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鹰少校版本<<沙场秋点兵>>第5集 为了明天的战士[原创]

5  为了明天的战士

字幕:野狼团射击场

同一般的射击场不同,野狼团的射击场有2条战壕,蜿蜒曲折,相距200,野狼团的士兵分别进入2个战壕内,准备射击,半身靶分别在两排士兵的身后,一边的士兵先蹲下去开始移动身后的靶子。“你们打的是移动靶?”李清河问。“是的,两边的靶子都由底下的士兵来操作做无规则运动,在战场上敌人不可能不做任何规避运动来躲避我们的射击,直线冲锋是电影里才有的情节,即使偷袭,敌人也是运动居多,所以仅仅固定靶是不够的。”陈书悦回答,“以班为单位来计算总成绩,当然固定靶训练也是有的,那是基础,但是我们是以移动靶为主。”“移动靶可是很难射击的。”“步枪用多了打的多了,就找到感觉了,关键是让战士找到感觉。”

“射击开始。”随着命令的下达,射击场立即响起95步枪连续不断的声音,但是参加射击一方的战士并没有开枪。“怎么回是?”猛虎旅参观团的军官听见靶子那边传来的枪声立即蹲了下去。“别怕,是空包弹。”唐凯笑着说,“杀伤力只有5米,而距离我们超过200米。”“这是怎么回事?”陆承功站起来疑惑的问,“是敌人的射击,就在那些靶子下面的壕沟里,几支95步枪固定在壕沟边缘,扳机固定连接一根绳子,他们在底下一拉就自动开火,所以绝对安全。”“为什么要向射击的战士打空包弹?”“因为战场上敌人不会在你射击的时候睡觉,肯定会还击,有时候我们还在射击点前面埋几个炸点,在不威胁战士安全的情况下引爆,能把人弄一身的土,其实我是很想用真枪射击的,那样才有足够的实战感觉,但是毕竟不安全。”

战士们开始射击目标,但是并非在原地射击,而是每一枪后都会切换一个地方,射击的一方射击连续打完了3个弹夹,随着军官一声令下,刚才射击的战士迅速蹲下躲入战壕,一边移动身后的靶子,一边用装空包弹的步枪开始射击,而另一方的战士则起来,拿起95步枪开始实弹射击。“战场上,子弹横飞是肯定的,我们让战士躲在战壕里,体验子弹从头顶飞过去的场景,同时根据声音判断射击点,控制那些固定好的步枪用空包弹射击。”“那有什么用呢?他们不会知道自己是否打中。”“体验而已,直到我们找到不会出人命的合适的训练方法。”“这么说你们的训练方法也并非完善?”“当然,学无止境,学习方法是永远要探索的。”两边的士兵在军官的命令下经过数次切换,身后的靶子都已经是伤痕累累,随着停止射击的命令下达,两边的战士都站了起来,开始大声报身后靶子的环数,“谁赢了?”孙少雄问,“1班还是2班?”“2班比1班多了6环。”“输的班级要负责打扫整个军营。”唐凯介绍,“有竞争才有动力,那样双方的空包弹才会尽最大的努力干扰对方。”“有创意。”陆承功说,“但是安全问题还是有隐患的,比如士兵在切换武器的时候忙中出错,使用了实弹。”“最安全的就是别搞实弹射击,但是有可能吗?”唐凯反问……

字幕:野狼团潜伏训练区

一片白茫茫的雪地,几个战士零星的站在那里,时不时向天鸣枪,唐凯带着大家走了上来,“这里是我们训练潜伏的地方,现代战争中如何躲藏是个很关键的问题,躲避敌人的侦察,将部队神不知鬼不觉的部署在任何地方,偷袭敌人,有时候可以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要不,步兵就成了敌人空中力量的活靶子。”李青河看了一眼,这片雪地没有任何异常,虽然知道这里就隐藏着一支部队,但是他仔细看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这支部队的踪影,直到他的脚踩在一堆软体东西上,李青河迅速跳开,被他踩中的人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3排起立。”陈书悦命令,积雪中迅速站起来几十个战士,脸上冻的通红,嘴唇发紫,“我们给潜伏的战士配备了能够隔绝热量的毯子,隔绝热量的同时也能隔绝雪的低温,他们把毯子包裹在身上就能够长期坚持,不过由于毯子不能密封,所以还是会有冷气侵袭身体,战士的鞋和手套都是特制的,能够保护手脚不被冻伤,其他的就要看战士的忍耐力了。为了让效果逼真,我们安排战士时不时向天开枪射击。”“万一冻出了问题怎么办?”“看那边。”陈书悦用手一指,“那里有救护车。”“你的人隐蔽的那么好,很难找到,而且不能出声,万一在雪地里被冻死了,那根本来不及救。”陆承功说,“我们每隔半个小时检查一次,以防万一,你们找不到,但是我们却可以知道每一个战士的位置。”“那样还是很危险。”“越危险的行动收效就越大,要么我们怎么能在3小时内全歼猛虎团。”唐凯得意的说,全然不顾猛虎旅军官们脸上复杂的表情……

字幕:野狼团122榴弹炮营阵地

“今天你们运气很好,可以看到我们的炮兵训练,强大的火力是现代战争的关键,所以炮火射击对于现代战争有决定性的作用。”唐凯介绍,“而作为现代步兵,必须习惯在猛烈的炮火下进行活动。”团长的手一指前面,只见每一门火炮面前2米处都挖了一个大坑,足够装下一个班的士兵。“这是什么意思?”陆承功问?“待会你就知道了。”唐凯诡异的笑了一下……

一群战士们分别跳进每辆火炮前的大坑里,双手抱头趴在坑底,但是坑并不深,只有半米左右,而炮兵已经开始装填。同时,另一队士兵则站在火炮后面,端着95步枪或架起机关枪。

“拿着。”陈书悦给每个参观团的军官一个耳塞,“待会儿开炮的时候声音非常大,得注意保护耳朵。”“你们不会是想在这种情况下开炮吧,那坑里的战士哪能受的了?”“受不了也得受,火炮后面的战士到时候会开枪封锁坑的上面,都是实弹,如果哪个受不了的胆小鬼敢站起来会被打成蜂窝煤。”听了陈参谋长的解释,321旅参观团的军官们都冒出了冷汗。

标尺XX,4连射,预备,放。”随着命令的下达,18122榴弹炮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大地在震动,野狼团军官们镇定自若,而猛虎旅的军官们则都有了想逃跑的想法。“开始射击。”随着命令的下达,站在火炮后面的战士立即“毫无人性”的向埋伏着自己战友的大坑上面开枪,一时间枪炮声大作,而埋伏在坑里的战士则继续冷静的趴在里面,丝毫不为所动。陆承功一把拉过唐凯,立即远离炮兵阵地。

“你们都疯了吧,这么闹万一真闹出人命你们担当的起吗?”陆承功大声问,他的耳朵还没恢复正常,“没关系,说是实弹,实际也是空包弹,即使真有哪个崩溃的也不会出人命。”唐凯微笑着说,“你万一把战士吓出个好歹的呢?”“那最好现在吓出来,据我所知,有一种炮弹休克症,是战争恐惧症的一种,就是惧怕开炮的,我想知道我的部下有没有人有这种病的,如果有,最好现在就表现出来,省的真上了战场麻烦。”“我靠,你有病吧,那是你的部下啊。”陆承功对唐凯大吼起来,唐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着远处的炮击,悠闲的拿出了一支烟点上,“你知道吗?1991年海湾战争,美军对伊拉克军队实施了为期6周的轰炸和火力震撼,于是6周后,那些之前还信誓旦旦要跟美军决一死战的伊拉克军队完全被打的丧失了斗志,纷纷缴枪投降,几乎没做任何有效的抵抗,于是我就想,如果是我们的军队在被敌人炮轰6周后是否还能有抵抗意志,理论上当然有,我们毕竟不是软弱的伊拉克人,我们是上甘岭每秒6发炮弹下都能顽强作战的战士,但是时至今日,实际上,我们还能否拥有前辈们在上甘岭上创造奇迹的能耐,在物质生活丰富,男性阳刚之气日益萎缩,女性荷尔蒙日益泛滥的今天,我们是否还能够继续继承前辈带给我们的荣耀?你的部队前身就参加过上甘岭,虽然不是15军那样全程参加,但是你前辈的部队坚持下来了,如果今天把你的部队再拉到上甘岭,再接受一次每秒6发炮弹的洗礼,你能不能坚持?”陆承功叹了口气,也坐到了地上,“野狼团在各项评比中算不上优秀,射击,格斗,武装越野,我们都有十足的把握打败你们,但是你们却有战场上不败的战绩,在你眼里,只剩下战争,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你的部队是一支为战争而存在的部队,充满战斗意志,就是因为你把战士的心理素质放到第一位,把战争精神放在第一位。”“任何模式化的训练对中国军人来说都不困难,但是这些训练如何在战场上发挥?如何保证我们的战士上了战场不会被残酷的战争吓的忘记怎么开枪?这些战士每一个都有父母亲人,都是国家宝贵的财富,我不能让他们上了战场才知道什么叫战争,不能让他们流血后才知道如何打仗。”唐凯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走,跟我去一个地方。”“去哪里?”“跟着去就知道了,参观团那边我会让陈书悦继续负责。”……

字幕:蓝军总司令部3公里处,大山脚下

吉普车在一块碑前面停了下来,陆承功下了车,仔细端详着这块碑。

碑是长方形的,正上方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八一军徽,下面整理的列着一些人的名字,有20几个,前面生长着一些野花。

“蓝军组建至今,在各类演习中牺牲的战士,都在这里留下了他们的名字。”唐凯走过去庄严的向这块碑敬了礼,“在和平时代的今天,没有灾难发生的时候,很难相信还有战士阵亡,他们的骨灰已经交给了他们的家属,我们只留下他们的名字。”“我军的演习一向是以事故率低而受到各方赞赏的。”“那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真正的演习是要往死里打的,否则就只是演戏。”唐凯说,“我们击败了无数的对手,就是为了磨练他们,我们牺牲了26个战士还是为了磨练他们,我们今天用我们的生命来换取明天战场上我军战士的生命,起码我希望如此。”“虎狼行动你的损失多少?”“一个战士轻伤,因为你们败的太快了。”陆承功向碑庄严的敬了个礼,然后转身拍了拍唐凯的肩膀,“上面有消息,今年还会安排我们两个部队演习,替我提前像即将写在这里名字的战士致敬,至于我们送给你们的,只有将来战场上敌人的人头。”陆承功转身向吉普车走了过去,唐凯也回过头,“蓝军不会放水,野狼团更不会,我们会把猛虎旅撕碎,你最好有这个心理准备。”“彼此彼此。”陆承功头也不回的说。

字幕:猛虎旅旅部

“这次看来,野狼团的训练可以用变态来形容,旅长还没见过他们的跑步冲锋,以及格斗训练,简直完全不顾战士的安全,即使能够真正意义上提高,我们也不应该仿效,这样对战士太不负责。”中校副团长张浩说,张浩是原321师副参谋长,刚从国防大学进修回来就被遍入了参观团,“这些战士大部分只在军队服役2年,今后的路还很长,我们有必要对这些战士负责。”“那谁来对国家,对老百姓的安全负责呢?”陆承功说,“我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从我们进入军营开始,有没有见过一个没有带钢盔的战士?”军官们切切私语了一阵,都摇了摇头,“一支真正的实战部队,真正的敌人,你们认为为什么他们这么拼命?”军官们再次摇了摇头,“因为他们要教会我们打仗,只有我们学会了打仗才能在未来战争中少流血牺牲多取得战果,真正的敌人比他们只强不弱,我们今天害怕战士受伤而不敢训练,明天见到的只能是这些战士支离破碎的尸体,那时我们对得起谁?老百姓?战士们?在几百米外,正有一群人为了我们在将来的战争中能够活命而不惜牺牲自己,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军官们低下头都不再说话,“老陈,你去根据野狼团训练方法制定我们的训练计划,以提高战士们的心理素质,快速反应能力,实战性为重点,比野狼团只能更残酷不能比他们的强度低。”“是。”“我们的基础素质比他们好,肯定能超越他们,上面有消息说今年我们还要跟野狼团举行演习,这次,我们不能辜负他们,我们要把他们打烂,把属于我们的军旗夺回来,告诉他们猛虎旅才是军区最强的部队,这次我要活捉唐凯,全歼野狼团。”陆承功站起来大声说,军官们相互看了看,也一起站了起来,“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