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诚求助!]寻找爷爷当年的同学同志和战友极其后人,烦请斑竹置顶。

我的爷爷原来有很多老同学老同志,后来因为一些原因联系都很少,现在爷爷已经去世,我很想了解爷爷和他的同学和战友那时的情况。爷爷写的回忆录因为奶奶的缘故被烧了,只有这两张那时的照片留了下来,还是我爷爷偷偷交给他女儿保存才幸存下来的,也还是因为我奶奶的缘故,我对爷爷当年的情况了解很少,我很希望能知道我爷爷和他的同志们那时的事情,无奈之中我也只能求助于大家了,希望大家能帮帮忙。如果能遇上那些人的后人或者有知道他们的情况的,万分感谢。


我的爷爷原是天津南开大学的学生,在大学里加入党组织,“一二。九”期间是学运骨干之一,运动后为了防止暴露,于是转移到上海复旦继续学业和地下工作。在学校,他们成立了一个学生救亡组织叫“丹青救”,这两张照片就是他们那时大部分成员1938年在南昌的合影。
其中4人的那张是党组织的领导合影。左一:彭言;左二:任爷爷,后牺牲于茅山根据地;左三:倪志坚;左四:洪流。
另外那张是“丹青救”大部成员合影,我只记得最前排左一是程坤源爷爷,后任新四军四师骑兵团政委,军事医学科学院政委等职,1960年授少将衔。










当时他们在上海复旦不久,就遇上日军进攻上海,他们这些学生接受地下党党组织的指示,利用当时国共合作的机会以流亡学生的名义进入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原黄埔)战地干部训练团(简称战干团)学习军事,这个战干团是蒋介石为了培养自己和自己儿子蒋经国的势力,拉拢人才而办的专门招收流亡学生的训练机构(当时蒋经国负责三青团,这些人正是以三青团为主的)。总教官就是由蒋介石的亲信诚成担任,学员正是后来蒋家王朝内战主力青年军的军官骨干。这里怎么可能让共产党来呢,不久他们就暴露了身份,差点被干掉,只好赶快撤退出来,跑到汉口又遇上王明,不与接待,要他们回国民党那里去,好在当时中央派周副主席到长江局来组织工作(实际上就是处理王明),这样正好找到了周副主席,周副主席肯定了他们的做法,并以十八集团军的名义把他们送到了八路军南下支队即新四军游击六支队(后来的四师)。
这两张照片就是他们在即将到部队上时所拍摄留念,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照片上大部分人还穿着战干团发的国民党军队的军装,只是把国民党徽摘了。(跑出来的时候来不及,没有带什么东西的缘故)

个人和家人的身份,有这个为证:中间的就是我去世的爷爷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