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兵王》作者漠北狼做客搜狐精彩聊天实录

转自:http://book.sohu.com/20060124/n241583749.shtml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搜狐嘉宾聊天室。

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兵王》的作者漠北狼,和网友一起聊聊他的新作《兵王》。首先跟网友打个招呼。

漠北狼:各位网友好!首先非常感谢搜狐给我们提供了一次见面的机会。

主持人:这时候已经有很多网友在等了,有网友说是什么样的动力促成你写这部《兵王》的呢?

漠北狼:写《兵王》这个作品想表达两个目的,一个就是说我现在看到所有的军旅作品,基本上都是在关注部队的高层,校一级的军官或者大规模的作战演习,对我们部队最普通最普通的士兵关注的不够,往往忽视了他们的苦与乐。我想通过我们这部《兵王》,能唤起大众对普通士兵的关注。

第二个目的也就是宣扬士兵的自强自立的精神,也想告诉和《兵王》里面鸿飞、司马差不多年龄的朋友们,在你们读书、学习、享受父母呵护的时候,有一群和你们一样的同龄人,在为保卫祖国的和平安宁付出血水、汗水,有的时候甚至是生命。

我想写《兵王》最主要的就是宣扬不屈不挠、自强自立的精神。

主持人:可以说这种动力促使你写《兵王》这部作品。

漠北狼:对。

主持人:您当过特种兵是吗?

漠北狼:只能说曾经是。

主持人:能大概给我们讲述一下您什么时候当的特种兵,在哪一年当的?

漠北狼:我是1992年入伍的,其他的事情就不太好说了,涉及到一些不应该说的敏感问题就不应该再说了。大家也知道,应该理解这个事情,我们中国的特种部队始终是比较神秘的。

主持人:我们的网友让我送给兵哥一句话,说中国的军人了不起。

漠北狼:非常感谢他。

主持人:有网友亲切的称你为兵哥,为什么要以漠北狼的ID出现呢,有什么意义吗?

漠北狼:也不是完全的改变了,实际上我最早发《兵王》改漠北狼的时候是在铁血网站。其实我觉得狼特别能体现军人的精神,看了一本《狼图腾》,从此以后我打算改这个名字。而且漠北就是距我们当初服役的地方也是大漠了,而且狼的精神也能体现出一个士兵应有的精神,也就想改这个名字。

其次“我是特种兵”这个名字,我觉得只适合于做一个网名,如果说拿到作品里说特别咬嘴,就简单的改了一下。

主持人:这也是网友特别关注的问题。

我们都知道您是当兵出身的,书中的人物是不是有您的原型或者有您的战友?

漠北狼:这个绝对是有的,书中的那些主角不单单是一个战友或者是一个人物的原型,比如说司马这个人,是三个人的综合体,我把他们的性格综合在一起写了这一个司马。

如果说这本书里有我的影子,我觉得很少一部分,大部分是我身边的战友,是他们的事迹、他们的精神在感动着我们。

主持人:就是说还是有现实生活中的原型?

漠北狼:是的,在一起服役的战友。

主持人:在这里有您的亲身经历吗?

漠北狼:有。

主持人:是在哪一个部分能给我们透露一下吗?

漠北狼:比如说在选训的时候,是最大的切身体会,那种无助、孤寂、害怕、担心,我所有能写出来的东西。

主持人:就是当心的切身感受,就是真实的记录?

漠北狼:对,有那种感受。

主持人:你觉得本人的性格是像司马还是像鸿飞呢?

漠北狼:这个问题已经无数遍的问到了。

主持人:这也是大家很关注的问题。

漠北狼:每个网友看过以后都会问是像司马还是像鸿飞,我觉得司马活泼一点,鸿飞稳重一点。我觉得我应该像鸿飞一点吧,活泼的不够,比较死板,不够开朗。

主持人:《兵王》里出现了很多地道的北京话,有幽默风趣的,您是北京人吗?

漠北狼:不是,我是河北沧州人。

主持人:这是网友的问题,网友说觉得你融入了很多地道的普通话。

漠北狼:我把鸿飞定义的时候就定义他是一个北京的孩子,然后服役了,我也在北京服过役,我们学了一些北京的土话,对北京的方言有所了解。



主持人:书中为何反复的强调城市兵与农村兵?这个有没有什么用意呢?

漠北狼:我觉得我们的部队、我们的战士很大的一部分来自于农村,像我们部队一个最根本的精神,我所感觉到我们的部队纯朴、热情、无私,这些精神我觉得在一个农民的身上是最能体现得淋漓尽致的。作为我们这个部队的原动力的精神,我觉得很大一部分就是来自于农村的洗涤,他们受的教育比不上城市的孩子高,他们所享受的生活也没有城市的孩子高。到了部队以后往往付出最多的还是他们,他们像老黄牛一样勤勤恳恳。从我当兵这几年来说,我觉得农村的战士往往付出的很多得到的很少,比如说考军校,往往城市的战士们考军校很容易、很简单,他受的教育好一些,农村的战士就很困难。

刚来部队的时候,农村的战士好像比较木讷,城市的生活不太改变。我所提到的部队是一个大熔炉,有两种不同的钢融在一起成为铁水,然后再精炼成钢。

到了部队以后有一个定义,城镇兵比较难管,因为他们有很多自己的想法,农村兵是服从,城镇兵是想办法把我真实的想法表达出来,经过一段时间磨合以后,城镇籍的战士就比农村籍的战士朴实、善良,农村兵又在城镇兵的身上学到他的活泼、自信,只能说相互渗透、相互融合。

往往就是这样,从摩擦走向融合,再走向成为战友一样的感情。

主持人:在《兵王》里头多次提到城市兵、农村兵,您的目的是不是也是为了给读者阐述相互渗透、融合?

漠北狼:本意是这样的。刚到部队的时候,城市兵、农村兵是格格不入的,相互之间很少说话,你是你这一群,我是我这一群。

主持人:有打架吗?

漠北狼:打架的事情倒是很少发生,因为新兵连的时候有争执,但是动手的时候基本上没有。

主持人:所以说对军队的事情,当时很多人不了解的情况很感兴趣,他们也能吸收到很多他们所不了解的一些事情。

我知道在这部作品之前有一部作品叫做《国之利刃》,在网上受到了很多网友的好评,是怎么样一个原因这部作品停止了没有再继续写下去呢?

漠北狼:对于我来说这也是一个遗憾,相信很多网友已经知道为什么没有继续。怎么说呢,冬天过后就是春天吧。

主持人:有人说《兵王》是《国之利刃》的前传,是这样的吗?

漠北狼:这是网友的一个定义吧。

主持人:您在写《兵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也会出现同样的结果呢?或者说写的过程中会停止不再去创作了?

漠北狼:没有,人说吃一堑长一智嘛,所以我在写《兵王》的时候就尽量避免一些不应该出现的话题。

主持人:就是说不会像上一部作品一样,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漠北狼:是。

主持人:这两部作品让你比较的话你更喜欢哪部?

漠北狼:应该说我都喜欢,都是我的作品我都喜欢。

主持人:觉得哪一部更表达了您真实的想法或者说更能表露出来您的心声?

漠北狼:我觉得写《兵王》是对自己的一种回忆,写《国之利刃》是对未来的一种幻想,当兵的人都渴望有一天能展示自己的才能和报复,但是军人都不喜欢战争,但是都渴望在战场上表现自己。《兵王》是现实的,《国之利刃》是对未来的幻想。

主持人:又有一个网友说,说看了《兵王》感觉在这个飘满铜臭的社会竟然还有血性二字,是中华民族的钢铁脊梁。

漠北狼:谢谢这位网友,那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主持人:《兵王》里面有一个鸿飞,很多网友想知道关于鸿飞的故事您还会继续写下去吗?

漠北狼:我觉得鸿飞和司马他们这一群主人公,如果再写下去我觉得网友们应该就厌倦了,他们已经成为无所不能的英雄、无所不能的战时。这样说吧,如果说网友认可,支持我继续写我就一直写下去。

主持人:看来还是网友能给你带来很大的动力?

漠北狼:对。现实生活中比如说网友给我寄烟、寄茶叶,给我发短信鼓励,说句实在话,写作这个东西是非常非常辛苦的事情。

主持人:需要别人激励?

漠北狼:也不是说激励,我是有正常工作的,我写东西完全是业余的时间,有累、有苦的确写不下去的时候,有的时候比如说今天不想写的时候就会想到网友,他们在苦苦的等待,在无时无刻的在关注你,比如说你感冒了、病了发来好多的短信,有的时候还寄药过来,对网友满怀感激之情。

主持人:我看《兵王》原创很多网友讲,说用祈求的口气跟您说,更新吧,受不了吧。

在完成这个作品的过程中,有一段时间说不想写或者想放弃,是什么原因呢?

漠北狼:因为写作这个东西占用我太多太多的时间,也多少影响到了我的工作,因为现在我也有家庭了,成家了。首先我觉得写作只能算是业余爱好,我目前的水平来说不可能靠写作来养家糊口,我觉得作为丈夫来说,应该维持好家庭的温饱然后才能写作。当时一段时间有一点小坎坷,但是也是克服了。当然也还有一些外来的干扰,我从来没有说过放弃,只能说休息一段,一直在坚持,因为写东西是我的一个爱好,也是我的一个梦想。很早很早的时候就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写一部书。

主持人:《兵王》是您的处女作吗?

漠北狼:对。

主持人:在这之前您没写过什么样的作品,包括随笔、短片啊?

漠北狼:最大的是在报纸上发表过豆腐块,我的希望就是长篇小说能发表。

主持人:您前面写的短片有军事类的作品吗?

漠北狼:主要是军事类的吧,也有其他的,杂技啊、随笔啊,但是我写散文、写随笔人家不喜欢看,觉得里边有杀气,有军人的刚性,不太喜欢。

主持人:那您写的是什么样的随笔呢,您大概给我们讲一下,很多网友很关注这类的问题。

漠北狼:也是一些随便的感想,有感而发写的一个东西,主要还是说军人和军人的家庭。有的网友也建议我建立一个博客,但是我对网怎么操作比较郁闷,随后想在搜狐建一个博客,我会把随笔、散文之类的发上去,希望网友关注一下。

主持人:今天刚说到你的随笔,很多网友现在特别关注这个,我觉得今天这个访谈进行的时候没准他们就已经开始搜了,说漠北狼在之前写过什么样的文章一定要拜读一下。

漠北狼:以前写的文章基本上没有在网上出现过。

主持人:看来大家现在在网上还是找不到的。

漠北狼:对,我是真正的上网以后,有自己的电脑是在2003年,那时候还没有发现网络上可以写东西。



主持人:在您经历了《国之利刃》这个风波以后,《兵王》在创作上是否会因为过于小心谨慎而使得好多精彩的内容无法面市了?

漠北狼:这个没有,我觉得写《兵王》就是一腔的热情、一腔的激情,构思好了一个大纲以后基本上就是一蹴而就了,每天晚上保持三四千字的写字量,我想应该出现的还是出现的没有影响到我实际的内容。

主持人:很多人觉得好多,可能网友的心理觉得由于种种原因不愿意写的没准就是最精彩的东西,所以很多人就会非常关注这类的问题。

漠北狼:并没有,这个网友可以放心了,当初在网上连载的时候,有的网友就说,你的结尾太仓促了,怎么刚到高潮就结束掉了,有点儿虎头蛇尾的感觉。

我想写作应该有一个技巧,残缺就是美,但是我觉得《兵王》的结尾就是这几个士兵已经成功了,已经成为正式的特种兵了,已经达到一个《兵王》的高度了,就此收笔就可以了,我是这样想的。好多网友不理解,说我在敷衍他。

主持人:有的网友觉得,我看到这儿忽然就有从高楼坠下的感觉,觉得心里看上去很不爽。

漠北狼:很理解,但是我觉得一个士兵成长为特种兵,写的就是《兵王》嘛,如果再写一个特种兵那应该是另一部小说的题材和话题了。如果说时间允许的情况下,我看一下网友们的反映或者说看看我的构思有没有成功的希望,我可以把这个故事再铺开写一下。

主持人:续篇吧?

漠北狼:就是在网上发一下,给网友们一个交代吧。

主持人:今天您在搜狐上做客看到您有这个想法,那很多网友就开始催了,说您在搜狐说写怎么不写啊。

漠北狼:那就看我的时间安排吧,下面还有几个东西在等着写。

主持人:您的作品真实的素材占多大的比例,在整个作品当中?

漠北狼:《兵王》的过程我觉得真实的事情应该是能占到80%吧,往往《兵王》里面发生的好多小故事其实就是部队士兵的事情。当然像比如说鸿飞吃辣椒那个地方,他其实是一个八九年的老兵,我跟那个老兵没有见面,我到部队以后听司务长说这个事情,我就写到这个小说里面去了。

也有人提意见,说书里面的鸿飞和司马捣蛋的不够,其实如果当过兵的就知道这样的捣蛋兵已经是达到容忍的最高限度了。网友们有时间可以读一读《兵王》,如果说读完了《兵王》再去当兵,很多事情都会经历,真实的程度达到80%多,但是有些情感的地方也有润色、加工。

主持人:您觉得《兵王》最大的亮点是什么?

漠北狼:我觉得最大的亮点还是我觉得写出了一个精神。我觉得在现在的浮躁社会里,我发现好多的网友对这个现实社会有特别多的不满,嫌待遇不好、嫌工作不好,随时随地的想换一个工作,其实我觉得不应该把所有的问题怪罪到社会上来,我觉得最主要的应该是自强不息,只有这样才能一步一步的向自己想达到的目标靠近。

主持人:很多网友在看了《兵王》以后觉得激励自己,就是说能更好的适应社会了。

漠北狼:这是我的一个希望,我希望看过《兵王》能学点儿《兵王》里的鸿飞和司马他们自强不息的精神,这样对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应该有所帮助。切身体会吧,打个比方来说,如果现在把我放到任何一个地方,放到任何一个工作环境,我都不会觉得有难度,我干不下去,没有这种想法。

主持人:因为你经历过。

漠北狼:经历过,有挫折,有收获。

如果现在把十八九岁的孩子放到部队的环境里去,他可能接受不了,但是经过部队三年多两年的锻炼以后,他可能自己没有发现,但是其他身边的人就会发现,这个人已经变化很大了,对自己有信心,很坚强。

主持人:成长了。

漠北狼:到部队服役嘛,脱离了家庭,进入一个陌生环境,完全要靠自己,会学到很多的东西。

主持人:现在有网友问,在您的作品刚上市就受到了好评,我们都在关注您的作品,无论从网上还是销售,都是不错的,看到您的这种情况您有没有想过做专职的写作?

漠北狼:目前还没有考虑这个问题。我觉得以我目前的能力、以我目前的水平距离一个职业作家还有很远的距离,努力吧。再一个,《兵王》一个是出版社能帮我一下,慧眼识珠,另外,大仲马说每个人一天都六次机遇,我抓住了一次。我觉得我不断的充实自己,不断的学,有一天会成为一个职业作家吧。

没有强求,我做事情都是水到渠成的,顺其自然,我没有强求说准备我明天就做一个职业作家,后天干什么,没有那么想,水到渠成。我努力了、付出了,能得到最好,得不到说明你付出还不够,需要进一步的付出。

主持人:现在有网友在问,兵哥,我想知道,你的梦想是什么?

漠北狼:梦想很多,近期的还是远期的,近期的梦想我想把《兵王》拍成电视剧,让更多的人了解士兵。远期的梦想,想成为一个作家,还想重新穿上军装回到部队当兵。

主持人:真的有这种想法?

漠北狼:对。

主持人:为什么呢?

漠北狼:我觉得那时候很单纯,可能对现实生活的逃避,我觉得当兵的时候太单纯了,先做好自己的训练,和战友之间吹吹牛、聊聊天,过得很愉快,基本上没有什么烦恼。

主持人:有压力吗?

漠北狼:我觉得当时的那种压力可能不是针对一个人的,应该是一个群体。当大家共同对抗压力的时候,分摊到每个人的几乎感觉不到。

我现在面临的压力就是针对我自己或者针对我的一个家庭,有的时候当然有大男人主义了,作为一个男人我可能要站在我太太的面前扛着,实在扛不住了需要我爱人支持了那就两个人一起分担。所以说想回部队当兵可能是对现实的一种逃避吧。

主持人:有没有想回去再感受一下,因为您已经步入社会了,那现在再回部队和当时的感受肯定有所不同了。

漠北狼:很小不同。打个比方说如果现在让我重新服役,我估计连长、营长都拿我没有办法,因为调皮捣蛋我能达到一个程度了,我把你气得不了你还抓不住我的把柄,没有办法惩罚你,就是老兵和新兵的区别,老兵油子了。

主持人:在您重新回到部队,您刚才也谈到过退伍以后也回到部队上看过战友,或者回到当时生活过的地方,我想了解当时您的心里在想些什么?有什么感受?

漠北狼:我的感受就是回家了,特别亲切。

主持人:感性一点儿的理解,能不能像回到爸爸、妈妈的怀抱?

漠北狼:妈妈的怀抱倒没有,我就感觉回家了。退伍以后第一次回部队的时候,去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他们已经开始吃晚饭,部队有一个习惯就是吃饭前要唱歌,他们唱歌的时候我很远的时候听到他们唱歌的时候心跳就开始加快,特别兴奋,游子离家很多年的感觉。看着他们持枪的哨兵站岗的时候也很兴奋,看到哨兵不认识你让你拿证件的时候,就感觉我回家了怎么不认识我呢。

始终感觉我回家了,但是没有回到妈妈怀抱的感觉。

主持人:没有自己的孩子回到自己家的感觉,而是觉得这就是我的家,这就是我应该生活的地方,我对一切的环境都很熟悉很熟悉。

漠北狼:对,有一个归属感,这就是我的家,这就是我的第二个家。而且我们现在战友说起来的时候都是咱们部队,然后说几连的谁谁谁咱们哪一年哪一年的,说起来都是咱们,听起来心里热乎乎的。没当过兵的可能不了解,如果说我们是一个军区的,但是我们并不认识,比如有可能北京军区很大,有可能我们在哪个地方遇到,问你是哪儿的,我是北京军区的,你是哪儿的,我是北京军区的,就感觉特别亲切,有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主持人:我们现在再转回作品,我们聊到您的生活各个方面,现在很多人比较关注您的作品您会不会做专栏作家,因为您现在也是在边工作边用业余时间创作,想你在工作和创作时间上怎么合理安排的?

漠北狼:自从开始写作以后,我所有的业余时间已经全部放弃了,减少一点儿睡眠,放弃一些朋友,聚会啊、聊天啊。利用一些周六、周日的时间加紧创作,有的时候写东西要写到夜间的两三天,第二听的八点钟还要上班,所以说写东西很辛苦,有的时候连续写一段时间以后,我觉得用脑子耗氧比较大,手脚都是麻木的,头脑发昏。

主持人:有死亡的感觉。

漠北狼:死亡的感觉倒没有了,就是发木,非常不舒服。我是尽量的不影响我的工作,因为工作首先是正事嘛,目前来说写作是业余。所以目前我是挤时间在写,放弃一下睡眠的时间、放弃一下与朋友交往的时间,所以我写东西的时候网友们非常不满意,你怎么一天才写这么一点儿啊。

主持人:我还想知道,您在写这个作品的时候您当时的心态是我有这种责任感,我觉得这个作品我应该创作,所以我工作之余应该挤出时间写这个东西,还是内心的激动我不吐不快,我一定要表达给你们,让你们知道我、了解我。有的作者就觉得,我晚上躺着睡觉,你让我睡我睡不着,我一定要把心里面的想法表达出来,好像一吐为快的心态,写完了我觉得我自己舒服,您是怎么权衡这个的?

漠北狼:应该是两者兼而有之吧。首先我是爱好写东西,爱看书,看多了就想写,一个从小的爱好。再一个,确实有激情,我觉得对我们士兵关注的太少了,人们对他们了解的太少了。往往现在看某些电视剧或者文学作品,感觉当兵是非常舒服的一件事情,不残酷、不枯燥,非常舒服,可以花前月下。

主持人:所以很多网友会问《兵王》里面怎么爱情戏这么少,我觉得是受我们现在的文学作品感染了吧。

漠北狼:所以说我有激情,我想把一个士兵的感觉告诉给大家,让大家感觉到什么样的兵才能叫做兵。

主持人:您在创作过程中有没有自己写写到自己内心满热情的时候,睡不好觉,一定要把这个东西写出来让广大读者看到,或者拉过来一个人我给你讲?

漠北狼:有。

主持人:因为我碰到过人,他写到高潮的时候内心很激动,一定要说,恨不得拉过来一个人我给你讲是怎么样的情况。

漠北狼:写到自己心潮澎湃,有的时候我打字比较慢,说不过来的时候就抓过来一只笔拼命的写,写完以后自己拿过来看都不认识了。

主持人:我能不能理解为是您的灵感来了。

漠北狼:灵感的一个爆发点。

主持人:我会自己写当时的感受,有可能我当时急于把我的感受表达出来,但是我过后拿起来这个灵感闪过以后不知道自己当时想些什么,也许这就是作家创作的灵感。

漠北狼:这是我的体会。有的时候突然而来某一个时候,有可能是写东西的过程中,包括看电视或者哪里,突然有一个镜头或者有一段文字激起自己的想法来,我当时经历过这样的阶段,我自己起了一个名字叫做灵感的爆发点,一下就爆出来了,你必须抓住。

主持人:就是我刚才聊的,是这种感受吧?

漠北狼:是这种感受,我把这种东西抓下来,绝对能够得到共鸣的。

主持人:这样的东西才能得到很多读者关注你,觉得能跟我产生共鸣,很真实,能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

漠北狼:是的,我始终认为写一部好的作品必须用心去写,不能用模式去写,不能用套路去写。我想读者们喜欢这部《兵王》,我觉得我的文笔是很稚嫩的,并不是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自己给自己的评价就是一个高中生写了一部作品,可是我觉得能够得到网友们的喜爱我觉得我用心在写,他们用心在看,我写的是一个基本上不能说全部是事实,基本上是事实的故事。

主持人:能得到他们心灵上的共鸣。

漠北狼:应该是得到了他们的共鸣,但是没有跟网友详细交流过这方面的信息,但是我想他既然能这么关注我的《兵王》,肯定是有所感、有所想,应该是有共鸣。

主持人:我觉得您没有跟网友直接沟通,目前这种状态还是比较好的,因为很多网友要能抓到你,在论坛上、在网上抓到你,肯定蜂拥而至的问你N多的问题。

漠北狼:是的。

主持人:因为在我们的网上不是在连载《兵王》,我已经连续的看下页下页N个下页,说赶紧给我更新一下吧,我实在受不了。

漠北狼:请网友们谅解吧,当初写这个东西的时候确实自身能力不行,有可能工作耽搁我今天回家晚了写的东西比较少,我不想敷衍大家,如果我随便写一两千字发上去,大家看着也没有意思。一般是写完了要修改,看写的合适不合适、衔接的好不好,我不想敷衍但是,敷衍大家随便写几千字都是对不起大家对我的支持与关注。

其次,我想到后期更新放慢也是跟《兵王》的选择有关系,因为宣布《兵王》开始盗版书就上市了,所以我觉得不能再加快更新了,如果再加快更新,我正版的实体书还没有出来盗版就满天飞了。

有一个不负责任的话,我们应该庆幸,“因为你的书好才有人去盗版。”

主持人:刚才聊到您的梦想,说重返部队。

漠北狼:不是说回到原来的老部队,因为我的体格受不了。我的梦想就是重新穿上军装。

主持人:重新穿上军装也好,把《兵王》拍成影视剧也好,说到梦想的时候正好回到刚才的问题,因为我们知道您的作品和刘猛的恰好是一个策划方。

漠北狼:现在目前刚刚是实体书,下一部的运作我还没有实际考虑过,等《兵王》正式销售渠道打通以后,我想下一步会有所行动的,但是现在还没有考虑。

主持人:就是说如果有这个可能性,您还是希望做。

漠北狼:是的。

主持人:全面展示,让更多的人了解你。

漠北狼:对,现在是读图时代,看书的人少,看电视的人多。

主持人:2006年,你有两个作品新的计划是吗?

漠北狼:是的。

主持人:一本30万字左右,叫做《战友》是吗?

漠北狼:是的。

主持人:还有一本《热血》,默写了特种兵在国家外敌侵犯的时候深入敌后生活的故事。

漠北狼:是的。

主持人:能不能给网友透露一下这两部作品的情况?

漠北狼:军犬这个只是一个构思,军犬还是在构思阶段。至于说《热血》,当初我看过一部书叫《月色》,我觉得应该给凸现一下,他写的作战思想我不认可,我觉得未来的战争应该就是特种兵的战争。你想伊拉克,九十年代的海湾战争,当初开展之前几十个特种兵小队深入到伊拉克境内,把他的指挥系统、防空系统、通讯系统都打开,没有打就乱了,我认为将来的战争就是特种兵的战争。我想写的一个是退伍的特种兵遇到外地入侵的故事,两个最优秀国家的特种兵在一起。

简单点儿说,就是现代版的《敌后武功队》吧。

主持人:您是什么背景的情况下决定创作这个作品呢?

漠北狼:还是想一显身手的思想在作怪吧。因为前期还有工作嘛,过完春节以后2006年的工作就要相对铺开了,等工作安排好以后到了五六月份我开始写这个。

主持人:您计划在什么时候能收笔,就是完成这部作品?

漠北狼:我准备写到八十万字左右。

主持人:肯定今天宣布了您这部作品,然后开始写,很多网友也很关注,期望你给他们一个期待值,什么时候开始写,什么时候能完成?

漠北狼:五月底开始着手写作,五月底六月初开始写,大概七到八个月的时候吧能够写完。

主持人:就是说您的一个规划?

漠北狼:对,一个规划,当然这个期间也可能会有变化的。因为我是用业余时间,我不是专职的写东西,可能会有一些干扰,争取在七到八个月的时间把这个《热血》写完。

主持人:展示给大家,让大家继续关注。

漠北狼: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喜欢看吧,能够找到共识点。

主持人:其实每本书的创作就是希望能够得到读者的共鸣,包括读者给你的留言,如果大家只是比如说很好或者什么,你觉得这是对你作品的肯定。但是如果大家跟你思想上的交流,谈论这个作品,就是说他们真实的感受,谈论自己的这种想法,可能更多的更深入一些吧。

漠北狼:现在网上很多问有军队知识非常非常丰富,打个比方来说,现在搞的沙盘推演,做一个战略性的小游戏,他们能说的头头是道。我觉得现在如果写一些军事类的作品,欢迎的作品,必须要有经历,相对来说受大家欢迎。所以说写军事类的东西,尤其是写单兵作战的、小分队作战的,非常谈,因为你有些方面涉及不到,让网友满意还不能透露过多,等等这些事情很难。所以我觉得我下部作品应该是值得网友期待。

主持人:给大家先留一个悬念。

漠北狼:目前来说只能是一个悬念,因为还没有付诸实施,只是一个计划。

主持人:给大家一个期待值,大家就会关注你的动向。

漠北狼:实际上网友的关注始终是我写作的一大动力之一。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作者在创作这本书的时候,每天发表一些章节然后大家就会去看,比如说这个章节不好这个章节好,他们的观点会不会影响你的思维?

漠北狼:基本上不会,故事大概的发展我心里是有一个大纲的,比如说后来牺牲的那个,好友网友非常的不满意,发帖子、发短信,威胁你怎么怎么样,说如果你不改了我们就不理你了,要求把这个人写成负重上,退出部队,或者升军官了,有一个美满的结局,但是我还是把陈老兵写成牺牲了。我觉得对拼尽前身的力气,抓住最后一次机会创造好的生活的老兵是太残酷的。

主持人:往往大家越争议的观点越是大家产生共鸣,或者觉得应该这样。

漠北狼:当时我在那个群体气他们说,之所以这样我说我成功了,我把陈老兵写活了。

主持人:这样别人就会关注你这个东西,觉得继续活下来或者各种各样的结局吧,别人觉得没有太多的东西,就是从心里边就过去了,如果你给他们一个结果,会激发他们的思想,恨不得他们去当作者,觉得你不应该这样写,大家的观点都不同。

漠北狼:对,现在已经有人着手在写《兵王》的结尾。

主持人:觉得这样的结尾不好?

漠北狼:对。

主持人:我觉得这属于《兵王》的成功,能够写活,能够把大家带动起来。

漠北狼:应该是吧,应该在写结尾,陈老兵复活了,司马、鸿飞有大的发展。有人说将来《兵王》第二版无论如何也要按他们的想法来结尾。

主持人:对,得到这么多人的共鸣,这么多读者的关注,就是这部作品的成功之处。

漠北狼:我觉得应该是吧,现在《兵王》不能说成功,只能说出书了,被人接受了,我觉得我写的东西还是非常稚嫩的,许多自己想表达的东西没有表达出来,想写的东西没有写出来,《兵王》是部作品,能出版、发行,实际上有对我的鼓励和支持,鼓励我继续写下去,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够逐渐丰富起来的,那个时候我相信大家能看到更好的作品。

主持人:对我们很多关注你的网友、想了解你的网友、没有见过你的、对你充满了神秘感的网友,想对他们说些什么?

漠北狼:我觉得这些网友之所以崇拜我,或者是想了解我,他如果说崇拜我不如说现在通过我的作品了解我们的部队、了解了我们的士兵,他们崇拜我们的士兵,崇拜我们的特种兵。如果现在说我如果说这个《兵王》不是我写的,我不告诉你这个《兵王》是我写的,我跟一个陌生的网友坐在一起跟他交谈,他绝对不会崇拜我的,网友崇拜的不是我,是我们的战士,是我们的部队。

主持人:但是我觉得还是有崇拜您的成分,因为这部作品毕竟是您写的。

漠北狼:我觉得对我的崇拜应该就是对我的鼓励,再一个,实际上崇拜不一定是好事,很有压力的,需要有责任感的,那么多的网友关心你、支持你,有的时候你不能放下必须得写,就必须得写出越来越好的东西。所以说我很少抛头露面,很少跟朋友们接触,也是出于这个原因,我担心有一天辜负了网友的感情。

主持人:还是我开头说过的一句话,您是一个非常有责任感的人。

漠北狼:我觉得做人应该有责任感,这是一个必备的条件吧。

主持人:那给我们的网友、读者,阅读过《兵王》的所有的人,说一句你最想说的话吧,或者给大家留句你最想表达的一句话。

漠北狼:感谢朋友们长久以来对我不懈的支持与关怀。

主持人:非常真实,让人感觉非常实在的一句话。

漠北狼:因为我的水平有限,说话说不好。

主持人:越是很真实的表达往往是越容易打动读者的心理。

漠北狼:应该是吧,很多看《兵王》的人觉得挺平淡的,因为我就是这个水平,你让我写《河马史诗》我也写不出来。

主持人:因为每个人观察的角度都是不一样的。

漠北狼:每个人看同一本书都有不同的印象。

主持人:还是咱们刚才聊的话,越是能引起大家的关注,说明你这部作品就写活了,能够打动人的心理,能够让大家把内心的想法表达出来,大家进行磨合、进行碰撞,往往能擦出这样的火花。

漠北狼:是的,实际上跟朋友们接触也给了我很多灵感,比如说这个地方设计得不太合理,那个地方的兵不应该是这样子的,我有的时候也仔细考虑过,得到不少灵感,有的时候也通过网友的建议,的确是没有经过部队人的生活感觉到的确是有不可思议的地方。

主持人:还是感谢大家一直关注《兵王》,一直对漠北狼我们的兵哥的支持。

漠北狼:是的,非常感谢大家。

主持人:感谢《兵王》的作者漠北狼给我们大家讲了这么多的创作经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漠北狼,支持我们的兵哥。我们今天的访谈到此结束,感谢各位网友的在线参与。

漠北狼:谢谢大家!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