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巨牛的出租车司机

话说北京这地方有这么一群人——出租车司机,他们牛啊,怎么个牛法?就算是那小布什坐上了北京出租车,照样被司机大爷们谝(北京方言,吹牛壳子的意思)得一愣一愣的。
小子不才,在北京混了四年,和司机大爷们打交道的次数也不少,这里就选几个片断出来,供大家一乐。

1、奢侈的民工
想当年,我还不像现在这样风度翩翩的时候(老脸微红),老是喜欢裹一件军大衣上街溜达,整个形象跟天桥上卖盗版光盘的没什么两样。学生时代穷啊,不是什么时候都有钱打车的,不过刚好有一天,传说中的沙尘暴来了,我吃了几口灰,实在是顶不住,只好忍痛叫了一辆出租车。一路上,司机大爷都铁青着脸不搭理我,我心说:“嘿,哥们,不是成原告了吧?”(此典故出自一著名天津笑话,不知道的可以问我。)
好不容易到了地儿,司机看了看计价器,终于发作了,劈头盖脸就给我一顿骂:
“你说你们这些民工,赚点钱多不容易?你还打车,还10块零八毛,算算,得扛多少板砖啊!得,算我倒霉,八毛不要了,多存点钱给你媳妇孩子寄回去。”
我愕然,再一看自己,军大衣,灰头土脸,加上一双破足球鞋,别说,还真像个扛板砖的民工,随即作感动状:
“大爷,您的话我记下了,以后我一定好好扛砖,再也不乱花钱了!要不,您给我把这10块钱也免了吧。”

2、越南军人
我这人面相老,20岁的时候就跟30好几似的,常常被人认错年龄。当然,认错年龄我也不计较了,谁叫自己不天天抹“今年20明年18”呢?不过,认错得邪乎的,还真能把人吓一跳。
有一次假期结束刚回北京,打了个车准备去学校,一上车,司机大爷就开始拉着我谝:
“哥们,你这北京话不地道啊。来北京干嘛?”
我作诚实无欺小郎君状:“来读书。”
司机大爷上下打量我半天,惊异道:
“不能啊?这么大年纪你还读书?”
“真的,我读警校。”
司机大爷不说话了,不过一路上嘴巴开始不停的叨咕,翻来覆去就是几个单词,“警校”,“小老头”(杀了他的心都有了),“南边口音”。终于,苦思冥想有了回报,10分钟后司机大爷猛一拍脑门:
“明白了,你是那越南派来咱这片儿进修的,是不是?瞧瞧,肯定是!这年纪,这长相,这口音,嘿,今天还拉着一外宾。”
我开始偷偷地小口小口吐血。他接下来的一句话,终于要了我的命:
“不过我告你,你那越南什么什么盾我可不收,你得给我人民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