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博克剧场-<西秦客卿>

博克剧场-<西秦客卿>

      (著作权已在省\市政府备案,可不要侵权\剽窃哦!)
     新编历史故事剧<西秦客卿>欢迎赏评!看官,大帝秦始皇\李斯\韩非\尉僚可都是历史名人哟!看得高兴,请大声叫好.看不入眼,敬请拍砖!
       一曲传奇唱古今,笑看梦里剧中人.开幕!

[时间:战国末期。
[地点:秦国。
[人物:
李  斯    楚国上蔡人,秦国客卿,后任廷尉。
韩  非    韩国公子,任使臣被秦王政待如客卿。
尉  缭    魏国大梁人,秦国客卿,后任国尉。
秦王政    秦国年轻的国君。
桓  柔    李斯夫人,大将军桓倚之女。
李  灵    李斯之妹,年轻少女。
姚  贾    魏国大梁人,秦国客卿,后任上卿。
桓  倚    秦国大将军。
赵  高    赵国人,宫监,后任中车府令。
秦  将    秦国将军。
众秦兵、韩非二卫士、韩国宫监、众客卿、歌舞民女。
 

     
                          序      幕

      [秦王政十年(公元前237年)。
      [秦国都城咸阳宫。雄浑的钟声震荡秦室宫阙。霞光似火。荧荧宫灯
       映出执戟宫卫的身影。一束光投向丹墀上仗剑挺立的秦王政。丹墀
       下,宫监赵高手捧竹简诏书。
赵 高:(宣诏)大王诏令:查水工郑国,乃韩国奸细,来秦游说,暗藏祸
       心。明为修渠兴农,实则耗削国力。着即逮系严惩。诸侯各国来秦
       之人,各为其主,居心叵测,早晚不利于秦。为秦国安危大计,饬
       令驱逐一切客卿。
      [丹墀向舞台深处移动。秦王政走向王座,转身挥剑亮像。赵高袍袖
       一挥,钟鼓奏鸣。
      [幕外曲:秦川苍茫华岳耸,
               扶摇君王振剑锋。
               欲收华夏成一统,
               喝令千军向关东。
      [幕外曲中,执戟宫卫齐集秦王政两侧起舞。
      [李斯闯宫上,秦将仗剑拦住。
李 斯:(唱)晴空一声霹雳炸,
            逐客令下似天塌。
            胸中蕴藏乾坤术,
            如何卖与帝王家?
          [李斯又闯,被踹翻在地,跪步向前。秦将剑抵其喉。
李  斯:(仰天疾呼)大王收回成命,客卿有功于秦!
秦王政:(剑指)李斯,秦国容不得尔等蠹虫。开渠之事,奇谋险诈。耗
        工十载,糜费浩大。数百里涸渠,未见浇灌方寸田亩,滋养秋毫
        桑麻。
李  斯:大王。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亦终于足下。待等水到渠成时,关
        中大地将自流灌溉,千秋物华。
秦王政:住口。一个奸细,一条涸渠,竟困缚寡人的虎贲雄师,铁骑不能
        征讨六国,利剑不能兼并天下,令寡人痛心疾首。蛊惑乱政,客
        卿何功?
李  斯:苍天呀!
        (唱)披肝沥胆逞风华,
              今朝鹰鹏变雀鸦。
              竭尽赤诚难分辩,
              秦阙从此成天涯。
秦  将:滚。
李  斯:(悲呼)逐客令!逐客令!呜呼哀哉!岂有如此逐客之君?秦王
        自毁国运!
       [幕外曲:龙腾云飞虎啸风,
                客卿落魄咸阳宫。
                秦王豪气荡华夏,
                他山之石一扫空。
       [幕外曲中,宫卫起舞。秦兵押姚贾等客卿过场。秦将剑逼李斯,
        步步紧迫。李斯悲怆转身,仰天狂笑,秦兵将他凌空架起。
                                                     
                   第 一 场    穷 途 上 书

       [数日后。骊山脚下,宏大的秦王寝陵工地。
       [舞台深处,秦兵挥鞭过场。刑徒们悲沉雄浑的苦工号子在舞台空
        间回荡.
           [尉缭行色恍惚上,饥乏晕倒。乔扮成商贾的韩非和李灵上。
韩  非:(唱)扮商贾入险境喜迎客卿,
              秦王政失心志自毁秦廷。
       [发现尉缭,韩非、李灵上前扶起,解水囊急救。
尉  缭:(醒)韩公子。
韩  非:(示意)嘘。尉缭先生何以窘迫如此?
尉  缭:(叹)正要投奔秦王,恰恰遇上逐客。晦气!
韩  非:非也!我与先生有缘,为韩王前来相迎。
尉  缭:(摇头)公子是迎被秦王驱逐的客卿。
韩  非:我为韩国,远迎振兴之臣 。前日未留住先生,韩非时常揪心。
尉  缭:公子贵胄之身,不必入此虎狼之境。
韩  非:不入虎穴,何以见我真诚?
       [尉缭站起,远望寝陵大笑 ,又晕。李灵扶。
韩  非:先生是笑我么?
尉  缭:不。我笑秦王痴迷。寝陵如此宏丽 ,它日难逃火焚。
韩  非:何以见得?
尉  缭:秦王逐客令,为秦国种下祸根。
韩  非:(喜形于色)愿先生之言有灵。
        (唱)恨秦陵埋多少六国英灵,
              血和泥骨化土筑成宫茔。
              逐客令播火种天下大幸,
              焚此冢葬恶魂造福苍生。
尉  缭:公子差矣!
韩  非:先生何意?
尉  缭:此陵建成,才能造福苍生。
韩  非:(怒)你,为何心口不一?
尉  缭:(笑)六国并立,战乱不止,乃苍生祸根。若得天下太平,除非
        一统兼并。
韩  非:谁能兼并?
尉  缭:惟有西秦。
韩  非:你......
           [装扮成仆从的二卫士急上。
卫士甲:禀公子,水工郑国入狱未死。
卫士乙:秦兵押解客卿即将到此。
李  灵:哥哥来了,我去迎他。    
韩  非:(止住)灵儿,不得莽撞。尉缭,你我话不投机,告辞了。(又
        止)灵儿,拿些干粮,赠与先生。
李  灵:不。秦国赶他走,他还心向秦国,秦狗。
韩  非:嗯,不得侮辱斯文。(伸手)
       [李灵不情愿地递干粮。
尉  缭:(接过)惭愧,惭愧。且慢。
韩  非:何事?
尉  缭:公子天下奇才,宅心仁厚,可惜生不逢时,民不能得你为君。
韩  非:(冷冷地)志不同,道不和。先生不必惺惺作态。
尉  缭:我为公子设谋。此乃要冲险地,行踪须避嫌疑。公子一行商贾打
        扮,莫若从容不迫,立于驰道之旁, 行事等待时机。
韩  非:(叹)先生大才,可惜了......
           [韩非、尉缭一行道旁回避。
       [秦将驱马上。
秦  将:(向内吼)快走。
       [李斯内唱:“秦川道,黄尘涌......”,踉跄上。
李  斯:(接唱)客卿被逐去匆匆。
                昔日壮志欲驰骋,
                西入秦关叩苍穹。
                胸中经纬多卖弄,
                要树千秋不朽功。
                蓦地传下逐客令,
                风发意气转头空。
       [姚贾翻滚上,二秦兵追上鞭笞。一队秦兵面向台口,鱼贯上。
姚  贾:(叹)昨日秦王座上客,今日穷途亡命人。饿杀我也。
众秦兵:(齐挥戈,吼)走。
李  斯:逐客勿太急,容我稍喘息。一日两碗粥,如何有脚力。
       [秦将鞭抽,李斯倒地,翻滚挣起。
秦  将:休得罗嗦,滚。
       [李灵欲上前,被尉缭挺身挡住。
李  斯:走,走,走。
      (唱)步步东去脚沉重,
            遥望乡关尘埃中。
            此行不知身归处,
            心如火焚头嗡嗡。
            我本是上蔡布衣出身窘,
            做小吏楚国公室视若虫。
            耻卑贱从师荀卿学从政,
            帝王术开灵窍豪气贯胸。
            眼观那六国庸王不中用,
            扶强主西说秦王效愚忠。
            人世间追名求利似场梦,
            梦醒时富贵功业又无踪。
            悲不幸穷途潦倒肝肠痛,
            情绝望横下死志向刀丛。
       [李斯挨一鞭,抚痛转身,怒视秦将,扑向秦兵,执戈锋刎向颈
        项。
李  灵:(失声惊叫)哥哥!
韩  非:李斯,使不得!
       [韩非、李灵扑救李斯。
尉  缭:他就是李斯?
       [桓柔催马上。秦将拔剑,欲杀李斯。
桓  柔:(见状惊)剑下留人。
       [尉缭撞开秦将,救下李斯,怀中掏出玉璧。桓柔欲向前,二秦兵
        挥戈拦住。
尉  缭:将军息怒。(捧璧)
秦  将:你......(纳璧)
尉  缭:魏国大梁人尉缭,特来向将军贺喜。
秦  将:喜从何来?
尉  缭:(指李斯)将军问他。
秦  将:他,(冷笑)一个丧家之犬?(踹翻李斯)
桓  柔:(痛呼)夫君。
       [桓柔挥鞭挑戈,荡马驱开秦兵,下马抱住李斯。
李  斯:贤妻,如今我又沦为布衣,有误你千斤风华。你我夫妻就此罢
        了。
       [李斯夫妻抱头痛哭。李灵欲前,韩非拉住。
秦  将:魏国人,(揪住尉缭)莫非你会占卜算卦?老子喜从何 来?
尉  缭:将军之喜,喜在客卿。若将客卿暂留此地数日,将军的大富贵,
        就扔也扔不掉,推也推不走了。
秦  将:看这玉璧的份上,快快滚出秦国去吧!(挥鞭逐李斯)滚。
桓  柔:将军难道不喜富贵?
秦  将:你是何人?
桓  柔:(上前)大将军桓倚是我之父,我是何人?
秦  将:(跪拜)末将参见小姐。
桓  柔:(扶起)将军请起。数日之限?
秦  将:末将不敢做主。
桓  柔:为你做主的人来了。
秦  将:何人?
桓  柔:(一指)你看。
       [一甲士上。
甲  士:(喊)大将军到。
       [秦将、秦兵跪迎。桓倚上。
秦  将:恭迎大将军。
桓  倚:(吁叹)手握大秦重兵权,女婿却似丧家犬!
秦  将:末将有事禀告。
桓  倚:讲。
秦  将:(站起)贵千斤要末将将被逐客卿,留驻数日。末
         将不敢做主。
桓  倚:大王逐客,难道老夫就敢做主不成?吾儿休得胡
        闹,就此与尔夫诀别罢了。
桓  柔:爹爹,让儿夫留此数日,也许大王会收回成命。
桓  倚:(叹)逐客乃宗室大臣众口成议。大王行事,果敢
        刚毅,谁敢抗命?闯下祸来,为父也担当不起。
尉  缭:此事关系秦国危亡大计,大将军担当得起。
桓  倚:大胆竖子,此刻岂容尔辈妄议。
李  斯:岳丈大人,逐客的确悠关秦国危亡。
桓  倚:大王之命,岂有收回之理?
尉  缭:大将军,若要大王收回成命,(指李斯)就向他讨要一个道理。
桓  倚:他......(冷笑)
尉  缭:他是当代大师荀卿的高足弟子,胸贯帝王之学,如若连个道理也
        讲不明,休说在秦国为客卿,天下六国他也无处存身。
桓  倚:这......
李  斯:先生。忠言逆耳,李斯已廷谏秦王,可叹他充耳不闻。
尉  缭:再谏!谏陈逐客之利害。秦国兴在客卿,亦会败于客卿。李斯,
        秦国厄运当头,你我失之前程,天下苍生将血光灭顶。难道你就
        此死心不成?
李  斯:就此死心?不!
      (唱)功利前程重前钧,
            回天之力动于心。
            穷途末路才思敏,
            再谏上书扭乾坤。
            秦国大王休自信,
            七雄争斗智者存。
            客卿本是精英品,
            资与敌国造祸根。
            自古人才定国运,
            要争天下先争人。
桓  倚:(唤)拿酒来。
       [随从执酒捧爵上前。
李  斯:且慢。恳请岳丈大人,赐与笔墨竹简。
桓  倚:莫要书生气了。(叹)老夫把酒,为你送行。要笔墨、竹简何
        用?
李  斯:那不是笔墨、竹简,是为秦大王再铸利剑!
桓  倚:胡言乱语,木石岂能铸剑?
       [尉缭解背囊,拿出笔墨、竹简,捧向李斯。
李  灵:哥哥,(上前抱住痛哭)哥哥......
           [兄妹相见垂泪。韩非急趋上前。
韩  非:李斯兄,故人前来相见。不必再舞文弄墨,快随我向关东一行,
        必能让李兄畅怀散心。
      (唱)芙蓉映清泉,
            鸿鹄越高岩。
            不为一枝秀,
            极目天地宽。
            关东有好酒,
            为君洗愁颜。
            关东有利剑,
            任君舞翩跹。
            君可见?黄河翻腾滔天浪,
            咆哮向东不回还。
            壮士悲怀愤扼腕,
            顶天立地笑无缘。
尉  缭:(上前)我与客商相从交往,深知有缘古道热肠,无缘心寒面
        冷。试问,我这笔墨、竹简有价乎?
韩  非:(冷眼观去)先生自知。
尉  缭:(笑)客商高明。此物,轻者可容于陋室,重者可纵横天下,叱
        咤风云。请问客商,可买得起?
韩  非:这......
李  灵:可恶!差点饿死,还夸你的破笔、烂竹片。
李  斯:灵儿不得无礼,快快见过老伯父和你嫂嫂。
李  灵:灵儿拜见伯父、嫂嫂。(跪拜)
桓  柔:夫君,你来秦国之时,将小妹寄养在韩国,这哪里来的小弟?
李  灵:(扯去帻巾)正是小妹李灵。
桓  柔:(怜爱地抱住)小妹。
李  灵:(哭)嫂嫂,灵儿想死你和哥哥了。
韩  非:李斯兄,为何故人相见,如此消沉无语?刚才一番话,还不足以
        动心?
李  斯:韩公......
韩  非:别来无恙!如今我是客商。
李  斯:(苦笑)客商,客商,行走六国,货卖强秦,生意太大了。
秦  将:可是奸细?
       [二卫士护住韩非。
尉  缭:奸细敢在将军面前行走?
秦  将:你的货物何在?
韩  非:(笑指)已运入寝陵地宫。(挥退卫士)
桓  倚:**的事去,休在这里聒噪。
秦  将:遵命。(鞭抽姚贾)走。
       [姚贾翻滚膝行,抱住李斯。
姚  贾:(哀求)李斯救我!再往前行,姚贾就饿死了。
李  斯:求岳丈大人赐食与他。
       [桓倚摆手,秦兵置酒食于姚贾面前,姚贾吞食。韩非向卫士授
        意,二卫士急下。
秦  将:(向台口挥鞭,吼)走。(下)
韩  非:李斯兄,我在韩国为你备下田园大屋,你我行商天下,足可聊慰
        平生之志。就请李夫人一起同行。 
李  斯:(哀叹)韩兄,秦王有令,客卿不准携带秦籍眷属。我与内子此
        刻已是生离死别了。
桓  柔:(哭)夫君。
李  斯:(哭)贤妻呀!
尉  缭:大丈夫何必做此儿女之态。李斯,我有如椽巨笔,可展你旷世文
        采,上书秦王,谏阻逐客令。
韩  非:秦王穷兵黩武,视笔墨如粪土,那里容得文弱书生。
尉  缭:书生柔弱,柔能克刚。此笔羊毫做成,看似柔弱,可他胜过犀利
        无比之剑。强秦得之,兼并天下,一统九州,就在这笔走龙蛇,
        墨泼淋漓之间。若君志心未泯,就快快拿起这吐气万里 ,扬眉千
        刃之笔剑。
李  斯:(激动地)好一枝笔剑!(接笔)吐气万里,扬眉千刃。
        (唱)这枝笔胜似剑壮我肝胆,
              一番话激起我气冲云天。
       [桓柔接过墨砚,倾爵中酒磨墨。尉缭展开竹简。
桓  柔:以酒代水,我为夫君研磨。(推开拦阻的李灵)
尉  缭:为君壮情,尉缭我以身代案。(闪开拦阻的韩非,慷慨举简,单
        膝跪于李斯面前)
李  斯:(唱)天下事涌心间如浪腾旋,(挥笔)
              春秋史战国策浴血成篇。
              数百年诸侯争霸惹祸乱,
              待何时天下一统万民安?
              谏秦王陈强词暗伏弩箭,
              论兴亡都在这字里行间。
              泰山雄寸土不让耸霄汉,
              河海深不择细流汇百川。
              秦大王且听那敌国“笑赞”,
              借兵粮给盗寇形同自残。
              孰不知六国人才是利剑,
              聚秦宫席卷万里胜狂澜。
桓  倚:(旁观)好一篇《谏逐客书》,好一柄君王利剑!
韩  非:(仰天哀鸣)秦王若纳此谏,六国危亦!
       [李斯举笔怆然大笑。
李  斯:纳谏者,天下明君!拒谏者,其智昏昏。
韩  非:逐客令,已见其昏,何必再谏。李斯,毁简随我东进。(夺简欲
        毁)
       [众惊。桓柔护简,与韩非执夺。静场。
桓  柔:(唱)这个客商好英俊,
              气宇轩昂非凡人。
韩  非:(唱)这个女人好个性,
              冷眉似剑有精神。
桓  柔:休要毁简。秦王不纳谏,定随你东行。
韩  非:一言为定。我为你夫妇,筹划共命运。
桓  倚:你是何人?欲纳客卿。
韩  非:(笑)行走四方,一客商也。
姚  贾:(冷笑)摇身一变,成了客商。姚贾曾拜受奚落。(指)他,韩
        国公子韩非是也。
桓  倚:(拔剑)就是那派奸细,修涸渠,困我秦师十年的巨奸贼子。拿
        下了。
       [秦兵扑向韩非。桓柔举简,与尉缭、李灵挺身挡护。李斯长叹,
        韩非傲然冷笑。

                     第  二  场    静  夜  惊  魂

        [五日后,寝陵之夜。
        [工棚旁晃动着执戈看守的秦兵。李斯立于篝火旁凝神夜空,长叹
         一声,沉思漫步,触顶住秦兵的戈尖,被秦兵逼得步步后退。
李  斯:(唱)夜深沉西风凉漫天星光,
              心焦虑难入梦魂魄惶惶。
              上谏书说秦王一逞鲁莽,
              若招来杀身祸才是荒唐。(被猫头鹰叫声惊)
              恨夜枭连声叫六神一荡,
              鸡皮耸毛发竖浑身筛糠。
              秦大王年少气盛正狂妄,
              阅谏书莫非会怒颜如霜?
              怕虎狼越见虎狼心头撞,
              恨李斯为何专好写文章?(又惊)
       [李斯侧耳倾听。车马声渐近。韩非披枷戴铐,和尉缭快步出工棚
        观望。车马声杂沓,向远处隐去。李斯紧握韩非手,摇头长叹。
尉  缭:兵车日夜兼程。
韩  非:秦王又要东征。
李  斯:二位难道不忧虑此身处境?
韩  非:李斯兄,手凉如冰,原来为此。
李  斯:夜露浸衣,焉得不冷?
韩  非:(执手)你我同窗多年,知己知彼。秦大王性情孤冷,秘深难
        测。此刻,你是忧他再下格杀令。
李  斯:公子,杀身之祸也向你逼近了。不错,秦王看了我的谏书,必然
        警心,不收回逐客令,定然要下格杀令。
尉  缭:李斯,前日为何只求速死?今日却又如此贪生?
李  斯:(苦笑)惭愧。前日饥饿难忍,又深受鞭笞之辱,绝望至极,死
        志顿生。今日酒足饭饱,与友人畅怀谈心,生之乐趣,油然而
        生。谏书已逞秦王,前程或许顿时光明,焉能不欲贪生?
韩  非:莫做客卿梦了。秦国政令如山,何曾有过撤令之事?即便撤令,
        公孙鞅事秦之鉴,足以为训。
李  斯:公孙鞅出身魏国贱奴,为秦国变法,富国强兵,大败魏军于西
        河,扩地千里,封为商君。足令人羡!
韩  非:却饱受秦国宗室嫉恨,车裂身亡。
李  斯:今非昔比。秦国历经变法,宗室被削弱,已不能横揽政事。
韩  非:百足虫,死不僵。今日逐客,不正是宗室聚众逞强?
李  斯:韩公子。
        (唱)领深情多谢你手足同窗,
              只叹惜你不是韩国君王。
韩  非:(唱)君可知江河决堤土来挡,
              共辅政韩国中兴弱能强。
李  斯:(唱)可惜你卓世奇才难自量。
韩  非:(唱)不理解为何你是恋秦狂?
李  斯:(唱)恋秦狂只为西秦国势壮。
尉  缭:(唱)跨海内制诸侯气运盛昌。
李  斯:      恋秦狂愿乘飙风腾万丈,
        (唱)
尉  缭:      平六国统一华夏豪气扬。
       [韩非怒火满腔。
韩  非:(唱)屈原已沉汨罗江,
              楚地从此无栋梁。
              眼前有这名利客,
              错把敌国当故乡。
李  斯:(悲笑)李斯深深感佩屈原大夫。(吟唱楚歌)“诚既勇兮又以
        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尉  缭:韩公子,你与屈原大夫都有颗爱国赤心。楚无屈原,已折栋梁。
        汨罗江水浪滔天,洗涮不掉楚王满面酒色,惊拍不醒那群贵族纵
        情犬马、泱泱醉死的梦魂。
李  斯:这样的朽木之国,亡不足惜!
韩  非:你、你 、你,就不期望楚国强盛?
李  斯:公子,此话可向楚王宫廷去问。你胸怀治国之术,遇事却像愚
        夫。
韩  非:你我情同手足,不要讥讽。
李  斯:你我同出师门,我李斯深知,学识、才智皆不如你。可惜,你之
        所爱,生于贵胄之心,爱得是小国寡君。我李斯之爱,非楚、非
        魏、非赵、非秦。我,一介布衣出世,不会像狗护残羹一样,去
        回楚国维护我的贱命。我之所爱,倾之于天下。普天之下,只有
        一君,君臣之下,是万众黎民。
韩  非:韩国有韩非,就容不得秦国兼并。此行前,我已向大王上书十万
        余言,力主变法,强国抗秦。难道我韩国就不能一统六国,兼并
        天下。(指)我韩国臣民,不能被掳做刑徒,来为这个少壮秦大
        王,修筑百年坟茔。
李  斯:李斯钦佩。可惜,公子是一厢情愿。你向关东看。(指)
韩  非:那是六国之地,山河万里,气象万千。
李  斯:可惜,治理如此沃野的六国之君,声声曰变法,却自欺欺人,终
        日歌舞靡靡,爵中美酒如川,庸碌无能,政事昏昏。公子披肝沥
        胆,却求不得韩王信任。你再往西看!
韩  非:难道秦宫无有歌舞宴饮?
李  斯:(苦笑)你对秦王知之太少!他,鸡鸣临政,百事亲问,夜览简
        策数百斤。此刻,你以为他在酣睡?或是歌舞宴饮?不,韩非韩
        公子,你向西看......
           [切光。
       [舞台空间蓦地响起急骤的车行、马蹄声。音乐起。一束光投向舞
        台一侧,赵高驾御马车、秦王政挺立车上、桓倚率卫队疾行上。
赵  高:烈驹狂奔,大王坐稳。
秦王政:加鞭!加鞭!驾车速行。 
      (唱)疾风烈马蹄声震秦川夜,
            温凉(温凉二字应是车旁)车飞速载朕似电挟。
            李斯他一策书简惊宫阙,
            追客卿回咸阳力挽浩劫。(展简册)
        赵高,可知寡人为何夤夜东行?
赵  高:臣不敢猜度大王之心。
秦王政:(背诵)“驱逐六国客卿,排斥英才人杰,自弃栋梁柱石,秦国
        之强大名存实亡。不论是非曲直,非秦国人一概不容,如此岂能
        跨海内制诸侯”。赵高。
赵  高:臣在。
秦王政:寡人所颂之言,情理如何?
赵  高:臣不敢妄加评断。
秦王政:不加评断,也是欺君。快快讲。
赵  高:发此论者,必是客卿。可见客卿之中,也有忠于大秦之臣。
秦王政 :(脚揣赵高)何不早出此言?!
赵  高:赵高知罪!因为臣也是客卿,不敢言之。
秦王政:罪不在你,罪在寡人。(呼喊)罪在寡人!
       [切光。追光里,秦王政陷入精神狂迷之中。赵高和众护卫隐去。
秦王政:(呼唤)李斯归来兮!客卿归来兮!
       [遥遥传来李斯的幕外音:“大王收回成命,客卿有功于秦!”
       [李斯的幻影出现。
幻  影:王者赢得人心,才能显示德政,一统四方,万民归顺,四时丰
        足,昌盛祥和。五帝、三王之所以无敌,得人心是也。
秦王政:善之又善!此寡人之心愿,怎么出自你李斯之口?
       [秦王政喜拥幻影扑空。
幻  影:大王。今日弃人才以资敌国,逐宾客以助诸侯,使天下志士退而
        不敢西向,裹足不入秦,这正是借兵与敌寇,济粮草与盗贼。
秦王政:李斯!李斯!此言好似利剑,捅在寡人心间。
幻  影:仁人志士虽然来自六国,却都愿为秦国奉献忠诚。大王逐客,是
        自毁国运根基,结怨于天下。一朝六国齐举弩箭,秦国危在旦
        夕,危在旦夕!
秦王政:啊呀!危言惊醒梦中朕。李斯,你是我大秦真干城。
       [秦王政欲拥抱李斯的幻影,幻影隐去。秦王政挥汗四顾,神情激
        越。
秦王政:(振臂呼唤)李斯归来兮!客卿归来兮!
       [灯光复明。赵高和众卫士又复现于秦王政前后。车马声急。
赵  高:大王,辕马快要累死。
秦王政:加鞭。累死了换马。
      (唱)一阵阵颤颤心惊淋冷汗,
            错逐客置我大秦危亡间。
            狂奔驰树影闪水近山远,
            理万机惟有朕度日如年。
        赵高。
赵  高:臣在。
秦王政:再拟诏令,诏告天下:我大秦敞开国门,凡六国投奔士民,皆我
        大秦臣民。
赵  高:大王圣明。
桓  倚:大王,巨奸韩非,暗地里在招揽被逐客卿。  
秦王政:贼子韩非,逼人太甚。可恶!可恨。左右听了。
众武士:庶。
秦王政:火速听朕令,飞骑拦客卿,抱怨不还者,追杀出边境。顺我者
        昌,逆我者亡。
众武士:遵命。
       [轻骑武士速下。
桓  倚:大王,韩非那厮,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秦王政:到了骊邑,将他五马分尸。加鞭速行。
       [切光,

                   第  三  场    喋  血  秦  川

       [工棚前。
       [桓柔追李灵上。
桓  柔:灵儿,休要莽撞,凭你一人之力,如何救得韩公子?
李  灵:嫂嫂,只要公子允准,灵儿自有办法,
       [韩非二卫士催马闯营,与秦兵格斗,一死一伤。李灵护住伤者。
卫  士:秦王就要到了,快救公子。
       [李灵、桓柔扶受伤的卫士奔向工棚,被秦兵拦住。
李  灵:(喊)公子,公子。
       [韩非、李斯、尉缭出工棚。秦将押客卿上,
秦  将:韩国奸细,竟敢逃到这里。
       [秦将一剑将卫士刺死。韩非扑向秦将。
韩  非:(怒)韩非与你拼了。
       [尉缭、李斯拖住韩非。
秦  将:(狂笑)大王一到,就取你的性命。诸位客卿,驿馆有请。李客
        卿,请。
李  斯:请赐皮鞭、利剑!
秦  将:(尴尬地)末将也是王命在身,赔罪!赔罪!
        [秦将与客卿下。秦兵抬卫士尸体下。
韩  非:(恸呼)为国捐躯,猛士壮哉!
桓  柔:相公,大王已奔骊邑而来,韩公子性命危在旦夕!如何是好?
李  斯:韩公子,你就不该来此。这可如何是好?
韩  非:(坦然地)韩非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尉  缭:公子何必轻生!头颅不落地,男儿志不穷。
韩  非:几天来与先生朝夕相处,韩非受教非浅。韩非厄运当头,只恨一
        腔热血,早早祭洒国门。先生,韩非死不足惜,却有一事悬
        心......
尉  缭:如若不弃,尉缭愿意分忧。
韩  非:修渠一事,韩非为韩国赢得十年喘息,足以自慰。此渠一废,倒 
        是有负秦国百姓。望你与李斯兄共谏秦王。泾洛渠眼看就要水到
        渠成,此渠虽救韩国一时,却会有益于秦国千百年。令秦王审度
        其利害,免水工郑国一死。李斯兄,拜托了。
李   斯:李斯当全力为之。
韩   非:(叹)秦大王,小赢正,收回逐客令,也算你精明。可悲可叹,
         韩国不出如此之君!秦王政,韩非死不足惜,只是死于你手,死
         不甘心!
李   灵:(跪泣)灵儿就去调兵谴将。
韩   非:灵儿,不可。
李   灵:(站起)公子待灵儿恩同父兄,公子有难,我豁出性命也要救出
         公子。(急下)
韩   非:灵儿!灵儿!你要毁了我的大计不成?
李   斯:此处有韩国兵马?
尉   缭:韩公子,该讲实话了。莫让灵儿惹了祸乱!
韩   非:也罢!(痛惜)秦大王修陵寝,建造兵马俑坑。
       (唱)兵马俑列成阵雄姿威严,
             持弓弩执剑戈气势壮观。
             秦王政迷心窍作俑造茧,
             困缚了虎狼兵自喜沾沾。
             那兵俑雄赳赳个个似活现,
             五花马披彩绘炉火烧数天。 
             如此一年又一年,
             耗费财物堆如山。
             为此事韩非把巧匠派遣,
             助秦王自坑葬秦军万千。
             灵儿此去也难救我,
             眼看奇谋要毁一旦。
尉  缭:不战而屈人兵,公子智谋不凡!(沉吟)搭救公子,尉缭不作壁
        上观。那工匠可斗得过秦兵?
韩  非:入秦前,皆是我百里挑一的勇猛武士,
尉  缭:奇兵可用。也只有鱼死网破。
韩  非:灵儿已去,如何是好?
尉  缭:有了。工匠们听了灵儿调遣,定会舍生忘死。此乃秦国腹地,硬
        拼只有死路一条。若要公子脱险,只有李夫人挺身上前。
韩  非:岂能为了韩非,连累李斯兄夫妇!
李  斯:灵儿此去,已招惹大祸了!
桓  柔:先生快设计谋。
尉  缭:以身做人质。
李  斯:做人质?
尉  缭:李夫人是大将军之女,秦兵投鼠忌器,定然不敢全力追杀。夫人
        可愿依计而行?
韩  非:不能让夫人以身涉险。
桓  柔:(毅然地)公子对我夫妇有义,舍身来秦国相迎,我夫妇岂能无
        情?
      (唱)韩公子坦荡至诚,
            桓柔女感佩英名。
            当年你为修渠暗下弱秦令,
            却不忘造福祉悠然扶农耕。
            对敌国施奇谋不祸害百姓,
            真君子有仁心不该去受刑。
            我虽是一秦女油然生敬,
            救公子安然脱险挺身行。
        公子,去见工匠可有信物?
韩  非:(摘下玉虎佩)见了灵儿和工匠亮出这玉虎佩,工匠头领就会听
        命于你。
桓  柔:公子,静观其变。(对尉缭)先生。
       [尉缭对桓柔耳语。桓柔急下。
尉  缭:李斯,为何不言不语?
李  斯:(冷笑)我妻子和妹妹以身涉险,祸事将临,我有何言语?但愿
        你不是自作聪明。在这大秦腹地,还能插翅飞出去不成?(急怒
        梭巡)
       [韩非、尉缭远望。
       [幕外传来喧哗嘈杂声。
       [秦将率兵返上。
秦  将:带韩非。
       [二秦兵上前架起韩非。一秦兵跑上。
秦  兵:禀报将军,工匠造反,夺了马匹,绑架李客卿的夫人和妹妹,要
        胁用韩非交换。
秦  将:呀呀呸!(拔剑)还不给我去杀!
尉  缭:将军,卤莽不得。李夫人可是大将军的千金,死伤了她,大将军
        岂能容你!
秦  将:这......气死我了。
尉  缭:(上前)将军,先放了韩非。在这大秦腹地,还怕他插翅飞了不
        成?
秦  将:插翅也难飞?说得好。(指韩非)带上他,走。
       [秦将率秦兵押韩非下。
尉  缭:(笑)一群饭桶。
李  斯:(冷笑)韩非也难脱身。
尉  缭:我已暗设金蝉脱壳计,前面有人马接应。韩非在岔路口隐身,待
        追兵一过,走小路入商洛山,定能脱身。
李  斯:好一个富有心计的尉缭先生。
尉  缭:(大笑)不然怎敢自荐秦庭。
       [一甲士驱马急上。
甲  士:大王驾到!
       [李斯、尉缭跪迎。切光。

                      第 四 场     问 计 谴 使

       [翌日黄昏。大树下。在秦国民歌声中,灯光渐亮。武士环立。
        民女放歌起舞。秦王政一身简装在大宴客卿。
       [民歌:“有车辚辚,有马白骏;大王乘之,巡幸臣民。
                山上漆树,山下栗林;上有明君,下有贤臣;
                弹琴鼓瑟,和睦相亲。山坡植桑,山脚栽杨,
                君臣一心,大秦恒昌。”
        [秦王政举杯来到歌舞者中间,愉悦起舞。
秦王政:(巡视)今夕,为何不在宫殿里歌舞?为何不在高堂明室里宴
        饮?为何寡人穿着简朴的衣衫?只因为,寡人下过逐客令,致使
        众位客卿落难在此。寡人也亲身感受颠沛流离之苦,以此责己!
        众位客卿,像夜空璀璨的群星,又列布在寡人的宫廷!寡人甚感
        欣慰!值此良辰,诸位须开怀畅饮。(大笑归座)
       [歌舞欢腾。大将军桓倚、秦将怒匆匆地押着被捆绑的桓柔和李灵
        上,跪见秦王。
桓  倚:罪臣桓倚叩见大王。
秦王政:莫非韩非逃遁?齮
桓  倚:臣率兵追出百余里,杀了几个工匠,未见韩非踪影。
秦王政:(摔杯站起)气煞吾也!(稍停)下面为何绑着两个女子?
桓  倚:其一是罪臣之女、李客卿之妻,另一女子是李客卿之妹。臣擒拿
        工匠,刑讯得知,她二人甘做人质,纵放韩非。罪臣请大王发
        令,斩了二女,以为通敌者诫。
秦王政:李斯。你岳丈欲让寡人斩你妻、妹,你当作何感慨?
李  斯:臣妻当诛;臣妹乃韩非心腹,煽动工匠滋事,其罪当诛;臣与韩
        非有同窗之谊,坐视妻子、妹妹助他逃走,知情放纵,亦应当
        诛!(指尉缭)韩非逃走,他是出谋划策之人,亦当诛之。(跪
        伏)请大 王斩李斯之首,以儆效尤。
秦王政:(怒视尉缭)若都诛之,寡人星夜奔驰,来迎客卿,岂不是自讨
        无趣?
尉  缭:(坦然上前)大王,尉缭策划韩非逃走,只因韩非有三不可诛。
秦王政:三不可诛?
尉  缭:修渠之事,虽弱秦十年,一旦渠成,当强秦百年千年。虽然有
        罪,但功过相抵,此一不可诛也。
秦王政:泾洛渠还有修之必要?
尉  缭:太有了!大王,百姓们都称它郑国渠。
        (唱)郑国渠若修成降解盐碱,
              八百里秦川地肥沃无边。
              兴农事再不惧旱魃凶焰,
              粮满仓国力强造福无边。
              韩非他曾留言渠不再建,
              对秦国众百姓遗羞愧惭。
              请大王耐心三思细盘算,
              此情理可否是功在过前?
秦王政:功大于过。
尉  缭:水工郑国死罪要免,可令他将涸渠修备完善。
秦王政:即刻传令,郑国免罪,主持修渠。
赵  高:遵命。
秦王政:尉缭先生,那韩非的二不可诛?
尉  缭:大王可问李斯。
秦王政:李斯,起来讲。
李  斯:遵命。(站起)那二不可诛么......
尉  缭:韩非才学冠世,你最清楚。
秦王政:寡人愿闻。
李  斯:(躬身)大王。臣与韩非,同师荀卿。他天资聪颖,提倡律法,
        当今法学,无人能居其上。著论法、术、势,立国是根本。大秦
        一统天下,必用韩非的学说。李斯愧不如也。
秦王政:愿闻韩非之法。
李  斯:治国施政,恪守律法,不因国君品质好坏、意愿如何,而受到干
        扰。不因有功者无官职,不予厚赏. 国家将律法编著成图籍,设
        之于官府,布告于百姓。有功厚赏,有罪必惩。行之天下,国威
        永存。
秦王政:术是甚么?
李  斯:君王择臣才能而授官,课察是否称职有实绩而予以奖惩,使众臣
        尽忠职守,是为术也。
秦王政:那势又是甚么?
李  斯:君王立法治国,一旦律法废弛,即使贤明也不能治枉法之臣。
秦王政:大秦可是依法治国?
李  斯:商鞅以来,历经变法。
秦王政:寡人可有术?
李  斯:收回逐客令,知人善任,即为术也。
秦王政:寡人可有势?
李  斯:大王威令如山。尚须......
秦王政:为何欲言又止?
尉  缭:臣代他言之。大王威令不可逾越大秦律法。大秦律法要行之天
        下,须有良臣严格执守。君王之威越过律法,臣子要诤言轨谏。
        臣子执法不依准绳,大王察之,当以威令惩处。律法对君臣,势
        若唇齿。
秦王政:寡人明白了。
尉  缭:大王欲统一六国,就须以六国臣民为臣民,与大秦臣民一体视
        之。六国一统,韩非乃治国良臣。大王统领天下在即,不能先诛
        良臣。此即韩非三不可诛。有此三不可诛,我与李斯及其妻妹,
        就未触犯大秦律法。
秦王政:至理胜于雄辩。先生,你可是良臣?
尉  缭:臣也是良臣。
秦王政:何以见得?
尉  缭:臣有奇谋,可为大王平定六国,一统天下。
秦王政:难道寡人的虎贲雄师,不能一统兼并?
尉  缭:战有死战、勇战、智战。求不败者,死战;求战胜者,勇战;欲
        得天下者,非智战不可得。
秦王政:何谓智战?
尉  缭:两军对垒,血流成河,胜之不武。久战难下,疲师劳民。孙子
        曰:“不战而屈人兵者,善之善者”。
秦王政:(冷笑)《孙子兵法》寡人倒背如流。
尉  缭:水无常形,兵无常势。奇谋就在这无常之间。
秦王政:奇谋讲与寡人。
尉  缭:(向秦将伸手)将军,玉璧该归还我了。
秦  将:(一怔)甚么玉璧?
尉  缭:(笑)前日许你富贵之事,莫非忘了?
       [秦将从胸甲中掏出玉璧,尉缭夺过,捧向秦王政。
秦王政:一块玉璧?
尉  缭:此玉璧为李斯换取了性命,为大王迎还客卿,打开了一统天下的
        大门!
秦王政:此话怎讲?
尉  缭:这位将军纳受了玉璧,就剑下饶了李斯性命。大王因此得见李斯
        的《谏逐客书》,收回了逐客令,也就收聚了天下志士之心。天
        下人才归向大秦,一统天下,不就敞开了大门?
秦王政:先生之言,知微见著。莫非奇谋就藏在这玉璧之中?
尉  缭:请大王且避开耳目。(携手避开众人)愿大王不要吝惜财物,广
        为贿赂六国权臣,离间其君臣,乱其国政。不用耗费黄金二百万
        两,则六国即可兼并。
秦王政:若是不肯纳贿?
尉  缭:派遣武士,利剑刺杀。而后......
秦王政:而后如何?
尉  缭:待其国君臣离心,派遣良将统军,一鼓荡平。亡六国者非我大
        秦,乃是六国君臣。
秦王政:(惊呼)奇谋呀!奇谋。(喜挚尉缭手)
        (唱)闻奇谋让寡人欣喜万分,
              细打量相见恨晚得良臣。
              逐客令急收回人才为本,
              灭六国且看朕倒转乾坤。
秦王政:来人。
众武士:有。
秦王政:(指秦将)大秦不容纳贿之人,绑下去斩了。
秦  将:(惊跪)末将知罪,大王饶命。
       [武士架秦将欲下。
秦  将:魏国贼,为何许我富贵,又陷害于我?
尉  缭:且慢。大王,(上前窃声)此人凶猛,可遣派他潜入六国,刺杀
        不受贿赂的权臣。
秦王政:放了。尉缭、李斯听命。
魏  缭: 
       (跪伏)臣在。
李  斯:
秦王政:尉缭拜为国尉,李斯拜为廷尉。灭六国大计,尉缭主持,李斯实
        施。赦李斯妻、妹无罪。
魏  缭:
        臣遵命!
李  斯:
        [秦王政亲手扶起桓倚。
李  斯:大王,臣肝脑涂地,再所不辞。
        (唱)天风浩荡散乌云,
              物华又抖精气神。
              只待彤弓射九日,
              收拾山河报君恩。
魏  缭:(唱)似桀纣,似尧舜,
              似虎豹,似龙形。
              一代雄主威凛凛,
              从容谈笑城府深。
秦王政:(唱)恨难得六国精英尽归顺,
              休挡朕君临天下称至尊。
              用人用心须谨慎,
              再探客卿情可真。
        尉缭、李斯。贿赂六国权臣,韩非可在其列。
李  斯:韩非非纳贿之人。
秦王政:那就利剑刺之?
魏  缭:大王欲纳六国之才,韩非乃首选之人。
李  斯:平六国,韩非不会附庸。
魏  缭:六国平,韩非是治国良臣。
秦王政:不必再争,寡人主意已定。李斯。
李  斯:臣在。
秦王政:寡人命你出使韩国,去邀那韩非赴秦。
李  斯:臣遵命。
       [切光。幕外马蹄声急。
       [暗转。灯光渐亮。一月后,韩国韩非府邸。李斯、韩非相向而
        踞。桓柔、李灵执长柄酒勺斟酒,捧杯与李斯、韩非。
韩  非:请。
李  斯:请。
       [两人饮毕放杯,正襟危坐。
李  斯:李斯言之再三,前日公子邀我赴韩,今日我邀公子赴秦,一报还
        之一报,方显同窗之情义。
韩  非:今**是秦国使臣,来做说客,莫谈情义。我不做秦国客卿,秦
        王其奈我何?
李  斯:秦国大军逼临韩国边境。如若拒绝,即放马将韩国荡平。
韩  非:(怒掣剑)欺人太甚!
李  斯:(掣剑)秦强韩弱,弱必被欺。
韩  非:(拔剑跃起)你为强秦,我为弱韩。韩国虽弱,可韩非不弱,韩
        非不可欺。
李  斯:(拔剑跃起)各为其主,韩非休猖狂。
       [桓柔、李灵跃起,各拖住一人。
桓  柔:夫君,你面对的是韩公子,非韩国也。
李  灵:韩公子,那是我哥哥,非秦国也。
韩  非:他是秦使臣,就是秦国。
李  斯:使臣不辱王命,难道我怕死么?看剑。
       [李斯、韩非对剑过招。桓柔、李灵执酒勺挺身挡剑。
桓  柔:(唱)同窗友挥舞敌国剑。
李  灵:(唱)谈笑间腾起怒火燃。
       [李斯、韩非持剑怒视走圆场。桓柔、李灵身随剑走。两剑刺,两
        身挡,剑尖都迟疑缩回。
李  斯:(唱)心发狠无情剑手中发颤。
韩  非:(唱)恨填膺化锋芒唇齿皆寒。
       [四人对剑、劝阻如蜂走蝶飞。桓柔拉韩非。李灵拉李斯,双双又
        回到矮案后坐下。李斯端杯狂饮后,看到桓柔斟酒在向韩非殷殷
        劝慰,一阵妒火升起,执剑欲起,被李灵按住。
桓  柔:(唱)劝公子息怒火重整酒宴,
              自家人动干戈遗笑人间。
              我这里手捧起美酒一盏,
              君可知和气能平烽火烟。
              饮一杯英雄荡气慰肝胆,
              须思量泱泱国事重如山。(执长柄酒勺斟)
              饮两杯壮士情义冲霄汉,
              报国志都化做秋菊春兰。(再喝再斟)
              饮三杯浇心血休恨休怨,
              弃刀剑意洽洽融融叙谈。(斟满端杯)
              你二人同师门苦乐曾共患,
              为知交为秦韩握手再言欢。
       [桓柔拉韩非与李斯重归于好,不知李斯已妒火冲天。
李  斯:贱人,你与他拉拉扯扯,窃窃私语,丢尽我的脸面。
       [把酒泼洒桓柔。桓柔震惊。韩非怒发冲冠,又拔剑出鞘。
桓  柔:(唱)骤然间夫君变了脸,
              泼酒来辱骂我一番。
              本意诚好心将公子说劝,
              不料想李斯他如此这般。
        夫君,我本意劝你们言归于好,不料你如此无礼!我回秦国去了
        (急下)
李  灵:嫂嫂!(追下)
       [韩非放声冷笑。姚贾上。
李  斯:这也可笑么?
韩  非:我笑你好无聊?一个好女人,竟被你赶走了。
姚  贾 :(低声)廷尉大人,姚贾贿赂成功。赵国名将李牧,已被削夺兵
        权,回家抱孩子去了。
李  斯:军情如何?
姚  贾:(斜觑韩非)大将军桓倚攻破赵国平阳,斩了统军赵将,今已杀
        奔韩国而来。韩王惧怕,已令韩非出使秦国。(上前)韩公子,
        你我将一殿为臣了。
韩  非:(冷笑)姚贾,秦王如何封赏于你?
姚  贾:(得意地)食邑千户,拜为上卿。
韩  非:(冷笑)你这大梁门监的竖子,在大梁偷盗,逃到赵国又被驱
        逐。秦大王竟用你这等为盗不肖的小人商议社稷大事,足令天下
        人耻笑!韩非不屑与共。
李  斯:恐怕不由你了。
       [韩国宫监上。
宫  监:公子非听诏。大王有令,命你出使秦国。大王愿纳地效忠,列为
        秦国藩臣,以求秦国大王撤军。做不做客卿,由你自便了.
           [韩非震惊,愤举双臂挥剑向天,却又欲呼无言,手中剑颓然坠
        地。
               
                   第 五 场     风 吹 草 动
             
       [数月后,咸阳寝宫,风雨夜。秦王政秉烛览简,拍案起身,拔剑
        起舞。赵高上,跪伏。
赵  高:大王,风寒雨冷,夜已深沉。可要夫人伴寝?
       [秦王政将剑挥至赵高颈项。
秦王政:赵高,你可怕死?
赵  高: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秦王政:寡人有一事问你,你要守口如瓶。
赵  高:大王可将臣视若死人。
秦王政:(撤剑)李斯、韩非,哪个堪任丞相?(走开)
赵  高:(跪随)两人均可胜任。
秦王政:哪个可以信任?
赵  高:两人均可信任,但两人均不可用任。
秦王政:此话怎讲?
       [秦王政猛一转身,赵高后滚翻跪伏。
赵  高:李斯乃大将军门婿,大将军身家系我大秦豪族,又手握兵权,李
        斯若任丞相,文武得势,势必欺君。
秦王政:势必欺君?
      (唱)深宫夜听风雨声,
            苦熬君王孤独心。
            骏马利剑黄金印,
            难求少壮自在身。
            不临东海常自恨,
            不登泰岳枉为人。
            此情如焚难卧枕,
            欲揽日月驾风云,
            纵横天下任驰骋。
        赵高,朕命你为中车府令,为朕掌理车驾,兼理符玺令事。
赵  高:臣遵命。
秦王政:(走开)韩非为何不可用任?
赵  高:(矮子步随)韩非虽是治世能臣,却孤傲清高,愚忠于韩国,与
        大秦并不一心。欲用韩非,除非六国归秦。
       [秦王政叹惜,拄剑而立。
秦王政:难道我大秦自吕不韦之后,再无丞相人选?
赵  高:大王可用文去武。
秦王政:用文去武?(猛惊,挥剑向天)
       [赵高吓得仰身滚翻,见秦王招手,狗爬似地来到秦王政身边。
赵  高:大将军桓倚,已经老迈,大王该换将了……
       [赵高窃窃耳语,秦王政专注倾听。灯光渐暗。
       [ 暗转。
       [灯光渐亮。数月后,李斯府邸。桓柔踞坐轩厅外廊檐下缝制衣
        衫,停针咬线。李灵悄悄上。笑着蒙住桓柔双眼。
桓  柔:(笑)灵儿,是灵儿。
李  灵:(笑)那么多丫环、仆女,怎知是我?
桓  柔:(笑)不是你,她们谁敢?出去游了几日,玩兴可好?
李  灵:灵儿好开心!
        (唱)春风轻送马蹄疾,
              爽快游遍郑国渠。
              日出飞霞红映碧,
              水卷漩儿跃金鲤。
              花如织锦梭草绿,
              青松翠柏虬枝奇。
              骏骑追逐狼獐惧,
              鹰飞蓝天翠鸟啼。
              公子张弓有神技,
              先生挥剑俯身低。
桓  柔:(站起)韩公子箭射何物?
李  灵:公子箭射水鸭、狡兔。
桓  柔:尉缭先生挥剑又是为何?
李  灵:先生剑斩那狗獾、野狐。
        (唱)夜围篝火笑声喜,
              一声高歌星月移。
              可惜嫂嫂你未去,
              此等欢乐人间稀。
桓  柔:(羡叹)真乃神仙伴侣也!
李  灵:嫂嫂,这件春衫可是灵儿托你为公子做的?
桓  柔:(瞅衣)韩公子的那件在这里。(举衣)这件么,(笑得诡秘)
        是为……
李  灵:是为哥哥做的?
桓  柔:小小年纪没记性,这可是你托我为那秦狗做的。
李  灵:(呆怔)秦狗?
桓  柔:尉缭先生,国尉大人。
李  灵:嫂嫂,你为何骂他?
桓  柔:(笑)兴你过去一声声地骂,就不许嫂嫂骂上一声。
李  灵:(娇嗔)不兴骂了么!(接衣喜)这衣衫做得真好,多好的针
        脚!
桓  柔:要不要嫂嫂为你做媒,嫁给那秦狗做婆姨?
李  灵:(佯恼)嫂嫂,灵儿生气了。(以衣遮面)
       [姑嫂两人隔衣寻视,侧身对眼。
李  灵:(羞)好嫂子,灵儿要羞死了。(佯做试衣,在身上比来比去)
桓  柔:没羞,大姑娘为情郎试衣。
李  灵:(娇蛮地)试就试。(穿衣起舞)
        (唱)试春衫情似风旋春飞燕,
              袍袖里阳刚之气裹红颜。
       [桓柔披衣起舞。
桓  柔:(唱)披春衫忆往昔柔肠热恋,
              狂颠颠方知青春在少年?
李  灵:(唱)女儿心痴若春蚕自作茧。       
桓  柔:(唱)快效那彩蝶姿意舞翩跹。
李  灵:      春蚕吐丝丝不断,
        (唱)
桓  柔:      丝丝都把芳心牵。
       [李斯、姚贾上。
李  斯:(怒)成何体统!
       [桓柔、李灵含臊解衣下。
李  斯:上卿,请。
姚  贾:廷尉大人,请。
       [李斯与姚贾入轩厅,相向而踞。
姚  贾:姚贾听闻,伐赵出征前,大王问大将军,何人堪任丞相,大将军
        内举不避亲,已举荐了廷尉大人。
李  斯:(惊)坏事了。老糊涂如此不明事理!
姚  贾:大人为何不喜反恼?
李  斯:大王近来,日夜览阅韩非的著论新篇,倍加赞赏。
姚  贾:韩非一向好言大事,这与选相有何相关?
李  斯:《孤愤》说:君王之患,患在大臣权势太重。大臣太贵,人主所
        以身危亡国也。
姚  贾:(急)啊呀!大将军举荐于你,岂不就文权武势集于翁婿一身,
        惹了大王的忌讳!难怪大王听了,没有言语。
李  斯:哼!(坐踞不安)
姚  贾:大人莫要心焦,外面风传,大将军伐赵归来,就要解甲赋闲了。
李  斯:(叹)流言怎可信之。
姚  贾:无风不起浪!赵高任中车府令,今日我去道贺,他给了两个韩非
        呈大王的奏简,让我与廷尉传阅。(递简)
李  斯:(接念)“将相权势太重,须防营私欺主,人君当疏斥远之”。
        (大叫)韩非离间大王与我,诚为可恨!(摔简册)
       [桓柔捧茶器上,闻声一惊,止步倾听。
姚  贾:韩非欺人太甚!见大王对你我赐邑封官,倍加亲信,就妒而忌
        之。此仇不报,誓不为人。大人拜相的绊脚石,实乃韩非是也!
       [桓柔震惊,侧耳又听。
李  斯:韩非之才,足可拜相,不可不防 。(阅另一简册,渐渐兴奋)韩
        非自寻死路!(抛简册)
姚  贾:(接简册阅)他说谏大王存韩抑赵,称霸六国。
李  斯:如今天下,六国合纵也难敌我大秦,大王何必称霸。称霸,就要
        让六国存在,无疑是养虎遗患。韩非才华如日月行天,但他的弱
        点,就是愚忠于韩国。存韩,存韩,韩国与韩非都将不存焉!
姚  贾:(兴奋地)激怒大王,韩非就死定了!
       [桓柔越听越怒。李斯和姚贾聚首窃议。
桓  柔:(唱)一阵阵暗室阴风裹裙衩,
              李斯他道貌岸然心似豺。
              韩公子眼看要被小人害,
              桓柔我丹田升起怒火来。
              难道说权势能将人变坏?
              弱书生得志人性化鬼胎。
              禁不住脚步向这轩厅迈,(进轩厅)
              豁出去夫妻反目闹翻宅。  
姚  贾:(谄笑)嫂夫人送茶来了。
桓  柔:(怒目)茶?你也配我敬茶?
李  斯:夫人,待客岂能无礼?
桓  柔:哼!(冷笑)李斯,你也懂礼?
        (唱)你与这苟且之人同作怪,
              你不惜戕害同窗使歪才。     
              你把那情义二字脚下踩 , 
              你像那偷油老鼠爬灯台。
              韩非他胸襟坦荡慷而慨,
              情与理敢向大王畅开怀。
              诚君子只因韩国有血脉,
              应怜悯爱心拳拳在徘徊。
              可悲你权欲熏得心变态,
              欲将他置之死地酿祸灾。
李  斯:(恼)住口。
桓  柔:(冷笑)想当初,你来秦国破衣烂衫的可怜样儿;看如今,你得
        志猖狂的狠毒劲儿,真令人作呕。
       [桓柔摔盘欲下。  
李  斯:哪里去?
桓  柔:去见韩非,让他提防小人谋害 。
李  斯:你我夫妻数载,为何如此离心?
桓  柔:只为你迷恋权势,无义无情!
李  斯:无义无情?(冷笑)你对韩非是不是太多情了?
桓  柔:(一震)多情?我多情?我好恨!为何你不是韩非?大王逐客,
        你投国无门。他身临险境,来迎你我夫妻去韩国。如此情义,能
        不让人动情?
李  斯:他藏有私心,他是要我李斯为韩国效命。
桓  柔:一个忠心报国之人,难道不令人敬佩?
李  斯:螳臂当车,不知量力。
桓  柔:如果当今不是秦强韩弱,而是秦弱韩强,你李斯可会在我大秦为
        臣?
李  斯:这 ......
桓  柔:若是韩王逐客,你可会深入险地,去为我大秦迎纳客卿? 
李  斯:你,你强词夺理!
桓  柔:(冷笑)恐怕天大的道理,也敌不过富贵二字。
李  斯:难道我志在统一六国,安定天下百姓,不是天大的道理?
桓  柔:平六国,要治天下。为何你容不下韩非这样的人才,欲加害于
        他?
李  斯:你口口声声韩非,莫非你对他动了私情?
桓  柔:(哆嗦)你......你......韩非有骨气,有血性,有仁爱,有挚情,
        可惜......
李  斯:可惜什么?
桓  柔:可惜你李斯贪图富贵,薄情寡义,冷酷如冰。
李  斯:你你你......气煞我也。
        (唱)欲揽权势九重九,
              夫妻反目却成仇。
              恼恨她肘臂向外舞长袖,
              怒满腔妒火攻心气冲头。
              羞看我兴云布雨正苦斗,
              求不得鸾凤和鸣共筹谋。
              休再论亲友情天长地久,
              铁肝胆再不存一丝温柔。
       [秦将急上。
秦  将:(跪伏)廷尉大人,大事不好!大将军伐赵兵败,中箭身亡。
桓  柔:(震惊)啊呀!(晕)
李  斯:(扶)夫人......(命秦将)速去禀报大王。
秦  将:是。(下)
桓  柔:(恸极)爹爹......(晕厥)
李  斯:夫人......
姚  贾:恭喜廷尉大人。
李  斯:(怒)国耻大丧,何喜之有?
姚  贾:喜从悲来。大人拜相有望。韩非末日已至。(上前)何不乘夫人
        昏迷,为拜相扫清道路,斩断与桓氏家族之亲缘。将她......(作
        掐死状)
李  斯:我虽执掌大秦律法,可大秦律法岂能容我?
姚  贾:她与韩非有......
李  斯:有甚么?
姚  贾:有私情。
李  斯:韩非胸襟坦荡,岂是苟且之人?夫人为韩非责我,也是一片挚
        诚。哪里来的私情?
姚  贾: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她与韩非的私情被大人勘破,无颜见人,
        悬梁自尽。
李  斯:自尽?(手颤抖着伸向桓柔颈项)
      (唱)顿时间心胆寒五指颤抖,
            曾与她共分享喜乐忧愁。
姚  贾:拜相事大。大丈夫何患无妻!乘此无人之际,快快下手。
李  斯:(猛惊,收手)你?!(放声冷笑)你给我走。
姚  贾:(一怔,尴尬地笑)我走,我走。兵败事烦,我进宫见大王去
        了。( 欲走又转身)大人,无毒不丈夫。(急下)          
李  斯:此人心如蛇蝎,不可久谋与共 。(摇晃,呼唤)夫人,夫人......
             
                              第 六 场     冷 宫 残 月
                  
       [一月后。残月西斜。云阳甘泉宫里,韩非独踞于书案后挥笔书
        简,闻声声雁叫抬起头来。
韩  非:(唱)雁阵北飞春夜暖,
              幽禁废宫身心寒。
              囚徒难忘乡关远,
              潸然泪下思故园。(弃笔起身)
              天下事六国兼并势难免,
              难道我不识时务要存韩?
              秦大王勤政惜才重法典,
              韩王却亲近佞臣弃忠贤。
              放眼看统一九州设郡县,
              能平息百年烽火万民安。
              韩非我虽然明智口难辩,
              苦笑这进也难来退也难。
              枉悲叹精研律法无利剑。
              不得志也为后世著遗篇。(捧起简册)
              可恨那小人姚贾腥唾溅,
              李斯他同窗相残为哪般?
       [韩非心情沉重地在书案后坐下,手按着额头,陷入回忆。灯光渐
        暗。一束光投向韩非;一束光照出姚贾。
姚  贾:韩非讥讽大王与盗贼商议社稷大事,诽谤大王与小人为伍。大王
        明鉴!
       [一束光照出李斯。
李  斯:大王,韩非心在韩国,不在大秦,若放他回去,遣患无穷。莫若
        以法诛之。
姚  贾:(喊叫)诛之。
       [姚贾、李斯围着韩非喊“诛之”。隐去。
       [秦王政的幕外音:“韩非,寡人本意用你为卿,无奈你执意存
        韩。寡人再难容你,打入甘泉废宫”。
韩  非:(愤怒地站起)韩非无罪!我是韩国使臣,放我回韩国去。
       [灯光亮。姚贾执药瓶,幽灵般上。
姚  贾:韩公子,大贵人。诚然我是小人。可是,你的死期到了。大王命
        我来此,令你仰药自尽。(举瓶)痛快地喝了吧!
       [韩非怒发冲冠,步步逼退姚贾。切光。
       [一束光里,尉缭执简册快步逼李斯上。
尉  缭:姚贾哪里去了?
李  斯:云阳甘泉宫。
尉  缭:韩非囚在那里,姚贾去为何事?
李  斯:成全韩非。
尉  缭:你,要下毒手?
李  斯:我与韩非有同窗之谊,如何下得毒手?劝他自尽,乃是成全他的
        名节。
尉  缭:韩非不死,难道就无名节?
李  斯:做大秦客卿,可是韩非心愿?
尉  缭:非也。
李  斯:韩非欲回韩国,大王可会放还?
尉  缭:不会。
李  斯:如此两难,韩非如何处之?
尉  缭:难道就非死不可?
李  斯:效法屈原,名节会千古颂传。
尉  缭:我去赵国其间,你与姚贾就做了这些好事?
       [幕外音:“大王驾到”。
       [尉缭、李斯恭迎。秦王政上。
尉  缭:大王,臣回来了。
秦王政:尉缭,赵国为何又启用李牧为将?
尉  缭:姚贾可恶。行贿赵王宠臣郭开的巨金,被他侵吞了一半。
秦王政:贼子可恨!
尉  缭:郭开得知,心存恨怨。赵王启用李牧,为此未加阻拦。
秦王政:(大叫)贪婪之徒,让寡人损兵折将。速拿姚贾问斩。
尉  缭:姚贾已去云阳,要毒杀韩非!
秦王政:寡人未曾下令,贼子如此大胆!
李  斯:大王,他是受臣所谴。韩非乃是韩国的李牧,智勇双全,留他是
        大秦后患。
秦王政:为何不禀明寡人?
李  斯:大王若知,有害贤之嫌。臣为大王受过,并不是强迫,而是劝他
        自行了断。
尉  缭:大王,兼并六国,只待时日。大秦无执法良臣,如何长治久安?
李  斯:尉缭,难道你我不是执法良臣?
尉  缭:(展简)请听韩非《心度》篇:(念)“明君执政靠律法,乱君
        执政用意志”。李斯,你猜度君王之心行事,还敢妄称良臣?
秦王政:尉缭,寡人若杀了韩非,难道就是乱君?
尉  缭:韩非是韩国使臣,并未触犯大秦律法。大王不能以意志代律法,
        只能以律法做意志。否则,臣民就会测度大王之心而行事,天下
        将乱而不治。韩非深得律法之精髓,请大王从长计议,为六国兼
        并后,民心归向律法,励精图治,保全韩非这个执法良臣。
秦王政:容寡人三思。
尉  缭:姚贾已去云阳,若是假借大王之命,韩非必亡也!
秦王政:(一震)尉缭,持寡人符令,速去甘泉宫,赦免韩非,拿下姚
        贾。 
尉  缭:臣遵命。(急下)
秦王政:李斯,你可知罪?
李  斯:臣知罪。臣一心为大王,一时失度。
秦王政:(叹)你不如韩非。(长叹)人才也忌贤妒能,犹如天下不能七
        国并存。然而,寡人欲拥有天下,寡人不能忌贤妒能。李斯,你
        的《谏逐客书》,寡人可是铭记在心。
李  斯:大王,臣知错了。(跪伏)
秦王政:念你也是为寡人,姑且饶你。随寡人前往云阳,(疾呼)寡人要
        看到不死的韩非。
       [切光。一束光投向舞台中央。二秦兵架持韩非上,姚贾面目狰
        狞,揪按着韩非的发冠灌药,狞笑着与二秦兵隐去。
       [幕外车马声如急风骤雨。
       [灯光渐亮。尉缭催马急上,围着鸩毒攻心的韩非走圆场。赵高驾
        车引秦王政、李斯急上,与尉缭前后走马灯似地围着挣扎旋转的
        韩非走圆场。韩非“僵尸”倒地,“走马灯”停转“定格”。
       [电光闪闪,霹雳炸响。
       [幕外曲:一代人杰魂飘荡,    
                心曲万千墨留香。
                本是九州参天木,           
                秦王应悔折栋梁。
       [灯光渐暗。一束光射住背部中箭的姚贾。切光。

                      尾          声
            
       [一束光投向耸立的陡崖。
       [李灵内唱:“沐清风向山野寻觅芬芳”。上。
李  灵:(唱)悼公子惨遭毒害悲愤满腔。
              公子他养育恩重似兄长,
              灵儿我思念心碎恸断肠。
        (悲鸣)公子!
       [尉僚追上。
尉  缭:(呼唤)灵儿慢走。
李  灵:先生。
尉  缭:灵儿,你去向何方?
李  灵:心也茫茫,眼也茫茫。灵儿与害死公子的哥哥绝别,只能飘零四
        方。
尉  缭:飘零四方?一个孤女子?
李  灵:(动情地)尉缭哥,你见到灵儿留下的书信,已知灵儿的爱慕之
        心。
尉  缭:(苦笑)灵儿,我这个罪孽之人值得你相爱么?
李  灵:有罪孽的是我哥哥。
尉  缭:(呼喊)罪孽啊!我自做聪明,向大王献策,用重金贿赂六国权
        臣,不受贿者,就用利剑暗杀,杀的都是韩非那样的忠直之士。
        我做的什么好事?虽然兼并六国少流了血,可我大开了行贿纳贿
        之风,让后世多少大业毁于贪婪之心。我尉缭是个千古罪人!
李  灵:(悲泣)罪人?你是一个心地纯正的罪人。
尉  缭:心地纯正?
李  灵:尉缭哥。人最智者,莫过于自知之明。灵儿愿与你比肩同行。
尉  缭:灵儿!
李  灵:尉缭哥。(扑向尉缭,哭)
尉  缭:(感叹)人生在世,名利二字,如何比得有一知音!
        (唱)有知音,心相映,
              荣华如何胜真情?
李  灵:(唱)碧水青山云深处,
              笑看春秋放歌行。
       [幕外马蹄声急。两人退步倾听。
李  灵:是嫂嫂。
       [桓柔催马急上。
桓  柔:先生,你府上家人把灵儿书信送到宫里,李斯断言你与灵儿出走
        他国,大王派兵追上来了。看马。
       [ 桓柔将两匹马交与尉缭、李灵。
李  灵:嫂嫂,灵儿拜辞了。
尉  缭:灵儿,统一六国,大业在身,尉僚我走得了么?
桓  柔:你们到那边小路上计议,我从大路把追兵引走。
尉  缭:灵儿,大王疑我出走,一时难以辩白,且随我暂避!
       [三人反方向走圆场,桓柔下。尉缭、李灵上了陡崖。
       [李斯、秦将率兵上。
秦  将:在那边。追。
李  斯:又是金蝉脱壳计,那是我的夫人。这边来。
       [李斯带兵堵住了尉缭和李灵。
李  斯:尉缭,随我回咸阳去,大王一片诚意,决不怪罪。
尉  缭:(笑)尉缭来会灵儿,是劝她不要出走。
秦  将:尉缭。你悉知大秦军机,竟敢投向关东。奸细,(夺一弩弓)当
        日我险些死于你手,今天看我取你性命。(放箭)
       [李灵挺身挡住,中箭,尉缭抱住。桓柔上。
尉  缭:灵儿!
       [李斯拔剑怒刺秦将。
李  斯:大胆狗贼!大王让追回尉缭大人,你竟敢挟嫌报复。
       [秦将倒地。
桓  柔:(悲泣)灵儿!
李  灵:(惨笑)我就要见到公子了!(气绝)
尉  缭:(恸呼)灵儿!你为我死,大丈夫受此挚情,岂能独生!(抱起
        灵儿)呜呼!天下一统在即,谋权倾轧,非国家之福,非我所
        能。我随真情去也!
       [尉缭抱灵儿纵身跳崖。
桓  柔:(扑倒在陡崖上,悲呼)先生、灵儿!
李  斯:(哀泣)灵儿呀!
桓  柔:(凄然站起)李斯,你如意了吧!
       [李斯无语,默然登上了陡崖远眺。
李  斯:(挥泪)灵儿!(狂呼)我李斯做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被
        狂风吹得摇晃,抱住桓柔颤抖)大王欲得天下,不能疾贤妒能。
        人才欲得权位,多有嫉妒之心。那《谏逐客书》,真是出自我李
        斯的笔下么?
       [灯光渐暗。
       [幕外曲:高处不胜寒,
                落英万万千。
                竹书字如泪,
                青史有遗篇。 
       [剧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