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竞赛的残酷性

在奥运会上第二名和第一名一样。在某个项目当中,也是世界上以千万计的运动员当中四年从出一个。这些运动员会与冠军一样都是负重前行,承担着巨大的训练量。对社会作出了贡献的人。只是因为某种原因,他或她才没有拿到第一。

人们现在开始逐渐原谅历史。我们这个社会中的一些优秀分子,包括我们的运动员就是因为还差这一点火候或者就因为这么一差而与世界冠军失之交臂。但是他或她仍然是世界第二呀!运动竞赛的残酷性在于它允许有一个第一,这在其他领域是少有的。诺贝尔奖的一个奖项都可能有两人同时获取,世界上著名的男高音歌唱家可以有三位。而奥运会的冠军,在一个项目上,四年才出现一个。但这不等于说,达到冠军水平的人只有一个。再过几天比赛,也许拿第一的就是别人了。因此,我觉得对冬奥运银牌和铜牌的得出,我们也要给予他们或她们很高的评价,他们或她们确实是我国体育界中的精英。

人生有时候不得不带着点遗憾,有的运动员还有时间再次进行冲击顶峰,有的运动员可能就只能带着一丝遗憾告别世界竞技大舞台了。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社会都会,也应该善待他(她)们。我们这个时代的真正的英雄都是极顽强,也是极具悲壮地站立起来的,她(她)们都是英雄。

我觉得体育界无疑也会理解他(她)们,爱护他(她)们的。问题在于舆论和社会要给于他(她)们应有的评价。特别是我们的企业界不要以某项成败论英雄。形象代言人所代表的 是不仅是外在的成绩形象,而在于代言人的内部形象,也就好似他或她所表现出来的成绩和精神的叠加。在市场的竞争中,消费者最终看中的不仅是你企业和产品的质量。更会在意于你所体现出的文化内涵。产品所带给人们的精神启示。我们的银牌得主,不是拿不到第一,但是由于各种临时性的和相对性的因素,他或她这次选择了第二。这绝对不等于他或她不具备第一的品质和机会,而是他或她还会更好。

运动员最大的挑战是昨天的成功,运动员最大的机遇是给我时间,我拿个冠军给你看。

我们在为奥运会冠军们欢呼鼓掌的时候,这掌声也包含着我们对站在领奖台上的其他两位的欢呼。他们都是成功者。我们不要过于对奥运金牌的期待,而有意无意地把银牌和铜牌得住边缘化了,奥林匹克精神不是只是为了创造奥运会冠军。

中国体育界要从自己做起,不要把对第二名,第三名的赞扬只停留在口头上。我们要把视线从单纯盯住奥运会拿多少冠军,转到也要或者更要看看我们的总分榜上。总分在一定意义上才体现我国体育竞技的综合实力,我国在铜,煤的产量上都是世界第一的,但是我国的经济总量好在逐步上升的过程中。我主张,我们今后评价我国运动员在奥运会上的表现应采取金牌数和总数并重的参照体系,总分数应有更大的权重。

凡过程中的小失利,不算失败,立于不败之地看,不怕失利,也不怕失败,但绝对会是向最后的胜利。我国冬季运动起步较晚。运动员的数量也有限。取得今日成绩是值得庆赞的了。我们攀登冬奥会的那里,还只是在半山坡上,即使稍有滑步,向上的趋势是不可改造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