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风雨江山>>第二章 劫后余生

firetiger009 收藏 2 212
导读:[原创]<<风雨江山>>第二章 劫后余生

           第二章  劫后余生
              第一节

    这是哪里?龙强艰难的扭过头四下张望。一盏忽明忽暗的煤油灯吸引了他的目光,四周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龙强感觉好象全身只有脑袋还在听从着他的指挥,浑身上下一阵阵难忍的疼痛袭扰着他,脑子里嗡嗡地象是有个东西在转,又有点象喝醉了酒的感觉,龙强又昏了过去。
    龙强从小生活在一个大山里,名义上是个城市兵,可实际上在当兵之前他的大部生活是在山里度过的。
当年脾气火爆的老龙因顶撞了上级领导被分配到这里当团长,老龙自己觉得倒没什么,可害的老婆孩子也跟着遭罪。多少年来老龙一直很内疚,总认为欠了老婆孩子很多,虽然他从没有跟龙强说过。
在这样的环境下小龙强学习成绩确实一般,体育成绩倒不错,经常能拿个优秀回来。平时没事干时他总是缠着团警卫连的兵玩他们的枪,跟他们一起训练,兵们拿他没办法,团长是最高首长嘛,得罪不起呀,就只能经常地陪他玩。混得久了兵们觉得这个小屁孩还象个当兵的样,持枪、队列、射击什么的做起来有板有眼,两手端着五四式竟然能30米上靶。当然兵们还是最喜欢跟龙强玩摸哨的游戏,因为只有这个游戏是不分年长年幼的,虽然兵们比龙强只大了几岁。山里显然没什么好玩的,只有这个游戏还能打发兵们的无聊时间。龙强每次在游戏里都表现得不错,兵们称他是人小鬼大,鬼点子特别多,而且在山林里跑得飞快,所以兵们都爱和他分在一组,一来被摸到的可能性小,二是想顺便间接地巴结一下领导嘛,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了,就是怕弹弓打,当然用的不是石头,而是龙强从老师那偷来的粉笔,害得老龙和小龙他妈多次向找上门来的班主任道歉。为这事老龙没少训过龙强,还动用过武装带,可后来听兵们说这小子是个当兵的料,动手的次数就少了。
直到老龙被“平反”了才调离那个大山到了江海市,离开的头一天龙强躲在家里整整哭了一天,他舍不得啊。老龙也看穿了儿子的心事,就也没骂他,只是说了一句这小崽子以后绝对是个当兵的材料,小小年纪就知道什么是战友情谊了。
充满了野性的龙强显然与现代化的城市是格格不入的,高耸入云的大厦、穿流不息的汽车、到处的钢筋水泥让小龙强十分的不适应。好歹混了几年,在他高中毕业考上了一个普通大学的时候才发现,这不是属于他的社会,所以他放弃了大学而是报名参了军。老龙对于儿子的选择当然没有意见,只是在龙强临走时才甩下一句话,不当出个兵样你小子就别回来,我就没你这样的儿子。
到了部队以后龙强没给老龙丢脸,新兵连后直接被选入了侦察分队(当然老龙也向老战友打过招呼),一年后又调到了军里的直属侦察营担任狙击手。集团军的侦察营可不是一般的地方,在这个藏龙卧虎的地方龙强不仅学到了许多技能,而且连充满野性的性格都收敛了许多。再后来就是不间断地训练、处突、缉毒、反恐,龙强因表现异常出色被保送到了军校学习特种作战。可好景不长,在一次缉毒行动中,一名担任指挥官的团长因不听劝阻作战部署失误,导致行动中伤亡八人,就连龙强也险些丢了小命,那死的可都是平时情同手足的战友啊!就在战斗刚结束时龙强忍无可忍地暴露出了他充满野性的一面,当着许多警察、武警和毒贩子的面把那个团长打进了医院。部队后来把这事作了降格处理,没有开除龙强的军籍而是安排他退伍回了地方。

第二节

、 不知过了多久,龙强的耳边传来一阵呼呲呼呲的声音,象是什么东西在他旁边呼吸,弄得耳朵痒痒的,一边的脸和肩膀都麻酥酥的。
龙强努力地打开眼睛。
“狼!”
龙强从躺着的地方一跃而起,下意识地到作战靴里抽军刀。咦,怎么什么都没有?就连靴子也不见了,低头一看是一双赤脚,身上除了一条军绿色的大短裤什么也没穿,只是腰部围着一层厚厚的绷带。
“狼”显然没料到龙强会一下子蹦起来,也被吓了一跳。两眼看着龙强,好象没有敌意,伸长着舌头还在那呼呲呼呲。
“队长你醒了,太好了。”龙强耳朵里传来王小义的声音。“多亏林医生救了你,要不你早就到老马(克思)那报到去了,赛猪快过来,别吓唬我们队长了。”
那只“狼”好象听懂了王小义的话,顺从的走到他身边蹲了下来。
“老实点躺到床上去。”一串悦耳的女声传来。
“床”其实就是用干草垫在地上的一个窝,只是上面铺了一层床单而已。
龙强木木的站在原地,四下看了起来。此时他已经清醒了很多,也慢慢适应了这里的黑暗。二盏煤油灯虽没有很强的光亮,但足够他看清楚里面的一切了。
第一盏煤油灯下放着一个炮弹箱,上面摆满了各种药品、注射器、绷带,箱子边上还竖着一枝79式冲锋枪。第二盏煤油灯的旁边整齐的堆放着七、八大箱子,龙强一眼就看出来,是装85火箭筒和手榴弹的箱子。再往里,靠着墙边还睡着几个人,这几个人上方的墙壁上挂了几枝狙击步枪。
“看够了吧,快趴到床上去,换药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军人托着药盘走到龙强身边。“你已经昏迷八天了,不过不用担心,你的伤很快就会好了。”
龙强顺从的趴到床上。王小义凑过来蹲在床边:“队长,知道咋回事吗?”
“别卖关子,有屁快放。”
“你找通讯连连长要的鸽子救了你一命。”
龙强迷惑地看着王小义。
“你救李可为的时候被敌人的火箭弹炸到了,一块弹片穿透了你的行军囊,不过你包里的信鸽帮你挡了一下这块弹片,虽然还是扎进了你身体里,但没伤到内脏,林医生已经把弹片取出来了,再休息几天就会没事的。不过李可为被我们几个人捧了一顿,现在老实多了,他不听命令瞎开火,差点害死你!”
“哦。”
“那其他人怎么样了,战果如何?”龙强问王小义。
“敌人向我们发射了火箭后就跑了,他们以为我们有大部队埋伏。你别说李可为这家伙还挺厉害,击落的那架直升机包括二名机组人员一共干掉了十三个人,吊在绳子上的那个摔到地上受了重伤,现在还关在咱这,林医生在给他治伤。是倭国的侦察分队,我们还缴获了一批武器装备,放在洞的最里面。”王小义回答道。
“那我们怎么在这个地方,这是哪里?”龙强不解的看着王小义。
“是这样的。”换完药的林医生把用过的绷带卷好放在托盘里接过话茬。“那天我们看见了联军的直升机被击毁后,以为碰上了大部队,就往你们那边赶,到了那里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时我们怕联军杀个回马枪,就撤到这里来了,跟我一起的还有潜海市民兵营营长老钱以及他手下的几个民兵,我们现在都已经跟大部队失去了联系,这个山洞是老钱他们民兵营以前用来训练野战的,现在我们已身处敌人的大后方了。”
龙强终于明白了,在他受伤之后,战友们抬着他进行了一次大反插到达了现在这个地方。
那野猪岭的战斗怎么样了?龙强并不知道,二军在顽强地阻击了联军的五天进攻后,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已经撤退。

第三节

又是三天过去了,龙强总算从伤痛中恢复了过来。
休息的这几天里他也没怎么闲着,他把民兵营的库存武器翻了个遍,还真找出不少好东东。经过清点,有10具85火箭筒、4门80迫击炮、79冲锋枪50枝、98班用机枪2挺,手榴弹800枚,甚至还有二门107火箭炮(真不知道这老古董是怎么运到这深山老林里的)还有鞋、作训服、钢盔、粮食、药品......。
显然都是为了这场战争所准备的。
然后就是手把手地教那几个民兵使用、拆解这些武器,当然还要介绍性能,这对他来说这可是小菜一碟,特战队员嘛。利用这三天,龙强还自制了五个手榴弹发射器,说发射架才贴切一点,就是用木头做成个象驽一样的东西,不过中间用的是弹簧,用来将手榴弹弹射出去,这可比人扔的远多了,又不要费什么劲,只是发射时会震得手发麻。民兵们都说等战争结束了可以申请专利,可龙强对此不屑一顾,如果这都能成专利,那原来发明的那些东西早可以把我弄成个富翁了!
他们待在这的日子不短了,龙强本想带着自己的人离开,可又不忍心丢下民兵和林医生,毕竟这里是敌后,再说还不知道外面是什么形势,又有个俘虏一直在昏迷当中,总不能带着这个该死的累赘跑路啊,所以他打消了立即离开的念头。
还是再等等吧。
又是闲来无事,龙强把倭军的武器装备拿出来教民兵们使用,给自己也挑了件战术背心,天天给他们讲特战的战术啦、作用啦什么什么的。
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那个早该死了的俘虏终于死了。

第四节

这天晚上,龙强提议大家开个会,正式讨论他们下一步的计划,大家一致认为在现有情况下与大部队联系已不可能,于是决定就地成立只游击队,代号“绝倭”(名字真不怎么好听,真不知道倭这个字是谁发明的),并按年纪大小每人分配一个代号。
龙强清点了一下人数,包括在外面警戒的路树仁、姜伟一共是十五个人,然后龙强对这支队伍简单地分了工。观测组:王小义(7号)、龚洪江(2号);保障组:林娟(林医生、8号)、二个民兵;掩护组:李可为(3号);突击组:老钱(1号)、四个民兵;支援组:龙强(6号)、姜伟(4号)、路树仁(5号)、一个民兵。
经过大家推举,龙强任队长,老钱任副队长。
其实龙强不想作队长,人家老钱毕竟是营长嘛,可大家都说他打仗有一套,又上过军校,不当也得当,实在拗不过,龙强就匆匆走马上任了。
接着龙强又进行了分工。
观测组负责侦察敌情,主要装备05重狙、远红外高倍望远镜;
保障组负责弹药输送、伤员救治、伙食安排,主要装备M18自动步枪(缴获的);
掩护组负责清除重点目标,主要装备05重狙,另外军犬赛猪给李可为警戒;
突击组负责对敌火力压制,主要装备98班用机枪、79冲锋枪、M18自动步枪;
支援组机动作战,主要装备05重狙、79冲锋枪、80迫击炮、85火箭筒、红箭9防空导弹、手榴弹发射器。
单兵电台就用缴获的倭军的,反正已经被姜伟改了频率,顺便还可以窃听一下敌人的情报。
“绝倭”的队员们都没有异议,都磨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龙强分配完任务又严肃地说:“第一、我们不能有俘虏,第二,一定要听从指挥,绝不准擅自行动;第三,首要任务是保全自己,其次才是消灭敌人。这是我们的战场纪律,任何人不得违反。”
“队长我检讨,是我差点害死你。”李可为感到十分内疚。“我订了婚的女朋友被联军的飞机炸死了,所以我一有仗打人就特冲动,我恨我自己,恨死我自己了,当了四年的兵,还是特种兵,可连自己的老婆都保不了,废物啊!”
龙强走上前拍了拍李可为的肩膀:“没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正好又休息了这么久,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以后别再提这事了,谁再提我跟谁急。”“好了,大家早点休息吧,今晚我和李可为上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