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恶魔狂想曲之明日骄阳》第十二集(全文字)2 作者:胡鳕

飞力 收藏 0 357
导读:22《恶魔狂想曲之明日骄阳》第十二集(全文字)2 作者:胡鳕

 一众黑衣人马上又联想到自身的安全性,结合传说中的一切一切,立即得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只要这个恶魔愿意,他们全部人都会立即死去。

    这一次行动会不会真的是太过鲁莽了呢……这个念头盘旋在众人的脑海,士气一下就跌落冰点。

    阿伦就像什么也没发生,甚至没兴趣再多看那人一眼,又回过了头,继续微笑注视着索赛克。

    索赛克眼中却闪过精光,像是下了某种决定,一握拳头,盯向阿伦,刚要下达那个无法挽回的命令时,喉咙却忽然被一件硬物顶住了。

    四周众人为之骇然,只是眼前一花,一个头绑白色绷带的男子,已静静的站在索赛克的身旁,仿佛就是凭空出现那样。

    他只是以一根手指,指住了索赛克咽喉最脆弱的位置,但冰冷的杀气,瞬间布满了整个空间,令每个人的呼吸都难以顺畅自然。

    此人竟然可以瞒过这么多人的耳目,悄然无声的来到索赛克的身边,轻而易举就将索赛克的生命握在了手上,这份实力实在太惊世骇俗,是恶魔的同伴出手了?

    索赛克身形不动,但眼中却闪过了恐惧,假如此人想要自己性命,刚才自己已经和死神见面了。

    阿伦却轻轻松了口气,怒浪终于回来了。

    怒浪的另一只手,也就是那只代表死亡的右手正提着一个黑色的丝绸袋子,令四周众人也警惕提防,恶魔伙伴手中那袋子里,说不定有无数个人头,只要袋口一开,那数之不清的人头就会滚出来,其中说不定有自己熟悉的面孔,要不然就是什么可怕的暗器,一打开就会杀人于无形……

    当然谁也没想到,里面装的不过是食物罢了。

    阿伦目光柔和的看向索赛克,淡淡的微笑着说:“索赛克,我们之前的协定仍然有效,只要你肯立即离开,我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索赛克的眼神已经完全黯淡了下来,他沉声说:“我们立即离开,从未来过这里!”

    怒浪看了一眼阿伦,阿伦点了点头,表示可以信赖,怒浪立即收回了指在索赛克喉咙的手指。

    索赛克深深的看了一眼阿伦,眼神深处中闪过了茫然和怨恨,但隐约中还带着点感激,他向阿伦微微躬身,以示敬意,才朝众黑衣人一挥手。

    他们的离去,与他们来时一样迅捷,眨眼便消失在黑夜之中。

    等索赛克远去之后,怒浪那凌厉的杀气也渐渐地退去,回复成原本懒散的模样。

    他看见阿伦正注视索赛克离去的方向,便低声说:“你和他认识很久了?”

    阿伦唏嘘的叹了口气,想起的却是当日的汉弗里伯爵,从威风凛凛的不可一世,到最后那个勇于牺牲自我的垂死老人,他临终的托付虽然只是短期行为,但自己在潜意识当中,总觉得亏欠了汉弗里什么,他毕竟曾用生命来拯救过自己,而索赛克,正是汉弗里生平中最喜爱的弟子,放他一马,并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

    怒浪拍了拍阿伦的肩膀,很是凉解的说:“从那家伙离去前怨忍的眼神,到你现在茫然的神情,我什么都明白了……唉,娜娜小姐,自古多情空余恨啊!”

    “喂……”

    “……”

    这一段插曲过后,怒浪便以熟练的动作,将袋子中的食物统统倒到了桌面上,口中解释:“幸好现在是冬季,采购不容易啊!所以天空圣堂储备了大量的食物,啧啧,不然我哪能这么快回来。”

    阿伦瞪大了眼睛,说:“天啊!你偷了这么多,神看到了,一定很生气。”

    “胡说,神是宽容,哪有这么容易生气,那你不吃好了!”

    “这个……我当然同意,神是宽容的!”

    两位无神论者对着亭子边柱子上面的碑文,似模似样的念了一段,最后以一句“神将宽恕我们”,便开始分享贼赃。

    天空圣堂的干食和点心虽然美味,但过于清淡,不太合两人的胃口,怒浪很快便喃喃的说起最近世界的各大新闻,并不时插入自己的见解,阿伦心不在焉的聆听着,偶尔也评论两句,他注视着暗沉沉的天空,仿佛之间,又回到了那个暴风年代。

    在那个时侯,几乎每天都徘徊在生与死之间,每天都努力的充满生气去面对将来。

    现在回头想想,其实他和怒浪在那个时侯,真正在努力的,是在逃遴现实,那一个他们所不敢面对的现实,所以才用生与死之间的刺激来麻木自己。

    那段年华匆匆而逝,想必怒浪也和自己一样,渐渐从迷惘中走出,渐渐去面对现实,但那份压得叫人喘不过气的无奈,却是何其的沉重。

    远方黑得看不到底的天空,仿佛正如那无法摸得清的未来。

    他喜欢和怒浪待在一起,是否内心深处,正深深的缅怀着那一段离开了现实、一去而不再复返的暴风年华,说不定,怒浪他也一样……

    阿伦慢慢将目光垂下,发现黑暗已完全将自己笼罩在其中,凤雅玲房间的灯光正明亮耀眼,是不是有着某种征兆,她是属于光明,我是属于黑暗,是不是就如同正义和邪恶、人类与亡灵一般,水远都只能站在对立面,水远也不可能共存在一起。

    身旁的怒浪忽然停止了原本的话题,正容的插了一句,说:“狂风,总有一天,我要在一个万众嘱目的环境下,一圈一圈的脱下我头上的绷带,露出那对生来就与我共存在一起的英俊耳朵,让所有的世人看清我真面目后,仍对我报以最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阿伦的心剧烈的颤动了一下,假如真有这么一天,该是多么的耀眼夺目啊……

    怒浪注视着阿伦,沉声说:“狂风,相信我,你也可以的!你可以选择属于自己的方式,譬如说,你可以光着膀子,大步大步的走在繁华拥挤的长街上,然后,你拿着牛角刀,一刀一刀的割在自己身上,那见兔的银灰色血液汹涌而出的时侯,世人就向你疯狂鼓掌,以表达他们对你狂热的爱戴,还对你投来鲜花和崇慕的眼光,老人们还赶紧把你流出来的血用瓶子收藏起来,以后拿回家祭拜……”

    阿伦为之哑然失笑,那该是多么滑稽荒谬的一个场面啊!真亏怒浪能想像出来,但这样的场面,又怎可能有实现的一天呢……

    正当怒浪说得兴高采烈,阿伦也想入非非时,凤雅玲的房门终于打开了。

    阿伦不禁站了起来,怒浪也停下了说话,却没有丝毫回避的意思,也静静的看向了房门的方向。

    洛塞夫大主教缓缓走出,面容深处隐约可辨出几分疲倦,阿伦大步走了上去,怒浪似是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跟在了阿伦后面。

    阿伦并没有开口,但他的眼神足以向洛塞夫表达他想知道什么。

    洛塞夫平静的看向了阿伦,那惺松的目光似乎能洞察到阿伦内心最深处的秘密,隐约当中仿佛还带着怜悯与鼓舞,他那老态龙钟的声音,嗡嗡响起:“蓝雪云先生,无须担忧,凤雅玲小姐的高烧已经退去了……”

    阿伦的心不禁一松,面对这位高贵的老人,他觉得有必要再交代些什么,他说:“洛塞夫大主教,其实我……”

    洛塞夫大主教平静一笑,打断了阿伦,说:“你到底是谁,这并不重要!事实上,也没有人能回答出‘你是谁’、‘我是谁’这样的问题。蓝雪云先生,进去看看凤雅玲小姐吧!在她还没入睡之前。”

    阿伦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内心深处不禁也轻轻问一句自己,我是谁?

    他发现这个问题实在无从回答,当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忽然变成最复杂的时侯,人是最容易变得茫然的。

    他的心神微微恍惚之际,刚刚推门进入到房间里,就听到背后的洛塞夫大主教以一种罕见的关切语调说:“克洛诺斯,这么多年了,你终于肯来看望一下我了……”

    阿伦心中大奇,克洛诺斯?外面只有洛塞夫大主教和怒浪了,难道克洛诺斯就是怒浪的真名?洛塞夫这样关切的语调,就算是在爱莉娅身上,也是十分罕见的……

    只听到怒浪也以一种极为罕见的惭愧、恭谨,而且小心翼翼的语调,轻声说:“克洛诺斯向大主教问好了……”

    阿伦心中又是一震,回想起当日星云流血夜,怒浪曾经淡淡的苦笑说:“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贝里安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

    自由天堂和凤凰城的关系紧密,当年怒浪作为凤凰城的大王子,说不定正是由洛塞夫大主教为他做出生洗礼的,后来怒浪的身分受到世人的质疑,逃出凤凰城皇族,在那段颠沛流离的日子里,莫非洛塞夫大主教曾收留过他,怪不得怒浪对天空圣堂如此熟悉,偷东西不用一阵就回来了……

    第二章

    阿伦推断间,发现两人脚步渐渐远去,大概走向了亭子的方向。

    阿伦赶紧收摄心神,回手将门掩好,这是怒浪的秘密,不是他亲口所述,还是不要窥探的好。

    凤雅玲正安静的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张丝绒棉被,淡淡的茉莉花清香与她特有的体香混杂了一起,一丝丝的钻进阿伦的鼻子里,令阿伦本来就不平静的心湖,更是泛起圈圈涟漪。

    凤雅玲那张清丽脱俗的脸孔显得平静了许多,那头飘逸的秀发散落在枕头外,这份墉懒的病态,分外惹人怜惜。

    阿伦暗暗观察凤雅玲的神色,发觉她眉宇间的愁苦和忧虑散去了许多,莫非她真的什么都告诉洛塞夫大主教了,才令郁结稍解?

    凤雅玲平静的看向了阿伦,眼神中已经没有那份深切的恐惧,但仍是带着一份戒备的陌生,她似是看出了阿伦的疑虑,淡淡的说了一句,“别担心,阿伦!我什么也没说……”

    阿伦顿时轻轻松了口气,凤雅玲既然肯告诉自己她什么也没说,那她一定什么也没说,无论他们关系如何恶劣,阿伦都相信,凤雅玲是不屑去撒谎。

    那为何洛塞夫的眼神却如此古怪呢!莫非是我做贼心虚?不过回头想想,洛塞夫这老家伙好像无论看谁,眼神大概也是这么古怪的吧……

    他思考间,发觉凤雅玲仍然在静静的注视自己,他不禁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是习惯性的不断猜度,这被凤雅玲看在眼里,肯定又被她看轻了几分。

    阿伦目光一转,发规窗边的桌子上放着一盘新鲜的水果,便轻声问:“雅玲,要不要吃个水晶梨?”

    凤雅玲把目光投向了那盘水果,嘴唇微微动了动,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缓缓的点了点头。

    阿伦淡淡一笑,取了水晶梨,从盘子旁拿起一把精致的水果刀,削了起来,心中暗想,这样看来,他与凤雅玲的关系,在某种程度上,是否算是有了好转呢?

    很快,阿伦又发现凤雅玲正默默的注视着自己正在削苹果的那双手,他顿时又一阵黯然的失落:她此刻看着我这双手,是否联想到那个可怕的夜晚,正是这一双手,用最残忍的手段将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折磨至死呢……

    房内,一时间,只剩下水果刀滑过果皮时,传出的丝丝声。

    黯然间的阿伦,却没有发觉,凤雅玲的眼神在这一刻,变得柔和了许多。

    温馨的灯光下,阿伦的手白哲干净,手指修长且灵活。这样一双手,就算给经历了无数风霜的老人来评价,都会认为这一双手是属于艺术的,可是,谁可以想到,就是这一双手,能将任何生命瞬间摧毁,它本身,比任何锋锐的利器更犀利可怕呢……

    凤雅玲想到这里,心神不禁又开始有点恍惚了,这双手却在这时,缓缓靠近,并递给了她一个雪白无瑕的水晶梨。

    凤雅玲将手伸出了被窝,缓缓将水晶梨接过,抬头看了看那张俊美至接近完美的脸,她嘴唇轻轻动了动,自小良好的教养令她说了声,“谢谢!”

    对于这一声低不可闻的“谢谢”,阿伦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他伸手将凤雅玲轻轻扶坐起来,又抽出枕头垫在她的背后,令她可以更舒服的坐好,然后他很规矩的后退到餐桌旁的椅子坐下。

    看着这张熟悉的脸由远而近,又再由近而远,凤雅玲的心神再次恍惚,刹那间,她甚至分辨不出面前的是好友隆·娜娜,还是那个恶魔迪·阿伦,是星云里那个熟悉的房间,还是天空圣堂里一个陌生的所在。

    洛塞夫说过的话在她脑海里回响了起来—“……其实每样事物,都有两面的,就像水,它现在能为你解渴,所以你接触到的,就是它良性的一面,你会感激它,因为它能为你解渴;但假如你身处于洪水的灾区,滔滔的洪流正把你淹没在其中,那么,你接触到的,就是它劣性的一面,你会憎恨它,因为它随时可以夺走你的生命……我们并不能因为它的良性而忘记它的劣性,也不能因为它的劣性而忘记它的良性……进而推之,其实人也一样啊……”

    凤雅玲注视着眼前这张俊美的脸,视觉忽然一阵模糊,只能依稀感觉到,他正带着关切的微笑,温柔的注视着自己。

    凤雅玲用力的眨动了一下眼睛,将视线转移到手中的水晶梨上,那半透明的果肉正渗出温润的水珠,闪烁出点点光芒,但视线转移后,非但没有变得清晰,反倒更模糊了,每一点水珠的光芒中,仿佛都有阿伦的影子,他欢笑的模样、他落寞时的模样、他沉思的模样、他漫不经心的模样……

    凤雅玲心中忽然一阵剧烈的跳动,她像是突然醒悟到什么似的,暗暗问了自己一句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