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讨论]抵制日货很愚蠢

茅于轼的奇怪逻辑推理意图何在

也许是香港丁学良教授说的“中国合格经济学家不超过5个”,引起了“郎顾之争”后,主流经济学家的再一次集体失语吧,日前,终于有个叫茅于轼的经济学家,要用自己的学问说话了。于是,一声“抵制日货很愚蠢”的断喝,便出现在了广州。

抵制日货愚不愚蠢,似乎确有些涉及经济的范围,也有一些要进行研究的必要。但凡事的研究,总要有理有据,那结论的得出,也应当经过缜密的推理。然而茅于轼“抵制日货很愚蠢” 的结论得出,却似乎有些蛮霸,有些不大符合逻辑。

茅于轼的这个结论导出,缘于他设定的一个大前提。这个大前提是: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享受。那结论的导出便是,既然人活着是为了享受,而日本货物美价廉,能够满足人们享受的需求,因此,“抵制日货很愚蠢”。这便是中国的所谓著名经济学家的研究方式,他的研究成果,自然也是在这样的方式下结出的。

常识告诉人们,一个结论得出的正确,首先要建立在大前提正确的基础上。倘若大前提不正确,则后面的一切推理都是枉然,那结论的得出,也一定错误。茅于轼从经济学的角度对人进行了多年研究,最终发现:“我们活在世上到底为什么?其实我的答案很简单,就是为了享受人生。”于是这样的结论,也便奠定了他的学术研究基础。

人活在世上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似乎因为人们宗教的不同,信仰的不同,甚至生活区域的不同,种族的不同,而作为一种人生观的命题,一直纷争于历史。茅于轼自然也可以有自己的人生观,但是他不应当把它作为一种普遍的结论,而强加于所有的人。因为这样做的结果,是有悖于人类信仰自由的。

这个世界上既有对来世追求的苦行僧,也有对前世的忏悔者;既有愿意为自己的信仰而赴汤蹈火的人,也有背叛者犹大。“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这样的诗句,所反映的便是人们对信仰的多种追求,却也不一定都是“享受人生”。何况人们即使需要享受,那也应当是有尊严的。“有奶便是娘”的享受,总会给人一种苟且偷生“在人矮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感觉。用一个并不是普适的大前提,推导出一个令人惊愕的结论,如果不是学问出现了偏差,便很可能是一种良心不正的故意。

在这样的大前提下,茅于轼又设定了一个小前提:“因为我们买日货,对自己也有好处,没有好处的事情我们是不会做的。不买了,好处就没有了。用损害自己的办法来损害别人,何苦呢?”日本的货也可能是好吧,但是倘若说好到“不买了,好处就没有了”的程度,似乎也有些夸张。因为这个世界上的产品多样性,是出自很多国家的,有些国家的产品似乎也和日本的差别不大。何况中国的许多家庭,从来就没有享用到这样的好处,但是他们的生活却依然在进行着。买不买日本货是另一个问题,因为要达到自己推理的目的,便把它神奇化,唯一化,似乎就有些出发点不正了。

不买别人的东西,就是“用损害自己的办法来损害别人”,那言外之意便是,买了别人东西,便善待了自己也成全了别人。但是中国买了他们的汽车,甚至让他们把工厂都办了进来,他们却不给你核心技术,让你永远买下去。中国的电视、手机买了不少,可是核心技术至今依然在买着。神五、神六没有买,却没看到给那些能发射者带来什么伤害,却也善待了自己。只有建国初期的那些留学于国外的学者,似乎是吃亏了自己,回到了国内。又在困难的条件下,发射了的“两弹一星”,便有些对强权者伤害的味道。但是,这样的诋毁,该不是茅于轼的本意吧。

做学问、搞研究,难免会出现一些偏差。但倘如在这个过程中,自己真正心地坦然,负责于社会,也便完全能够为人们所理解。问题是当今有些学者专家,常常在自己的学问中,挟带私货,为强势者代言,结果便要是非颠倒,指鹿为马,最终误导公众,影响决策。正是在专家们的鼓吹下,教育产业化了,医疗卫生市场化了,结果那里几乎成为了“富人的俱乐部”,穷人的一块心病。想想专家们发出的那些振聋发聩的声音,便让人不寒而栗:“中国房产市场绝无泡沫”、“股市要冲上5000点”、要“善待企业家”、“消除“两恨”,尊重富人。”这些结论的得出,真不知道出自专家的那路学问。

子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究竟是为了给人家看,还是为了给人家做掮客,为人家代言,孔子没有说。但是“女为己悦者容”,有些专家的取悦,总不会放在穷人的身上吧,他们的“话语权”行使,也一定不会是为穷人的。因为穷人是没有资本,让他们取悦的。只是不知道,茅于轼通过一气推理得出的“抵制日货很愚蠢”的结论,究竟是在取悦于谁?

香港的丁学良教授确实有些过分,倘若不说出“中国合格经济学家不超过5个”的结论,却也不会引来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的这一声断喝。但是就想用“抵制日货很愚蠢”这样一个结论,表明出中国经济学家的学问,似乎也有些缺陷。因为他的立论,并不完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