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国际问题观察人士如松在其撰文中指出,未来,中国的威胁不是来自美国、欧洲,而是来自俄罗斯和日本,当俄罗斯和中国反目成仇以后,日本必定全力与中国争夺在南海的航线,加上IS在阿富汗、巴基斯坦、中亚的不断渗透,这就是未来中国所面临的战略局势,也可以称作是难题。这一观点值得关注。

中国注定是俄罗斯的敌手,是基于以下几点:

第一,俄罗斯与中国,都是地缘大国,现在中国经济形势等方面由于俄罗斯,而俄罗斯从来就以大哥自居,注定现阶段谁都不想当孙子,在这种不可能出现一方严重妥协、又具有地缘竞争要求的条件下,怎么可能成为真正的盟友哪?连同床异梦都做不到;

第二,经历乌克兰危机之后,俄罗斯受到西方的制裁,俄罗斯急需要拓展战略空间。可是,由于原油价格不断下跌的打击,俄罗斯的综合实力在萎缩,如果拓展空间,就需要中国这个表面上盟友的支持,可是,今天的中国也处于经济增速下降、外汇储备下降、货币贬值的周期,长期大规模支持俄罗斯的能力也有限,这制约了俄罗斯与西方的争雄,从中东打击IS的事件上就很明显,前期热火朝天,马上就虎头蛇尾,其实,这种情形如松多次说到过,以俄罗斯现在的状况,是无法支持长期的海外行动的!

第三,据报道,俄罗斯国内已经一半人陷入贫困,普京的政治地位面临动摇,急需要中国的支持;

第四,中俄在原油每桶90美元以上订立了大量的合同。这些合同现在已经成为双刃剑,无论是固定价格还是浮动价格,在这样的水平上订立的合同,到今天中国都是受损的一方。俄罗斯希望中国遵守合同,这对俄罗斯与西方争雄、安抚国内局势、稳定执政根基有利;而中国也处于更危险的境地,如果严格执行这些合同,要么提高成品油价格,将使得国内所有企业的成本提高,丧失国际竞争力,这简直是经济的灾难;要么就由财政或两桶油承担亏损,这也等于自杀。这决定中国很难原封不动地执行这些合同,中俄之间的矛盾爆发了。

其实以上的问题都在预料之中,去年也曾经多次说过,并不意外,包括俄罗斯在中东打击IS,如松都说过是不可持续的,普京只是为了推销军火,很快就会回家稳定自己的椅子。

以俄罗斯的实用主义外交政策,立即反目成仇于中国几乎是必然的事情,虽然小民可能不知道是具体哪一天。俄罗斯为何无法融入西方,源于西方国家是以相同的价值观为基础,即便经济上出现摩擦,也很容易解决;而俄罗斯是实用主义外交、利益为主导,所以,俄罗斯一直无法真正地融入西方,只能东向,这是一切问题的基础。

国内很多普京粉在去年的时候,只要说到不利于普京的话,就骂别人是美分之流,实际上并不懂得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就是世界上国与国之间关系的真实反映,实际上,真正有觉悟的媒体报道过这样的事情。

今天,中国比俄罗斯的综合实力稍强,中俄之间有大量的土地转移,远东的领土中国人不会忘,俄罗斯人更不会忘,恰恰俄罗斯处于相对弱势的一方,只要稍有苗头,就会触动俄罗斯敏感的神经,所以,才有了俄媒声称:中国蒙古是俄罗斯潜在“敌人”这样的报道。

第一,俄罗斯卢布兑美元已经突破了去年12月形成的低点,现位于79:1附近,俄罗斯正在处于外债违约的关口,如果外债违约,卢布还需要爆贬,突破100:1不是什么难事,随着卢布继续爆贬,俄罗斯的通货膨胀将继续加速上升,对于广大的贫下中农来说,是普京重要还是肚子重要?短期或许有迟疑,长期一定是后者,他们的内心一定想换一个亲西方的领导人,普京的麻烦大了;

第二,随着原油价格下跌,俄罗斯2015年的财政缺口将继续扩大,个人预计,不会低于5.5%,如果再加上国家债务利息等,总赤字率将继续上升,这将逼迫普京继续印钞,继续印钞几乎等于普京政治生命终止的休止符,此时,普京采取任何激烈的动作都是可能的;

第三,西方已经解除了对伊朗的制裁,意味着大量的廉价原油进入市场,此时,俄罗斯却希望加大向中国按原合同输出原油。可是,中国以往在原油上进行大量的投资,现在都处于烂账坏账的阶段,外汇流动性并不充裕,决定中国购进国际上的廉价原油是唯一的选项,中国已经没有多少能力继续扩大从俄罗斯进口原油,这将拖垮中国的企业或财政。此时,中俄的矛盾一触即发。

这是两个国家利益外交的最大弊端,未来,中国的威胁不是来自美国、欧洲,而是来自俄罗斯和日本,当俄罗斯和中国反目成仇以后,日本必定全力与中国争夺在南海的航线,加上IS在阿富汗、巴基斯坦、中亚的不断渗透,这就是未来中国所面临的战略局势,也可以称作是难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