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不会临阵抗命,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就算是《亮剑》中的李云龙,他也不算抗命,因为上级命令他撤,至于什么方式撤并没有讲,只要不继续阻击就不算抗命。由于级别不同,获得的信息也不同,下级不可能全面把握全局,抗命的风险极大,除非有足够的信心。影视剧为了创作,突出李云龙这个角色,才有了这个看似抗命的举动,感觉只要打掉鬼子的指挥部,鬼子就大乱,就可以浑水摸鱼,乘机突围,这就是典型的小说罢了。部队的部署不是可以随便调整的,试想鬼子已经形成合围,命令已经下达到小队,下达作战命令里还有部队的部署计划,进展步骤,想想看,更改一下要通知多少单位?这时候因为联队长被干掉,就会撤军回炮楼了?顶多是各部还是执行原来部署,各司其职罢了,李云龙还是要拼老命才可以撤离的。再说,万一部队在冲锋的时候损失过大,炮弹又没有集中目标,你还能有力量冲击鬼子的包围圈吗?所以,李云龙是在赌,不值得细细品味。

我军一直强调“一切行动听指挥”,不会由着你的性子随便抗命的,很少有将领敢于违抗上级的命令。

比如,1948年1月,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一纵队二十旅五十九团在包信集战役中失利,遭受重大损失。当时二十旅在包信集一带继续活动,但土顽武装相当狡猾,二十旅几次想抓住敌人,都未能如愿。而敌整编十一师和整编十师在发现二十旅踪迹之后,立即由漯河南下。进入淮西地区,向包信集一带压了过来。在项城以北率领纵队主力休整的杨勇从敌军的行动中看到了二十旅的危险,立即指示吴忠等人:“二十旅配属纵队骑兵团,迅速转移。”但是,二十旅旅长吴忠认为可以打一下再走,因为刚刚打了1场胜仗,缴获不少,士气正旺,还补充了2200多人的俘虏兵和归队的伤员,但是没有获悉敌两个整编师压过来,后来发觉情况不对时,已经有点晚了,五十九团一营400多人被包围歼灭,营长郅副田重伤被俘,被押往漯河就义。五十九团是一纵的主力团,此战失利一时震惊全军,受到野司首长刘伯承、邓小平等人的联名通报批评。这就是典型的战场信息不对称,导致战场主官研判失误的战例。

当然也有抗命成功的,比如1948年初,整个中原地区共产党在以毛泽东为中央的指示下,曾经用2个多月的时间为粟带叶王陶三个纵队渡江南进做各种工作的准备,然后最后因为粟裕一封3000字的“斗胆直陈”信而不得已告终。粟裕认为南下不能实现调动蒋军的目的,还会造成南下兵团的损失,不如留在中原打大的歼灭战。主席为此专门让粟裕面谈,最后同意粟裕的意见,不过你粟裕不是说不过江,要留在中原打大仗嘛,那好,抓紧给我清掉第5军等部,还且还有时间限制,在4-8个月内,当然粟也立了军令状。可见,抗命的代价还有的,不是你根据你的研判就可以更改的,你要有胆量抗命,就要有勇气承担,粟裕一下子背上了一个大担子,陈毅调到中野,华野全交给你,去完成你的军令状吧。

这两个例子,就已经明确说明了实际战场上的情况是多么复杂,下级的研判有一定的局限性,临战抗命的是有代价的,成功了,扬名立万,失败了,就身败名裂。军队里鼓励下级自主研判,但是更强调“一切行动听指挥”。毕竟最及时有效的信息最先送给上级,下级根本不会掌握这些情报,何谈抗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