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事幻想小说《发射深度30米》连载2

sdrzdl 收藏 7 601
导读:[原创]军事幻想小说《发射深度30米》连载2

第一章
 
威海号
 
 水下永远是一个无比奇妙的世界。即使是在没有值班任务的时候,声纳军士刘伟都不会让声纳耳机离开耳朵半会儿,他仔细地听着,辨别着那些神秘的声音,“咕噜、咕噜”,这是深海水流在冲击舰体;“哧呼、哧呼”这是近处游过了一个鱼群,甚至有一会儿,他隐约听到“呜咕、呜咕”的声音,依据他对于海洋生物的熟捻,那一定是一头座头鲸在唱歌,这足足让他兴奋了好一大会儿。
 相比起来,副艇长楚天云则显得焦躁不安。他还在回味着十几个小时前澳大利亚悉尼舰队节上的美妙感觉,晴空、碧海、人头攒动的街道、整齐的水兵操、喧闹的土著舞、性感的澳洲姑娘…
 “副艇长,想什么呢?”,看着副艇长出神的样子,操舵兵大个子乐了,他拽了拽楚天云有点发皱的作训服:“副艇长,您穿礼服可真是——酷!”
 “去去…”楚天云扒开大个子的手,他穿礼服当然是酷,任何一个油腻腻的水兵穿上礼服都很酷,十几小时以前,当“威海号”作为参加悉尼舰队节唯一一艘中国舰船驶过观礼台时,当他带领一队英姿飒爽的水兵列队舰桥,以标准的军姿、标准的军礼接受检阅时,那感觉更酷。
 “威海号”的到来也确实在澳大利亚舰队节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种新型的094级战略导弹核潜艇自首艇正式服役以来,一直笼罩着一层神秘面纱,中国政府从来都没有正式对外公布它的情况,人们只能从一些国家情报机构的秘密档案中找寻它的踪迹,而现在,中国政府竟让它在舰队节上公开亮相,而且是一艘服役仅仅两年,全副武装的新改型,人们在惊讶之余,自然有更多的一睹庐山真面目的兴奋。
 无数镜头对准了“威海号”,对准了“威海号”的水兵,这让楚天云有了一种当明星的感觉,是啊,中国潜艇兵什么时候这么风光过呢?他们习惯于常年累月闷在充满了人造空气的大闷罐子里,潜行于百米深海,跟水下捉摸不透的洋流、山谷、各种神秘的海底生物打交道,跟无聊、寂寞、紧张、恐惧打交道,参加舰队节?那可是水面舰艇部队的专利,航母、巡洋舰、驱逐舰、护卫舰…多么气派壮观。在突然接到命令参加舰队节的时候,楚天云看着艇里已经出海一个月,一个个被憋得苍白木纳的水兵们,好一个担心,这种形象怎么去参加舰队节?还好,一见了阳光,这些水兵就像花草一样,马上精神了起来,再加上“威海号”的神秘,虽然“威海号”只参加海上分列式并只做2个小时的静态展示,没有开放参观和机动展示等任务,但这足以让他们成为舰队节的明星。
 这样想着,楚天云就忍不住又充满渴望去看卫星云图,手中的绘图笔转了一圈又一圈,嘴里嘟囔着:“该死的风暴!”。参加完舰队节,他们被允许可以大摇大摆地水面航行返回青岛港,好像这次军方抱定秘密不竭则已,一竭就要竭到底,不鸣则已、一鸣就要惊人,其实这也很对楚天云他们的胃口,水面航行,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边看风景,边与头顶那些不明国籍的间谍飞机,水面忙着拍照录像的间谍船打着招呼,试不着也就到了,可是刚离开澳大利亚进入公海,太阳还没全沉入海底,太平洋上变化无常的飓风硬是把他们压进水中。
 楚天云松了松领口:“艇长,我估计我们得晚回去至少3个小时”
 “嗯…”,身后的指挥椅上传来不紧不慢的应声,楚天云回过头,发现鲁卓成仍然在看那本航海日志。
 此时,“威海号”巨大黝黑的舰体正在太平洋巨浪汹涌的海面下60米深处幽魅似的滑行。
 看到艇长并没有在意自己的话,楚天云不由有些沮丧:“唉,这真是一次不错的旅行”
 “是不错!”鲁卓成心里说,不过他不同意“旅行”的说法,尽管中间有很多意外的东西,他们被命令去接中国驻非洲的一个情报人员,然后在返程的过程中,又被命令去澳大利亚参加舰队节,但执行任务就是执行任务,这些不也是任务吗?但是对于参加舰队节、开放式巡航他却远远没有楚天云和这帮年轻人一般兴趣盎然,舰队节上,除了应邀去参观了几艘他感兴趣的外军舰艇,他一直都呆在潜艇上,他总认为,作为武器,潜艇就应该是默默无闻的,当它企图成为T型台上的模特的时候,它便会失去其作为武器的意义,当然,094在中国海军服役已经13、4年了,已经过了武器的保密期,也许在各国情报机构那里,094也没有什么秘密可保了,但鲁卓成想,这一次政府一改过去对武器军力遮遮掩掩的态度,更大的考虑也许是要在世人面前重新塑造军队开放、负责、亲善的新形象,堵住那些一天到晚在炮制中国威胁的人的嘴。
 也许,政府还想做出某种姿态,缓和与超级大国的关系。鲁卓成在当日航海日志上签上名,中国力量的不断强大让某些国家变得惶惶不安,比如美国,两国在各方面都不断的产生或大或小的摩擦,政治上的、经济上的…当然还有军事上的,这点鲁卓成感受最深,东太平洋舰队与美国第七舰队这两年的对抗强度日益加大,双方都在暗暗较劲,争夺对太平洋的控制权,以前,“威海号”一出基地,就从来都是水下航行,而这一次,他们竟然被命令海面巡航,鲁卓成合上航海日志,交给楚天云,揉了揉微微发涨的眼睛,难道政府服软了?
 楚天云接过航海日志,“艇长,您得注意听听士兵们的声音,不少人在发牢骚!”
 “我正要下去走走!”,鲁卓成站起身来,戴上作训帽,其实,他一直都在注意着水兵们的言行,这些水兵们大都刚刚上艇不到两年,两年对潜艇兵来说,就像一个人的青年时代,还远没有成熟,还需要不断的磨练,而这次出海,创了“威海号”入役以来最长时间的海上任务记录,到现在,整整51天了,对于他这样的老潜艇来说,51天没什么,但对于这帮年轻的水兵,51天,就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楚天云,现在潜艇由你指挥”,鲁卓成叫上政治委员周明,“走,转转去!”。
 周明背上了他的那部凤凰数码相机,跟着鲁卓成滑下指挥舱悬梯,出航前他答应水兵们,为每个人都留下全程远航留念。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