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教致贫:山东苍山县农村教师状况调查

hndyj123 收藏 1 209
导读:从教致贫:山东苍山县农村教师状况调查



    他们是村里最贫穷的一个群体,一年工资不如老百姓种亩大白菜;家里住的不是危房就是防震棚;栗子面煎饼一顿只吃一块;校门内他们是人民教师,校门外他们去当泥瓦工;孩子直言

    :“长大贵贱不当老师。”教师需要淡泊名利,需要安贫乐道,但当不合理的分配制度已使他们淡泊得自己人格低下、安贫得不能养家糊口之时,他们又如何能担当起传道授业之重、为人师表之责?

    山东南部的苍山县隶属临沂市。据苍山政府网站公布的数据,目前全县有中小学校358所,其中农村小学310所,农村初级中学34所,县直中学6所,小学1所,另有聋哑学校1所,职业学校1所,民办中学4所。全县在校生总数超过16.8万人,教职工总数为8526人。

    从中可以看出,作为基础教育的主力,农村教师占的比重非常大。但农村教师普遍反映,除了历史原因出现的拖欠工资外,至今依然不能与县城教师同工同酬,导致他们生活无法进一步改善。

    “农村教师工资与县城教师工资相差太大,没能按2000年国家规定的工资标准发放,欠发数额太大。”农村教师们反映,从2001年以来,他们仍领着1999年国家规定的工资标准的70%。

    “家就是个防震棚,一住10年”

    49岁的王振业双鬓花白,眉头紧蹙。“干了30年教师,家里一贫如洗,连村里一般百姓都比不上。我们农村教师的工资实在太低了!”王振业每月工资六七百元,4月份七扣八扣只领到300元。“孩子要上学,父母要赡养,这几个钱实在少得可怜。”家里原来的3间土坯屋,早就是危房了。村里给了地基但他盖不起房,只能用空心砖垒了个防震棚,一住10年。

    在村里平整的水泥路、邻居新修的照壁墙前,这样的简易房显得相当寒酸。屋内右边辟出来四五平方米开了间小铺子,卖些针头线脑、油盐酱醋,一天也挣不了几毛钱。左手边的客厅兼卧房七八平方米,有一台17英寸的黑白电视。电视机还是20年前朋友送的,只能看一个山东台,还不清楚。

    王老师的大女儿现在滨州师范学院读大二。“在学校,孩子每天仅花一两元钱,不敢吃啊!和孩子打回电话就哭一回。”说到这儿,王老师眼圈红了。

    老二去年考入临沂师院,坚决不上。孩子说,爸爸干了一辈子老师太辛苦了,不想当老师,不想像父亲那样再穷一辈子!

    麻烦的是,王老师前些日子舌下长了一个疙瘩,一说话就疼。尽管有医疗保险可以报销70%,但县医院治病要现钱,1000多元,王老师拿不出来,最后疼得厉害只好找私人医院花了100多元钱割了。现在家里还有外债1万多元。

“干教育不如种大白菜”

    横山中学是一所农村初中,这里的老师告诉记者,因为工资拖欠,遇上红白喜事,老师们只好打张欠条随份子。有位老师没钱吃饭,便去赊烧饼,欠的多了,一时竟还不上,最后连烧饼都没的赊。

    而兰陵镇艾曲蔬菜批发市场是全国规模最大的农民自办市场,年销蔬菜3亿公斤。农民种大棚做生意打工一年收入在两三万元。因此,这里的百姓都说,教师是村里最穷的,很清贫。

    在苍山,一些挣扎在贫困线上的农村老师正在成为农村中新兴的弱势群体。

    李发坤夫妻俩都是老师,育有一对双胞胎,去年双双考上了临沂一中,但没钱上,只好在县一中读。两个孩子17岁,体重都不到45公斤。李老师说:“孩子想吃但没钱吃。”

    周六周日,李老师就到矿上打工。今年“五一”期间,他下矿干了3天,挣了103元。他说:“我们在村里是最穷的,说自己每月只有五六百元,村民都不信。”

    南桥镇宋田童完小,现有22个老师,500多名学生。朱成付是最年轻的老师,1998年从临沂师专毕业。他和妻子两个人一月工资总和1000元。

    朱成付算了一笔生活账:去年至今,大米每斤从0.95元涨到1.6元,青菜每斤少则1元,一袋盐从0.7元涨到1.4元。猪肉以前10元买3斤,现在买1斤多。不敢添置新衣,每月日常花费七八百元。遇上事儿就得借钱。

    该校魏光明老师工作36年,现在每月工资也只拿到730元,妻子病逝,欠债5万元。他说:“我不吃不喝也要10年才能还清。”

    魏老师现在拾柴烧火用泥锅做饭,栗子面煎饼一顿只吃一块。同事笑言“和原始社会一样”。

    他感叹:“农村一字不识的人到南方打工每月还能挣千儿八百呢。”

    “搞副业就把孩子误了,我们也没时间去搞副业,这是良心话!”南桥镇鲁坊完小负责人潘广智老师说。他1975年参加工作,小学高级教师,现在每月仅拿到696元。完小现有92个学生,6个老师。他说:“我们一个老师要带4个班,每天上7节课。”

    据了解,当地一个6米宽1米长的大棚,半年收入就比教师一年的收入还多。黄瓜、辣椒刚下市每天能卖1000多元。

    一位教英语的男老师说:“一年工资不如老百姓种亩大白菜(一亩卖六七千元),干教育,困难到饭都吃不上,如何让人安心?”

进了校门是老师出了校门泥瓦匠

    很多男老师穿的是破旧的拖鞋,中午吃1—1.2元的卷煎饼。卷起裤腿,有的老师下矿干活时落下的伤口还没完全好。进了校门是老师,出了校门是泥瓦匠、修理匠。这样的老师,比比皆是。

    南横山小学现有11位老师,9位公办教师,两位是每月领300元的临时代课老师。在校生220人,来自周围5个自然村。

    这几年,苍山石膏开采加工业发达,仅兰陵镇就有石膏矿井19座,石膏深加工企业18家,石膏板材加工户1200多家。下矿打工便成了一些男老师的节假日工作。其中南横山小学节假日下矿的老师就有4位。

    王伟老师1984年参加工作,在教学一线耕耘了22个春秋,每月工资500元。“可怜吾辈温饱问题还没解决,油盐酱醋菜还用不周全。”他感叹道。腿伤未愈的他描述自己初次夜下石膏矿的心情,“心惊胆寒,如进鬼门关”。“那可是260米深的地下!”他说,“一个班8个小时下来,腰酸背痛、四肢无力、呼吸困难,收入35元。”回到家,老婆心痛地说:“咱不挣这个钱了。”王老师咬牙回答:“我不能让孩子讨饭上学吧!”

    王老师住的也是3间危房,房梁坍塌、墙体倾斜、屋顶漏雨。他说:“眼看左邻右舍盖起了新瓦房,自己却无能为力,我何时能像县城的老师一样,住上瓦房、楼房?”

“长大贵贱不当老师”

    “我说自己一个月就挣五六百元钱,学生们笑话我说读大学有什么用!”农村初中向城二中的一位老师一边吃着1.2元的煎饼一边说,“学生觉得上学没意思,老师生存状况是影响学生的原因之一。”

    受经济大潮的冲击,农村教师经济地位的下降带来了他们社会地位的低下。老师们向记者介绍,人们不尊重老师,不把孩子上学当回事,打骂、侮辱老师的事情时有发生。很多农村老师都讲述了面对学生、孩子询问自己的收入时,自己的尴尬处境。一些老师的孩子直言:“长大贵贱不当老师。”

    “这种不合理的分配制度,给在农村工作的教师带来了极大的身心伤害,严重挫伤了他们的积极性,也导致了一些不良社会风气的滋生:有条件的托关系、走后门,花钱调到县城学校;没门路的投奔私立学校;投路无门的,是那些占农村教师80%的中老年教师。但是,他们快撑不住这片天了!”兰陵镇南横山小学的校长王中军说。

    由于近几年农村义务教育经费难以保障,公办学校除收取杂费外,生均公用经费投入几乎是空白。有的学校桌凳破烂不堪,门窗损坏严重,电教设备几乎是空白。

    “农村学校还不如村委会,他们配上了电脑,而我们连电视机也没有。”

    王中军校长所在的南横山小学,校舍1996年建成,七八年没有投入经费。学校惟一的电教设施是一台老式录音机。教室里都是三条腿的凳子,学生们像搭积木一样让它们彼此互相支撑,稍一动就会散倒在地。

    在苍山,私立学校发展迅速,像一个兰陵镇就有3所规模很大的私立学校。一方面,一些年轻优秀的老师纷纷加盟,另一方面,很多家庭条件好的农民也在把孩子转入私立学校。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