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树新“扎绣”作品【贴图小组】

变色的玫瑰 收藏 50 631
导读:董树新“扎绣”作品【贴图小组】

董树新:“绣”里乾坤

 

●一位年近五旬的大男人,与缝纫机和绣花线结下了不解之缘

●一名下岗职工,在艺术的殿堂中开辟了属于自己的一方净土

●他的技艺不让潇湘女,他的作品敢与苏绣齐,他的绣法———“扎绣”被称为一绝……


    惊叹

    走进董树新的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客厅墙上挂着的似乎是装裱好的书法作品。这些作品字迹工整、清秀,本以为是董树新自己书写的雅作,但细一观看才发现,原来每一字都是用黑色绣花线绣制而成。往里走,是董树新仅有十平方米的工作间,里面摆放着床、工具、资料、作品,屋内虽有些拥挤,但错落有致。墙上挂着的色彩绚丽、层次鲜明、生动逼真、毫发毕现的画作吸引了记者的目光。在记者的要求下,董树新把他的一件件“珍宝”展现在记者眼前。


《清明上河图》、《雪晴》、《狐狸一家人》、《雪景寒林图》、《松猴图》等作品一一被摊开。它们厚重而不失灵秀,凝练而更加传神,记者不觉惊叹起来,太神奇了!在这些作品中,最叫绝的要属规格为190X170cm的《雪景寒林图》,此作品以深黄为主色调,黄里却透着绿意,线里行间行迹诡秘,气势恢弘、大气壮观。难以想象,这些作品都是用缝纫机“扎”出来的?


    技艺

   当董树新坐到跟随他十多年的“万家”牌缝纫机前,摊开画布,脚踩踏板时,一举一动如行云流水般和谐、顺畅。看着眼前的一切,记者心中的“谜”迎刃而解。

董树新一边绣着一边腼腆地向记者介绍制作过程,首先得将画布熨烫平整,然后在画布后面绷上绣花纸,以免画布走形,接着在画布上过上画稿。“利用我这台机器通过我的思维、想象和感觉,用绣花线一点点、一层层,反复无数次绣制,最后把成品处理平整、镶框就可以了。这是一种随意性极强的工艺,用我自己的理解是,用线来诠释书法与绘画作品。”


对于在艺术领域苦苦追求的人来说,找到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是很难的,所幸董树新就找到了,“扎绣”这种工艺赋予了他创作灵感和冲动。

董树新说:“这些年来,我一直在研究要让我这种绣法区别于传统的“四大名绣”,我要赋予它独特的北方气质,使它具有强烈的北方特色。南方的绣品注重针法,它用针法去形象、生动地表现画中意境,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七分线,三分画’,而我却恰恰与之相反,我是‘七分画三分线’,全凭感觉去完成那些大写意、大泼墨、大幅的宋、元代山水画作品,而所谓的绣品禁区,山石的皴法,水墨的渲染,用我这种方法也可以突破。但每一项工艺都有它自身的缺陷,我这种也不例外———就是人物脸部不能像南方绣法那样干净。”


    艰辛
 

    董树新今年四十有八,是个刚刚崭露头角的民间手艺人。他下过乡,当过工人。从小就对绘画产生了兴趣,那时,从一个小板凳、一张小桌子、一本小人书开始自学画画,渐渐就入了迷。学校教室里的墙报,农村的田间地头,工厂的沸腾车间,都成了他的艺术天地,就连出差的路上他也不忘记带上速记本画上几下。不仅如此,被人挖出扔掉的树根,经他七切八削之后,也变成了奋飞的鸟,下山的虎,让人爱不释手。

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受弟弟的影响,董树新才对服装刺绣产生了兴趣。从在T恤、西服上“扎”商标、装饰物、姓名开始,从小就会缝纫活儿的他,一点点儿对此驾轻就熟。在此之余,他还利用闲暇时间,绣点字、书法作品。日子久了,他觉得书法色调单一,于是,绣些带颜色的画的念头在他脑海中闪现。很快,这种闪现就落实到他的实际行动中。开始试验,他选择了薄呢子作为画布。但并不那么顺利,不是夹线就是断针,再不就是把布给扎堆了,其中最难的还属怎样用线表达画中的真正意境。为此,他耗费了几年的光景,不断研究南方刺绣和揣摩名家名画,直到把各种颜色的线揉和在一起之后,能准确地表达出作品的色调。

董树新为了追求自己的理想,毅然辞去了工作。妻子所在的商场也倒闭关门,家中上有老下有小等待着他去养活。面对这些,董树新有些打退堂鼓了,他开始怀疑自己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值不值得?不久,这个问题他在朋友那里找到了答案。当他看到
朋友对他的作品非常认可并鼓励他继续坚持下去的时候,他坚定了信心。

功夫不负有心人。1995年,一次偶然的机会,董树新带着他的作品参加了在沈阳举办的“辽宁省首届民间技艺展”,在那次展会上,他的作品受到省内专家的一致好评,并被授予“辽宁省民间工艺大师称号”,自从那以后,董树新在沈阳小有名气。2002年夏季,董树新将该项工艺申请了国家发明专利,并得到了国家知识产权局受理。

然而,在这十多年的苦心钻研中,董树新却落下了不少毛病,膀子痛那是家常便饭。由于每天要在缝纫机前面至少呆上八小时,他的颈椎也时常出些问题。“记得有一次,自己在家‘扎’东西,突然之间我身体的右半部分就不会动了,脸上还时不时的抽动一下,我不知是怎么回事,于是就用左手撑起身体,慢慢移动到床边,然后就一屁股摔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妻子下班回家看到我这样,吓坏了,急忙送我去医院,最后发现颈椎那地方长了一个大包。最后包消了才好了。”

    遗憾

“扎绣”,董树新这么给自己的绣法命名。这是董树新自创的一门工艺,其中的技巧只有他一人掌握。在他“扎绣”的每幅作品背后,都有相当复杂的工序。就拿《清明上河图》来说,董树新把它共分成三块布分别“扎绣”,其中过画稿和‘扎’上第一层线就用了两年的时间,若要全部上色还需两年的功夫。在他的作品中,最大的一幅《雪景寒林图》共“扎”上六七层线,花费了十一个月的时间,用去了十多斤线,扔掉的线轴已不计其数。

董树新说:“这门工艺很复杂。对制作者来说三个条件必须是具备的:一是制作者书法、绘画基础必须扎实;二是制作者对各类各种艺术要有自己的独特的理解;三是制作者对老式缝纫机必须熟练掌握,这样才能找到线与画的切入点。若有人真想学这门工艺,必须要下一番苦功。因为有书法和绘画功底的人也得三年以上才能找到感觉。现在的年轻人还哪有能静静坐下来三年,苦学一门本领的?”

正因为制作工序的复杂和缺少有毅力的年轻人,董树新很难将自己的手艺传授下去。


    性格

第一次见到董树新,觉得他再普通不过。高高的个子,敦实的身材,圆圆的脸上透着干净劲儿,朴素的穿着反映着他朴实的性格。本以为痴迷于某种事物的人都有些偏执狂,说起话来语无伦次,但董树新说起话来却句句都是大实话:“我是个正常人,我有妻有儿,也过着和其他人一样的普通生活。”

董树新半辈子与缝纫机相伴,却不是个裁缝,这有点让人不解。他说:“我这个人有些内向,当裁缝你得会说才能找到活儿,我干不来,所以当初没选择作裁缝。”或许就是因为具有这种平常百姓的朴实性格,董树新认为那些把他叫作“机绣”第一人、把他的绣品称作“中国第五大名绣”的说法,实在是有点“过”。

同时也是因为这种性格,董树新很难将自己的作品推向市场。董树新说:“我知道我的作品肯定会有市场,但对开拓市场,我无能为力。我的目的不在这儿,我只是想试用一种新的方式方法来拓展绣品艺术的表现思路和欣赏角度,用我对艺术的理解领悟,来充分展现织绣艺术品的艺术魅力。现在,我的目标就是向‘国家工艺大师’这个称号努力,这样,到将来入土的那天,我也可以为后人留下一笔宝贵的文化财富。”

就是这样一位为人处事朴素平实,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愚笨的董树新,在民间工艺这一领域里却异军突起,成为绣品高级技师。他的作品犹如他的性格,朴实无华,具有创新精神。他正在以顽强的毅力绣着奇迹。

   图:董树新和他的“扎绣”作品。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