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情人节,写下我的初恋

很久以前,大概100多万年了,那时我还居住在元谋。

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我睡了个懒觉。当醒来时,头领已经分配好了早餐。由于我不在场,只给我留了三四条毛毛虫。那是我最不感兴趣的食物,转手给了一个老伯,他都快20岁了,老的什么活都干不了,头领从来没分给他过象样的食物。他接过毛毛虫,感激地看着我。

“咿--呀。”他说。

“咿呀呀。”我摆摆手。

举起块大石头,用力往地上砸个粉碎,找了个带尖的捡起来,向丛林走去。少一吨早餐又如何,丛林里轻易就能填饱肚子。

走啊走啊,不知运气为何那么差,一上午也没见着只兔子之类的东西。到是有几只鸟,可石块投得不准,没能砸下来。渐渐肚子饿的发慌,偏偏连毛毛虫都找不到。

我颓废地靠着一棵树坐下,双眼慢慢合拢。突然,一阵清脆的歌声传了过来。

歌声是那么婉转,曲调略带忧伤,高潮部分由高音3急转至6,这是典型的C部落民歌。捎带解释一下,整个元谋地区分散居住着26个部落,每个部落都有自己独特的音乐风格。就拿我的K部落来说,它的代表民歌是《老鼠爱大米》,虽然我们谁都不知道大米是什么东西。

歌声越来越近,终于一个极其清秀的身影走进我的眼帘。那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孩,67岁年纪,身上的毛是淡黄色的。尤其她的眼睛,象一汪幽幽的水潭,深不见底。

她也看到了我,吃惊地站住,一脸惊恐。我们部落之间都是死敌,被抓住肯定变成食物。

“咿呀?”她问。

“咿咿呀K。”我回答。

“咿呀咿呀咿?”她又问我。我点点头,只见她象变魔术一样,从身后拿出根野猪尾巴,递到我面前。我迟疑地接过来,对她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要知道野猪可不是轻易就能吃到的。

她看我狼吞虎咽地吃下整只猪尾巴,高兴的眨眨眼睛,攥紧拳头在自己胸口使劲锤打几下。原本以为她为了保住性命才把猪尾巴拿出来,没想到她居然做出这么友好的动作。我也特别兴奋,做了一个只有家人久别重逢才有的动作,锤打胸口的同时,抬头大声吼叫。

这是我运气的转折点,在回部落的路上,居然捉到一只梅花鹿。我决心报答她,于是割下鹿的整个胸脯埋在地下,扛着剩下的回到部落。头领见到质问我鹿脯哪里去了,我撒谎说遇到了狮子,为了引走它把鹿脯割了下来。可头领还是埋怨一只鹿腿就行的事,为什么白白浪费整只胸脯。我说我吓傻了才蒙混过关。

 

我的初恋就这么开始了,快的连一点准备都没有。幸福就像一颗陨石,砸在头上之后,觉得晕晕的。又像野葡萄的味道,有点酸,但甜甜的。

“咿呀呀咿?”她总是这样问我。

“咿呀咿咿呀呀呀。” 我回答,然后张开双臂,比画一个很大的意思。

“咿咿呀呀咿?”她又问。

“咿呀咿咿呀!”我指指天上的太阳,又指指心。

于是她甜蜜地靠在我的肩膀,闭上眼睛轻轻哼着C部落的民歌。歌声仍然那么婉转,可曲调了仍然带着忧伤。

我们下定决心私奔是在一个雨天,在一个黝黑的山洞里。那天理智被天气冲刷的一丝不剩,我知道,我要对她的一生负起责任了。

心中告别了各自的部落,我们在山洞安家。白天一起出去打猎,夜晚紧紧抱在一起互相取暖。时间过的飞快,也许我们有机会快乐地度过一生,如果没有狮子的话。

那也是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我们都睡了懒觉。醒来后,吃了早餐,每人拿跟大木棒,出了山洞,在丛林中漫无目的地走着,反正打猎并不重要,我们更加喜欢林中散步的情调。

丛林的那一边是一片旷野,有一条小河流过,河边经常出没一些羚羊或野马之类的猎物,是打猎的好去处,我们习惯性地走到这里。

河边真的有一群羚羊在喝水,相视一笑,弯腰埋藏在高草之中,轻轻包抄过去。在离羚羊不远处停下来,打手势说要前后夹击。确定目标之后,就要分开行动。突然,她的身体僵住了。

顺着她的目光,只见一只巨大的狮子正看着我们,那眼神就像我们看羚羊一样。我四处望望,发现离我们不到20步远的地方有颗大树,而狮子离我们只有不到10步远。没办法,只好赌一赌了。我奋力把木棒扔向羊群,羚羊们受到惊吓,四散逃窜,狮子的目光被吸引过去。我毫不犹豫地抓起她的手,飞快地跑到大树下面,又飞快地爬了上去。心中默默祈祷,但愿狮子捉到一只羚羊就此忘了我们。

事与愿违,狮子对羚羊并不感兴趣,很快又把目光移到我们身上。它慢慢移动巨大的身躯,来到树下,爬在地上,耐心地等待着。

天黑了,我们一天除了早餐还没吃过任何东西,不过恐惧可以战胜饥饿,我们相拥在树上睡着了。第二天,发现狮子还在原地爬着,一动不动。我在树上找到两只毛毛虫,我们一人一只,和狮子比耐心吧。那天我们还开了几句玩笑。

然而狮子的耐心远远超乎想象,第四天时,树上再也找不到毛毛虫,我想我们无法再回到心爱的山洞了。她用无力的声音说:“咿咿呀呀!”我使劲摇头,心想要去也应该是我。安慰她在多等一天,也许我们就胜利了。

她笑笑,又哼起她部落的小调,那次我没有听出忧伤。她爬在我的耳边,说道:“我爱你,一生一世!”

啊!这是什么语言?我从未听过如此动听的话语。没有咿咿呀呀,比她唱的小调还要好听。“你说什么?”“我爱你,一生一世!”说完她从树上跳了下去。

我刹时明白了她话中所有的含义,内心撕裂似的叫喊,她娇弱的身躯在旷野中狂奔,狮子就像离弦的箭一样追了过去。终于,她被扑倒在地,狮子的利爪刨开她的胸膛,我紧紧闭上双眼,不敢再看。

 

跌跌撞撞回到山洞,就像一具行尸走肉,耳边只有她临终的话语。为什么不是我?我为什么不能早她一步跳下去?悔恨交织着撕痛我的心。

回到K部落,揪住头领狠狠把他打翻在地,我当了头领。又率领我的部落征服了其他部落,除了C。从此,我带领人们疯狂地猎杀狮子,直至它们绝种。多年之后,人们从非洲又引进了这个物种,狮子才重新出现在中原大地上。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望着星空,心中默默问道:“你在天上过的好吗?”“我爱你,一生一世。”这句话一直萦绕在耳边。其实“我爱你”就是人类说的第一句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