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风雨江山

firetiger009 收藏 2 191
导读:[原创]风雨江山

                             风雨江山
 
   引子

     2009年3月14日,每年一度的以M国为首的多国部队演习又在西太平洋拉开了帷幕,这次演习集中了M国太平洋舰队的全部主力,远东的倭国、欧洲的Y国、甚至想从Z国独立出去的TW地区也派海军参加演习。
3月16日,一艘M国白鲨级导弹巡洋舰闯入中国东海,将一艘前去担任警戒任务的Z国R级潜艇撞沉,导致45名水兵牺牲。
全世界的目光一下集中到了Z国东海。
国际舆论一片哗然。
国内舆论第一时间作出强烈反映:多年前撞我军机,炸我大使馆,今天又撞我潜艇。全国上下到处都是声讨M国的声音,电视里则反复播映抗战影片提高人们的爱国热情。
Z国政府仍象以往一样保持着最大的克制,只是向M国发出警告不要再擅入中国领海,否则是后果自负,外交部则马不停蹄地与M国进行交涉。
2009年3月23日,一艘M国巨浪级核潜艇潜入Z国东海,被守候在此的三艘中国R级潜艇击沉,156名艇员全部阵亡。
同日M国向中国宣战,倭国向Z国宣战,Y国向Z国宣战,倭国和Y国宣战的理由是潜艇上有本国士兵。Z国同时向三国宣战,并互相驱逐大使。
Z国紧急启动战争预案,三军紧急战备,停产多年的众多军工企业又重新开动机器日夜生产,东部沿海地区人员、企业开始向中西部疏散。
二个月后,以M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在Z国富剑沿海登陆。

第一章 开赴前线
第一节

龙强从军械库领出05式新型狙击枪和全套狙击手作战装备立即赶到2营3连报到。
“龙强”!
“到!”
“王小义!”
“到!”
“李可为!”
“到!”
你们三个分在第三狙击小组,多的我就不说了,你们都是老兵了,目的就是尽可能的多消灭敌人,保存自己的力量。下命令的是三连连长肖其,肖其身高1米8多,一个十足的山东大汉。“哦,还补充一句,组长是龙强,并担任主射手,你们二个配合他。”
  “是。”三人齐声回答。
解散后,他们三个人走到一个空草地上休息,海阔天空的聊了起来。
龙强说:“我可不是当官的料啊,你们俩个跟着我可会受苦啊。”
“没事,没天生会当官的,说真的你们害怕不?”王小义接过话茬问了一句。
“不怕是假的,可没办法啊。”李可为小声回应了一句。
龙强看了看李可为,呵呵一笑说:“只怕M国鬼子比我们还怕呢。”
“哎真的,忘了问你们,你们原来在部队干什么的?”龙强问。
“我是14军34师直属侦察连的,专业是爆破,第二专业是狙击”,王小义回答道。
李可为说:“我是海军陆战队两栖侦察兵,怎么就把我发配到陆军来了,不知道怎么搞的。”
“哦,我原来是24军直属侦察营的狙击手,看来咱们三个专业还挺对口啊,现在咱们分一下工吧,王小义,你负责备用弹药的管理、联络和警戒,李可为负责观测,没问题吧”?没问题,二人一齐回答道。

“三连到礼堂西边集合,三连到礼堂西边集合,”喇叭里传来连长肖其浓重的山东普通话的声音。
三人匆忙起身收拾好装备向集合地走去。
进入队列时肖其已经站在队前了,身上背的2000式自动步枪在他身上就象玩具一样,边上的指导员林伟在交代着通讯员什么。
“全体立正”。
哗。
稍息。
“兄弟们,今后我不称你们作同志了,因为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起出生入死、保卫祖国的兄弟了,国家有难,匹夫有责,狗日的M国鬼子纠集了Y国向我国发动了战争,倭国和TW也派兵参加了,由于敌人进攻十分猛烈而且突然,我海军和东、中部的空军都遭到了重创,我们第2军3师的任务就是掩护空军的装备、人员和军事工业撤退到西部,你们都是当过兵的人,还有三分之一是特种部队退伍的,虽说战前都是预备役,但这次经过了近二个月的集训,所以我相信我们三连能够完成首长交给我们的任务,记住,尽可能的拖住敌人、消灭敌人,大家听清楚没有?”
    “听清楚了!”
“好,准备出发,各作战单位的作战任务由班、排在路上进行传达,上车”。

第二节

龙强趴在草里整整一天都没动,05式重狙已被他用浸了盐水的迷彩布包得严严实实,李可为紧张的用高倍望远镜仔细的搜索,嘴里还念念有词的小声嘀咕着:“他妈的,怎么一整天都没人影啊,按理说鬼子的侦察兵应该在这一带活动啊,真是活见鬼。”龙强用余光瞥了他一眼:“我可比你还难受啊,动也不能动,真是活受罪”。担任警戒的王小义早就爬到了一棵树上,不停的对周围进行连续观察。“2点方向”,李可为没转头向林强报告情况,龙强把枪慢慢转向目标,“在那棵树下,看见没”?李可为问。
“收到。”
透过狙击枪的高倍望远镜,龙强发现那棵树下有一点点动静,8月的江南热得象蒸笼一样,森林里没有一丝风。是敌人观察兵或狙击手,林强猜测着。龙强分析得没错,那里正隐藏着M军一名狙击手和观察兵,但龙强没想到的是这二名M军士兵也在这趴了一天,而且时间正是龙强他们赶到这里时,所以双方都没有发现对方,只是M国士兵很不适应江南的气候,二人身上奇痒无比,坚持到这个时候已经不错了,他们也没有想到,在距他们900米远的地方隐藏着中国士兵,而且担任主射手的曾是他所在的集团军的第一射手。
龙强本来可以在部队里直接提干的,只要看看他箱子里的那一堆黄灿灿的军功章就知道它们的主人有着多么辉煌的经历,龙强虽然是在和平时期服役的,但他却参加过多次边境的缉毒行动和围剿西突恐怖分子的行动,屡立战功。要不是他后来一个把团长打得骨折,现在早就是一名军官了。
此时的龙强正密切的注视着敌人的一举一动,那片草丛动了几下就没再动了,林强仔细地搜索着,终于发现了,他心里念着。原来M军的狙击枪被林强发现了,虽然他们伪装得非常好,但仍没逃过林强2.0的眼睛,李可为在边上小声说,距离900,无风,可以射击,龙强一边用瞄准镜死死地套住对方,一边用无线电通知王小义:“注意有敌情,2点方向,对该地区加强持续观察”。王小义对着微型话筒吹了口气表示收到。龙强顺着对方的枪管慢慢向上移动,瞄准镜套住了M军狙击手,食指慢慢地扣住扳机,屏住了呼吸。“开火,开火,”旁边的李可为小声说。
“砰”一声枪响,只见对面树丛下喷出一小片血雾,与此同时,旁边负责观察的M军一个侧滚躲进了边上的低地。
“命中目标,命中目标”!龙强的耳机里传来王小义的声音,虽然声音比较小,但林强还是可以明显感觉到王小义的兴奋,此时龙强与李可为迅速拿着装备撤出了狙击阵地,只留着王小义警戒。
终于安全了,龙强三人在撤离后迂回到了山的另一侧,。王小义把备用的05重狙拿在手里仔细地看着,自言自语说:“这枪打人多浪费啊,打在身上碗大一个洞,要是有直升机给我们打就好了”。
边上的李可为吃着干牛肉说:“只要命还在,啥都有打的,瞧你急的象猴一样”。
只有龙强没有作声,在边吃东西边思索着什么。“跟上面联系一下,报告今天的战况。”好,王小义拿出电台话筒向连长肖其报告了一天的情况并仔细听着肖其的部署.王小义扭过头对龙强说:"连长要我们在这一带跟敌人进行狙击战,干扰敌军的侦察活动,尽可能拖延时间,为兄弟部队撤退打掩护"。
"哦",龙强若有所思的回答道。
"他妈的,有这么打仗的吗?跟鬼子面对面打多过瘾,整天在这鬼地方猫过来躲过去真没意思".刚吃完牛肉的李可为发起了牢骚.龙强提起枪拍了拍李可为的肩膀道:"行了,走吧,就你毛病多".
三人趁着夜色悄悄地潜进了4号狙击阵地.
林强小组作战的区域叫小牛山,因远眺象一只吃草的牛而得名,这里森林茂密,常有野生动物出没.紧靠着小牛山西部的是野猪岭,也是龙强所在的第二军驻扎的地方,又是中部通往西部的必经之地.早在联军登陆时这里的居民就都转移到了西部,留下的只有些自愿人员和部队。所有的人都知道,联军攻打这里是迟早的事,所以其先头的侦察部队在这段时间经常在这一带进行活动。龙强三人分配到任务后就对小牛山进行了二天的勘察,虽说不能对这里做到了如执掌,但也是心中有数,他们三人在山中选择了八个狙击阵地,带足了一个星期的食物和弹药.
四号狙击阵地是龙强最中意的一个,这里很利于狙击作战,撤退后不用二分钟就可到达八号阵地,而且视线是八个当中最好的。龙强此时又趴在草丛里寻找着下一个倒霉鬼,
“11点方向,目标5个,M军。”李可为轻声说。
“收到。”
“小义注意,观察敌人附近是否还有警戒的?”龙强下达了作战命令。
“收到。”
“未发现敌情,可以开火,可以开火”。王小义观察后向龙强汇报。
“我要跟他们玩一次,小义准备,你射第五个,我射第一个,然后迅速撤离。”
“收到。”
“一,二,三,”“砰砰”二枪几乎同时击发,当场打飞了二名M军。
龙强三人在小牛山一带狙击作战5天,击毙了M军士兵8人,自己毫发无损。对于他们的表现,连长肖其直呼过瘾,肖其有骄傲的资本,对于手下这批预备役兵他是很放心的,要不是他找了女朋友当副师长的爸爸,天底下哪有这种美事,三分之一的特种兵啊,本来肖其是十分痛恨裙带关系的,但这次却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他心里头只是想着如何完成好任务。反正利用副
师长的关系又不是干别的什么事,想着想着肖其甚至都有点佩服自己的无私精神了。
由于东部和中部还有我军大部队在阻击敌人,所以龙强所在的2军还没有前线那么紧张。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是暂时对付渗透到这一带的联军小股侦察兵的任务,而此时龙强三人已经换防回驻地休整了,可龙强做梦也没想到,还有一个更加艰巨的任务在等着他。

第三节

看着面前参差不齐的三十多号人龙强真是哭笑不得,高的,矮的,胖的,瘦的,身上的衣服各式各样、五花八门,说起话来南腔北调,不过这些人还是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情绪很高,精神特好。这些人都是从东部、中部转移时留在这里的老百姓,其中还有四个是警察,这是龙强所知道的全部了。三师共接纳了五百多名自愿者,通过他们自己介绍情况,就把这三十多个视力好、有射击基础的人编成了一个狙击排,由龙强、王小义、李可为三人负责培训。
新兵们望着龙强,眼光里充满了仰幕之情,他们早就知道了站在面前的这个人物是谁了,但他们怎么也看不出龙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1.8米的身高,小小的但可以放光眼睛,跟普通人也没啥两样,还以为是什么超人呢。仰幕的眼神渐渐淡了。
龙强仿佛看出了他们心思,随手抽出战靴里的02式手枪,打开保险,子弹上膛,手一抬,“啪”的一枪把离他30米远的一棵树上的麻雀打了下来。龙强其实并不是想在他们面前表演,只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尽快树立自己的威信,只有这样新兵们才会更快的服从他的教导。
“我不知道我会教你们多久,但给我半年时间你们也能象我这样,我会把我的本事毫无保留地尽可能多地传给你们,希望大家听从指挥,早日上战场杀敌。”龙强说的是心里话,谁也说不准联军什么时候就打到这来了,这事儿他一想起来就别扭,对他来说宁愿去战场也不想干这费力的事。
王小义和李可为大老远推着一个平板车走了过来,还一边吆喝:“新兵快来帮忙啊,衣服来了。”新兵们象一群被赶的鸭子一样呼拉拉跑过去帮忙。便衣他们早就穿烦了,到部队报到好几天了,可算是把衣服盼来了。到部队来的都是些热血青年,他们大都是想当兵没当成的,“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就是他们的人生哲学。
龙强收好手枪心里想着怎么把这帮老百姓短时间内变成个军人,看完他们手忙脚乱地把迷彩服穿好,龙强下了当教官后的第一个命令:“以我为标准,整理好衣服。”新兵们看看龙强又看看自己,然后松的松皮带,扯的扯衣服。
王小义站在边上看得吃吃傻笑,凑到龙强耳边说:“龙强,没烟了,要不把新兵的烟收上来?”王小义在原部队时就以调皮捣蛋、搞恶作剧而著名,到了战争时期也没改自己的本性。龙强瞪了他一眼,心想这家伙怎么没个正经啊,都什么时候了,还拿出部队里老兵欺负新兵这一套。王小义自知理亏一缩脖子躲到一边去了。
“李可为,你测测新兵的身体素质。”龙强吩咐道。
李可为心里可不怎么愿意,自己可是两栖侦察兵啊,那可是军中之军啊,怎么要他在这使唤来使唤去的。心里虽不舒服但他还是走到队伍前面。
“听我口令,稍息,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向右转,跑步前进。”新兵们开始跑圈了,整整一个上午,李可为带着新兵不是跑步就是练力量,直把新兵们累得一个个趴下才罢手。
自从开战以来,由于正规部队损失严重,造成了武器多人员少的局面,就象3师一样,虽然没上前线,但上边补给却没少给,什么武器都有多的,可兵不够,在这种情况下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加强战斗力了。
不知不觉过去了半个月,前线地面部队已经慢慢向西撤退,好在Z西国幅原辽阔,战略纵深是不用愁的。只是龙强的部队越来越紧张了。
对于这批新兵,龙强看在眼里,喜在心里。30多个人文化最低的也是大专,哪象他当兵那会儿,有个高中文化就行了。通过这半个月,新兵们已进入了实弹射击阶段,对于这些兵不象兵的兵来说有这样的进步很不错了。对于整体素质龙强还是比较满意的,尤其是当过警察的龚洪江,这个警察原来在省防暴总队担任狙击手,只是没受过野战训练,经过半个月的折磨已经越来越象个兵了。
第四节

在驻地龙强目送了一批又一批战友的西撤,一眼望不到头的车队载着无数的伤员、装备消失在西边的天际。新兵们仿佛也嗅到了血腥味越来越浓的空气。工兵部队早已把山修整得象一个打不垮的堡垒,坑道、山洞在山里纵横交错。加农炮、自行火炮、火箭炮、坦克等一个个陆地怪兽早已进入了战斗状态,只等着一声令下它们就会忠诚的将炮弹砸向敌人。
龙强带领的队伍越来越壮大,这次连长分配给他了十四个人,全是狙击手,当然,另11个是他自己带队训练出来的。
潜伏在草丛中的龙强真想美美地睡上一觉,已经连续二天了,就是不见敌人出现。
龙强这次潜伏比上次更接近敌军,一起参战的还有另外二个分队,其中一个是师特战分队,负责侦察敌情,另一个是防空分队,三个分队一共60多个人,负责指挥的是师作战科副科长林新。
“吱吱吱,”龙强耳麦里传来令人心烦的不规则的尖叫声。不好,是敌人来了,用了电磁压制,各单位之间已经无法联系,我倒还好,那些新兵可怎么办,教是教过他们了,可他们毕竟第一次上战场啊。想着出发前的情景,龙强真想流点眼泪出来,不知道有多少人是最后一面啦。
果然不久,从天际远处传来飞机的声音,四架M军F/A-18战斗机轰炸机扑向三师阵地,随着轰轰几声巨响就见阵地上升起了浓浓的黑烟。三师的地空导弹也没闲着,它们摆脱了地面的束缚一个个怪叫着向敌机飞去。“咝咝咝”一阵阵炮弹摩擦空气的声音掠过龙强的上空,直奔三师阵地飞去。龙强虽然多次参加过演习和战斗,但这么大的阵势还是头一次看见,给他的感觉就是联军的火力太猛了,整个大地都在震憾。原本一座好好的山被炮弹炸得几乎没有绿色了。龙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恨自己帮不上忙,虽然他知道他的任务比守山更加艰巨、危险。
“直升机!”树上的王小义向龙强喊道,有几十架,正从东北方向飞来,远看黑鸦鸦一片,蝗虫似的向三师阵地扑过来。联军知道这里是通往西部的必经之路,所以集结了50余架作战飞机、400多架直升机,还有数不清的地面装甲部队,力图尽快拿下野猪岭。
“准备战斗”,龙强平静地下达了作战命令。
龙强他们三个分队都被安排在三师阵地的右侧前翼,是为了阻止敌军从这边包抄,另外说不定还可以侦察到敌人的集结地和炮兵阵地。
敌人的炮兵阵地离我们不远了,我们摸过去侦察一下,龙强带着王小义、龚洪江、李可为向侧后方运动又迂回到潜伏阵地的右前方。这条路是他们早就摸熟了的,新兵们戏称为“龙强小道”,这里森林茂密,人迹罕至,连野兽都很少到这里匿食。龙强他们一路狂奔,直跑得满嘴血腥味,个把小时时间几人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这里是预先就被龙强安排好的观察点,就连联军的侧翼保护部队也不会在这里活动,双方似乎都没有把这列入战场范围。
李可为架起高倍望远镜向东北方向仔细搜索,王小义和龚洪江回过头没事儿似的瞅着刚才他们来的地方。
“真有点过年的意思啊!”王小义边看边发表自己的感慨。
远处的天空此时已被各式“礼炮”充满,联军的导弹,我军的导弹四处乱飞,各自寻找着目标,时不时的空中就掉下去一架飞机。三师的防空部队和林新带领的分队都向直升机发射了导弹,由于林新带的分队采取了突然袭击,他们是等直升机飞过去后才发射导弹的,打了联军一个措手不及,所以命中率比较高,已经有五架AH65被打了下来,当然这种作战方式也把自己暴露出来,陷入了敌人的包围,他们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有十几人牺牲。联军发现这个火力点后又派出10余架直升机向林新的分队扑过来,顿时大山就变成了一片火海。
李可为找了老半天终于发现了目标,是联军的一个自行火炮阵地,大约有一个营的炮车,此时联军炮兵还不知道他们已被发现,刚刚进入阵地还在摆阵形。
“方位192,236,我们下去收拾他们去。”李可为说道。
“你找死啊,就我们四个人还没拢边就会成烈士了。”王小义觉得这个李可为有点不可思议,怎么讲出来的话不象个当过兵的人呢,四个人去摸人家炮阵,还是大白天,不死也得当俘虏。
“电台又没法联系团部,你说怎么办?反正是死,还不如死得光荣点。”
“本人自有妙计,看看这是什么。”一直没说话的龙强在一边作声了。
“我的天呐,这你也想得出啊?”三个人看着龙强手里的东西眼睛都直了,嘴巴统一变成了O形。
“小义你拿到山背去放了,座标我已经写好了。”王小义接过信鸽屁颠屁颠地走了。
李可为继续又爬上观察台搜索,龙强和龚洪江靠着一棵大树休息起来,王小义放完鸽子也和他们坐到一起。刚才一通跑可把他们几个累坏了,每个人只顾着坐着喝水,大口大口地嚼着压缩饼干。王小义看着龙强,又看了一眼他的背包,心想,这家伙还有多少秘密武器没拿出来,这种几千年前的招数都想得出,就是不知道有用没有。龙强坐在地上两脚伸直摆了个舒服的姿势,他好象看穿了王小义的心事。说:“这是我找通讯连连长要的,M军那套战术我早研究透了,就那几招,我全可以对付。”王小义嘿嘿地傻笑了几声算是回答。
这时,天空中又传来炮弹的声音。三师炮团终于开炮了,前后离王小义放鸽子只有十分钟,时间紧凑得象一部获了奖的电影,没有一丝拖沓。
他们发现的是联军的一个自行火炮营,隶属倭国自卫军第2军。此时各战车都已做完了战斗准备,只等着命令下来就开炮了,营长正拿着对讲机叽里哇啦的向上级报告情况,说着说着他感觉到了什么,话也不说了,转过头向天上看去,哇得一声,还没等他这绝望的一叫落音就被炮弹掀到半空中,头盔被炸得十几米高,又咣当一声落到地上。
“哈哈哈,”狗日的你们也有今天,李可为一阵狂笑,颇有几分张飞的味道,就差拍手鼓掌了。
倭国的自行火炮营在第一次被炮火覆盖后当场被击毁8辆战车、还有5辆已无法战斗,被炸死二十多个人。
龚洪江是第一次参加战斗,兴奋得不得了,听见李可为大呼小叫的就爬过去跟他抢望远镜。望远镜里倭军的狼狈相搞得他眼睛都没眨一下,好象在看一场足球赛罚点球决胜负一样。“我操,咱们的功劳啊,瞧,真他妈来劲。”
龙强用手胡乱的擦了擦嘴巴,小心翼翼地把剩下的半块饼干放到了口袋里。这几个人龙强还是感觉比较好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很多事都没用他操心,就连龚洪江这个新兵也很快进入了状态,就是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联军的进攻也渐渐停了下来,喧闹的战场仿佛又回到了开战以前那般平静,只是漫山的火药味说明了这里刚刚发生了什么。
短暂的平静之后必定会有更加猛烈的进攻,联军一定在调整作战部署,补充力量。想到这里龙强对王小义说:“你带洪江把那十一个人喊过来,晚上我们要有行动了。”
“那他们那边怎么办?不是没人守了吗?”王小义担心地问龙强。
“没事,我们的任务是骚扰敌人,消灭它的有生力量,放在那危险性反倒更大,再说那里下午已经暴露了。”龙强若有所思地回答。“其实敌人早就把我们的战术研究透了,所以不能依常理出牌,要象水一样没有定势,要让他们摸不清头脑。”
王小义看着龙强,从身上拿下狙击枪,拎起99式冲锋枪带着龚洪江消失在了黄昏中。从直线距离看其实并不远,也就五公里左右,可他们为了不暴露自己只能迂回到原阵地,所以来回要二个多小时。趁着这段时间龙强抱着枪打起了盹,留着李可为一个人警戒。

第五节

突如其来的炮火打乱了联军的作战部署,联军怎么也没想到,隐蔽的如此好的炮兵阵地竟然被Z国人发现了,更没想到Z国人的炮火来得这么快、这么狠、打得还这么准,一个炮兵营差点被彻底摧毁,要不是怕联军的炮火反袭有第二次覆盖的话,这个炮营早被灭了。指挥作战的M军少将把他的手下一阵痛骂,天上卫星已不起作用,又不见Z国的侦察机,一定是Z国的侦察兵搞的鬼,无论如何要把这个问题搞清楚。他不得不生气,带着五倍于Z国军队的士兵和装备,本希望用一天半时间拿下野猪岭,可还只刚刚开始就差点被干掉下一个自行炮营,这还不算损失的十几架各种作战飞机,要是明天派陆军冲的话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联军的搜索范围扩大了。
联军特种部队虽然装备精良,又不乏作战经验,可跟Z国特种兵交手多少有点底气不足。自从有Z国军人参加的国际特种部队比武以来,就没有几个人能赢他们,虽然他们的装备差些,但强悍的作战意志和灵活多变的战术弥补了许多不足,最让他们怵的还是那手Z国功夫,手劈砖喉顶枪头破石这类的绝活让联军士兵一想起来就发毛。
不知道过了多久,龙强惊醒过来,抬手一看表,王小义他们已经走了二个小时了,怎么还没回来。李可为还在聚精会神地看着望远镜,嘴里还不时的念叨着什么。
龙强拿出水壶喝了口水,慢慢地拧紧盖子。“不好!”
李可为转过头迷惑地看着他。
“按常规这段时间敌人已经作好了调整,为什么还没有发起进攻?而且如此安静,会不会是遭到炮击后变小心了?一定有阴谋,也许是冲着我们来了,你扩大搜索范围,我搜索外侧,明白吗?。”
龙强披上伪装网拿起狙击枪趴到了草丛里,用枪上的红外线瞄准镜对山下进行观察。龙强真希望他的估计是不成立的,如果真是他想的那样的话也许就不能活着回去了。天色越来越黑,而且在山间还升起了淡淡的雾气,白天还是晴空万里,可到了晚上厚厚的云层遮住了月光。
如果来的话一定会派直升机到外侧的金子岭,那里距龙强他们所在的白云峰只有十几公里,龙强又看了看表,真是从这边来的话大约还有半个小时就进入射程了。联军不象中国部队一样,经常还要看地图,甚至要自己勘察,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定位仪,根本不担心走错方向,只是熟悉地形的问题罢了。龙强仿佛感觉到了敌人的沉重呼吸声和脚步声,这个时候一定要打起一百分的精神。
他从袖口里拿出一个干辣椒嚼了起来。
这是他五年部队生涯里养成的习惯,为了防止打瞌睡他在每次执行任务时都在袖口里放上几个干辣椒用来提神,浓烈的气息充斥着他每一根神经,就连出气都带着一股火味,把瞌睡虫赶得无影无踪。
看了一会儿没动静,龙强把耳朵贴在地上听了起来。山林里静得出奇,就连平时沙沙响的树叶此时也不动了。
“有人来了。”龙强分明听见了脚步声,听声音好象有五、六个人,但他又感觉有点不对劲。一是敌人不会只派这几人来,二是这几个人明明是在跑,而不是小心翼翼地走。难道是王小义?
龙强想得并没错,王小义带着仅剩的四个人回来了。在快接近龙强时王小义边跑边打了个响指,告诉龙强回来了。
“趴下!”龙强压低声音小声喝道。
六个人似乎明白了什么全趴在了地上。
王小义爬到树下披上伪装网,拿起狙击枪,又慢慢爬到龙强身边小声说:“十个人只剩四个了,我全带来了,有三枝99狙击枪,二枝88突击步枪,还有一个红箭9便携式防空导弹发射器,不过导弹只有二个,其余的人下午全牺牲了,包括林新,不过他们还挺英勇,干掉了六架直升机,师特战分队已经撤回去了,就剩我们几个人了。”
龙强似乎没听他说什么,眼睛仍然死死盯着红外望远镜:“敌人可能随时会摸到我们这里来,做好撤退的准备。”
李可为不知什么时候手也手捂着钢盔悄悄地爬了过来:“我们的任务不是要拖住敌人、尽要能消灭敌人吗,为什么要撤退?”黑暗中王小义看了一眼李可为,又转过头看着龙强,新兵们还趴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转着脑袋四下张望。
“摆在这我们就是送死,来一个覆盖我们连骨头都找不到了,准备撤退。”
李可为老大不高兴,悻悻地摸索着把高倍望远镜收好。
“听我的命令,王小义带队从内侧山腰回撤,我断后。”王小义一挥手带着几个人向山内侧爬了过去。龙强从行军囊里抽出一块擦枪布,小心翼翼地挂在一个小树枝上,布的重量压得树枝小幅度的上下反弹,带动着旁边的野草轻微的动了起来。
八个人各自拎着武器猫着腰在山林里一路小跑,足足跑出了五公里才停下来。要不是新兵们体力不佳实在坚持不下去,龙强他们三个还要继续跑。分配完警戒任务,几个人躲在树丛里喝起了水。
“流星!”一个眼尖的新兵告诉他们。“怎么这么多啊,不至于吧?”
“流星”象长了眼睛一样向同一个地方飞去,而且还带着刺耳的“咻咻”的声音。随着几十声轰隆隆的巨响,龙强他们刚才所在的观察阵地火光冲天。
“那里不可能有活的东西了,包括小草。”龙强看了一眼李可为小声说。
“队长英明,队长英明。”王小义在一边巴结龙强。“是不是啊?”对对对,几个新兵忙应声附和。
“我们要不要回去杀他个回马枪?”从李可为的语气中龙强明显感觉到了多了尊重的成分。
“不行,敌人炮击后他们的侦察队会上去搜索,没发现有战果会在那等我们,我们现在去是送死,他们早埋伏好了,就等我们钻口袋了。”
“那我们怎么办?”
“我想抽烟。”龙强故意卖起了关子。
“日,大哥,都啥时候了你还拿我们开心。”王小义在边上也忍不住了。
“现在是21:44分,你们来看地图。”几个人围在一起,龙强小心地打开微型手电,用手指着地图说:“我们现在在这个位置,敌人侦察兵是从金子岭方向来的,我分析他们会在我们的观察阵地待一至二个小时,我们利用这段时间从白云峰的后面穿插到他们来的那条路上,如果他们原路返回就正好落入我们的口口袋,如果是直升机来接也只能在白云峰的后面,就是向阳的一面,正好在我们红箭9的射程内,等他们都上了直升机,嘿嘿,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我举双手赞成。”李可为听到有仗打兴奋了起来。
龙强关掉手电黑暗中捣了李可为胸口一拳:“下面就看你的了。”

第五节

夜幕笼罩了整个山区,八个人穿梭在原始森林中。
如果在和平时期,这个时间正好是夜生活的开始,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提高了人们的生活水平,同时也消磨了许多人的意志。半年前的他们谁也没想到半年后他们会在这样的环境下相识,更没想到会在这荒无人烟的原始森林里以这种方式同联军开展战斗,太多的没想到充满了他们的大脑。如果倭国不强占我们的东海油田,如果我国允许倭国的油轮经过南海而不封锁,如果我国的潜艇不把M国的潜艇击沉,也许就没有这场战争。忍受了多年的中国人终于忍不住了,可刚刚扬眉吐气联军就把战火烧到了中国大志。战争初期,中国的海空军在面对强敌的情况下打出了中国人的尊严,虽说损失惨重,但也给联军不小的打击,甚至还击沉了一艘M国的航空母舰。要不是错误地估计联军不会对中国大陆进行攻击,也许联军还打不到内陆来,从联军的态势看,大有占领中国扶持一个伪M政权的架势。
八个人马不停蹄地迂回到了金子岭和白云峰中间地带潜伏下来。这里其实并不是潜伏的理想之处,甚至可以说是根本就不能作为潜伏的地方,这里两面是山,中间是被动挨打的好地方,地形对他们来说是相当不利的,要是敌人来一个伏击,他们八个一个也跑不了。
龙强当然知道这一点,他就是选准了谁也想不到的地方潜伏,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虽说龙强只读了一年军校,可平时他没少研究军事方面的知识,这还要得益于龙强的父亲龙益开,老龙也是当兵出身,从小龙强在部队里长大,后来12岁时跟父亲转业到了地方,但对部队的那种迷恋的情结始终没有从他的心中消失过,这也是他不选择上大学而是去当兵的原因。
在潜伏之前龙强就已经作完了战斗部署:第一套方案,李可为、王小义负责用红箭9打直升机,龙强、龚洪江负责用05重狙打直升机,其余三个新兵姜伟、路树仁、王兵负责警戒;第二套方案,如果联军不乘直升机而是原路返回金子岭,正面由李可为、龚洪江和三个新兵阻击,左翼龙强,右翼王小义进行偷袭。
此时八个人趴在草丛里,每个人只有两只眼睛露在外面,全身上下捂得严严实实,虽说有些热得受不了,可讨厌的蚊子已使他们吃尽了苦头。
经过仔细的观察和搜索,这一区域没有联军。
“队长,来了三架,2点方向。”王小义向龙强报告。
“收到,继续观察。”
联军显然是有备而来,因无法降落,其中一架运输直升机悬停在十几米的空中放下吊索,一个个将联军士兵拉上飞机。另外二架武装直升机一直在它的附近徘徊。
龙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样下去只能停止行动了。
突然一声闷响,夜空中一条火蛇直扑向直升机。二公里的距离对导弹来说太近了,运输直升机甚至还来不及机动就被炸得凌空开花,一名吊在半空中的士兵惨叫着又回到了地球上。两架警戒的AH65武装直升机迅速向导弹发射方向发射了火箭。
龙强大喊着撤退一边回头观察,直升机凶猛地向他们扑了过来。
发射导弹后李可为扔掉发射器一个侧滚操起狙击枪迅速瞄准直升机,还没等他开枪就感觉一个身影从他侧面跃起将他压在身下,随即就听见轰轰二枚火箭弹在身边爆炸。
龙强感觉自己象一只飘浮在风中的羽毛一样,轻轻的飞了起来。妈的,怎么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