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狂想曲之明日骄阳》第十二集(全文字) 作者:胡鳕

恶魔狂想曲之明日骄阳》第十二集(全文字) 作者:胡鳕

<if-rame></if-rame>

⊙连载:《恶魔狂想曲之明日骄阳》 作者:胡鳕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人物介绍

    阿伦:全名迪。阿伦。拥有强悍的力量和出色的口技,能成功模仿各种各样的声音。

    坚强的外表下是一个脆弱善感的灵魂,但敌人对他的评价是,“天使的外貌,恶魔的心灵”。

    娜娜:全名隆。娜娜,阿伦的女性身分。外貌冷艳高贵,名义上是疾风家族的继承人之一。

    玛雅:疾风佣兵团最美丽的情报官。忠于家族。

    查理士:疾风家族未来的统治者。好色且骄傲自大,眼看难担大任。

    波特:阿伦的好友,查理士最信赖的手下。处事八面玲珑,同样拥有深不可测的实力。

    比兹:查理士的头号随从。喜欢煽风点火,不学无术。

    凤雅玲:东方神龙帝国公主。外貌清丽脱俗,性情可爱且不失矜持。

    白露:神龙重臣的女儿。外表天真可人,内心嫉妒阿伦所扮演的娜娜小姐。

    艾波琳:南方影月部落的女子。身材无比火辣,性情开放、爽朗。

    贝里安:北方凤凰城的继承人。英俊、潇洒、剑术高明……具备男人应该具备的大多数优点,偶尔会有点傻乎乎,正是这个偶尔,令他爱上了阿伦所扮演的娜娜小姐。

    鲁迪斯:冰风家族的王子,星云学院里的风云人物。成熟稳重,拥有极其敏锐的直觉。

    爱莉娅:自由天堂塞木家族的继承人。背负着一段血海深仇,命运的偶然令她与阿伦相遇在不朽之峰。

    博塔斯:拥有“盗贼之王”的不败称号,但这个不光彩的王者之名被阿伦终结了。

    瑞尼:阿伦在星云里的生活辅导员。美艳动人。

    扎斯盯:艾波琳青梅竹马的好友,使用弓箭的天才。苦苦痴恋着艾波琳,无奈在艾波琳心中,他仅仅是一位童年时的好友。

    蓝雪云:阿伦的另一个身分,拥有传说中的“狂风”之名。

    凌蒂丝:自由天堂首席巨星,充满病态美的绝世佳人。对蓝雪云一见钟情。

    十姐妹:恶名远播的盗贼团伙。个个千娇百媚,擅长利用身体来达到目的。

    汉弗里:名动天下的绝世强者。拥有自由天堂守护者之名。

    毕农:爱莉娅的叔叔。严格要求爱莉娅的言行举止,在索赛克和阿伦之间,他偏袒于索赛克。

    洛塞夫:自由天堂首席大主教,阿兰斯大陆上罕见的魔法师。

    索赛克:自由天堂卡氏家族长子,剑客汉弗里的关门弟子,爱莉娅的主要追求者。

    黑斯克:冰风家族未来王座的有力竞争者,鲁迪斯的心头大患。

    博斯特:雷诺帝国王子。

    怒浪:阿伦过去作赏金猎人时的搭档。

    舒梅蒂:星云学院校长。同样是一位绝世强者,拥有星云守护者之名。

    克德杰:疾风佣兵团副团长。精于计算,是一名出色的外交家。

    东帝天:阿伦的老师。曾经拥有“仁者之名”,是神龙帝国百年前的守护者。

    缪诺琳:东帝天的另一个弟子。气质与阿伦十分接近,自童年起,便对这位传说中的师兄有着朦胧的好感。

    拜伦:缪诺琳的男性身分,雷诺帝国的二王子。

    亚格拉底:绝世强者。有着“雷诺恶梦”的称号,可以利用雷电的自然力量来攻击对手。

    乔安娜:尤里西斯家族的继承人。痴恋拜伦,但她和贝里安先生的命运十分相似,永远也无法得到自己心爱的人。

    樊帝灵:东帝天的师弟,神龙帝国新一代的守护者。拥有“龙魂”之名。

    伊琴娃:凤凰城的守护者。拥有“圣女”之名,与樊帝灵是情侣身分。

    亚特拉克:雷诺帝国的守护者。拥有“巨人”之名,真实身分是一个兽人。

    亡灵四神使:曾经是亡灵族大统领珐利的忠实将士,被阿伦用圣血唤醒后,视阿伦为珐利的复活体,誓死效忠。

    费尔多:卡氏一族的大长老。真实身分是兽人间谍。

    尼尔森:塞木家族的管家之一。深得毕农的信赖。

    保罗:自由天堂的主要将领。为人心高气傲。

    希拉:可以预测未来的女巫。兴趣是研究太古化学。

    光悦影:神龙帝国的重臣,外务首席官员。手握大权,在神龙内外都具相当的影响力。

    唐磺:神龙唐氏家族家主。为人不偏不倚,忠诚于神龙正统皇室。

    唐芸:唐磺的第四女儿。荒唐成性,常令唐氏家族头痛不已。

    第一章

    自由天堂的中南部,气温已开始渐渐转暖,但在天空圣堂的这个角落中,温度却在急剧下降,冰冷的萧索杀气,如水银泻地,倾洒满这片空间。

    在这一个刹那,阿伦心潮起伏,暗暗思索着,他们到底是不是为自己和凤雅玲而来……

    如果是的话,问题就大了,是谁将自己正在天空圣堂这个消息给泄露出去的?

    凤雅玲?她与洛塞夫大主教在里面待了这么久,难道她把自己银灰色血液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现在这些人正是洛塞夫指派过来的,正因为他们是天空圣堂里的高手,自然可以随随便便进来……

    我出卖过凤雅玲,这次被她出卖,也没什么好怨的……

    但她真会这样做吗……

    洛塞夫大主教也不像是草率处理事情的人……

    那,难道是爱莉娅?

    今天她咬牙切齿说要杀了凤雅玲,当时还基本确认她是开玩笑的,但爱莉娅的性情里可是有着善变的一面,她说不定出去就是为了雇佣这么一群杀手来行凶,不然怎么会这么晚还不回来……

    不过,她的力量应该会贮存到复仇的时侯用,现在拿来对付凤雅玲,是不是太过浪费了呢?

    而且,爱莉娅真会这么绝情绝性吗……

    那从今早到现在,到底还有谁看到过自己进来天空圣堂,难道是从那些教士护卫口中传了出去……

    但就算有人胆敢违背爱莉娅的命令传了出来,凭什么认为我就是蓝雪云,而马车中载着的是凤雅玲呢?

    那会不会是他们当中有谁看出了端倪,又恰好是某方势力的卧底……

    哼,如果真是这样,那也太过浪费人才了,有这样的眼光和判断,还要留在天空圣堂潜伏当卧底吗?

    那难道是凌蒂丝……

    她不需要这么做吧!这样做,对她能有什么好处呢?

    到底还有谁……

    怒浪?

    阿伦的心莫名一冷,怒浪刚好离去找东西吃了,他代表的势力是阿兰斯最具势力的情报组织……

    但阿伦立即否定了这个猜想,假如怒浪也无法信任的话,那等于否定了自己,否定了整个世界。

    他忽然有点明白凤雅玲的心态了,所有她最信任的人都并不是她所想像的那样,悲哀至此,令她对人生和世界产生了强烈的怀疑,最近的意志才会消沉至此……

    每一个都有可能,但每一个都没可能!

    因为他们当中随便哪一个将事情泄露出去,对阿伦的打击都是致命的。

    这些想法迅速游过阿伦的脑海,他慢慢把杯子放下,围在周围的八人似乎知道他的身分,对他颇为忌惮,一时间也没有轻举宴动。

    阿伦心中一动,再一阵寒风撇,庭院中又多了十个黑衣人,不过这一次,他们是落在靠向凤雅玲房间的位置,但身子却是面向阿伦所在方向,忌惮心理,再一次显露无遗。

    阿伦暗暗判断,他们的战术意图应该是用前面那八人困住自己,而后面的十人来劫持凤雅玲。

    阿伦的心反倒松了一松,根据他们的表现,首先可以否定是怒浪出卖他了,因为怒浪知道他的底细,现在的阿伦可是弱不禁风得很,用不着这么小心翼翼的提防。

    他提着茶壶,将杯子注满,淡淡的说:“哪位是带头人,可否出来谈两句?”

    一众黑衣人冷冷的注视着他,不发一言,默然了一阵后,终于其中一人哑着喉咙说:“先生,你好!我等深夜冒昧拜访,真是失礼了。”

    阿伦心中一动,听声音的来源,此人应该正是站在自己身后,从位置,再到他的恭谨语气,都可听出他对自己的敬畏,更为重要的是,此人故意用沙哑的声音来说话,他为何刻意隐瞒自己的声音,难道说,他和我见过面,他怕我听出他的声音,从而把他认出来?

    阿伦正细细辨认着那人的声音,尚在疑惑间,那人又道:“先生,我们只想带走凤雅玲公主,只要你肯一直安坐于此,我定当保证先生的安全,其间得罪之处,还请先生多多包涵。”

    阿伦又想,听他文雅的措词,出身贵族或是经常出入上流社会的可能性甚高,又与自己见过面,刚好又在自由天堂的人物……那此人的名字几平呼之欲出了……

    尤其还有那把嗓音,阿伦擅长口技,对声线的判断最为准确,尽管此人已尽量掩饰,但音底却是无法改变的。

    阿伦故作沉思,面色为难的说:“这个提议有点强人所难,容我考虑……”

    一阵沉默过后,他忽然说:“索赛克先生,你恩师汉弗里伯爵临终曾留有一信给我,里面有提到你……”

    那黑衣人身躯猛的一震,失声道:“什么……”

    但他立即醒悟过来,在急促的呼吸中,尽量沉稳过来,补救说:“什么?先生,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阿伦释然一笑,看他如此反应,几乎可断定他就是索赛克了,而索赛克为何会来这里,目标又专门针对凤雅玲,其中原因就耐人寻味了。

    他微笑说:“索赛克先生,你为何要针对凤雅玲而来呢?对你有何好处?”

    那黑衣人冷然道:“先生,你切勿认错人了!”

    他打了个眼色,另外那十个黑衣人立即往凤雅玲的房间靠去。

    但他们很快又停下了脚步,因为阿伦慢慢站了起来,或许,他们行动前都听过蓝雪云这个名字,经过民间的多番渲染,这名字代表的,已经不单单是死亡这么简单了,恶魔狂风,已经升华至一个符号,一个烙印,它像征了凶邪,像征了毁灭,像征了这个时代的梦魇。

    当这样一个传说中的人物活生生站在面前,还很深沉的微笑时,对这群黑衣人的压力是巨大的,站在亭子周围的黑衣人,无须言语、眼神交流,立即不无畏缩的往后倒退了两步。

    这份异样的整齐,阿伦看在眼里,也心知肚明,同时清楚,自己所剩下和仅可凭恃的,也只有这个了。

    他冷冷的看向索赛克,淡淡的说:“索赛克先生,不知你现在是受何人所托而来,但你可曾深思过,卡氏家族目前正处低迷时期,本该步步为营,但你却冒险突进,以身犯险,可知只要一个错失,你和卡氏家族都将万劫不复啊!”

    那黑衣人避开了阿伦的目光,但眼眸深处闪过了深思,嘴唇微微动了动,似乎要再次否定自己是索赛克。

    阿伦已向他又踏近了一小步,淡淡的说:“如果你肯带人立即离去,我当此事从未发生,你看如何?”

    黑衣人这次没再后退,眼神多次变幻,内心似正在激烈的争斗之中,又似在酝酿着某个冲动的决定。

    全部人的动作都像凝固了下来,等待着那黑衣人沉默的决定,如果可以选择,谁愿意与恶魔狂风为敌?

    片刻之间,空气流动的速度仿佛也缓慢了下来。

    阿伦背后的一个黑衣人忽然离开了自己的位置,猫着步子,屏着气息,缓缓向阿伦踏去。他落步无声,所有的毛孔都紧闭了起来,如果闭起眼睛,就算此人走到面前,也未必能感觉到他的存在,可见其人已深得刺杀之道的精髓。

    索赛克自然看在眼里,他嘴巴又再微微张了张,似是要制止些什么,又似是要准备下达某个命令,但最后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这细微至极的动作,立即引起了阿伦的注意,他立即就回过了头,发现有一个黑衣人竟然已经来到五步以内的距离。

    阿伦心中大惊,但他强控心神,表面平静无比,只是阴恻恻的一笑,轻声问:“怎么了?”

    那黑衣人本正准备发动雷霆一击,但刺杀对像忽然作出这么一个诡异表情,他的呼吸顿时窘了一下,面对那似乎能看穿自己一切的蔚蓝色瞳孔,他有一种无力为继的可怕感觉,赶紧将准备发动的刺杀动作硬生生收回,蓄势待发的力气顿时自伤其身,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就这样淋漓喷出,他踉跄后退了几大步,能恰恰站稳时,刚好又回到了他原来的位置上。

    众人心中大凛,恶魔狂风一招未发,就已将队伍里的主力逼得吐血而回,看来他还手下留情,不然以刚才的情形来看,该主力是无法全身而退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