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静夜思

             

                    

 

    夜已深。明月千里,天幕缀着几朵淡淡的云,天地间便笼罩在这银色的世界之中。远处的山坳里浮起如连般浓雾,四散弥漫开来,顷刻间便不见了山影;窗前虫儿的吟声断断续续,和着一地斑驳的树影,顿时便惹起心中无数思绪。

    你是不是不愿意留下来陪我,

    你是不是春天已过就要远去。

    花开的时候,

    你却悄悄离开我,

    离开我!离开我!离—开—我!转自铁血

    太多太多的话我还没有说,

    太多太多理由……。

    如痴如醉的歌声萦绕在房间里,我不胜唏嘘:齐秦,你我可真同是天涯沦落人。

    南方的初春之夜寒意颇重,披衣出门,刚行至台前便有了席幕容“月华如水啊!袭我以无尽的风霜,袭我以无尽的惆怅”之感。对我来说,风寒露重倒没什么?而心中的凉意却越发令人难以忍受。那道不明、解不开、斩不断、挥不去的情结,如负泰山而履薄冰,岂是风霜、惆怅之份量所能言?

   “离开我!离开我!离—开—我!”歌声依然在耳畔回荡,那份凄凉,那份无奈如钢爪般搅动着我的心。这种触及心灵的痛楚是旁人难以感受的。这几晚,它常伴我在台阶前徘徊,常伴我灯前徒对四壁,彻夜难眠。

    浓雾如潮水般从山下涌过来,周围已不太看得清,月光也模糊起来。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除了孤零零的我,别的什么都没有,感觉自己就象进了一个……什么……“心笼”?对!“心笼”。姑且就让我迷失在其中吧!有人说:中年情怀浓似酒,少女情怀总是诗。其实,诗也罢,酒也罢,都是麻醉人的东西,麻木了肌肤,麻醉了灵魂,这样才能骗得了自己。我觉得,有时回避一下现实也是好的,可以让现实中的痛楚一点点消失在梦境里,至少至少也能减轻些许伤痛吧。

    可是,不思量,自难忘。无论是麻木了肌肤,还是麻醉了灵魂,难抹去的总是不能抹去的,难忘记的依然难以忘记,就像明天还是要继续一样,这是怎么逃避不掉的。因此,心笼者,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的东西罢了。人,是否一经有了思维就开始有了欲望?!是否一经有了思量就开始有了痛苦?!是否一经有了爱也就开始有了悲伤?!

    以前听这首歌时,总认为那是歌星们在扭扭作态;近来听这歌,每每沉醉而其中而不能自拔。总觉得齐秦可能也有这样的际遇吧,所以歌声能如此深深地打动人的心。以至于不听这歌时又想听,听到这歌时又伤心,简直就如吸毒上了瘾。

    这歌不由得想起李白一首词:

                秋夜清,

                秋月明;

                落叶聚还散,

                寒鸦栖忽惊。

                相思相见知何日?

                此时此夜难为情!

    此时并非秋夜,月光变得有些昏暗,夜空也不清朗了,但短短30个字,却把此刻我“难为情”的感受写得淋漓尽致。太白重生,当为我一大哭。

    很久没在月下漫步了,虽然无竹稍风动,月影移墙的情趣,但此情此景却与心情相衬;否则,对着良辰美景心里更不是滋味。

    四年了,每每触动尘封的往事,伤痛总像蚁蝼食骨般一点点吞噬着已经结疤的心。我还要承受多少个四年?一个人的一生有多少个四年啊?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抬头望茫茫夜空,请问:那传说中的天堂在哪里?亲爱的,在天堂的你此时此刻在看着我吗?没有你陪伴的日子里,我不知道度过了多少个难眠的夜,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尽头,我不知道要怎样才能排遣开这种心情,你告诉我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