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一向都喜欢独自去旅游,有人在你身边,即使是最好的朋友最爱的恋人也会因为不可避免地分心减损了湖光山色的秀丽和诱人。

 

奇遇从湖上荡舟开始

我舍命陪君子来到泸沽湖,立刻被这尚未完全开发的自然风景以及当地摩梭族保存的一些母系氏族社会的习俗给迷住了。而女友却因其梦想与现实的落差嗟叹不已。

安顿下来后第二天,我们与另外一名游客一起租了一艘当地的“猪槽船”。这种游船是由两名当地的摩梭男人划行。

这天天气特别好,在湖上赏够了风景的人们禁不住湖水的诱惑,纷纷跳下去游泳。

朋友和船上的人也开始宽衣解带准备要痛痛快快地享受一下泸沽湖的拥抱。我不禁有些慌张,都下水了,我又不会游泳,又不会划船,要是不小心船翻了那可怎么办?

我很想叫住朋友不要下去,但话到嘴边又被她兴致致勃的表情给憋了回去,我向来都做不出剥夺别人快乐的事。

就在这时,船上那个一直背对着我划船的摩梭男人改变主意又坐了下来。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改变主意,但我能确定的是当他一坐下来,我的心便不慌了,身体也松驰了许多。我知道只要他在,就不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

这个素味平生的男人简单又寻常的举止竟然带给了我从未有过的安全感,使我对他有感激也有好奇,就剩下我们俩在船上,交谈便成了难以回避的了。

“我喜欢坐在船上漂呀漂的,你呢?”没想到眼前这个身高一米八几的粗犷男人竟会有如此温柔的声音。

我们很自然地聊起了天。我得知他比我还要小6岁,但在他面前,我感到自己象个女人而不是姐姐。我们谈的最多的当然还是泸沽湖的景色,和当地摩梭族源自原始部落的风俗民情。

 

 

来自现代大都市的我被仍然保留着母系社会遗风的奇异故事给深深迷住了。

   

初约“走婚”我一笑置之

时间在悄无声息地流逝,我们在亲切的交谈中忘了泸沽湖,也忘了湖里的那几个畅游者。我在广州疯狂的快节奏中生活了几年,此时此刻远离喧嚣的都市拥挤的人群和繁忙的工作,独自面对这个高大威猛的异族男人,真让人有点弄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幻。

“今天晚上,我去你那里走婚吧!”他玩笑似的请求打断了我漫无边际的神游遐想,刚才,他已经非常形象地告诉了我何为“走婚”——这是在当地甚为流行的原始婚姻方式,即男人趁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溜进自己心爱女人的“闺房”与之同居,缠绵一夜后又在第二天一早悄悄地溜走。

在现代男女眼里,这种原始的“走婚”无异于偷情。我听到他的话后愣了几秒钟,又看了一眼他,从他的脸上和眼睛里看不出他说此话的用意。也许对当地的摩梭女人来说,这样的“求欢”百分百是真心真意的,因为这是他们都接受并遵循的游戏规则。但我不是摩梭人,他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我有些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和神经过敏,于是也以一种纯粹玩笑的方式回敬他:

“好哇,我等你!”

 

 

 

 



下湖游泳的人们开始陆续上船了,我与他又恢复了最初的客气而冷漠的神态。女友边擦头发边为我惋惜:“真可惜,你不会游泳,白白辜负了这么一片湖水。”

我笑而不答,内心深处有一种甜蜜的感觉在膨胀,我甚至庆幸自己不会游泳,而这一切都离不开那个现在正奋力划船的男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