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氛围忒次 相声迷揭示衰退原因


去图片 
生态决定繁荣

    我是极少看电视的,即便是看,也是看些脱口秀、情景戏剧之类的有趣节目。
    昨日正遇到中央电视台在播曲苑杂谈,于是耐着性子等歌舞节目结束,之后果然是群口相声。相声虽是相声,几个人往台上一站,就开始显摆据说久经训练的嘴皮子,张口闭口就是成语谚语,句句不离歌颂,我勉强耐着性子皱着眉头听了一分钟,断定接下来几分钟也绝不会比我听过的更有趣,便关了电视窝了一肚子火回房看书了。
    我打小就喜欢听相声,小时候家里电视信号不好,电一插就是满天雪花,家里抽屉里那几本相声磁带伴我度过了无数个夜晚。《小偷公司》《吹牛》这样的段子我历经十几年还能说出个梗概。那时候一心想着长大要去当个相声演员,简直入了魔,以至于竟然在喜欢的女孩儿生日的时候送本相声磁带拍马屁。

    相声有趣的根本是反映真实社会
    能让中央电视台播的相声节目,自然是经过层层筛选的精华中的精华,而我却觉得它没了看头,为什么?相声演员一直说相声的四大基本功是“说学逗唱”,那曲苑杂谈播的相声“说学唱”都齐了,唯独不逗。但,恐怕没有外行看个相声是冲着你那基本功、艺术性去的吧,咱老百姓听个相声,才不会去思考什么内涵,什么艺术,咱图的就是乐子。这个“逗”字,是相声的立身之本,相声不逗了,所谓的“说学唱”做的再好,也只是散脱的几撮废毛而已。
    相声本是源于街头的草根艺术,后来又进了茶馆,之后就是剧院。相声最初的街头表演的存在形式已经随着时代的变迁逐渐消亡了,而我等穷学生当然也不可能有大把的时间和银两日日去茶馆剧院歌舞厅去撞那时有时无的相声,我们最有可能、最现实的与相声艺术接触的途径是电视节目。不可否认,电视的存在一度对相声艺术的推广和发展起过很重要的作用,把相声从大城市的茶馆、剧院带到了家家户户,不管南方北方,不管大城市小城市。但也正因为这种推广和发展,使相声渐渐脱离了原来生长的土地。我并非刻意去说那老套的历史倒退论,十几年前的相声相比之现在的确是要有趣的多,以前看个春晚,就是期待能看上几个有趣的小品,听上几个逗乐的段子,后来小品变成讴歌好人好事的短句,相声变成歌颂国家政策的文字游戏,它们如今都不再有趣。
    我们对相声的的欣赏来源于对相声那份刻薄的欣赏,相声的精髓在于讽刺、针砭时弊,当年相声能够大声的笑谈反腐败或者别的社会黑暗现象,而如今呢?只会在台上互相赛嘴皮子,唱流行歌曲,由尖刻变了低俗。

    让相声倒退的环境与现实
    当今的现状不是时代的电子化把相声艺术逼上了穷途末路,归根到底还是一个审查制度和媒体指导方向的问题。老一辈的相声艺术家基本已经被政府“包养”起来了,而他们的弟子也大多分布在文工团、文化馆之类的单位,传统相声的传人基本上已经脱了在街口讨饭碗的生活,成了国家的雇员。如此一来,一来难免脱离了街头巷尾的市井风格,二来吃国家饭自然不能“拖政府后腿”。
    吃国家饭的相声演员表演场合大多是各种文艺晚会,一年也演不了几场,而出名基本就靠电视能播的大型晚会,尤其是春晚。于是,撇开国家的审查制度不谈,还得摸准有关部门的胃口,在这七拐八弯的路上一走,不时这个叫你换个方向,过一会那个又告诉你走错了,中国相声难免昏了头迷了路。
    相比那些“御用演员”,在剧场,茶馆,歌厅成长出来的相声演员倒是要有趣的多,并且受欢迎的多了,不管是南方的奇志大兵,北方的郭德纲,都曾掀起过一浪一浪的听相声的热潮,当然,焦点只限于他们身上。他们“说学唱”也许不见得比今存的大师或者大师的弟子高明,但他们却要受欢迎的多,原因就在一个“逗”字上,至少他们能够把观众给逗乐了。尽管如此,这些近年能够掀起相声热的草根演员却也最多只敢拿着某些人的劣根性尖酸刻薄那么一会,老段子里那些砍向社会黑暗面的刀子从不曾被他们拾起。大兵后来也上了春晚,头年倒是扬了名,到了今年春晚还没结束,骂他春晚上演的段子烂的帖子已经满网络都是。至于郭德纲,倒是想上春晚扬名的,不过话也说的硬气:“春晚来找我,我肯定答应。但是让自己上节目必须有前提——必须是观众爱听和我想说的相声,不是拼凑出来的应景节目!自己不为了上电视而做傻子、奴才。”,假若郭德纲真能上了春晚,但愿低头的不是他。

    西方剧的兴衰起伏也与文化背景相关
    话说到这里,本来想唾沫飞溅的大骂一通审查制度,摸了摸自己的头又把要吐出来的痰给咽了回去。一来审查制度的现状到底如何是否合理大家都心知肚明,多讲无疑是叫人家骂我废话,二来枪打出头鸟也是老祖宗教的真理。只是最近在读《西欧戏剧史》,自古史政不分家,这本书的前半部分有关剧作家或者剧本倒是讲的极少,翻来覆去的讲在各种历史背景下戏剧的兴衰,我之所以讲是翻来覆去腻味的紧,是因为虽然时代背景变了,可导致戏剧兴衰的原因没变,古代希腊伯利克里发放观戏补贴或者文艺复兴时英国王室建立宫廷剧团对戏剧兴盛的影响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而古罗马统治阶级的残暴或者中世纪教会对古代戏剧的敌视对戏剧发展造成的阻碍也都一样。一旦艺术被统治阶层盯上了,就不再清白自由了,是飞速发展还是原地踏步,是生存还是死亡,也都由不得自己或者人民大众了。戏剧已经走了几千年,而相声还只是个孩子。突然就想从那本是与相声无关的书里引几个例子,并不是想影射什么,只是在思考过相声的现状之后,再翻我读书之时做下的笔记,这些话触动了我。
   “在早期希腊喜剧里面,作者可以指出名字辱骂和讥讽政府当局或其他显要人物,随着民主政治的式微,古代希腊戏剧的内容就发生了变化,中期戏剧大多以戏弄宗教或者哲学为主题。后期喜剧脱离政治,不重视社会矛盾,或者企图缓和这种矛盾,把自己局限在个人生活和家庭琐事中。”
   “塞内加所处的时代,罗马已经从共和进入帝国阶段,社会矛盾被统治阶级的暴力所掩盖,政治斗争比较消沉。因此,这一时期罗马的文学艺术一般都缺乏真实的生活内容,往往以幻想代替现实,以浮夸和虚伪的思想感情代替真实的思想感情。由于统治阶级的残暴和社会生活的空虚,一般作家只得转向私人生活,个人情感以及某些风俗习惯的描绘。他们的作品虽然也反映了一些社会问题,但是总的来说,它们的思想水平和艺术水平都是比较低的。”

    当然,西方和东方有区别,艺术和理解有区别,希望我这是杞人忧天。但愿到我们垂暮之年,相声还活着,还能够逗乐我们。
    这心愿是真诚的,并献给所有肯为观众带来欢乐的人。


 [ 本期专题]

名动京华 举头望明月 我是郭德纲 

过年干啥?看郭德纲说相声去呗

现在采访郭德纲  像比总理还要忙 

郭德纲红大了 文艺界主流该尴尬了 

一个人的相声,一个人的爱国主义

也谈《郭德纲相声的不足》

我说相声艺术家评选标准 

解构相声包袱的语言魅力

赖声川  相声就是民间社论

天津相声 逗你玩了一百年

嘴对嘴的喂 师傅叙述相声学徒经历 

文化氛围忒次 相声迷揭示衰退原因 

文化雅俗之异  戏说床上的双口相声

敢说相声是贫嘴?姥姥~ 相声迷争论集
   
回顾清华美术教授兼博导陈丹青辞职

现代艺术怎么了?给北京人艺一杯苦酒

《论相声五十年之现状 》纯文字本
 
郭德纲原创《我要上春晚》纯文字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