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兵王》第八章成钢公布部分章节!不断更新中!

tigerwsy 收藏 7 392
导读:[转帖]《兵王》第八章成钢公布部分章节!不断更新中!

第八章成钢

第一节烈日当空,兵们赤身裸体的在操场上“游泳”。他们只有腹部趴在长条凳子上,悬空的四肢上各被拴着两条拉紧的拇指粗细的橡皮绳,在拼命的学习青蛙的动作。汗水顺着他们的舞动的四肢不停的滴落下来,转眼就被猛烈的阳光晒干了。 司马边学着青蛙游泳边快速的活动着面部肌肉,把快要流进眼睛里的汗水挤走。 “这都秋天了,怎么还这么热!”司马不耐烦的喊叫起来:“教员,我们游了多远?” 马东笑嘻嘻的说:“早着呢,刚三公里!” “我靠,您这公里可够大的!”司马不满的低声说:“三个小时游了三公里,什么时候才能游足十公里!” 他使劲儿的缩了缩肚子,凳子面上的汗水始终没干过,早把他的肚皮泡的肿胀,在加上挥手蹬腿的摩擦,司马感觉肚皮上火辣辣的疼,就像是被割开无数小口子,又撒上了一把盐。 “弟兄们,游的不错啊!”猎犬老B笑容满面的走到兵们中间说:“大伙儿游着,我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鸿飞和司马群英同志由于出色的完成解救任务,上级研究决定给他们各记三等功一次,正式命令晚点名时下达!” 鸿飞、司马沾沾自喜,兵们却有些不服气,鸿飞、司马只不过是比较幸运,当上了第一、第二突击手,换了他们中间任何一个人也会同样顺利的完成任务。兵们对执行的那次任务,始终有些牛刀杀鸡的感觉,还没等怎么样呢任务就结束了。于是,他们又觉得自己命不好,谁让自己没有当上突击手呢,好好的一个三等功让那两小子给抢了去。 “该给1315号,放放血!”有一个兵提议,兵们立刻起哄:“请我们撮一顿大的!” “没问题!”司马一口答应下来:“13号有的是钱,他爸爸可是支书!” 鸿飞反唇相讥:“15号的爸爸是民兵连长!” “你们当了功臣,不能忘了大伙儿,这客该请!不过要等到选训结束以后!”猎犬老B在鸿飞、司马的屁股上各拍了一巴掌走了。 鸿飞低声说:“我靠,吃我豆腐!”杜东瑞闻声大笑起来,身体一松劲绷紧的橡皮绳立刻把他拉成一个“人”字型。 “好!10号开始加速了,大家跟上去!”马东说的煞有其事,兵们只好拼命的舞动着手脚。 兵们在操场上练习游泳,在游泳池里练习潜水,在跳伞塔上练习空降。与其他课目穿插进行了半个月后,考核如期进行。一架米-8型直升机把他们拉到了一个水库的上空,乘员舱的后门轰轰的打开,猎犬老B向舱外一指:“下去!” 鸿飞探头看了一眼距离他足有五六米的水面担心的说:“队长,我们负重20公斤,从这个高度跳下去,搞不好会出人命的!” “下去!”猎犬老B脸一沉,鸿飞吓得一闭眼跳了下去。司马觉得这样跳下去便宜了猎犬老B,他大声问道:“队长,我们考核的距离是多远?您不一起来?” “十公里!”猎犬老B对着有些犹豫的兵们大声喊道:“一分钟内全部下去,不然取消考试资格!” “冲啊!”兵们喊叫着跃出机舱,像下饺子一样跳进水库。 鸿飞跳入水中,冲击力和沉重的装备压着他一个劲儿的向水底沉,他手脚并用拼命的挣扎了一番,还是被灌了一口水,浮出水面后立刻剧烈的咳嗽起来。 兵们一个接一个的浮出水面,直升机在他们头上盘旋了一圈原路返回。 “出发吧!”杜东瑞第一个游起来,兵们自动跟在他身后排成了一路纵队。司马突然对着远去的直升机大喊起来:“说谎不是好孩子!” 鸿飞笑道:“你发什么疯?” “老B又在骗我们!”司马吐出嘴里的水,大声说:“直升机从经过水际线到停止前进一共飞行了一分四十秒左右,我们的泅渡距离绝对超过了十公里!” 兵们哈哈大笑,鸿飞说:“你发什么傻,老B那次不在骗我们!说是十公里,十五公里我们就谢天谢地了!快游吧,要是现在被赶回去,那他娘的就得不偿失了!” 兵们深有同感,闭上嘴奋力斩浪。十公里武装泅渡的考核结果没有什么悬念。直升机在水库边上找到一块平地降落后,猎犬老B放心大胆的缩在机舱里睡了一觉。睡醒后,吸了支烟,踱到水边洗脸的时候,远远看见兵们劈波斩浪的回来了。他转身对还在和飞行员聊天的马东喊道:“准备下一个课目,他们再有十分钟就回来了!” “嗬!长出息了!比规定时间少用了二十来分钟!”马东跑到水边看看越来越近的兵们,转身对飞行员喊起来:“老飞,发动直升机,傻小子们来了!” 飞行员笑着扬扬手,弹飞烟头跳进直升机,伴着发动机的轰鸣声,旋翼缓缓的转动起来。 兵们也远远的看见了猎犬老B和马东,游在前面的鸿飞、杜东瑞、陈志军等人立刻放慢了速度,等落在后面的兵们赶上来,杜东瑞大声喊道:“同志们,还剩四百米,坚持就是胜利!冲啊!” “冲啊!”鸿飞也大喊起来:“拉着弟兄们一起冲!” 兵们分成了几个小集团,两三名体力尚佳的兵把一名体力不支的兵围在中间,轮流用力推他一把,拼尽全力向岸边冲去。 看到兵们团结得像一个人一样,猎犬老B面带喜色赞许的点点头。但随着兵们在视野里越来越清晰,他重新恢复了那副懒洋洋微笑的表情大喊道:“快,快!磨磨蹭蹭的,你们是不是在洗澡啊!” 马东也换上被兵们私下称为“死老子脸”的表情,大声吆喝着:“加快速度,一个月的拉力训练,怎么在你们身上就体现不出来!” 兵们逐渐加快速度,接近岸边自动排成一个以鸿飞和杜东瑞为中心的楔形队型。鸿飞登岸后,立刻跃进到浪沟里举枪封锁正面,队形两翼各有一名机枪手与他同时登陆,找到隐蔽物建立火力点后低声喊:“好!” 兵们急速扑进鸿飞与两名机枪手组成的三角型内,整理武器装备穿上军靴。猎犬老B看着兵们利索的完成一连串的动作,突然喊道:“你们合格了,准备下一个课目!” 兵们不为所动,三名整理好装备的兵分别扑进鸿飞与机枪手的阵地,接替他们的位置,让他们下去整理。猎犬老B见兵们不上当,尴尬的笑了笑向直升机走去。 两分钟后,兵们漂亮的完成小队登陆,拉开搜索队型派出尖兵准备前进。马东这才喊道:“武装泅渡课目考核结束,全体登机!” 半个小时后,浑身湿淋淋的兵们还没喘匀气,直升机就悬停在一个不知名的军用机场的跑道上空。 “多路垂降,快!”几名老B打开舱门,投下绳索大声催促着。兵们忙不迭的戴好手套,抓住绳索离机。湿透的手套增大了摩擦力,兵们顺绳子下滑的动作变得一顿一顿的。 鸿飞双脚落地,甩着被坠得生疼的胳膊,大声指挥着兵们以垂降场为中心拉开外层环形防线,杜东瑞也指挥着他的兵们拉开内层防线,老B们悠闲的滑降下来,等直升机轰鸣着飞走,马东这才喊道:“面向我,成横队集合!” 兵们脸色有些发白,心里明白这是要跳伞了,扭头瞅瞅一架运-7已经被牵引上跑道,兵们更慌了隐隐竟然有些尿意。 “今天我们跳伞!”马东说:“跳完伞,你们在选训队的训练就告一段落了,很期待吧?” 兵们没有回话,一个个斜着眼往上看蓝天白云,过一会他们就会从哪里跳下来。老B们用贼贼的眼神看着兵们一个劲儿的偷笑,马东接着说道:“大家不要害怕,伞具我们已经检查过好几遍了保证安全。大家是不是有些尿意啊!” 兵们脸通红没人说话,马东不以为意的笑笑说:“空降兵们有句话,‘跳伞前尿多,跳伞后话多’就是说你们目前的状态!不用害臊,都是一个鸟样,我第一次跳伞的时候,吓得差点小便失禁,谁要是憋不住,你们身后就是厕所,放松心情,不用紧张,跳过一次你们就会喜欢上在空中漂浮的感觉!” 整整在跑道上待了一个小时,兵们才背好伞具上了飞机。在这一个小时里,兵们简直想把厕所当成家,从里面出来不一会还想回去,鸿飞甚至怀疑他那套家伙事儿是不是失灵了。 除了马东以外,其余的老B们也背上了伞包,他们喜笑颜开谈笑风生,更凸现兵们的紧张。一名穿着蓝裤子的空军上尉微笑着,挨个给兵们最后一次检查伞具。他从上到下,认真检查维系性命的七钩八带十二环,然后检查过备份伞,重重地在兵们肩膀上拍了一下,竖起大拇指说:“好!” 兵们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一点,人家毕竟是专业人士不像老B们全是半路出家,专业人士都说好了,应该八九不离十没有问题了吧。 飞机如期升空,老B们站起来摇摇晃晃的挨个安慰兵们,还笑着问是不是第一次做飞机,赶快看看风景等等。兵们听话的全趴在窗口上向外看,但他们看得不是风景,他们在看地面上变得像火柴盒一样大小的房子,心跳的要从嘴里蹦出来。心想,老天爷,这伞要是打不开,一下子就成肉泥了! 跳伞区转眼即到,机舱里黄灯闪亮,放伞员平伸双手向上一托大喊道:“起立,挂钩,检查伞具!” 兵们跳起来排成一行,相互检查完后大声喊:“好!” “准备!”放伞员打开舱门一股强风瞬间充满机舱。 “滴-”一声长鸣红灯闪亮,放伞员大喊一声:“跳!” 两名老B跃出机舱,“嗖”一下不见了,兵们一个接一个的跃出机舱,鸿飞紧张的大脑一片空白,木木的弓腰走到舱口没等他来的及害怕,放伞员一把把他推了出去。 “妈呀!”强风把鸿飞吹得一连翻了两个跟头,他扯着嗓子喊起来:“123223323!” 鸿飞数过四秒,突然感觉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猛地拉了他一把,下坠速度一下子减缓了。他睁开紧闭的双眼抬头看看头顶上白色的伞衣,兴奋的大喊起来:“哈哈,伞开了!” 他兴奋的左右环顾,低头猛看到地面上小小的指挥车,吓得立刻闭紧嘴巴双手不由自主的死死抓住操纵带,心想,兜住我的那几根绳子可千万别断了! 这时,地面指挥车的高音喇叭响了:“伞开的好,注意操纵,转向中心‘T’形布,观察左右邻,45度高空选片,低空选点,着陆转向顺风。” 鸿飞逐渐从恐慌中清醒过来,他拉动操纵带飘向着陆区。随着离地面距离的缩短,地心引力增大,下降的速度越来越快,着陆时,鸿飞并紧双腿本想站在地面上,不曾想却被伞衣带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鸿飞一把抓住地面上的青草,飘在半空中的心一下子回到他肚子里。 早已经着陆的老B们跑过来一把拉起他,嘻嘻哈哈的问道:“爽吧,再来一次!” “坚决不!”鸿飞斩钉截铁的说道。 [转自铁血读书 http://book.tiexue.net]

第二节老B这一次没有食言,说是跳伞考核后训练会告一段落,从机场返回后还真的就没有训练过。虽不允许兵们外出,但可以在营区里自由活动,打球、洗澡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兵们的心情不松反紧,每天提心吊胆,他们已经被老B习惯性的出而反而搞得胆战心惊。 猎犬老B对兵们的反应心知肚明,但他越是提醒兵们放松兵们越是紧张,一来二去他只好闭上嘴由着兵们紧张好了。总以为过上两天就会好的,但他发现兵们在时刻准备着,装备、装具、武器不离身,就连上厕所都把枪提着。猎犬老B苦笑着命令武器入柜不准随身携带,但兵们还是把携行具穿在身上,一有动静拿上武器就可以马上出发。 猎犬老B、马东站在球场边上,哭笑不得的看着兵们穿着军靴、作战背心打篮球。鸿飞、司马从营房里跑出来,远远看见他们,弯腰向他们身后的花池溜去。 阴谋没有得逞,猎犬老B有些失望的问马东:“这群兵怎么和惊弓之鸟似的?” 马东笑而不答,反问道:“是不是该开始了?” “再等等!”猎犬老B阴险的说:“再有两天不训练,他们就会彻底休息过来,到那个时候他们全身肌肉酸痛,我们再动手!” “有点过了吧?”马东看着惊恐不安的兵们说:“他们快要被绷断弦了!” “战争往往都是在军人最松懈的时候……” “我知道了,一切从实战出发嘛!”马东的口气中有一丝不满,还有一丝微微的嘲讽。 猎犬老B歪头看看马东,微笑着问:“你的爱心泛滥了?” “没有!”马东尴尬的笑了笑,叹了口气说:“兵们用他们的实际行动把我感动了。不知怎么的,现在我开始为他们担心,有时遇到必须要扣分的情况,我都犹豫半天。说心里话,现在这14个兵我一个也舍不得让他们走,每次赶兵走的时候,我都不敢面对他们。他们在这么残酷的训练中一滴眼泪没流,却在被赶走的时候哭得撕心裂肺。那种感觉让人……” 马东使劲眨眨眼,摸出一支烟点上吸了一口说:“每次我都想,实际上这个兵不错,我稍微抬抬手他就过去了,所以我总有把他叫回来的冲动,但职责又不允许这么做,真他妈的折磨人。明年林大就是用枪指着我,我也不来选拔了!” 猎犬老B突然说:“明年我也不来了!”他也摸出一支烟,马东凑上去给他点上火,猎犬老B深吸一口,吐出一股浓浓的烟雾说:“留下的都是最优秀的,离开的大多也是优秀的。从训练正式开始,我一直坚持给每个兵写每日小结,等这次选训结束后,我会把小结寄给他们,他们就会明白自己为什么不能留下。这对他们以后的成长进步应该有所帮助,这也算我给他们的一点小小补偿吧!” “能在选训队熬上三个月的兵,回到老部队肯定会出类拔萃,但愿他们能通过你的小结找到自己身上欠缺的地方,把自己塑造的完美一点留在部队里。他们天生就是兵坯子,流落到地方上去太可惜了!” 猎犬老B毫不担心的笑起来:“他们来选训队之前可就是兵王!” “谁能保证他们一定能够提干?”马东说:“记得EY师我那个黑老乡吗?” “记得!由咱们代训的那次军区侦察兵骨干集训,他排名第三。林大带着我去E军好几趟想把他挖过来,但最后也没如愿。”猎犬老B问:“他现在应该和你差不多,也是中尉了吧?” 马东愤愤不平的说:“他早退伍了!” 猎犬老B惊讶的连声问道:“退伍了?为什么?” “文化不行,连考两年军校都是差三分!好不容易等来一个直接提干的名额,提起来的却不是他。说好当年转志愿兵先解决去与留的问题,年底快要宣布名单的时候上面却通知说,好几个技术尖子已经到杠了,让他再等一年!但这个时候,他父母在一次车祸中双双去世,扔下两个的年幼弟妹没人照顾,他只好退伍!” “妈的,一个好兵没了!”猎犬老B无奈的叹了口气问道:“他现在过的怎么样?” “土里刨食吃,还能怎么样,已经被生活磨得没有一丝锐气!”马东无奈的说:“一次考试的分数就决定了一个人的命运。分数就那么重要,就能代表一个人的素质?这么好的兵,留下他,给他机会学习不行吗?” “是啊,我们的提干制度上是存在着一些缺陷!”猎犬老B企盼的说:“要是选训队改成特种侦察学院多好,专门培训侦察兵选拔合格的加入B大队。不合格的经过培训回到老部队从排长开始干起!就像美国游骑兵学院一样,只有经过他们的训练得到游骑兵飘带,才能获得更好的职务更多的升迁机会!优胜劣汰,留在重要岗位上的全是精英,我们部队的战斗力会大增!” “是啊!”马东叹了口气说:“那样我那个老乡也不会退伍!” 猎犬老B突然捅捅马东,低声说:“我们该走了!” 马东这才发现,打篮球的兵们动作僵硬,不分敌我的把篮球胡乱的传来传去。 “赶紧走,再待下去,他们该整队准备训练了!” 猎犬老B、马东的背影刚刚消失,鸿飞、司马就从球场边的花池后钻出来。兵们呼啦一下子围上去,连声问道:“怎么样?” “有阴谋,两天以后肯定有行动!” 兵们长嘘一口气,心里总算感觉有个谱了。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兵们吼完了歌,猎犬老B笑吟吟的下了口令:“向右-转!第一列,左转弯,起步-走!” 兵们立刻健步如飞,冲进食堂大门立刻愣住了。今天食堂里有了新变化,桌上没有了盛满食物的组合餐具,桌边竟然有了凳子,而且被兵们称为催命鬼负责报数的少尉也不见了。 “愣着干什么?打饭吃饭啊!”猎犬老B拿起一个组合餐具说:“今天吃饭不限定时间,你们好好品尝一下炊事员的手艺!开始呀!” 兵们一拥而上,一阵叮当乱响,抢了餐具直奔热量高、易吞咽的食物,猎犬老B立刻大喊:“回来,从头开始,每样菜取一点!”兵们只好向回走,鸿飞趁着炊事员不注意,伸手捞起一块肥猪肉吞进肚子。司马也想捞一块,却被马东发现了:“15号,你干什么?” 司马面不改色的说:“我想打点红烧肉!” “是想捞一块直接吞下肚吧!”马东笑道:“过来排队,告诉你们今天吃饭不限定时间,怎么就不相信呢?” 司马翻着白眼低声说:“你们从来没个实话,谁敢相信你们!” 兵们在老B的监督下打好饭,规规矩矩的坐在餐桌前,猎犬老B笑着说:“今天吃饭的要求是细嚼慢咽,我没吃好谁也不准吃好!明白吗?” “明白!”兵们一声大吼,把炊事员们吓了一跳。 “开始吧!” 鸿飞把一只鸡腿填进嘴里,刚把鸡骨头抽出来,右手已经抓起一把红烧肉使劲往满满的嘴里塞。 13号!” 鸿飞腾一下站起来,狂嚼了半天才喊出一声含糊不清的:“到!”老B们立刻大笑。 猎犬老B本想批评鸿飞不执行命令,话到嘴边却说:“慢慢吃,不要噎着,我说过今天吃饭不限时!去洗洗你的油手!” 兵们已经不习惯咀嚼食物,从进入选训队开始他们一直是用吞的。这是他们四个月以来第一次品尝出食物的滋味。食堂里每次开饭时那种像猪吃食一样的稀里呼噜声听不见了,兵们慢慢的嚼着食物仔细的打量他们曾经吃过几百顿饭的食堂。 兵们与老B只占据了三张长条桌的一角,食堂里显得空荡荡的,比起刚开训时,那种人仰马翻抢饭吃的热闹场面,现在显得有些死气沉沉。 司马偷偷看了一眼还在慢条斯理吃饭的老B们,把送进嘴里的鸡腿抽来浅浅的咬了一小口慢慢嚼着。他向左右看了一眼,发现兵们的食物所剩无几,大都在磨时间。 这顿饭足足吃了二十分钟,猎犬老B刚放下筷子,如坐针毡的兵们呼啦一下冲出食堂,自动列队站好。马东笑着站起来,看着不安的兵们说:“这群小子是不是有受虐倾向,给个笑脸反而不知怎么好!” “他们已经随时随地的从实战角度出发了!” 猎犬老B话引起老B们的哄笑,他走出食堂故意问道:“你们不去休息站在这里干什么?” 杜东瑞问:“下午不进行训练吗?” “不训练,还是自由活动!”猎犬老B笑着问:“想训练了?” 杜东瑞不敢吭声了,他不知道如何回答,说想训练,老B说不定真会把他们带上操场,说不想训练又担心老B们讥讽他怕苦怕累。 猎犬老B善解人意的说:“下午继续自由活动,你们抽时间搞搞个人卫生,看看你们的作训服都快成盔甲了!” B们两人成列三人成行的走了,鸿飞抑郁的说:“明知道刀悬在脖子上,但就是不劈下来的滋味真不好受!” 凌晨三时,一阵急促的小喇叭声在营房里回响。习以为常的兵们翻身而起,有条不紊的整理好装备冲出营房。猎犬老B早已经等在门外,八名老B在他身后站成整齐的一排,如同礼兵般的肃立。 “弟兄们!”猎犬老B自己人般的称呼兵们:“接上级命令,由鸿飞率领一小队,杜东瑞率领二小队参加演习。你们的任务是分别秘密前往XY地区,在明日三时红军发起总攻前消灭蓝军前指与地地导弹阵地!明白吗?” “明白!”伴着兵们的大吼,两架米-17轰鸣着降落在操场上,猎犬老B大声喊道:“时间关系,你们在途中换领演习装备,并会得到详细的任务简报,登机!” [转自铁血读书 http://book.tiexue.net]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