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对嘴的喂 师傅口述相声学艺过程



1图片



  过去学相声要吃住在师傅家中,由师傅承担徒弟的各项生活费用,直到出师为止。过去学相声孩子的家庭一般不富裕,把孩子交给师傅,一方面可以使孩子学会挣钱的本事,另一方面还可以给家里节省些花费。学徒在拜师后的半年之内,基本就是跟着师傅到各个场子看演出,一边充当师傅的跟班一边观看师傅的表演,师傅下台就沏茶倒水,这样耳熏目染过个半年多,师傅认为徒弟对相声有些感觉了,就开始教授了。
“那时学相声完全是口传心授,师傅怎么教,徒弟就怎样背,用句行话就是‘嘴对嘴地喂’,根本没有课本。”相声演员尹笑声先生讲述着当年的教学情景,“现在有公开出版的相声集子,囊括了许多经典段子,如果一个相声爱好者用用功,完全可以背个几十段,但他并不能把这些段子表演出来。为什么呢?因为没有人交给他如何使用每句台词。而过去师傅教徒弟,不光教台词,还要教台词的‘迟、急、顿、挫、高矮音、上下句、大小劲、神、相’。大概用一年多时间,师傅将各种相声段子教授完成,而学徒也可以将台词完全掌握,欠缺的就是舞台经验了。”
    到了第三年,师傅开始领着徒弟到剧场登台演出,这时登台,不但学徒挣不到钱,师傅反而要向剧场的负责人使些好处,让剧场给徒弟提供演出机会。三年期满,徒弟就把相声学的差不多了,也能上台挣钱了。但这时还不算正式出师,还要有一节的期限,作为对师傅的回报。过去讲究五月节(端午)、八月节、春节三节,学徒期满后,要给师傅说满三节中的一个档期,收入全部归师傅所有后,才能正式出师,真正走上自己闯荡的道路。

徒弟初演爱忘词师傅捧哏暗地帮
演员初次登台,由于舞台经验不够再加上心里紧张,常说错台词或忘词。相声演员忘词怎么办呢?相声演员忘词一般人看不出来,这主要因为过去相声的台词不是很固定,同一个段子,不同演员说,一些细节就可能不一样。但年轻演员登台时,则可能将最明显、最重要的台词忘掉。过去的徒弟在前几次登台时,一定是师傅和他一起表演,徒弟逗哏,师傅捧哏。“三分逗、七分捧”这是形容捧逗之间的关系,师傅由于演出经验丰富,一定要亲自给徒弟捧哏。徒弟逗哏时,师傅在一旁尽心捧哏,一边观察徒弟动态,一发觉有忘词或说错话,赶紧替他遮掩过去。

过去的学徒刚开始登台时,多数说些“贯口”和“子母哏”的相声,说贯口是最容易出错的,出现忘词也最明显。不过,有师傅在旁边用语言粉饰,不知底细的人也很难察觉。
    据他介绍,有一次一个年轻演员说《报菜名》,说到“焖白鳝、焖黄鳝”时,突然脸上颜色一变,出现了停顿,但按照规矩,这里是没有停顿的,在一旁捧哏的师傅马上发现了这里的破绽,就知道徒弟忘词了,马上接了一句“菜还真不少,如果有点鱼就太好了。”徒弟经师傅这句提醒,马上想起来下面的词,接了句“有鱼啊,豆豉鲶鱼……”又接着背了下去,顺利说完了整个段子。

北京出生天津长清门浑门竞辉煌
相声是“北京生,天津长”,相声大师马三立生前也说过“相声是北京发源,天津发祥”,天津是相声演员的摇篮。
那么,是谁从北京将相声带到天津呢?本市著名相声演员、相声大师张寿臣先生的弟子田立禾先生说,阎德山、裕二福等人应该是最初在津献艺的相声艺人。
裕二福是满族人,1880年由京来津时已经40岁,初来时在北开市场撂地“画锅”,一年后登上茶楼。阎德山擅演单口,以说中小笑话见长,张寿臣先生的《小神仙》就是按照阎德山的脚本而来。生于1899年的“幽默大师”张寿臣,虽没见过裕二福、阎德山等人,但还是称他们为“相声在津的开拓人”。

               网络文摘
 [ 本期专题]

名动京华 举头望明月 我是郭德纲 

过年干啥?看郭德纲说相声去呗

现在采访郭德纲  像比总理还要忙 

郭德纲红大了 文艺界主流该尴尬了 

一个人的相声,一个人的爱国主义

也谈《郭德纲相声的不足》

我说相声艺术家评选标准 

解构相声包袱的语言魅力

赖声川  相声就是民间社论

天津相声 逗你玩了一百年

嘴对嘴的喂 师傅叙述相声学徒经历 

文化氛围忒次 相声迷揭示衰退原因 

文化雅俗之异  戏说床上的双口相声

敢说相声是贫嘴?姥姥~ 相声迷争论集
   
回顾清华美术教授兼博导陈丹青辞职

现代艺术怎么了?给北京人艺一杯苦酒

《论相声五十年之现状 》纯文字本
 
郭德纲原创《我要上春晚》纯文字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