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无限
第二集  第四章 西部开发


作者: 钝剑 类别: 玄幻 总点击: 13861 推荐票数: 0 最后更新: 05-06-02 09:15 AM 收藏

……

4000米!

飞机还在坠落,每个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来了。

成刚从03号第一次点火失败的时候,就将精神异力全部运转起来,密切留意着飞机螺旋坠落过程中,气流对飞机所产生的各种姿态影响,同时还将思感切入发动机中观察点火过程。

当第二次点火失败的时候,他已经弄清楚,大概由于飞机长时间接近两马赫的高速飞行,造成发动机过热,刚才03号又试图尝试用J-8机完成“眼镜蛇”动作,在爬升加力的时候,导致排气温度剧升,发动机部分器件变形。

这意味着03号的再次点火也很难成功,成刚立即以意识能量操控空中冷热气流变化,在飞机周围形成一种怪异的旋风,抵消了飞机旋转下落产生的离心引力,飞机在一阵震颤后改出倒飞坠落状态,进入平稳滑翔状态,此时,03号的又一次点火果然失败。

03号飞行员此时有些头晕脑涨和莫名其妙,他多年的试飞生涯中从来没碰到过这种情况,此时他有些相信菩萨保佑的说法了,刚才再次点火的时候,确实下意识默念了一声菩萨保佑。

03号报告,已经改出失速尾旋状态,再次启动失败,高度3200米,请求迫降”。

此时大家总算松了口气,飞机现在离机场只有4公里,这种滑翔迫降对于一个老练的试飞员来说问题应该不大。

连邱枫这样泰山压顶也面不改色的沉稳人物,刚才也是心中一阵发紧,此时才嘘出一口气来。

成刚具有了超能力后,一直应用在质能世界的探索方面,像这种远距离能量操控的应用,他还是第一次,所以也有些紧张。如果有哪位魔法幻想者发现他刚才所做的事情,一定会惊呼:“这是大魔导师才能使出的完美风系魔法!”

地勤人员一阵忙碌,准备迫降的应急措施,房司令松了口气道:“这帮野小子得让他们停飞学习!”

最后,四架飞机全部安全着陆,可谓有惊无险,整个演习算是比较圆满地完成了,房司令这才宣布,晚上全体庆祝!

第二天,成刚先送邱枫上了回北京的专机,他自己向房司令借了一辆越野吉普,便和李倩一起驱车西行,他想物色一个合适的地点,启动能源牧场计划。

本来他是打算让李倩和邱枫一起回北京的,可李倩说很久没有休息过了,就当是旅游,一定要和成刚一道体验戈壁飞车的感觉。

他们沿着河西走廊一路向西北方向行进,并无特定目标。

河西走廊一带地势坦荡,分布着大量戈壁荒滩,还有众多的小型沙漠、以及绿洲,其北部是内蒙古高原的西端,气候干燥,风力对环境的剥蚀更加严重。

真不知李倩怎么想,竟然可以将这样的行程当作旅游,一路上只有凛冽的寒风夹着漫天的沙尘,从天上到地下,灰色是唯一的色彩,区别只是深浅的不同而已。

也许是因为这种略带冒险刺激的旅途、又或许是因为从历史而来的对这片土地的敬仰,李倩显得格外精神,她不时地讲述着一些发生在这里的历史故事,在这方面,她这个文科出身的高才生,比成刚要强很多。

成刚一边开车聊天,一边不停地思索,这个传播了盛及一时的中华文明的地方,原本应该是一个水草肥美之地,为什么现在变得这般荒凉了,为什么会成为戈壁滩和沙漠呢?

他不时地下车到戈壁滩中,去翻翘那被冻得粗硬的地皮,这些戈壁下面是许多枯槁的草根!这说明它们原来确实是漫漫草原。

真正令成刚内心触动的,还是矗立在沙漠绿洲的胡杨林,那些沧桑地扭曲着的胡杨树,作为沙漠绿洲的保护神,是戈壁植物的典范。

尽管有胡杨林顽强庇护,你还是随处可见几乎被黄沙掩埋的平房、以及黄土院墙,还有那冷漠地靠在门口、肌肤如同树皮的老人,你从这一切能读出的只有无奈。

胡杨在凛冽、暴戾的沙漠侵蚀下不断地丢失阵地,这些生命力无比强捍,具有惊人的抗干旱、御风沙、耐盐碱的能力、被人们赞誉为沙漠英雄树的胡杨正不断地倒下。

对生命能有着无比敏锐感觉的成刚,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胡杨的顽强和无奈,即使是已经完全失去了生命力的胡杨,也都将躯干雕塑成一副傲骨而挺立风中,它们毫无怨言地选择了、用自己的生命来规劝人类的自然行为。

谱写了中华文明辉煌一页的河西走廊,现在还可以找到多少记录和证明那一切的踪迹?只有戈壁的冻土下面,那些已经风化的植物根茎默默地述说着一个悲凉的故事。

也许当个人能力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后,所考虑的不再是成功、权力或者荣誉之类的事情,而是随能力升华到一个更高的境界。

成刚大概就是处于这样一种状态,以他现在的能力如果热衷于显示自我和追求权利,那将是人类的灾难。

他能以自己个人的力量,扰乱、甚至崩溃脆弱的国际金融秩序;还能轻易掌控霸权国家毁灭性的武器系统;当然,他也可以很快建立自己的霸权势力,但是,他从没想过这样去做,我们得庆幸成刚不是希特勒式的人物。

他给自己设定的行为准则是:维护人类文明的健康发展!一切都以此为目的。

所以,他选择了不遗余力地帮助自己所深深了解的、崇尚和平的中华民族,让这样一个民族拥有平衡国际武力的杠杆,能够有效地阻止他人野心的膨胀,直到有一天,不同种族的人类,能将地球当作是大家共同的家园而和平共处的时候,地球人类才算具备了遨游宇宙的心胸。

成刚曾用思感探索过宇宙星系,能发现的只有荒凉,所以在他看来,美丽的地球是对人类的一种特别恩赐,地球只有一个,不能任由它毁灭于人类的自私!

除了战争的威胁,人类向地球毫无节制索取,也是一种极大的破坏,随着世界经济的飞速发展,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成了全人类共同的忧患。

成刚打算在西部建立自己的能源基地,更多的是处于一种改善环境的考虑,如果仅仅是为了发展生物能源,他完全可以选择海南岛这种适宜植物生长的地方。

他明白,治理沙漠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广袤的西部大地上无数执着的人们,终年在与沙漠进行抗争,也不过是阻止沙漠的蔓延而已,不过,他认为挑战困难本身就是一种乐趣。

政府规划的西部开发,主要是从经济和战略的角度考虑的,成刚希望利用自己的能源发展计划,改造西部环境,为这里朴实的人民提供更多的实惠。

中国的沙漠有90%集中在贺兰山、乌鞘岭以西的西北内陆地区,这些沙漠地区,降雨量极小,气候干燥,植物稀少,是中国最干旱的地区。

在河西走廊分布的沙漠主要有,库姆增格沙漠、巴丹吉林沙漠、腾格里沙漠等,它们以流动沙丘为主,加上各种风蚀的地貌形成了这里独特的地理环境。

在一片高大而密集的链状、金字塔状沙丘所构成的沙漠边缘,成刚和李倩下车,爬上一个沙丘顶端,看着连绵的沙丘,此时的西北风虽然不大,却仍然是凛冽刺骨的,李倩下意识紧了紧风搂,成刚这才想起自己不觉得寒冷,可是李倩应该很冷的呀。

他不禁暗中责怪自己粗心,伸手将李倩搂过来,不知不觉地应用精神异能,在两人周围形成一个无形的恒温屏障,李倩只觉得阵阵暖意自心底升起。

两人就这样相拥而立,久久无语,在这原本毫无生机的荒漠上,矗立成一道令人感动的风景线,那就像是武侠故事中经典的侠客之恋。

越过一片被沙漠毁灭了的古代文明遗迹后,眼前出现了大片的人工防沙林,他们仿佛看见了一种不屈的精神!当车开进内蒙西部的一个不知名小村时,他们感动于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四周的沙丘布满了由麦草铺压的方格,不知为什么,李倩看见这种景象,居然想到蚂蚁搬家,在肆掠的大自然面前,人类的力量本来是很渺小的,可人们就是用这些看似原始、笨拙的方法,让流动漂移的沙丘止住了脚步。

成刚能从那些被定格的沙丘中,感悟到物质的分子在不停地化合分解,氮、磷、钾等有机物日益增加,苔藓类,真菌类低等植物会在寒冻之后,绽开各种颜色的苔花,他能想象春暖花开时,娇嫩的蘑菇在草丛中撑开阳伞的情形。

原本裸露的沙丘就这样有了储备水分和抵御风寒的保护层,自然生态也逐渐形成。

小村周围是大片的平坦农田,这种存在于戈壁荒滩中的巨大反差,明显全是人工造就的,在沙漠中要成就这样一片人工绿洲,先得铲平一座座比房子还高的沙丘,再灌水沉沙、栽树育林、开荒种地,难以想象,对这么一个小村的人来说,这需要多长时间、多大的恒心,才能完成眼前的农田林网!

带着敬佩的心情,两人敲开了一个村民的家门,开门的是一个黝黑的老人。

他看着眼前这一对俊秀男女,听他们说完来意,自豪的笑道:“呵呵,这里所有的农田林木都是我们亲手在沙漠中建立的,我们村原本已经被风沙淹没,年轻人都外出谋生去了,七年前,王新民这伢子农业大学毕业后,没有留在外面,而是回来带着我们这些老人、妇女开始了治沙造田”

“您说的这个王新民在吗?我们可以见见吗?”成刚诚恳地问。

“就在隔壁不远!我带你们去吧,他现在整天摆弄一些植物,说是要恢复从前的生态,他是有学问的人,我们都听他的!”

老人带他们两人来到一个简易大棚,里面培植着各种沙漠植物。

“新民啊,有两个远道来的客人想见见你”老人冲里面大声喊道。

“是格鲁布大叔吗?你们稍等一下,我很快就好了。”里面一个沙哑的声音应道。

不一会,一个中等身材的敦实汉子从里面出来,成刚主动上前伸出右手道:“你好,我叫成刚,对你们的治沙成果很钦佩”。

王新民赶忙在自己身上擦了擦手,才有些难为情地伸出手来:“不好意思!我刚刚种点东西,手有些脏。”

成刚向他介绍道:“这位是李倩小姐,我们正在研究一些改善环境的项目,希望可以向你请教请教。”

王新民听说是同道中人,兴趣大增:“请教说不上,不过我们和流沙斗了这些年,它的习性,我还是能够把握的,现在虽然有些成效了,不过要想真正制服沙漠,还很难啊!治理环境比破坏环境要艰难的多!”

“你认为关键的问题是什么呢?

“植被的恢复远远跟不上流沙的扩展速度!没有足够的植被,水份是保留不住的,土地将继续沙化!”王新民感触地回答。

“那可不可以认为治沙的关键,就应该在于植物的生长周期上面?”

“也可以这么简单地认为!虽然稳态的植被是需要植物多样化来维持的,不过若能有一种植物在短时间内大面积生长,先固住流沙,然后逐步培育出生态植物链,这应该是最好的途径。”

他接着又说道:“我本来在大学学的是育种,这几年一直在试图培育一个新的物种,但是想要培育出能在这凄凉、肃杀的沙漠、戈壁上快速生长的植物,普通方法是很难做到的。你们可以参观一下我这几年培育的各种沙漠植物,有一些几乎绝迹的物种,我都抢救和培育出来了!但是,还不能找到一种符合要求的植物。”

“当然,传统的培育方法是很难突破的!”成刚赞同道:“不过现代的转基因技术已经可以实现跨物种之间的基因剪接,我的想法是利用转基因技术,培育一种生长快速的多年生草本植物,而这种草类叶径又具有极高的经济利用价值,具体地说是油料植物,这样我们就可在治理沙漠的同时改善人民生活水平。”

王新民无奈地摇摇头:“我们现在的条件,根本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我上大学时曾学过一些转基因植物育种的理论,我们学院都不具备实际实验条件。转基因技术从理论上来说,是把一种生物基因剪切、缝合到另一种生物基因上,这种基因工程可以在各种植物间、甚至在植物、动物、细菌之间进行,培育你所想要的植物是没问题,可是那需要尖端技术条件的支持。”

“资金和设备都由我来解决,我还可以请来国内一些知名的生物学家进行指导,你可不可以来负责整个项目的实施,怎么样?”

王新民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成刚:“这是真的?为什么看上我呢?”

成刚诚恳地说:“成功始于一个人的执着,从这里走出去四野望望,就能体会出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要成就这样的事业非你莫属。”

王新民这个蒙古汉子有些激动,他离开大学就回到这个自己生长的地方,完全是出于对过去那种“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家乡的眷恋,凭着一种要恢复家园的信念,心甘情愿地在这里做个自愿治沙人,让苦寒和烈日见证自己的青春。

他从没想过别人怎么看自己,现在从一个外来人的嘴里听到对自己的评价,似乎自己所有的付出都值得了。

两人再次握手,“欢迎你加入星宇,让我们一起来驯服这暴戾的沙漠。”

“好!开始吧!”

“还有我呢!”李倩被两人的襟怀感动,她也伸出手放在两人握着的手上。

随后,李倩将星宇的构成和未来发展的计划,都向王新民讲述一番,王新民被鼓动的热血沸腾。

成刚对他们说出自己一路开车过来形成的想法,“在甘肃、内蒙宁夏之间大面积的戈壁沙漠,每年冬春两季的西北风使沙漠向东南不断扩张,而且那些干枯湖床里的盐碱沙尘更是飞跃上千公里,对整个北部中国的环境都造成极大影响。我们就从这片一望无际的戈壁荒漠开始,建立我们的生态基地。我们回北京后,就尽快调拨资金,准备相关设备,王新民就在这里先准备基建,我们将未来的转基因育种厂就设在你现在的植物培育基地上。”

商量好后面的一些具体事项后,成刚和李倩回到了北京。

两人直接回到星宇科技办公楼,几天不见,这里已经是一片繁忙景象,各种用途的特种雷达已经正式开始量产,生产储能电池所需的类超导材料、其合成流程生产也已经完善,各个实验室也正式展开各相关项目的研究。

成刚找到邱枫,把自己在河西走廊的见闻介绍一番,然后就告诉邱枫自己打算在内蒙、甘肃之间的戈壁荒漠建立能源牧场的想法。

“现在治理荒漠的事情可以说万事具备,只差你要做的一点点事情了”成刚对邱枫道。

“那是一点点什么?

“我们自己出钱、出力去治理沙漠,国家当然是欢迎的,不过,我们随后的能源生产计划,是一个牵涉较广的系统工程,没有政府的配合是行不通的,我想你是不是应该去拿点什么、中央政府特许之类的东西呢?”

“啊!刚哥你好牛!这叫一点点事情!”邱枫抗议道。

“当然,对别人这是天大的事情,但对你来说,不就是跑跑腿嘛!哈哈!”

“不需要给我灌迷魂汤吧!我去试试!”

“不是试试!我们这是配合政府的西部开发、利国利民的大事,你想想,真正的西部开发,一定要从环境入手才能解决问题的根本啊,中央政府能不明白?所以说你只是去把我们要的特许文件拿回来!”

“我服了!刚哥,我怎么好像是上了贼船的感觉!”

两人正在说笑,这时李倩进来,急忙说道:“刚才林琴打电话过来,说卢翠娟出了点事,现在在医院。”

成刚忙问:“什么事?严重吗?”

“不知道,她没说,只说被人打了。”

“走吧,我们先去看看再说”邱枫站起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