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似乎是场混乱的爱情游戏,游戏里的所有人都清楚过程和结局,唯一遗憾的是,我被蒙在骨里,而我,却又偏偏是这场游戏的主角之一。              

 

[结局]

生活又回到最初的样子。

好像有什么改变了,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我依旧素面朝天,独来独往。

 

微微蓝又惶惶恐的第一场爱情,以失败告终。我常幻想,假如我不足够坚定,假如重来一次,假如``````

可是假如已成为回忆。

我会在深夜回家路上,对着满天星星微笑。

 

拥有过,已足够。

 

[过程]

公司聚会上,八卦同事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年轻身影对我说,就是他,和你一起进公司。和你一样倍受瞩目的人。金童玉女,你们很相配噢。

我眨了眨眼睛,端详了一会他的背影,然后转过头来,郑重其事地说,看来会让你失望,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

同事大笑,说凡事没有绝对。

回家的路上,众望所归,他送我。因为大家都说我们顺路,而且这次大家的意见非常奇怪的一致,和平常的叽叽歪歪完全不一样。

我讨厌这么奇怪的事情,更讨厌它发生在我身上。可是,我似乎不能推掉大家的好意。第一次觉得身不由己的无奈。

于是,恨恨地坐上他的车。

一路无语。

临末,他开口,你这么内向,也能做销售?

表情不屑。

这好像与你无关,我冷冷地回答。

然后,自己打开车门,愤愤地转身上楼。

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不需要他来证实什么

 

越来越多的交集。他说收回他原来那句话。话都出口还可以收回?真是新鲜事。

一天吃饭时,他突然问我,“你怎么总是独来独往?”

“习惯。”

“你平常都不爱说话吗?”

“对。”

“你为什么不经常笑?”

“关你````

我强忍下后面两个字,因为,旁边还有其它同事。

“屁事,是吗?”他恶意的大笑。

“不要以为你坐在我旁边,就可以像我妈一样,唠唠叨叨,没完没了。”我说完就站起来,朝另一个座位走去。

“习惯是可以改的。”他在身后大叫。

 

烦躁的中午,赶一批订单给客户。

必须把一些易碎的小标签贴到产品上。

可是我是个缺乏耐心的人。那些标签最后全部贴到了我的手上。

正懊恼时,他一把抓过我的手,很耐心地挑掉那些碎裂的标签,然后顾自若无其事的走开。

我有些晕眩地愣在那里,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什么人呀?撇撇嘴继续工作。

可是心情开朗很多,很快完成手头的工作。

 

凌晨五点,手机刺耳地疯响成一团,打扰我的好梦。半天摸索到手机,顺手关机。嘟哝了一句,哪头变异的猪,继续熟睡。

到公司之后才发现他的目光一直尾随着我,照照镜子,并无异样。

忽然想起昨晚的手机,不会就是他吧?

拿起手机,竟然就是他的短信:一梦醒来很想你,我在梦里见到你对我微笑,所以急着告诉你。可以给我机会吗?让我照顾你。

三更半夜不睡觉的变异品种,我一个人傻笑。

 

情人节,他拿着一大捧鲜艳的玫瑰,当众拥抱我,然后正式宣布,他把我追到手了。我还没反应过来,手已被紧紧握在他手心。

我幸福地掉入他的圈套。

天知道,这是我遭遇的第一场爱情。我还迷糊得搞不清楚状况,就成了别人的女朋友。

但是,我那么相信爱情这个东西,那么相信幸福的承诺,那么相信这个说习惯可以改变的男人。

那时,仿佛一切都和我无关。

我只顾着自己幸福着,忘记了同事有些奇怪的目光,还有他偶尔似乎略带歉意的心疼和几次莫名奇妙的欲言又止。

爱情那么美好,我为什么要给它加上忧伤呢?

 

一个月后。美梦终于破碎。感情的路,并不是任何人都是一帆风顺的。我从同事支支吾吾的口里逼出了事实的真相。

一场全世界都知道的,玩弄感情的游戏。我是受害者,而你,是主谋和帮凶。

赌约爱情,这么无聊的事情却这么真实地发生在我身上。

我不再相信爱情,不再相信身边所有人。

 

我拒绝他所有的交谈,电话,短信`````

偶尔在深夜睡不着时,爬起来。一个人默默流泪。

我什么都可以忍受,可是,你为什么要骗我?!你可以不说一生一世照顾我,不说永远爱我!这只是场赌约,你何必这么费神!

 

数月后,我离开公司。

老板给了我一封信,让我再好好想想。

我摇头。

我没有拆开那封信,我把它放进垃圾桶的那一刻,觉得自己终于捍卫了自己的爱情。

虽然可能时间稍稍晚了点。

事实的真相,我已经清楚。

即使,他后来真心爱我。

可是,这终究是以赌约开场的爱情。

输赢,都必须承认。

 

[开始]

那时我刚从学校毕业,意气风发,对工作满腔热忱。

据说,老板对我十分满意。

据说,老板也很看好和我一起进公司的另一个年轻帅气的男生。

据说,有一些老员工对我们两个很不满,很嫉妒。

据说,那些老员工要给我们两个人钉子碰。

 

这些只是别人无意中告诉我的,可信度百分之几,我不清楚,所以,我不在意。我只希望我做的是我自己该做的事情,不轻易改变,也不轻易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