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进吧!海军!最新章节!

里赤媚 收藏 1 232
导读:前进吧!海军!最新章节!

第十一章(1)

离金瓯还剩下不到一天的航程了,一连三天的大练兵活动让“怀宁”号上的汉子们的精气神消耗了不少,但是在周春月和白君看来,水兵们的精神面貌却是和体力的消耗程度成反比的,还有不到十来个小时就要达到目的地了,但是今天制订的比赛依然还要进行,今天比赛的内容是损管人员,老规矩依然是周春月和白君各带一队,在一声铃音之后,各个战位的人员模拟战时受创情况下在正副舰长的带领下搬出堵漏物资,完全按着真实情况下进行补漏等一系列防护补救措施,而其他的后勤人员也按着原先演习制订的计划进行救火等辅助救护措施。整个演习进行了大约三个来小时,最后由于实战经验的关系,周春月以极其微弱的优势赢的了比赛,而白君则忙着安慰因为输了比赛的新兵们,在白君看来输了哭鼻子不是坏事,这说明新兵们在一定的程度上已经有了非常强的集体荣誉感,谁说男儿流血不流泪的,有血有肉有泪的汉子才是真正的好汉子!

吃过迟到了的午饭,还有大约不到一个小时就要抵达此次的目的地——金瓯港了,远远的已经可以看见大陆边上的海岸线了,过了大约四十分钟,金瓯的引水员已经带着拖船过来迎接舰队了,刚刚和各个部门的部门长开完损管训练总结会的正副舰长们带着自己的水兵在舰桥上摆开仪仗队形,准备进入金瓯港。

让周春月和白君感到吃惊的是,在港口里他们听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由南海舰队司令查仲吉中国海军的特混舰队在纳土纳群岛以东四十海里的海域和英国特混舰队遭遇并且开展了规模宏大的海战,而且中国海军没有占到便宜,具体损失情况不详。这个消息将即将到来的节日气氛席卷一空,留下来的只剩一片惨云愁雾。而此时在千里之外的北京大本营,已经下班的各位海军高层刚刚到家还未更换自己的军装就又被叫回了大本营的大会议室。

会议的气氛异常的凝重,宋连星海军元帅脸色铁青的坐在会议室的主席上,一言不发的听着一边一位大校的关于最新纳土纳群岛海战失利战报,黄威秉海军大将则坐在宋连星海军元帅的对面,难得一致的和宋连星同样的面色,而平时两人的脸色总是相反的。相对于黄威秉大将微微颤抖的肩膀上来看,他的养气功夫仍然比宋连星要差上半筹。而在四周平时任何一个拉出去都可以让海军的小兵们高山仰止的将军们此时大气也不敢喘一个,面色难看的听着那位大校说着让人触目惊心的战况。

好半晌,那位大校才将目前收到的战况汇报完,原先凝重的气氛更加凝重了,宋连星元帅将花白的头颅轻轻的靠在会议室的高背靠椅上,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平静的说道:“查仲吉,张光业好大的本事呀!南海舰队,东海舰队加起来近三分之一的家当就这么轻易的给他们俩扔在纳土纳群岛填海沟了!”

宋连星对面的黄威秉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准备让宋连星把话说完,“三艘新锐的战列舰只回来一艘,五大海三艘战沉,张光业自己死了也就算了,还连累了近四千名海军精锐,他的陪葬也太让人痛惜了!”

黄威秉此时再也坐不住了,张光业是他的老部下,可以说是他黄威秉一手提拔上来的,这个人志大才疏也早就有所耳闻,但是没想到会蠢到这个地步,丢了自己的脸面是小呀!但是要是因为此次战役而输了整个战争,他就是万死难辞其咎了,平素他就和宋连星对不上路,一直因为自己手中的人事任命权和宋连星明里暗里发生过不少的斗争,虽然没有到宋连星反对的他就支持的程度,但是两人面和心不和已经是海军中人人皆知的秘密,当初在组建特混舰队安排东海舰队出战的人选上就和宋连星发生过严重的分歧,宋连星原本要派自己的嫡系南海舰队司令员张叔军带队的,但是当时自己认为查仲吉和张叔军都是宋连星的人,而此次战役对付残破的英国皇家海军太平洋舰队有赚无赔,不能让宋连星的势力再膨胀下去,而自己原本在各个基层舰队就不占优势,再不稍微扶持一下自己的势力,在以后的权利斗争中势必要落入下风,于是他积极主张让自己的小师弟老部下南海舰队的副参谋长张光业少将主持这次特混舰队东海舰队方面的事宜,他的理由是张叔军和查仲吉都是舰队司令,在一起指挥难免发生意见不统一,而张光业相对于查仲吉矮了三级方便指挥,而从战报的情况来看,正是因为这个矮了三级的张光业自做主张而导致直接和英国皇家特混舰队主力遭遇落入下风,查仲吉是为了不放弃战友营救张光业的舰队才造成五大海战沉三艘的败绩。而五大海的损失不是没有收获的,毕竟营救除了最新锐的淮河号战列舰,虽然淮河号已经不成样子了,张光业已经在遇敌的第一轮炮击中战死了。而这艘淮河号战列舰的造价足足可以重新建造五大海了,凭心而论查仲吉是有功无过的。

但是英国人不是没有付出代价的,他们被击伤击沉战列舰各一艘,说来让人伤心,英国人损失的战列舰都是负责殿后最后战沉的三艘南海舰队的海字级战列舰击沉的。两相对比:查仲吉是宋连星执教大连舰院时的得意门生,而张光业是自己福建马尾的小师弟,此时自己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了。虽说即使上军事法庭也无法追究他黄威秉的责任,但是以他自己心高气傲的秉性,他黄威秉绝不会眷恋自己的位子而死皮赖脸的赖着不走,就这样黄威秉下了引咎辞职的决心。可是在大本营,自己的门生故吏众多,为了怕他们误解此次是因为宋连星的逼宫,黄威秉觉得自己还是要说些什么。

黄威秉既然下了提前退役的决心,心里也就没有什么顾忌了,他清了清嗓子:“此事已经发生了,现在要做的就是怎么样去亡羊补牢,英国的两洋特混舰队虽然小胜一场,但是元气也伤的很厉害,结合上次的战斗可以说双方打了一个平手而已,但是却付出了失去海上补给线的代价,虽说从印度到泰国有陆上的运输线,但是由于路况极差,运输能力十分有线,由于马六甲海峡还在他们的实际控制中,我们惟有从美国人的地盘绕过去进行小分队甚至单舰破交战术,而且英国本土极其依赖从殖民地掠夺来的各种物资,我建议让南海舰队的和刚刚抵达金瓯的东海舰队的装甲巡洋舰组成破袭分队对英国皇家海军进行无限制破袭战,而且同时我们应该放下面子请求陆军出动对中南半岛的英国残余兵力进行毁灭性打击。”

听罢了黄威秉的话,宋连星此时心中也是感慨万千,几乎和黄威秉斗了二十年了,宋连星自认为自己还是比较了解黄威秉的,黄威秉刚才说的也是此时他宋连星自己心里所想的,没想到他连一句为自己开脱的话都没有,难道他!?

果然不出宋连星的所料,接下来黄威秉的话更让宋连星吃惊:“至于这次战斗失败,我个人负有主要责任,我明天会向国防部提出引咎辞职提前退役的报告,希望留下的诸位一定要精诚合作,共渡难关!”

宋连星此时大吃了一惊,大连舰院和福建马尾之间的内讧从建国开始已经略见端倪了,当时的开国元勋们不是没有意识到,但是一直想往内部竞争的道路上引导,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到了建国后的几次战争中,这种竞争越来越变味了,但是已成尾大难掉之势了,虽说两个学院之间的毕业生最后还是要进南京海军高级指挥学院进修,但是慢慢两个派系渐渐竟成老死不相往来的味道了。

心中想了这么多,在现场看来业已仿佛是开锅了热水,下面无法控制的开始了交头接耳,显然黄威秉的决定让他的部下们有些无法接受,宋连星心中却充斥了兔死狐悲之意,他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缓缓的说道:“黄参谋长的话很有道理但是我觉得这个时候撩挑子是不可以的,如果上面有处分,我也要分档一半,不能把全部的责任都扔给黄参谋长,现在我们暂时还是商议一下目前的对策吧!”不容黄威秉辩解,宋连星接着说道。

“目前来说,南海舰队是元气大伤,已经基本上丧失了战斗力了,就连防止英国人对我们进行袭击的能力都成问题,只能从太平洋舰队和北海舰队再抽调力量了,但是北极熊一直对我们的太平洋舰队地盘虎视耽耽,所能抽走的力量还是十分有限,而东海舰队虽然离战区很近,但是今年换装的舰艇大多未形成真正的战斗力,只能从各大航运公司抽调海军预备役,解封封存的舰只,但这也只是一时对付之计。破袭舰队我看可以让东海舰队刚刚抵达金瓯的东海舰队装甲巡洋舰支队当任。”

说着,宋连星从靠背椅上站了起来:“迫不得已只能放下脸皮让陆军提前发动对中南半岛的计划了,第二条广(州)河(内)铁路已经开始了试运行,看看能不能从陆上再次增兵。诸位,虽说现在不能说是国难当头,但是海军在国防部中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了,希望大家要象黄参谋长所说的那样,精诚合作,共渡难关!”
第十一章(2)

1917年的农历新年中国人过的并不怎么愉快,即使这一天和西方人的情人节是同一天,中国这台庞大的战争机器彻底的因为一场海战的失败而运作起来了。从南京军区抽调的一个集团军、从台北和海口两个军区各抽调了半个集团军,分别从新修好的广(州)河(内)的第二条铁路进入越南境内,而原先已经在越南的部分海口军区的陆军已经正式向老挝和越南的边境集结了。而在西藏军区的山地部队已经在去年就进入了锡金和尼泊尔境内待命,此时正不停的在英属印度殖民地的边境上不停的进行挑衅,到农历新年截止双方已经多次发生小规模火并,而在1917年2月14日的午夜,国内都在庆祝新春佳节之即,发生了最大规模的交火,在陆军大本营的默许下,驻扎在尼泊尔的西藏军区第四山地师终于进入了印度境内,打死打伤英军七十多人,俘虏英军一百多人,打死打伤印度土著军队五百多人,俘虏八百余人。2·14战役全面的揭开了中英第二次战争的序幕,也正式的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点燃了导火索。

白君所在的“怀宁”号装甲巡洋舰已经抵达了马尼拉准备进行最后一次补给,以后的补给只能依靠海军秘密在菲律宾设立的航运公司的商船提供补给了,白君这个装甲巡洋舰分队乃至整个东海舰队负责护航的装甲巡洋舰的三支分队都接到了由大本营直接下发的命令,前往马尼拉进行补给,再由各艘战舰的具体情况或单舰或双舰组队,分别前往澳大利亚海域甚至更远的珊瑚海进行破袭战,虽然大多都是上万吨的战舰,但是依然算的上是凶多吉少。因为考虑到作战的隐蔽性,白君和周春月以及所有官兵的遗书都是在金瓯写好,发往国内的。

2月17日,对外依然宣称在马尼拉友好访问的东海舰队的三支装甲巡洋舰分队生火起锚驶离马尼拉,其中只有一艘带领着大约七十来艘从马尼拉民间花大价钱雇佣的货船满载着从美国人手里高价采购的原油驶向了香港,而在马尼拉外海不远处自有从太平洋舰队派来的战舰护航,英国人目前的触手还是很难抵达这里的,所以安全问题还是可以保障的。而白君他们的航路还是十分遥远的,一路上的伙伴是越来越少了,一部分在进入了苏拉威西海就分手了,经过马鲁吉海,到了班达海又分流了一些,等进入了珊瑚海也只有区区两艘战舰了,其中一艘就是白君所在“怀宁”号装甲巡洋舰,而到达了威利斯群岛海域的时候,这两艘装甲巡洋舰也分道扬镳了,只留下“怀宁”号装甲巡洋舰孤单单的驶往澳大利亚的东海岸,一路上大约用掉了二十多天的时间,幸好原先一路上劫掠了不少商船除了英联邦国家的商船之外就连法属殖民地的运输商船都没有放过,搞笑的是不知道周春月从哪弄来一面黑色骷髅旗,说等到“怀宁”号装甲巡洋舰单独打劫的时候一定要挂上,特别是抢劫英国商船的时候,这叫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

白君和周春月并不知道在这二十天内,中英之间的战争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老挝全境的大多城市已经被中国陆军占领,只有大约不到十万人的老挝王国军队钻进了丛林打游击,老挝国王十天前进入泰国曼谷宣布成立流亡政府,而在中国陆军的支持下,越南军队占领柬埔寨的三分之二的国土宣布这部分是越南的五个新行省,在泰国的英国皇家陆军原本指望可以从印度抽调二十万殖民地部队也因为在喜马拉雅山麓下的2·14战役而迟迟不能到位,原来西藏军区的四个山地师已经由印度——尼泊尔边界进入了印度境内,并且打通了运输线,并且在莫拉达巴德附近修建了大量的工事等候国内的进一步增兵。此时国内因为春节的喜庆气氛尚未完全散去,就被英勇的陆军所创造的辉煌战绩而欢欣鼓舞。

当中国的首都还在雪花纷飞的时候,南太平洋却可以算的上是燥热难当,中国的战舰已经十分照顾到海军官兵的舒适性,基本上每位水兵都有一张属于自己的床铺,而同时的英国皇家海军的水兵每天还要象蝙蝠一样睡在自己的吊床上,可即使就是这样每天到了夜晚大部分水兵还是难以入睡,由于从金瓯出发的时候补给了大量的罐装蔬菜和咸菜,可是大部分水兵还是因为缺乏新鲜蔬菜而嘴角起了水疱,就连白君也没有幸免。起了水疱倒不是什么大问题,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自单舰作战以来,已经一周了还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目标,当时的英国皇家海军澳大利亚舰队并没有太强的实力,上万吨的战舰都被抽到澳大利亚西南海岸了,整个破袭作战中可以说最安全的就是白君所在的“怀宁”号装甲巡洋舰了,可是老是浪费油料却难以寻获猎物,无疑是十分消耗士气的事情。好在现在白君已经十分擅长自己的工作了,在周春月的帮助下全舰官兵依然保持着较高的士气,

终于在三月的一天,舰桅上的了望兵报告,在西南方海域发现大量的烟柱,怀疑是一支大型船队,值更长拉响了战斗警报,正在主炮遮阳蓬下纳凉的白君和周春月连忙跑上舰桥,看着下面的水兵们手忙脚乱的卸下遮阳蓬做战斗准备。

不到三十分钟,“怀宁”号装甲巡洋舰已经开到了二十五节极速了,和这支船队也相距不到两海里了,白君和周春月已经十分清楚的看见这支船队的大概了,这是一支中型船队,主桅上悬挂的是大英帝国皇家海军澳大利亚海军的军旗,大约有三艘大型货船,而且还有两艘驱逐舰在护航,周春月看见这支船队的规模后,大笑道:“升骷髅旗!”然后低声对白君说道:“奶奶的,总算开张了!”

“怀宁”号装甲巡洋舰上装备的是目前最先进的光学测距仪,在国内只有合肥级和淮河级战列舰上才有装备。显然这支船队也发现了东北方的这艘庞然大物,两艘驱逐舰马上加快速度迎了上来,希望可以在“怀宁”号装甲巡洋舰主炮开火之前可以进入鱼雷攻击位置。可是现在的“怀宁”装甲巡洋舰上的水兵虽然还是新兵,可是在早先的小规模战斗中还是累积了一些经验的。一号主炮和二号主炮(不同于欧洲海军的A、B、X、Y炮位命名,中国的炮位是按着从舰艏到舰艉按着一、二、三、四命名的)分别确定了自己的目标,其余的副炮也因地制宜分别确定了自己的目标,在一海里三链的时候,“怀宁”号装甲巡洋舰的主炮吐出了第一口火焰,大约不到三十秒后,在两艘英国皇家海军澳大利亚舰队驱逐舰身旁,澳大利亚的驱逐舰主炮按着白君的目测顶多只有130毫米左右,在这个距离上对于“怀宁”号装甲巡洋舰来说即使开火了也只能是蚊子叮老牛,但是要是再过上几分钟让他们进入了鱼雷射程之内,那可就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了。不过这段时间密集的训练还是让“怀宁”号装甲巡洋舰的炮手们找到了感觉,第二次齐射一号主炮就命中了其中一艘驱逐舰,就中弹后的火焰看,这次打的很准,估计干掉了那艘驱逐舰的前主炮中的一座。显然这次命中极大的鼓舞了一号主炮炮手们的士气,二号主炮的炮手们咬着牙以更快的速度提前完成了第三次射击,这次总算没有交白卷,但是可惜的是只是削掉了另外一艘驱逐舰的前桅,但是就这样两个炮位上的炮手们明显开始了竞争,在到达副炮的有效射程的时候,两艘驱逐舰都已经倾覆了,让白君感到可怕的是,两艘驱逐舰即使在中炮四五发之后,没有一艘驱逐舰掉转船头选择逃跑,而那几艘商船此时已经以最大航速逃逸到两海里外了,白君非常想让周春月停船营救落水还在海水里挣扎的澳大利亚水兵们,但是他知道这只是妇人之仁,他抛去这个念头,按着周春月的命令全速追击逃逸的三艘货船。

剩下来的战斗就没有什么悬念了,三艘货船被俘获两艘,还有一艘已经跑的太远了,处理俘虏是个头疼的问题,好在这里海岸不到五十海里,周春月将商船上的船员赶到救生艇上,留下了三天的淡水和食物,然后打开尽可能搬光可以派上用场的物资,打开通海阀,看着两艘上万吨的货船沉没,白君奇怪的涌起了些成就感。处理完这些事情已经是十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这个时候周春月宣布掉头,前往刚才发生海战的海域。

两艘驱逐舰已经彻底的沉没了,海上面还漂着几十个套着救生圈的水兵,白君放下救生艇,让水兵救起了这些已经被海水泡了大半天的水兵们,这些水兵们精神十分萎靡,目睹战友的殉国却被自己的敌人救起,估计心里什么滋味都有吧!?将这些俘虏们关押在底舱,“怀宁”号装甲巡洋舰连忙掉头向着毫勋爵岛海域驶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