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山雨欲来

字幕:猛虎旅旅部

“这几个月的训练效果很好,大部分部队已经完全能够适应这种训练了。”陆承功满意的说,“部队的战斗意志空前高涨,而且信心十足,基本上所有的战士已经能够承受,而在心理素质训练中无法适应的战士,全部已经办理了退伍手续,目前剩下的战士都能够承受战场的压力。”李青河报告“但是以上只是在训练场中完成的,缺乏实战,毕竟我们一个旅内部的对抗演练无论是规模还是无法跟军区的演习想比,所以即使进展神速,也只能停留在理论计算上,真打起来也说不准。”陈杰说,“关键是找野狼团打一场来看看我们的实力究竟如何,听说军区最近有场演习计划,是蓝军猛龙团和陆军7454团,不知道能否申请让我们旁观或派少量部队配合实习。”“这个我会申请的,毕竟是检验我们的好时机。”陆承功眉头紧皱,“但是54团是以前猛虎团的级别,而猛龙团实力接近野狼团,我怕即使派部队也来不及学习什么演习就结束了,最好能让我们以2个营的兵力加入,起码能够对整体战局有帮助,那样就选择1营和3营,我亲自带队,当红军副司令也无所谓。”“不过我听司令部当参谋的同学说,除了‘红日’行动还有一场演习,据说是师级规模的。”李青河透露了这个消息立即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么说前几天楚司令视察我的训练说有重要任务等着我们,难道已经决定让我们参加了?”陈杰也回忆到。“这么短的时间让同一支部队参加两次演习,这可能性不大啊,毕竟军区那么多部队,都有提高的需要,不能总是训练我们一支部队吧,再说我们又不是假想敌。” 张浩说,“那我还是申请把我们编入蓝军好了,起码打仗的时候多。”军官们七嘴八舌的讨论开来……

字幕:蓝军野狼团团部

“最近猛虎旅的训练强度又加强了,而人数减少了不少。”孙少雄报告,“根据我们的观察,猛虎旅成立时大约有4000人,现在只有3400人左右,其战斗力提高速度令人震惊,在相互竞争的训练比赛中已经很少能够输给我们,而且士兵充满斗志,近一个月又跟我们的战士发生各种打架事件13余起,其中他们以724平的战绩遥遥领先,虽然两个部队都制定了相应的惩罚措施,但是依然阻止不了战士的傲气和斗志,以至打架事件无法遏止。”“书悦,根据你的分析,现在我们和猛虎旅谁的战斗力强一些?”唐凯问,“我们团虽然是加强团配备,但是实际兵力只有2300人,即使我们拥有丰富的战斗经验而且新配备的装备已经和猛虎旅一样,但是如果分析战斗力,我觉得猛虎旅略胜我们一筹。”陈书悦分析说,“战斗中以弱胜强,劣势击败优势也并非没有,而且很常见,我们目前还有14次演习中不败的记录,就靠这些经验,猛虎旅起码得得再打几仗才有资格跟我们叫板。”“看来楚司令是一定要把猛虎旅训练成跟我们一样的好战分子。”唐凯说,“一个蓝军假想敌部队已经无法满足他了,他老人家大概正想给军区所有的部队升级,无论是装备还是战斗素质,上面有消息说,最近的演习很快就开始了,演习双方其中一方是猛虎旅,另一方不明,不过蓝军5个团有4个都有任务,那个对手显而易见就是我们,这可是捍卫我们尊严的时刻。”唐凯兴奋的站起来摩拳擦掌的走来走去……

字幕:军区指挥部

“老楚啊,你真的打算用这个演习方案吗?”沈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这样是很明显的不公平啊,对我们军区的部队太不公平了,不可能会胜利的。”“没问题,就按照这个计划演习。”楚平海满不在乎的说,“我经过观察,发现蓝军的发展已经快到极限了,按照当初我制定的训练计划,这么多年没有什么突破,虽然对于其他部队他们算很强的对手,但是我不能容忍自己一手带出来的部队原地踏步,没有创新精神,这次也该让他们‘兴奋’一下了。”“我说不过你,但是党委讨论这个意见的时候我可不敢保证能通过,毕竟对手可是中南军区的王牌部队123师,就算你对蓝军野狼团和猛虎旅有信心,也不用做到这种地步啊。”“123师在我的蓝军眼里就是个简单项目而已,交流不能停止,而蓝军又急需找到新的出路,所以就利用这次的演习了。”“那是123师的临时驻地?”“跟其他部队远离,最好不要让123师到来的消息传出去,保密。”“明白了。”沈龙摇摇头,他虽然有些不满,但是还是相信楚平海指挥调动部队的才能。

字幕:荒凉的大山

123师师长程志武看着给他们安排的驻地,有种想骂人的冲动,这简直就是变相折磨,把部队安排在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要严重影响战斗力的,虽然在来之前他就做好了一切应付准备,唯一没准备好的是带来了123师和其他支援部队共8000余人,要全部挤在这里,补给也成了很严重的问题。“果然故意找茬。”程志武心想,不过这点困难还不在话下,毕竟123师这次准备充足,为了弥补长期演习时间过短导致的缺乏长期作战能力,他们将中南军区专业补给团给带来了。这支部队,所有队员从士兵到军官都是地质,冶金,农业,物理,化学,生物学,工程学,物流专业的本科以上级别的战士,配备各种专业用具,可以在任何地方找到水源,收集所有可以食用的动物,植物,安排最合适的运输线路,甚至可以建立小型维修补给站,利用周围一切可利用的物品临时制造些简单的工具,改造敌方损坏的装备,有效利用报废装备。123师的前身参加过朝鲜战争,在第4次战役时撤往38线中损失惨重,由于星期攻势结束,弹药,粮食全部耗尽,差点没回来,所以123师的幸存官兵痛定思痛,一致认为要是攻势超过7天继续,美国佬早被赶下海了,所以一直很重视补给,123师出身的中南军区司令员于长安于是召集部队中所有相关专业的官兵组建了战术补给团,这次也是该团首次参加演习。

补给团并没有让程志武失望,部队刚一驻扎,补给团就开始在这片荒凉的地方寻找水源,物资,不到6小时,输水管道已经建立完毕,而且补给团还找到了这里所有可食用的植物用来改善伙食,并建立了维修中心,储备了大量零件,在运输队将补给运到后,团长胡月海建立了补给站,将整个部队的补给工作做的井井有条。

胡月海是后勤信息化管理学博士,一直致力于中国军队补给现代化的研究,他的信条是“士兵不怕苦不怕累的意思是补给部队无能,要士兵吃苦受累。”补给团自成立以来首次参加实战,胡月海亲自挑选了精兵强将共600余人来参加演习,这些人平均年龄还不到30岁,携带了所有先进装备,中南军区为了这次联合演习是下足了本。

字幕:野狼团指挥所

“老婆啊,我可想死你了。”唐凯正在用几近肉麻的语气对着电话说,“我这里,当然一切都好了,我吃的好睡的好,简直过的是太平宰相的生活啊,关键是你们,巴基斯坦地震灾区,我不放心那,你说一个援助命令就把你扔出国了,那巴基斯坦是人待的地方吗?何况刚地震完,你说你就是共产党员也不用上赶着去啊,那里的灾区有巴基斯坦军队负责,要你干吗?再说你们条件那么糟糕,送过去的都是医疗器械,没一点生活用品,到是便宜了巴基斯坦人了,苦了你自己啊,还有我,……什么,我冷血动物?我不是冷血啊,你说,救灾是我们大老爷们的事情,要派我的部队出国救灾,那咱没话说,拼死了也得把人救出来,但是你说那么多女同志去人家歧视妇女的国家,那不是自讨苦吃嘛,我是担心你的安全。”办公室的门外面聚集了很多军官,他们潜伏在门口等待着时机的到来。“等你回来啊,咱们好好吃一顿,就来个全猪肉大餐,给你好好补补……女儿?女儿在他奶奶家,我每周回去看一次,很好的,现在已经能说英文了……那些学习方面的东西等你回来教她啊,你知道,我的很多成绩打小都是不及格的……团长?团长也是人那,不能什么都懂,当然,你愿意让我教她打仗的话那我就把她接到部队来参加训练,反正我正计划在野狼团组建个女兵连……开玩笑的了,我知道联合国禁止使用童子军,不过你可得快点回来啊,要不我真组建女子警卫连了,而且专挑年轻漂亮的女兵……好了,老婆,说正经的,好想你啊,挂了,等回来后再祥谈。”唐凯放下电话,像吃了兴奋剂一样浑身兴奋,满脸笑容的在屋子里一会坐,一会起来走动。陈书悦看准这个机会,推门走了进来,唐凯一把抓住他的手,“我老婆来电话了,她好的很。”“祝贺你啊,嫂子好,大家都好。”陈书悦乘机从身后拿出一打假条,“团长,您看你都这么幸福了,弟兄们可还得打光棍啊,大家决定请假去泡马子,团长你可不能只顾自己吃独食。”“好好,没问题。”唐凯脸上依然保持着灿烂的笑容,看也不看就一张一张的签发假条,门外的军官们小声欢呼起来,“估计就算卖身契他也能签了。”陈书悦想,他一走出门手里的假条立即被一抢而空……

唐凯的兴奋心情还没平息,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他拿起电话,笑容立即从脸上凝结了,“是,是,我马上准备。”唐凯放下电话又拿起来,“门卫吗?现在起,任何人不得离开军营,刚才有几个军官拿了我签发的假条,给我挡住,绝对不能让他们走出去,同时告诉他们,我有事情找他们。”唐凯刚挂下电话,门口就响起“报告”的声音,“这回来的也太快了吧。”唐凯自言自语的说,“进来。”一个魁梧的军官走了进来,“楚宁,你小子怎么回来了?”唐凯伸开双手来了个拥抱,“我的副团长,闻到战争的味儿了吧。”“那当然,这不赶紧回来了,半年没打仗了身上痒啊。”楚宁笑着说,“这下你和书悦都在,我们可战力大增了,到时候让你看看我这几个月培养的对手。”……

字幕:猛虎旅旅部

“同志们,我们期待已久的事情终于到来了。”陆承功兴奋的宣布,“刚刚接到军区的通告,我们即将进行第2次演习,任务代号南北战争,对手就是我们的邻居,那头狼。”“太好了,就等着这一天呢。”军官们顿时兴奋起来,“大家辛苦至今终于有了检验我们成果的机会。”“这次演习,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各营连马上去动员,各种准备今天一天就要完成,听说这次演习上面非常重视,从中南军区特地来了参观团和学习团跟我们军区学习经验,这次可关系到军区的名声和荣誉,都得给我玩命。”“团长,据说在大青山下驻扎了一支部队,不是我们军区的,估计就是学习团了,不过干吗住那里啊?”“我怎么知道,说不定到时候还派一些人直接编入我军参加演习呢,这些咱们别官,现在立即回去准备,明天早上600准时出发去青草坡集结。”“青草坡?”……

字幕:青草坡

前猛虎团的战士不会忘记这个地点,几个月前,猛虎团第一次被打败,军旗被缴获,看着蓝军战士盛气凌人的样子,他们的心中充满了怒火,现在,他们再次来到了这个“伤心地”。2支部队几乎是同时进入的这块地区,不过这次2队人都是自信满满的,准备给对方致命一击。

楚司令员带领军区高层也来到了这里,他心情异常轻松,因为他的提案经过激烈讨论后被通过了,为了给军区高层军官们一个好印象,他带领大家亲自来参观2支部队的气质。

野狼团战士全副武装立正站好,眼睛里依然是狼捕食的时候发出的绿光,团里打着2个旗帜,一个是狼头旗帜,一个是前猛虎团的旗帜,2个旗帜中间打出一个条幅“再创辉煌。”落款为“打虎英雄团。”楚司令看了看这些他熟悉的战士,依然保持着一支不败的军队所拥有的气质,而且明目张胆的挑衅他们的对手。一般来说,让对手丧失冷静是心理战的一种,但是有时候只会适得其反。

猛虎旅战士全副武装的站在野狼团对面,眼神跟几个月前有所不同,那时是愤怒,现在是斗志,楚司令抬头看了一眼猛虎旅的旗杆,依然是白旗飘扬,但是不远的地方打起了一条横幅,上血书“一血前耻。”落款为“屠狼烈士旅”。司令员走到一个战士面前,“你们这是血书吗?”“报告司令员同志,是的。”战士斩钉截铁的回答,“谁的血?据我所知,任何一个人流这么多的血都得躺下,你们不是用猪血代替的吧。”楚平海轻松的说,“报告司令员同志,是全旅官兵的血,我们一人写一点,最后完成的。”“那好,你解释一下,为什么叫烈士旅?”“报告司令员同志,因为321旅没有官兵打算活着回去,已经做好追认为烈士的一切准备,只有不怕死的人才配活着。”“说的好。”楚平海回头看了看那些惊讶的领导干部,在军队中2支部队能有如此激烈的竞争对抗还从没有过。“老楚,现在后悔还来的及。”沈龙走过去悄悄说,“你觉得这2个部队有配合可言吗?”“那就看他们的表现了。”楚平海保持着他自信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