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直言:看看我的“灰色收入”

huhu1128 收藏 3 130
导读:教师直言:看看我的“灰色收入”

我是个教书的,清水衙门,哪来的“灰色收入”呢?开始我也不信,自从调到城里并“荣升”为班主任之后,我不得不信了。当然,我那点儿“灰色”和乡长、局长们比起来,连个零头儿都算不上。但一想到自己干的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还得在讲台上言传身教,未免有点儿心发虚,觉得还是先坦白出来更稳妥些。卸去包袱,才好轻装上阵嘛。
我的“灰色收入”的构成以烟酒副食为主,“行贿”者大都是有头有脸的学生家长,逢年过节是“灰色收入”进账的黄金时段。今年的“大宗进项”有以下几款:

1箱茅台,2箱郎酒,3箱古井,是郑副书记、任局长、郝乡长、关经理等所赠;另有各种名酒25瓶,具体出处目前已不详。

4条“红塔”,7条“白云”,还有1条什么“溪”,开始我以为是上不得台面的次货,就分给来串门的几个同事了,后来才知,那是什么“极品烟”,贵得很。当然这些基本上是作为酒的“附属品”溜达到我家的。

螃蟹、大虾、黄花鱼等海货5箱,牛肉、羊肉40斤,为科长、所长和个体户所“孝敬”。(已毕业上班挣工资的学生所送礼品因不属“灰色收入”故未计算在内。)

这些东西大部分是家长亲自送来,一来和我交谈交谈,了解一些情况,二来表示对老师的尊重。我则觉得主原因是他们怕孩子知道了产生不良影响,可谓用心良苦啊。其实我也清楚,我的“灰色收入”中的绝大部分确实是“灰色”的,人家有权有势有地位,收了那么多的东西,自己用不了,送给老师做个顺水人情,总不会产生什么不良后果吧?每次我都反复说老师对每个孩子都一样,都认真负责,绝对不能收家长的礼物,可谁又会把拎来的东西拎走呢?有一次我让儿子把近处一位家长的东西退了回去,没想到那家长又加上两样东西气呼呼地送了回来,还说老师有薄有厚,看不起人,闹得我很不自在。

退又退不了,用又用不完,只好拿着走亲串友。亲友们倒都挺识货,个个“笑意写在脸上”,都说老师的待遇确实高了,买得起这么贵的东西。我心里的滋味则是怪怪的。

老师也是人,而且是极普通极平常的凡夫俗子。只是我念了这么多年的孔孟,时常标榜自己的清高、正直,接受并享用这些“灰色”的时候,心里真的坦然不下来,更不用说像某些弟兄洋洋得意地炫耀自己收了多少多少。平时上课又不敢也不想对“有关学生”另眼相待,惟恐落得个“势利眼”的恶名,就更觉得寝食不安。唉!

怎么办?苦思良久,终于想出了个办法,暑假后,我这个“班父”说啥也得辞了。不在水边站,就湿不了鞋了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