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如果光靠播音也能混成大校?请尊重解放军军衔

鉴于思考应先行于言行,老猫很久都没怎么发言了,更多时候,我开始仅仅用期许和兴奋的眼光在关注着军队,观其进步则怡然小酌,欣然而乐,睹其后进则手心捏汗,焦灼而望其改观。近期在思考一个问题,良久,还是觉得不吐不快,现拿出让各位同好同议。

  每晚7点半的《军事报道》老猫是必看的节目,长期观看新闻的同时,猫也连带着留意了一下播音员们的个人进步,几年下来,突然“惊喜地”发觉,不管是《军事报道》还是《军事天地》,各位男女主持人的个人进步都是可喜的!明显的!惊人的!或者我该用我的心里话:令人匪夷所思的!猫陡然发现,进而不得不宣布:原来,央视军事节目主持这个工作才是年轻军人们最值得为之奋斗的事业!(起立,面对各位抱强烈上进心的年轻同志,勉为其难地鼓掌一分钟)

   不是吗?倘若各位连续几年关注一下这些节目,并花几分钟顺带关注一下主持人们的军衔,你也能“惊喜地”看到这些这些优秀“军人”们的个人进步,我们可以看到细皮嫩肉,涂脂抹粉的少尉成功地成长为细皮嫩肉,涂脂抹粉的少校,而上尉则象连续乘坐了神州1,2,3,4,5,6号一样变成了大校。。。。。!

  本来,老猫应该为这些青年军人(如果可以称其为军人的话)的个人进步感到高兴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心底里很悲哀,为我深爱的这支光荣军队悲哀,为大批真正战斗在一线基层的同样年轻的真正军人们悲哀——我们的军衔制度到底是怎么评的? 难道这种直接标示着佩戴者军旅生涯,战斗荣誉,艰苦历程,光辉历史,以致军人们愿意穷其一生为之奋斗的衔级标志竟是如此的容易赚取和泛滥?难道同样的衔级,其考核和评审的标准居然是不同的?

   一只充斥着大量非战斗人员的军队绝对不是一只强悍的军队,同样,一支满眼到处闪现着将星,随便上个厕所也能抓出一把各级校衔的军队也不会有多强的战斗力,更别说唱歌唱到少将,跳舞跳成少将,照相照成大校。。。。。这简直是对军衔的嘲弄!好在我们还没实行勋表佩戴制度,在国外,军衔往往是和勋表配合的,一个上校级别的军衔已代表了此人几乎一生的戎马生涯,一生的枪林弹雨甚至一身的荣誉伤疤,而其胸前的勋表必然闪烁着表明其各种战斗经历,战功及荣誉,不敢想象一个佩戴着大校军衔的军人胸前连一个战役或演习的勋表都没有,甚至连一个边疆(国外往往是海外)服役经历章都没有,仅仅凭着在电视台空调房冬无严寒,夏无酷暑的几年经历,凭着照本宣科的读读稿子,凭着拿腔拿调主持个不到20分钟毫无任何深度的所谓军事节目?

  荣誉之于军人基本等同于生命,而军人荣誉与平民荣誉的区别往往还在于要在更加残酷的环境中以更加超常的毅力而取得,就像《兄弟连》中,那朵佩戴在死去德军伞兵翻领上的高山雪绒花,除非你自己亲自成功登上海拔4000米以上的陡峭取得,否则你就没有资格佩戴。。。这里有一种让人肃然起敬的庄严。

 而荣誉的泛滥和堕落往往滋生和伴随着一系列可笑和荒唐,就如川话老片《抓壮丁》中李老栓大儿子带回来的那一大摞委任状——“你要是抓到50个人,你就是个排长,你要是抓到150个人,你就是个营长!”老片讽刺国民党军队可谓辛辣之极,一个军人的荣誉居然可以如此功利和荒唐,但反观已和平了半个世纪的人民军队,我们是不是也正滋生着大量将荣誉泛滥化庸俗化的东西呢?

 一个和平时期的军队,荣誉和与之平行的衔级是它必须矜持和严守的贞操,军人在这个时候往往需要付出比战争年代更加艰苦的努力和耐心,并取得更加丰硕的成果才能取得,否则就必须以更长时间的艰苦服役来逐一换取,而且以时间换取的级别通常都应该有所上限。翻开世界军队的历史,我们可以看看优秀军队中军人军衔的情况,我军第一位女将军李贞,一位战争年代出生入死枪林弹雨的女战士,55年也才是个少将,而且终生为少将,可她肩上这颗闪闪的将星是谁都不敢藐视其含金量的!那不是唱歌跳舞报幕照相可以换来的!而美军中,不管是马歇尔还是艾生豪威尔,如果不是二战发生,这些已在军中服役了几乎一生的职业军人,军中翘楚们基本上没有一个人可以当上将军。

  军衔就是军衔,它是军人在战斗生涯中以有别于平民的特殊努力和付出所换取的国家与社会的身份承认,它的晋升是严格,严肃和难以取得的,也正因为难得取得,所以凡是有过艰苦战斗经历的军队和国家都会异常尊重它,以致于这种尊敬世界通用,一个国家的军官可以凭借其军衔在异国他乡获得外国士兵和低级别军官的敬礼和致敬,为什么? 就是军人间互相尊重的那份以坚忍不拔所取得的特殊荣誉!

   军衔不是歌衔,不是舞衔,不是摄影级别衔,不是运动员级别,它甚至不仅仅是军人简单的服役时间证明。

   中国,请尊重军衔,请尊重军人为之付出生命的荣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