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快乐的情人节。
情人节,让刻守妇道的女人变得放荡不羁,让不甘寂寞的男人有机可趁。有一种情人用真爱去表演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有一种情人用肉体去摧毁一座荒诞不经的欲望之城。
情人节,男人们有了勇气,女人们没了脾气,等待他们的是期待已久的烛光晚餐以及他们心照不喧的高品质性爱。如果谁拒绝了谁,似乎就成了千古罪人。该说的话在这一天要说完,该做的事在这一天要做完,否则明天留给彼此的将是无尽的惋惜与遗憾。
情人节,多少垂屌可日的女人名正言顺地躺在了男人的面前,多少炙手可热的乳房在男人的眼前摇曳,男人们感动得禁不住流下了自己浓稠的体液。男人们失去的是液体得到的是肉体,女人们失去的是眼泪得到的是抚慰。
从狼烟四起到烟消云散,女人用她们柔软空洞的下半身迎合着男人们英姿勃发的下半身,用古老蒸汽机的原理非法制造了一场又一场的床头血案。散落在床单上的几根圈曲的黑毛见证了他们志死不渝的爱情与日浪滔天的高潮。女人在乎的是前者,而男人关心的只是后者。
在这个淫荡的日子里,所有的人都没了羞耻之心,女人们不再守身如玉,男人们露出了贪婪的嘴脸,蠢蠢欲动的手指揭开了臀部的面纱,女人所有的梦想在一刹那变成了男人的胯下炮灰,男人所有的期盼在一瞬间变成了女人两腿间的潺潺溪水。

情人节,一场排山倒海的情感大挪移与天崩地裂的肉体大杂烩!情人节培养了人们的调情习惯也提高了人们的做爱兴趣,更让人们学会了在今后的日子里如何去做一名合格的情人。新欢代替了旧爱,仇恨成全了感动,很多人从此踏上了光明曲折的情人之路,也有人成了都市街头的流浪情人。



情人节,悲伤的情人节。
情人节,夺走了无数女人的初夜也毁灭了无数男人的处子之身。多少女孩在这一天变成了女人,多少男孩在这一天变成了男人。
情人节,女人看着男人的眼睛,而男人却瞄准了女人的裤裆。
情人节,男女情感沼泽的分水岭,这一天之后,有些人走上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同居路,有些人发出了“只要曾经拥有何必天长地久”的感叹,还有些人正为他们刚刚夭折的爱情向隅而泣……

天下又有多少有情人可以出双入对的呢,更多的时候他们是逃避了枪林弹雨般的眼睛,疲惫地坚持着他们黑暗的爱情。情人节,却不能暧昧,偷情总是在无风的日子里,男女主角时刻扮演着侦探小说的角色。当真爱来临的时候,无所谓对不起也无所谓对得起,无所谓忠贞也无所谓背叛,原始的欲望之火点燃了突如其来的爱情导火线,高潮的眼泪淹没了道德的陷阱,正义与邪恶的情人革命都将在二月十四日这一天爆发。
二月十四日的凌晨或深夜,人们脱下裤子举起双腿,用自己颤抖的双手竭尽全力地为血雨腥风的情人大革命推波助澜!无数狗男女将用他们羸弱的血肉之躯跨越一道道的世俗防线,伴着最后一声呐喊,倒在床头,给人们留下了萎靡的笑容与哀伤的眼神。

泪水拌着体液在洁白的床单上肆意涂鸦,汗水拌着鲜血在赤裸的侗体上泼墨挥毫,人生旅途中一幅凄美的身体画卷就这样草草完成了。在黎明即将到来的时候,男女艺术家们又将用他们伟岸的身躯弹奏一曲永恒的情人节之歌。


情人节,孤独的情人节。
有多少风流倜傥的男人会陪着自己温柔贤惠的妻子一起度过这个放纵的节日?
有多少风姿卓越的女人会陪着自己老实巴交的丈夫一起度过这个疯狂的节日?
有多少人将在情人节这一天选择分道扬镳,又有多少人将在情人节这一天私定终身?山盟海誓从这一天开始,海枯石烂也在这一天结束。这其实就是个骗局,人们早已习惯了所谓的生离死别,所以骗局总能屡屡得逞。
虽然最初我们以爱情的理由恋爱,但最终我们还是以婚姻的名义做爱了。对于分手,我们却找不到任何的理由。朋友变成了情人,情人变成了仇人,仇人又变成了朋友,这样的轮回让我们分不清谁是朋友,谁的情人,谁的仇人。

也许这是一个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很多女人会在磕了半斤瓜子之后,将自己灿烂的裸体浸在满水的浴缸之中,独自欣赏着自己无人青睐的双乳,也许在那里她们可以隐约看见自己未来的情人。
也许这是一个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很多男人会在独自买醉之后,将自己爆炸的头颅深深埋藏在自己局促的裆部,也许在那里他们可以找到自己久别的爱人。

玫瑰花传递了我灼热的体温,烛光照亮了我黑暗的胸膛,酒杯里倒映着你明亮的眼睛,亲爱的,不如把我们约会的地点定在那狭隘的裤裆。你那陡峭的肩膀环绕着我高耸的乳房,那篆刻在悬崖上的初吻记录了我们生命的旅程,一张张怀旧的脸庞告别了失落的快感,那生长在路边的野花葬送了我们曾经的友情。

汗流浃背的身体融化了残冬的积雪,让我们一起来真诚地祝福那些有情人!无论是阳光下的爱情还是黑夜里的偷情,只要是真实的,都值得我们去珍惜、享受和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