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负债6万美金家庭触礁,奥巴马如何走过“婚姻危机”?

克里斯托弗·安德森

奥巴马夫妇的政治成就让世界瞩目,但他们的事业和家庭关系并非一帆风顺。和其他普通夫妻一样,他们也曾面临事业失败、婚姻触礁——

“奥巴马根本不关心我在想什么!”失落的米歇尔向妈妈抱怨。“他太自私了——我根本没法让他明白,我们本该共同进退。”她甚至怀疑,他们真正作为伴侣的日子是不是屈指可数。

而从奥巴马的角度看,2000年他在国会竞选中溃不成军,也是因为米歇尔坚持要他多花时间陪家人才使他错过了关键的枪支管制投票——这是他竞选失败众多原因中最重要的一个。

国会竞选惨败后不久,米歇尔又怀上了萨莎,夫妻间的争吵并未减少。国会竞选活动让38 岁的奥巴马背负了高达6万多美元债务,这还不算两个人之前欠下的巨额学费贷款。随着信用卡被频频刷爆,奥巴马面临着残酷的经济现实。

养家糊口、抚育两个年幼的孩子、想方设法让收支相抵——面对众多困境,绞尽脑汁的生活令米歇尔心力交瘁。虽然她的母亲能随时过来帮忙,米歇尔还是觉得有点招架不住。

有一段时期,为了回应米歇尔的要求,他试图做出适当调整,找份“真金白银”的工作。奥巴马曾经应聘了一个职位:年薪30 万美元的非盈利机构董事。他非常紧张是否能得到这份工作——一份他并不真正想要从事的工作,准备面试的时候他甚至双手发抖。

令米歇尔愕然的是,奥巴马没能得到这个“肥差”,情况反而变得更糟——他认定:在民意测验惨败后他真正应该做的是跳上飞机,去参加在洛杉矶举行的民主党全国大会!到达洛杉矶后,他径直去了赫兹公司,准备提取他事先租好的汽车,但却立即被告知:他的美国运通信用卡已经被拒付了。他花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说服了运通信用卡公司批准了他租车的额度。事后,奥巴马承认:“不用说,那种局面实在令人非常尴尬和郁闷。”后来他在斯台普斯中心的遭遇也没好多少,没有楼层通行证的他被驱逐了出去。在几天令人泄气的失败和尝试后,奥巴马灰溜溜地飞回了芝加哥。

而作为芝加哥大学法学院的高级讲师,他面临的首要问题是要尽快补上那些多得吓人的工作,在参加国会竞选9个月里,他落下的工作堆积如山。“米歇尔大发雷霆,”他对一个朋友说,“她对我去了洛杉矶一事十分生气。而当我告诉她,我压根儿就没能进入会场时,她更是气急败坏。她觉得我一直在当傻瓜,不但是傻瓜,而且还是个懒惰的傻瓜。”确实,米歇尔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但在2001 年9月初的这个清冷的早上,以往所有的问题都不存在了。女儿萨莎哭了将近4个小时了,抵达急诊室后,当医生为了得到更可靠的诊断结果进行必要的化验程序——脊髓穿刺抽液时,作为父母,夫妇两人听着宝贝的哭叫,紧紧攥着对方的手,泪光闪烁。

化验结果并不乐观。“她的确得了脑膜炎,”主治医生告诉他们,“但是发现得还算及时——我们要马上给她注射抗生素!”但是,脑膜炎扩散的速度也有可能比医生估计得要快,那样的话,萨莎就会有生命危险,至少也会失聪或大脑受损。

米歇尔的妈妈在家帮忙照顾3岁的玛丽亚,而奥巴马和米歇尔则守候在医院连续72小时寸步不离,他们轮流在萨莎诊室的小床上眯上一会儿,看着医生和护士在病房进进出出,监测萨莎的生命体征,定时察看静脉输液,眼看着输液管把救命的抗生素点点滴滴送入她那纤细的血管里。

不管有什么分歧和矛盾,不管对他们的婚姻还抱有怎样的疑惑和焦虑——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就像后来奥巴马回忆的那样:“我的世界凝聚到了一个点上……我对病房以外的任何事、任何人都不感兴趣——我的工作,我的日程,甚至我的未来!”米歇尔后来把那三天的等待形容为“一场噩梦”——“你会祈祷那种事情永远不要发生在你的孩子身上。任何父母都会理解,我们当时有多绝望,而那种境况又让我们一家变得多么的亲密无间。”第三天结束的时候,医生告诉米歇尔和奥巴马萨莎挺过来了。抗生素发挥了功效,脑膜炎开始全线溃退,他们的宝贝已经转危为安。用奥巴马的话说,之前几个月“几乎都没怎么交谈,更少有浪漫举动”的他们俩,听到消息后喜极而泣,拥抱在了一起。

没过几天,9月11 日的清晨,奥巴马在路上听到了噩耗:一架飞机撞上了纽约世贸大厦的双塔。

奥巴马给在家的米歇尔打电话,她正在看电视报道这场骇人听闻的事件。当米歇尔还在通过电视了解这场毁灭性灾难时,奥巴马的注意力却放在了灾难当天每个遇难者会做的“例行公事”上——他们今天起床,喝完咖啡,上班前吻别爱人,对即将到来的灾难全无所知。没有人是真正安全的,什么事都有可能在瞬间发生——这个念头让奥巴马感觉无比沉重。

那晚回到家里,奥巴马紧紧拥抱米歇尔和玛丽亚,又把萨莎抱起来,揽入自己的臂弯。萨莎脑膜炎的病情让他们惊魂未定,而最近的灾难又一次敲响了生命脆弱的警钟,这让奥巴马一家充满了消失许久的亲密感。“我们怎么还能因这些琐事喋喋不休呢?”米歇尔对丈夫说,“我们太应该知道感恩了。”

2002年,奥巴马决定参加美国国会参议员的竞选。“你会毁了你的婚姻的,还是放弃吧。”

奥巴马斩钉截铁地拒绝了。“我已经打定了主意,我要去竞选。”

到了这一步,米歇尔主要只担心一件事情:“我们如何才能做到呢?——我是说,在钱这方面?”她问道。他们仍然负债累累,部分原因正是由于两年前他在国会竞选中的失败。如果此次他再度败北,债务情况将进一步恶化。而万一他真的赢了,那么就会有两处住房的开销需要维持,一个在芝加哥,一个在首都。“这样只会害死我们,”她告诉他,“你将如何负担所有这一切?”

过了一会儿,米歇尔整理了一下她的想法,叹了口气。“好吧,”她说,“无论如何,做你想做的吧。”

奥巴马困惑地看着她。“真的吗?”他问。

“是的,总会找到办法的,”她耸耸肩说,“我们不会有什么损失的。就这样继续吧。而且,也许你会输呢。”米歇尔笑了。

事实上,米歇尔已经找到了一种妥协方式,来承受奥巴马的政治抱负给他们的婚姻生活带来的“巨大压力”。为了适应奥巴马缔造的现状,她不得不做些调整,而现实永远不会自动为她改变。“这是一种顿悟,我想通了最重要的一点,我希望他能为了我,成为我想要的那个人。所以我一直把自己的幸福寄托在他的身上。我不得不做出改变。”

正如他们的朋友所说,“每个高飞的风筝都需要一个站在地上的人。这个人就是米歇尔。”而奥巴马也说,“她是我的基石——是那个令一切成真的人。”

编辑/薛为俊

《知音》和今日头条共同打造的 知音头条app,您可以通过百度手机助手、360、应用宝、搜狗、安智等应用市场搜索“知音头条”下载(安卓版), 是手机上最好看的知音微杂志。

运营人员: 董敏 MZ011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