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称没买到回家车票无处可去,每天吃住睡在网吧,不刷牙不洗澡,感觉累乏困

   稀疏的短发闪着油光,上身一件抓绒外套,绿色的毛巾被裹着双腿,蜷缩着身子窝在椅子里。电脑屏幕上,闪动着一部网络小说,但是电脑前那双疲惫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键盘旁边放着两个装零食的空盒子……截至2月12日,西安市南郊一所高校的大四男生小黄已经连续在网吧度过了28个昼夜。

期末考试后就“泡”在网吧
图:西安大学生小黄在网吧“泡”了近一个月,2月12日上午11时许记者第三次到网吧采访时又见他沉睡在电脑旁   《华商报》记者 鲁敬 摄

窝在椅子里的小黄22岁,今年读大四。

“他刚睡着。”2月12日上午10时许记者前去采访时,网管用眼睛瞄了瞄小黄对记者说。他是这里的熟客,网吧工作人员几乎都认识他。半个小时后,记者叫醒了他。“你们来了。”他睡眼惺忪地抬起头,看看记者,眼睛里布满血丝。

小黄有气无力地说话,看得出他很虚弱。小黄说,他是江西人,往年他和同学或老乡搭伴一起买火车票。今年他因为有事情耽误了,所以没和大家一起走。1月16日,期末考试结束了,他一个人来到售票窗口,但没买到春节前的车票。

就这样,放假前,他给家人打电话说不回家过年,因此整个寒假就“泡”在网吧里了。

1小时吃睡 23小时上网

每天早上天还没亮,小黄就到网吧外的市场里买几个包子当早餐。最初几日午饭还按时吃,之后几天忘了时间,午饭被“空”过去了。晚上天黑后,再到外面随便吃碗面。有时懒得动弹,直接叫外卖。睡觉时间也不固定,困了就在椅子上眯一会儿。

网吧的工作人员都知道小黄的“事迹”。网管说:“他上网主要打游戏,要不就是看电影或者网络小说。”点开桌面上的“影视”文件夹,有上百部电影和连续剧,小黄用鼠标点着这些熟悉的影片说:“这些都看过好多遍了。”

“二十多天没洗澡了,身上很痒,刚开始头发有些痒,现在已经没感觉了。”说起个人卫生,小黄有些不好意思,“没有牙刷,每天只能漱漱口。”荧屏发出的光反射在他脸上,干燥的皮肤泛着皮屑。

谈起过年,小黄笑着说,他感觉自己又老了一岁。一想到家人,他又沉默了,片刻之后才开腔:“除夕夜,外面爆竹声很响。我当时特别想家……很难受,只能拼命打游戏……”说着说着,小黄哽咽了。

再“泡”7天网吧 生活将结束

记者问他“泡”网吧的感觉,小黄揉着眼睛说:“累、乏、困!睡不好觉,总觉得头疼,感觉头重脚轻。”长时间上网对健康的危害,小黄已经感受到了。“还好,再过一周就能返校了,到时候就可以离开这儿了。”

网吧里上网的人听说有人连续上网二十多天,不禁惊叹:如此“透支”生命,难道要挑战极限吗?曾经听说有人在家里持续上网打游戏,半年后死了!“我肯定坚持不到半年就死了。”小黄开玩笑说。

2月9日上午记者第一次来到网吧时,小黄就坐在椅子上打盹。直到12日,连续4天,小黄的气色一天不如一天,就连网管们都担心他身体出问题。据了解,寒假期间,某些高校会将留在学校的学生集中起来,统一安排住宿。但小黄表示,自己不清楚学校是否有这样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