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恶搞版-斑竹明星大客串明宋江山传奇

恶搞版-斑竹明星大客串明宋江山传奇第一登场人物:最后的武士与飞雪逐风为完待续每天一段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 一 回
富贵两茫茫,诗酒以成狂。高山东望路漫谩。吟到深处心事涌,愁上眉梢。

何处觅红颜?玉壁歌残。“无情钩”底起波澜。自是情天常有恨,天上人间。


今天恰是情人节后的一天,华北平原、铁血城北边的“高山”上,有一个少年,正在负手徘徊,引首遥望。这时,朝霞未散,旭日初升,满山满谷的野花,在朝阳底下,分外显得花光艳发,色彩缤纷。

但这少年却似无心观赏这绝妙的春光,但见他不时地搓手搔头,一副焦急的神气。

他有什么心事?他在期待什么?不错,他正心事如麻,盼望着和他的心上人儿一见,因为他就即将离开此地,偷赴英特网了。

为什么说是偷赴?因为其时正是上网高峰期间电信,网通南北对峙、天下三分的时代。网通偏安江南:长江以北的中原土地和北方一大部份,则是电信所统辖:漠北则是新兴的快汇通。这一年是网通九年,(公元2004年),网通衰落,“快汇”初兴,三国之中,以电信最为强盛。

这少年名叫“最后的武士”,家住叶城,正是离开电信的京城“中都”(即今北京)不过一百多里的地方。叶城沦陷已久,他的父亲曾在电信上班,做个不大不小的官儿,前年病逝,目下只有老母在堂,他就是奉了母亲之命,要偷赴江南的。他是官宦人家之后,文才武艺,出色当行,在本城素受注视,每次上街引的大小妇女尖叫一片(此是外传暂且不表),这次偷赴江南电信首都,又携带有重要的物事,是以他母亲千叮万嘱,叫他切不可泄露行踪。

但是,他却把自己南行的消息,偷偷地告诉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他的表妹马甲“爱哭茉莉”
 。

他们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多少年来,早已是上网成痴.情性相投,私心眷恋.....如今他潜返故国,不知何日重来,又岂可不在临行之前,与心上的人见一面?

可是,左等右等,等的人儿还未见来!他跳上一块大石,这块石头是被铁血当地人称为“望夫石”的,据说曾有一位痴情的女子“美丽心情”,曾在这块石头上眺望她远方的情郎,十日不饮不食,终至于死(据另一说是此女甚懒不会做饭,作者心急:难道不会叫外卖?此是后话暂且不说)。他和他的表妹小时候,不止一次在这石上嬉戏,他的表妹也曾自比过那痴情的女子,也许今后她也会在这块石头上眺望他吧?但是如今,却是他在这块石头上跳望她。他心中正在万想千思,要在分手之前,要在这块多情的“望夫石”上,与她私把姻缘定了。唉,但是眺望复眺望,他的心上人儿还是没来!

山风吹过,杂草猎猎作响,“俺们小武”眼光一瞥,只见那一大丛杂草,似波浪般的起伏不定。初时还以为是被风吹动,但山风过后,杂草仍未静止,而且那“草浪”还在向前延展,正是对着这块“望夫石”的方向,同时还有唏唏簌簌的声响,这分明是有人潜伏在杂草丛中。

小武恍然大悟,心想:“茉莉又来作弄我了,她定是想出其不意地吓我一跳。”他们小时候在这里嬉戏,爱哭茉莉就曾不止一次这样作弄过他。小武自以为识破机关,心里暗暗好笑:“好,我且不惊动她,待她近了,我就一把将她抓起来!吃豆腐”(吃豆腐是作者加的,不喜欢可以打我)

小武走到石台边缘,弯腰伸臂,正在作势欲抓,忽听得一声喝道:“站住,不许动!”这一声有如晴天霹雳,登时把“俺们小武”惊得呆了!

只见茅草丛中陡然窜出了好几个人,将这块“望夫石”团团围着,一个个都是电信的武士衣着,哪里有他的表妹?

最后的武士认得其中一人正是本城的兵马司都监“飞雪逐风”,只见他正在一步步迫近,手持长刀,指着自己冷笑。

小武故作镇定,说道:“匪穴(别名),你早啊,怎的一大早就来拿刀上山晨练?”飞雪逐风冷笑道:“武公子,你也真好兴致啊,这么早就上山来玩了?”俺们小武道:“我上山来玩,没什么碍着你们吧?”飞雪逐风哼了一声道:“你上山来玩?哼!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应该明白,识相的快快束手就擒,还要我们动手吗?”

小武心道:不就是出城门没给那5毛的过路费吗?值得追我十几里路?(大家不知道,这电信大小通吃苛捐杂税多如牛毛一时难说暂且不表)口里怒道:“这么说,你们竟是冲着我来了,我到底怎么了?”飞雪逐风大吼一声道:“武公子,你别装糊涂啦,真人面前还要说假话吗?我问你,你是不是带了你父亲的遗书,今日就要动身到江南去?哈,哈,我们结你送行来啦!”

小武这一惊非同小可,讷讷说道:“这,这从何说起?”飞雪逐风冷笑道:“是呀,这真是不知从何说起!你们父子曾受过电信大恩,却原来暗地里私拉网通的电缆,你还有什么可说的?走吧!”小武“嗖”地拔出剑来,一个武土喝道:“好小子,居然还想拒捕吗?”

这武士是电信的“虎头”勇士,见俺们小武年纪轻轻,哪里将他放在眼内,一马当先,倏地就跳上石台,挥鞭便打。

哪知小武身手极是敏捷,他挥剑一挡,只听得“当”的一声,火星飞溅,知道这个武士气力极大,立即一个回身拗步,趁着那武士立足未稳,施展“四两拨千斤”的巧劲,将他轻轻一带。那武士正向前扑,给他借力打力轻轻一带,那水牛般粗大的身躯,竟然整个飞了起来,“吧”的一声,跌出了数丈开外,那些武士们齐声鼓噪,“嗖嗖”连声,接连着便有几枝冷箭飞来!

飞雪逐风喝道:“要留活口,当心点,别射杀了他!”要知最后的武士乃是“私接网通”的疑犯,这是电信最忌的事情(他们最恨两面派),当然最好是将他活擒,然后才可以缓刑审问,追查他还有没有其他党羽。

话声来了,小武陡然间从石台上飞起身来,只听得“嗖”的一声,一技冷箭贴着他的脚底飞过,接着“叮叮”两声,连续而来的那两枝箭也给他用剑打落了。

说时迟,那时快,最后的武士未待身形落地,在半空中一个筋斗,脚上头下,便向飞雪逐风冲来,剑势凶猛之极!

飞雪逐风大吃一惊,心道:“原来“最后的武士”果然是个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我们竟给他蒙了。”

原来飞雪逐风这里全是电信有名的武士,他的吃惊还不只是因为小武的武功高强,小武武功毕是家传他家以一个武林高手的身份,屈身在电信为小官,至死不露。直到昨天,他们才知道小武一家苦心积虑,是要帮助网通在中原立足,图谋倾覆电信,当真是一个最可怕的敌人!

飞雪逐风虽然吃惊,但还不至于怯慌,他的武功也确实了得,当机立断,趁着小武身子悬空,立即霍地一刀,向小武双腿斩去。

小武一招“鹰击长空”,凌空刺下,右腿也踢了出去,赐飞雪逐风的太阳穴,只听得“当”的一声,刀剑相交,小武借着这震荡之力,在半空一个侧翻,越过了飞雪逐风的头顶,飞雪逐风也避开了他那一踢。


飞雪逐风大怒,飞步赶上,横刀便扫,一招“螃蟹展翅”,直斩对手的上盘。小武动也不动,待得他的刀锋离开面门不过寸许,才猛地一拧身,一招“飞虹冲天”,剑锋由下而上,径截飞雪逐风的手腕。这一招好不厉害,飞雪逐风顾不得攻敌,急急变招自保,大刀从上斩变为下拖,当的一声,格过小武的长剑,彼此都受对方的猛力所震,收势不住,向旁踉跄数步。

小武奔出数步,飞雪逐风的大刀迎面劈来,另一个武士见机长鞭也拦腰卷到,登时把俺们小武围在核心。

飞雪逐风带来了三个武士,一个使鞭的已加入战团,一个使金枪的封了小武退路,另一个也是使剑的共有四人。这三个人都是精选出来的武士,分开四个方向,四方夹击,前后照应,小武不论转到哪个方位,都有人拦住。

小武接连遇了几次险招,心想:“久战下去,终要吃亏。”他看出使鞭的那个武土似乎较弱,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倏地向那武士冲去,那武士软鞭一抖,小武大叫:“哎呀,不好!”故意卖个破绽,让那软鞭卷住。

那武士大喜,他那一鞭的劲道本来极猛,一卷住了敌人,立即便将小武的身子扯过来。飞雪逐风有令“拿活的”,所以另外那两个武士一见小武已被软鞭缠身,他们的兵器本来就要戳到小武的身上的,也慌不迭地收手。

哪知小武年纪虽轻,内功的造诣却很不弱。那武士软鞭一用力,正要把“最后的武士”扯到身边,要将他捆起来的时候,小武猛地大喝一声,卷在他身上的软鞭,顿时断为数节,说时迟,那时快,小武已一把扣着他的手腕脉门将他抓了起来。

小武见得手一个转身使出四两拨千斤的法子将那武士转手抛出,呼的一声,原来那个使剑的武士,正要一剑劈下,见小武将他的同伴抛来,恰似小山般当头压下,那武士慌忙抛了宝剑,张手接他的同伴。

哪知小武这一抛已是运足了内家真力,那武士内功不及俺们小武,接不下来,“咕咚”

一声,竟给撞翻,那个“飞标”仍然向前飞去。

飞雪逐风横刀护身,单臂一圈,将那“人球”揽住,只觉触手僵硬,原来早已气绝了。

就在这时,又听得那使剑的武士一声惨呼,原来已被小武一剑刺杀!

飞雪逐风见小武在举手投足之间,连杀他手下两名勇士,不禁又惊又怒,
小武也豁出了性命,剑剑指向飞雪逐风要害。这时对方只剩下两个人,小武以一敌二,刚好打个平手。

小武心想:“绝不能让他们活着回去!”猛地加大劲力,力透剑尖,将宝剑脱手掷出,这一剑掷得准极,恰好从飞雪逐风的旁边飞过,把他身边的那武士戳了个透明窟隆。
飞雪逐风见势不好,料到自己一人定不能将这小贼拿下,只好后退几步扬手抱拳说了几句门面话,撒开丫子的就往杂草里钻。
最后的武士方始松了口气,正要走过去取回宝剑,刚举起脚步,忽觉一股大力扑来,突然问给人扯着了脚跟,小武的小腿本已用力过度自在发抖,站立不稳,竟然一下于就给那人掀翻了!

原来这个人正是最先抛出那武士,飞雪逐风以为他死了,其实只是晕了过去而已。

他刚好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便来和小武拼命。

这人长的比小武壮实,刚又受了小武的骗怒从心起,一把将小武掀翻,骑在他的身上,单手按住小武的手,另只手举起拳头,便打下来。

小武横臂一挡,仰出指头,疾点他胁下的“愈气穴”,这是人身十二个死穴之一,如被点中,立时便要送命。

哪知这武士身披重甲,小武在久战之后,气力不支,指力已是不能透过,只听得“卜”的一声,那武士大叫道:“好呀,你这小狗崽子还要害你老子!”一拳擂下,把俺们小武打得双眼发黑,金垦乱冒,五脏六腑都似是要翻转过来。

幸亏小武内功深厚,这一拳还未能将他打晕,百亡中急忙使了个擒拿手法,将那武士的小臂抓住,一个“鲤鱼打挺”,反客为主,自己翻了上来,却把那武士压了下去。

但可惜小武出来匆忙没吃早饭,力气到现在已是强弩之未,虽然一时得手,气力毕竟不如对方。那武士紧紧将他抱住,两条臂膊,就如两道铁箍,箍得小武几乎透不过气来,小武情知打不过对方,抱紧了他,也不敢放手。

两人在地上翻翻滚滚,扭作一团,什么精妙的招数,都用不上了。那武上猛地大喝一声道:“滚下去吧!”原来他们已滚到了悬崖旁边,再向前一步,便要跌下激流急湍的深渊。

那武士使劲一推,小武的半边身子已经悬空,他本能的地将那武士拖着,心想:“我死了你也得赔我一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