业评论曾对国内的321个品牌做了追踪调查,在“能够进入老百姓持久视野的品牌”当中,广东占了18个,而有中国经济首都之称的上海市只有两个:上汽和宝钢。
    这种志向值得肯定,不过,类似于上海这种在5年之内,建立“5、10、50”的品牌工程,是非常有落空的危险。
     国家品牌需要从自发发展走向自觉发展,自觉发展是什么?政府不去干预企业,不去扰乱企业的发展,而是为企业的发展提供更好的这种保护和服务。
品牌群落的整体出现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更多的是企业自觉努力的结果,政府的职责在于为之创造良好的生存环境,真正为一大批优秀企业家的成长提供条件。
    国家品牌的崛起,一个根本因素是是否有优秀的企业家群体。优秀的企业家不能仅仅持有“一切为了利润”这种心态,而要抛开对金钱的追求做一个建设者,享受的是建设的乐趣。对他来说,金钱仅是他成功的一个标志。做到这一点,才能够笼络住更多的人才,才能够有一个很强的团队并继承和发展他的理念。
    有了这个核心因素以后,团队、文化、品质保证、研发体系、管理架构、营销创新等等问题才能做到。

    国家品牌崛起之路
    已经有很多中国企业家和中国企业在自觉地为成为国家品牌而努力,比如联想和华为。
    联想通过“先生存再发展”的路径成长为国家品牌,华为则是一开始就选择了非生必死的艰难路经。1992年,在做了几年代理之后,华为决心要研发自己的产品。动员大会上,任正非站在窗边对全体干部说:“这次研发如果失败了,我只有从楼上跳下去,你们还可以另谋出路。”一年以后,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后终于推出了自己的网用大型交换机。自此,在全球市场上,华为成为思科、西门子尊重的竞争对手。
“处在民族通信工业生死存亡的关头,我们要竭尽全力,在公平竞争中自下而上发展,决不后退、低头”;“不被那些实力雄厚的公司打倒”;“10年之后,世界通信行业三分天下,华为将占一分。”这是华为领头人任正非的话。
可以相信,像日本的索尼、松下,韩国的三星、现代一样,中国自己的国家品牌必将崛起,而今,更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
    出身贫寒的美国新闻巨人雷斯顿的母亲曾对他说:不能满足于做一个普通工人。贫穷本身不是罪过,但是如果你始终一贫如洗,才是真正的罪过。  


                               网络文摘


 [往期文章  欢迎参与.点击进入]

7:图片辨析 某国并没忽悠咱央视干部

6:数控机床不能加工飞机零件时怎么办?

5:埃及挺着急 香港货轮瘫痪苏伊士运河

4:向咱解放军军靴提点宝贵意见

 3:工程师的愤怒:沈飞用锉刀很正常 !

 2:车祸现场看国产车自豪表现

 1:度过这个冬天,要感激国货的关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