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之间,又到了我们结婚纪念日。屈指数来,我们的婚龄已有13年。但不知从哪年开始,我们实行了婚姻“年审”,由最初的玩笑渐成了每年的惯例。每到结婚纪念日,妻子都会做上几样好菜,买一瓶葡萄酒。尽管妻子从不喝酒,但此时她也要喝上两杯。我们在酒桌上回顾一年来有碍婚姻的琐碎“事件”。妻子翻开那个记录着我“劣迹”的红皮日记本:“婚姻时间:外出‘应酬’53次,酒醉迟归15次,小醉导致胃痛7次。

育苗工程:按规定少为孩子检查作业66次,少为孩子辅导作文11次。家庭共建:全年基本上没做家务,尤其不洗衣服;在妻子学习英语期间为孩子做饭15次,其中10次是煮方便面。婚姻建设:妻子生日请吃饭时,没有买蛋糕,还推说蛋糕贵、不好吃,言外之意说花钱不值得;而在自己生日那天,一边狼吞虎咽地吃着妻子买的蛋糕,一边数落妻子不会过日子,只会乱花钱;情人节时,仍旧没有给爱人买鲜花,而是买了两只酱猪脚,还一再说比买鲜花要实惠得多,气得妻子只吃进去半只猪脚;上下班拥吻妻子的次数越来越少,近半年里竟然降为0次……”听着妻子一条一条地念,我越听越觉得汗颜,便想抵赖:“这都是你瞎编的,根本没这些事。”“我知道你会耍赖,你看看这可都有你的签字。”在写得密密麻麻的本子上,真是有我的签字,突然明白了,原来我每次在外面喝完酒回来,妻子都会拿过本子来,就像秘书一样微笑着对我说:“来,在这里签个字。”我习惯地拿过笔,连看都不看就签上了。“那我就没有好处了吗?”“有啊,除了这些劣迹之外,都是值得表扬的长处。”

接下来,妻子又自我检讨地说,自己一年来,在婚姻建设、家庭生活方面的诸多不足。正在反省的我,不敢去指责她的不足,便大丈夫一样劝解她:“没事儿,这些都是小事儿。谁能不犯错误呢?”

回味着一年来,多少个迟归的雨夜,我在外面纵情地吃喝玩乐,从没有想过爱人在家里,手握着电视遥控器在苦苦地惦记着我。每个周末,只顾得自己在电脑前敲敲打打,从不顾及妻子躲在卫生间洗衣服的辛苦,收拾屋子的劳累。“婚姻年审”让我明白,对婚姻来说,年审让我们反省自己在婚姻中的所作所为,以便能够更好地“修补”婚姻之舟,永远安全地航行在人生的海面上,享受生命的无穷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