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末。 某空军基地在一次夜间飞行训练时发生的。 当时这架飞机的飞行员在完成大纲训练后返回机场准备着陆。 说到这里,先向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正常情况下飞机着陆前飞行员和地面塔台指挥需要完成的操作和指挥程序:

飞行员通常在着陆前先要驾机从机场跑道上空通过一次(飞行术语叫通场),然后进入二转弯,三转弯,进入四转弯后飞机就直接对准跑道放下起落架,并逐渐降低速度(要保持一定速度,否则飞行速度过低飞机会失速而坠毁)和高度,然后着陆。 塔台指挥员则全程指挥飞行员驾机通场,进入弯道转弯并在着陆前提醒飞行员放下起落架。 地面上还有一个脖子上挂着军用望远镜,一手提着信号枪的信号员,他的职责之一是负责观察准备着陆的飞机起落架是否放下(夜间飞行起落架放下后,每个起落架的上面都有灯光显示以便于观察,如同夜航机翼上的灯,左红右绿)。如发现情况有异常,马上向天空发射一颗红色信号弹报警。 飞行员看到信号后会迅速将飞机拉起。夜间飞行和白天飞行还有一点不同的是,在机场跑道着陆点的两侧有几台探照灯车,当飞机进入四转弯对准跑道准备着陆时,数盏强功率的探照灯同时打开,其耀眼的光芒将着陆跑道照射的如同白昼,以便飞行员驾机着陆。同时也将机场夜空照射的灿烂无比,场面十分壮观(该机场离国道很近,时常会有跑长途的货车因贪看灯景而一头撞到树干,或翻到路边沟里)。 着陆前的操作和指挥程序大概就是这样,可以说是三保险(飞行员,塔台指挥员,信号观察员)来保证飞行员的着陆安全。

话又说回到这名飞行员,在空中完成预定飞行科目后返航,并在塔台指挥员的指挥下通场,进入二转弯,三转弯,看起来一切正常。 这时塔台里面发生了一件事。不知是谁放了一个蔫屁(就是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放的那个屁),塔台里立时臭气熏天。塔台里的气氛一下子活跃了起来,大家相互开起了玩笑。 指挥员说是标图员放的屁,标图员说是参谋放的屁....,塔台内的几个人在那查来找去的试图寻找放屁的罪魁祸首,塔台指挥员就忘记了提醒飞行员放下起落架。 此时外面的那位信号观察员在和救护车司机,医生等聊的正在兴头上,没有顾上观察飞机是否放下起落架。 也不知怎麽会这麽寸,这位飞行员那天鬼使神差,恰恰忘记了将起落架手柄放下。 在探照灯照射出的耀眼光芒下,没有放下起落架的飞机逐渐降低高度接近着陆跑道。 在飞机接触跑道的刹那间,飞机机身与机场跑道剧烈摩擦而金花四起。 大家可以想象出那个壮观的场面:伴随着探照灯光映射的灿烂夜空,飞机带着红色的火花沿着2400米长的跑道从一端滑向另一端直到冲出跑道尽头被拦阻沙坑拦住。当时的场景一点不逊色国庆节天安门广场放礼花的场面,相信经历过的人一定会有深刻印象。 万幸的是飞机没有爆炸,飞行员安然无睚,毫发无损。但飞机基本上是报废了,成了一堆废钢铁。 事后分析可能是飞机油料只剩很少,所以没有发生爆炸。
空军的事故评判大致分以下几等:
一级飞行事故--机毁人亡。
二级飞行事故--机毁,飞行员幸存(如飞行员成功跳伞逃生)。
三级飞行事故--飞行员幸存,飞机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坏,但可修复。
空中事故征候--如飞行发生险情,但及时排除或改正,没有造成飞机或飞行员的伤害。

一级,二级飞行事故属于严重的飞行事故,各级领导受到的惩处也是严厉的。 所以按以上评判标准,此次事故应该是属于二等飞行事故。 但最终把它划到了三等事故之列,结局皆大欢喜。 那架事故飞机在机场摆放了很多年,一直没有修好,也根本无法修好。 大家都说那架飞机是被一个屁崩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