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 ZT-家国天下15-17 作者:长鼻子小象

第十五章 平静的日子

肖凡断臂之后,伤口处理不及时加上失血过多,高烧不退。军中的医官本来就不够,根本就无法得到好的护理。无奈之下,项凌只的求助于谢源,谢源很痛快的同意了,把肖凡接到自己的宅院里静养,加上王府医生的细心照料,几天下来,肖凡的伤势大有好转。

伤势大有好转,肖凡的心情却是极度的恶劣。在齐山寨当他听说自己和大哥三人救下的那个师叔竟然是燕王的军师的时候,他的心思就活络了。在得知大哥的师弟,那个在保洹县城见过的那个儒生是燕王世子的时候,肖凡已经非常肯定,自己三个人的富贵前程已经指日可待了。

果然,在武陵城的新兵训练营里,自己很快被推举为伍长。这股兴奋劲还没过,再队伍整编的过程中,大哥居然动用王府侍卫的身份把自己和列茸要了过去,还被提升为什长!大喜过望的自己没有辜负大哥的重望,把手下的一哨人马带的井井有条。在上次的战斗中,自己更是奋勇杀敌,给了大哥极大的帮助。

可是,就在战斗的最后时刻,自己竟然负了重伤,右臂被一个顽抗的鞑子兵砍断了。

没有了右手,自己也就可以说失去了上阵杀敌的能力。作为一个想要靠军功挣来一场富贵的人来说,自己的富贵之路难道就这样被断送了?难道自己就只能拿着那点抚恤金回到齐山寨,等着大哥他们将来封妻荫子,衣锦还乡的时候来照顾自己?

他不甘心,但是他想不出什么好的出路。

次日,项凌回到辎重旅办理了调离的手续。在同僚们略带巴结的相送下,他带着列茸、田二和朱迟一起前往北平的王府报到。在门口迎接他们的,除了朱高炽之外,谢源也赫然在侧,跟在一旁的是脸色苍白、摇摇欲坠的肖凡。

把文书交给朱高炽,把行礼丢给朱迟,和谢源打过招呼之后,项凌径自培着肖凡去了后宅。

“你……这几天还好吗?”项凌有些不自在的问到。

“有什么不好的?”肖凡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每天吃了睡,睡了吃,上下人等都对我客气的很。我稍一动弹,大夫就紧张的要命——轻闲的很呐!”

“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安心修养。没有健康的身板,你什么都干不了!”项凌试着安慰自己的好友。

“我现在的情况你还不知道吗?”肖凡已经失去了对未来的希望:“我一个残废,现在还能干什么呢?”

“能干的事情多了!”项凌连忙劝解他:“我已经和谢师叔商量过了,等你伤好之后,就让你跟着他学习参谋作业,有了经验之后在把你派到部队里作参谋。”

“那——”肖凡的眼睛一亮。旋即又黯淡下去:“我能行吗?”

“怎么不行啊——”项凌趁热打铁:“要是细论起来,我师父的兵书你读的可比我多啊,师父不是说过吗,他可是有一个半徒弟哦。”

“行——”肖凡点点头:“我听你的!”

看着重新有了希望的肖凡,项凌心里的一块大石总算放下了。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大家的日子既紧张又充实。骑兵旅的组建已经开始,各级的官佐和各项物资都在逐步的调配之中。兵员的募集工作也已经在北方三省所辖的各地全面展开。但是这些主要是由赵忠和谢源(他是大都督府的首席参谋)两人负责。朱高炽只要每天早上点名的时候露个脸,有时候再去“视察”一下就可以了。

所以更多的时候,项凌这个侍卫队长和自己的几个部下是在艰苦的骑兵训练中渡过的。负责训练他们的是王府的侍卫长,一个叫谢长安的老骑兵。十几天下来,他们似乎又回到武陵城里的训练场里,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抱怨归抱怨,经过一段时间的苦练,众人的骑术已经大有长进,马战技能也有了一定的基础。田二的骑射技能更是让谢长安赞许不已:“嗯,虽然骑术还只能说是凑合,但是凭你的射术,保命已经是足够了。”——这话大家听着怎么就觉得别扭呢?

结束了一天的训练,一干人等疲惫不堪的回到了住处,扔下盔甲武器之后,项凌径直朝饭堂冲去——王府侍卫的伙食在整个镇北军里都是十分有名的。一方面是因为有钱:王府侍卫除了勤务处每人每月五钱银子的伙食费而外,还有王府每月一两的额外伙食补贴。要知道,在武陵那样的小地方,一两银子可以让三口之家吃一个月的!而且,作为侍卫,大家的军饷也凭空涨了一级。所以朱迟他们几个也很乐意跟着项凌过来。另一方面就是厨子的问题了,同样是百十号人的大锅饭,侍卫饭堂的这位张师父炒出来的菜肴硬是比辎重旅的伙食好上不知多少倍。

因为张师父的好手艺加上他为人也很随和,所以大伙儿都很喜欢这位胖乎乎的老头子。连带着,他的女儿兰心也成了侍卫们竞相讨好的目标。(小象:其实应该倒过来才对,不过某些别有居心的人不肯承认而已。项凌:不说话你会死啊——闭嘴!)

“张师傅,今天咱们吃什么啊?”项凌还没进门就大声朝厨房里喊道。

“急什么啊——今天晚上是豆子烧排骨,馋死你们!”厨房里传出兰心清脆的声音。话音未落,她已经端着一大盆子碗筷出来了。项凌快步上前,抢在一群闲人之前接过了她手上的盆子,回了她一句:“馋死我也不是你的功劳啊,那也只能算你爹的手艺好!”

“你——”姑娘瞪了项凌一眼,鼓着腮帮子转身回了厨房。平心而论,兰心的相貌只能称的上清秀,个头也只是一般,倒是那双大眼,清澈中透出一种超出寻常的灵秀。大概是因为厨房里的水汽重把,项凌每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的鹅蛋脸上总是红扑扑的,分外动人。

张兰心这几天心情很乱,原因是府里新来的那个叫项凌的侍卫。

她并不是王府的下人,只是因为父亲受雇于此才跟随父亲住进王府,平日里就在侍卫饭堂给父亲打打下手。端庄清秀的外貌加上遗传自父亲的开朗和气的性格让她在王府里的人缘极好,不少年轻的单身护卫都或明或暗的对她表示过好感,但是都被她故作不知搪塞过去了。好在燕王殿下律下甚严,没人有胆子搞那些歪门邪道,加上王府里和她同龄的丫鬟不少,所以她的日子过得还是比较快活的。

可是这个项凌一来,她的生活就全乱套了!别的侍卫个个都是对她百般讨好,唯恐自己有一点不高兴。只有他,老是一脸的坏笑,还总是说些怪话把自己气的不轻。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应该很讨人厌的家伙,却让她有了一些不一样的感觉。

吃过晚饭,没有值夜任务的弟兄各自休息。项凌身为队长,得把自己队里所负责的片区都仔细的检查过一遍之后,他去了谢源那里去看望肖凡。

经过医师的细心调理,肖凡的伤势已经大为好转。从前天开始,他已经开始向谢源学习各种知识了。当然,谢源的事务本来就很繁忙,加上他本身对于这个师侄塞来的“学生”也不是很看好——一个山里出来的苗人,能学些什么?所以,一开始谢源只是打算随意的教肖凡些东西就好。

其实肖凡的家境尚可,做族长的爷爷对这个孙子一直抱了很大的希望,因此在齐山寨的时候他也跟着项凌在方继元那里学了很多东西。当然,光靠以前的那点东西是不可能胜任参谋事务的。但是他的这些底子已经让谢源小小的惊讶了一下——要知道,谢源本来是把肖凡当成纯粹的武夫来看待的。在了解了肖凡的情况之后,原本只是碍于师侄的请求想意思一下的谢源已经开始认真起来。

而肖凡也确实十分上进,无论是看书还是听讲都是十分的勤勉,加上他本来悟性就很不错,几天下来,谢源在内心里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真正的学生。

这一切,项凌看在眼里,喜在心中:谢师叔的做法不是没有缘由的。朱师弟是个人才,根基、学识、悟性皆为上上之选。可惜,他身为皇室贵胄,学的再好也很难把谢源的学识继续流传下去——他身上的责任太多、太重,没有机会也不可能专心的去收徒、传教。

现在,项凌把一个悟性不亚于朱高炽而且和师门还颇有渊源的年轻人交给他。这对谢源来说,无疑是天上掉下的金娃娃。这一老一少,一个求知若渴,一个如获至宝,在教与学的过程中,他们的关系也越来越深。最后,竟成了一对忘年之交的好朋友。

从谢源住处出来,项凌走在后宅的小道上。不远处传来一阵“沙沙”声——这时王府上下人等应该都已经休息了。

“谁——出来!”项凌低声喝道,右手已经把住了腰间的刀柄。

第十六章 美好的生活

“谁——出来!”项凌低喝。

“啊!你想吓死我啊!”是兰心的声音——项凌放松下来。

“是你?”绕过假山石,他看见张兰心手里拖着一个大布袋,正在一步步的往前挪。

“这么晚了,你还在忙啊!”说着,项凌很自然地把她手上的布袋接过来,扛上肩头。

“都是那个粮行的伙计啦——送黄豆的马车在路上坏了,拖到现在才送来。厨房的下手后继都睡了,一个人都叫不到——还好遇到你了。”她冲项凌一笑,平时就灵秀清澈的大眼睛这时在手上灯笼昏黄的灯光下,似乎蒙上了一层美丽的霞光,显得分外美丽诱人,一时间项凌竟看的痴了。

“快点,跟我来。”张兰心被面前的“坏小子”看的有些发窘,忙快步朝厨房走去,项凌扛着黄豆紧随其后。

路并不远,一盏茶的功夫,厨房就到了。项凌在姑娘的要求下把黄豆倒进水缸里泡好就没什么事情了。时值夏末,天气闷热,路不长,物却颇重,短短数百步的路程,项凌的额头上已经沁出一丝细汗。他抬手用衣袖擦了擦,兰心看见之后,“噗哧”一声笑出声来。

“怎么了?”项凌有些奇怪。

兰心笑着指了指项凌的衣袖,他抬手一看——可不是吗:白天在外面摸爬滚打了一整天,这衣服上满是泥巴和汗渍。他这一抹,脸上就已经和泥猴差不多了。

“有水吗?让我洗洗。”他尴尬的一笑。兰心点点头,转身打来一盆清水。项凌俯下身,掬起一捧清水就往脸上泼,一阵清爽。草草在脸上搓了几把,项凌转过身问她:“干净了没有?”

她没有说话,却从怀里掏出一块手绢递给项凌:“快擦擦吧——”

“哦——”项凌呆呆的接过手绢,在脸上用力擦拭起来,一股淡淡的清香在我的鼻息之间散开。擦好之后,项凌把手绢还给她。

“好吧,事情忙完了,你回去休息吧!”她说。——怎么她的语气好像有些不高兴呢?项凌有些不解。

“好的——你也早点休息吧!”项凌有些不自在的回了她一句,就急匆匆的回去了。奇怪,为什么兰心回不高兴啊?一路上,项凌很是纳闷。回到房间里,一天的劳累让我很快睡去,什么也来不及想。

“死项凌——臭项凌!”回到自己房里的兰心姑娘忿忿的咒骂着那个呆头鹅一般的小子——那个家伙,人家都已经那么明明白白的向他示好了,怎么他就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呢?难道是他在家乡——不可能!她很坚决的将那个念头从脑子里抹去。在辗转反侧之间,同样劳累了一天的姑娘沉沉睡去。

几天之后。

“早啊——”一大早,项凌神清气爽的走进骑兵旅筹备处的大门:“今天有什么事情吗?”看见朱高炽和肖凡都在,他随口问了一句——其实现在骑兵旅还没成立,是不会有什么事情要我们处理的。

“有啊——”现在已经是骑兵旅代理行军参谋的肖凡说。话音未落,应元就把一本厚厚的册子扔了过来。“好厚的册子啊——要是砸到身上一定很疼!”他半开玩笑的接过册子,发现他们两人并没有跟自己开玩笑的意思:“好啦——这是给我的看的吗?”

“这是咱们旅的花名册,你好好看看里面有什么问题。”朱高炽板着脸说。

“好的——”看到一向随和的世子大人也如此严肃,项凌知道,这回是真的有问题了,而且问题还不小。

“乖乖,好大的编制啊。”翻开花名册,项凌连连咂舌。按照惯例,明军的编制都是四五之数,像辎重旅:下辖五个营和其他部分;每个营的五百人又分编为五个百人的队……依此类推。但是骑兵因为消耗的经费太多,通常的编制都要小于规定。像镇北军的四镇骑兵里最强的骑兵第一镇,下辖四个两千一百人的旅和其它后勤、杂役人员;每个旅下面也是四个而非五个五百人的骑兵营(其它的骑兵部队一般是四百五十人)以及其它单位。加起来,骑一镇满员时一共拥有一万零八百多人马,其中有战斗力的骑兵达到八千五百多人,共有各种马匹一万一千多匹,车辆五百余辆。这样的一个骑兵镇,一年耗费的经费、物资足足可以养活三个满员的步兵镇。

因此,包括镇北军在内的中原各军下属的骑兵编制都很小,内地的骑兵有的更是仅有两三个三营制的骑兵旅,五六千人马。

而现在项凌手里的册子明白无误的告诉他,这个骑兵旅不仅是齐装,而且是超员的:旅的主力是五个而非一般的四个骑兵营,每各营都是五百五十人!(包括指挥人员和勤务杂役)加上亲兵队一百人和一个有五百人二百多辆新式四轮马车的辎重营以及相应的旅部人员还有医官、工匠、杂役,这个旅的实际编制达到了三千六百多人!

“很夸张是吧!”肖凡来到他身边,笑的有些顽皮:“其实也没什么,要知道本旅的统领可是燕王的世子,未来的燕王殿下!军务处的大人们谁都可以怠慢,难道还能怠慢了未来的顶头上司吗?”

“是啊是啊——”项凌忙不迭的赞同:“有了这么一只骑兵,干掉一镇步兵也不是什么难事了!还有什么不高兴的啊?”

“你来看!”统领大人很没有形象的冲过来夺走我手里的册子摔在桌子上:“你仔细看看——全旅五个骑兵营一个辎重营的管带里有四个是托门子进来的,三十几个队长里有十三个是当兵不到半年的。据说来头最大的一位是兵部尚书和户部尚书联名打条子过来的,来居庸关半个月了,在城里最大的醉花楼一住就是十三天——摆明了就是来玩儿的!”

看着师弟那一脸的不忿,项凌心里一阵哑然,半晌之后,他总算想出一点头绪来:在京师的达官贵人们看来,堂堂的世子殿下自然是不会以身犯险、亲冒矢石的。同样,世子麾下的部队比起其它部队也就是一个安全稳妥的镀金之地。在这里混个一年半载,就可以摇身一变成为“功勋卓著”的“英才将才”回京师升官发财了。

这些人想的倒是不错,只是苦了项凌他们——好好的一只虎狼之师,变成了公子少爷们的游戏之所。

只是,作为朱高炽的长官,镇北军的最高统帅。燕王殿下怎么会对此一言不发呢?这可不是他老人家的脾气啊?

同一天,北和林丞相府。

丞相大人和他的独子粘罕两人已经在书房里关起门来争执了老半天了。

粘罕已经是个30多岁的中年人了,现任枢密院知事。和依靠战功一步步爬上权力颠峰的父亲不同,粘罕自幼受到了严格的汉式儒家教育,对蒙古人的传统技艺——弓马骑射反而是不甚了了。

对此,包括粘罕本人在内的很多人都十分不解——一个蒙古人不习弓马骑射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然而,驴儿自己对此有着独特的理解方式。在他看来,大元并不缺少能够盘马弯弓的勇士,即使是“项爷爷”统军的时候,对付蒙古人的骑兵,他也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在失去中原的几十次大大小小的战役里,明军即使战败了,往往也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即使是两败俱伤的战斗,明军也打的很多。这也就是说,大元之所以丢掉中原的大好江山,问题不是出在战场上,而是出在别的地方。

所以,驴儿在北和林的三十几年里,一改过去大元把儒生摆在娼妓之下,乞丐之上的传统。大力招纳不得志的汉人儒生,实行“用汉人对付汉人”的策略。一番折腾下来,还真是让他找到几个颇有本事的人物,像上次跟随乃尔蛮出战大宁卫的汪植就是其中之一。可是,汉人毕竟是汉人,今天他可以为了自己的私利出卖祖宗帮你打自己人,谁又敢说他将来不会把你卖掉换取更大的利益?

所以,培养蒙古人自己的人才就成了他的最佳选择。首先驴儿培养的就是自己的儿子。

粘罕四岁启蒙,老师就是两位从关内“请来”的硕儒;十二岁时已经不满足于闭门死读书的粘罕带着一名随从化名到四大书院之一的河南省登封府嵩阳书院读书,一读就是四年,还参加乡试考上了秀才,要不是乡试的时候查出他的户籍有假,只怕大明又多了一个举人老爷。

回到北和林之后,粘罕凭借父亲的支持和自己的能力,很快被提升为枢密院平章,掌管了枢密院的军事规划大权。在得知父亲向枢密院建议提前进行那个计划的时候,粘罕身上的热血沸腾了——他希望自己能够向父亲那样,不仅仅是一个朝堂上的高官,还是一位战场上的名将。

理所当然的,爱子心切的丞相大人不加思索的拒绝了儿子的要求——那太危险了!而且这个计划也不需要一名平章深入敌境。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本书起点签约作品,非经起点授权请勿转载,独家首发
第十七章 成 军

“父亲,为什么您不同意我的要求?”作为一个受过正统儒家教育的人,粘罕向来都是以“忠、孝”自勉。父子之间虽然对某些事务的看法不尽相同,但是儿子对父亲向来也是十分的恭敬,很少在父亲面前坚持己见。

但是,这一次粘罕的态度罕见的固执,让驴儿很是不快。

“这个计划里本来就没有你位置!”驴儿沙哑的声音里透露出的是坚决的否定。

“计划?这算什么计划!”粘罕很有些不屑:“父亲,这个计划是您府里那几个汉人弄出来的吧!”

“是!有什么缺陷吗?”驴儿睁开了一直眯着的双眼。

“当然有,而且是很大的缺陷!”粘罕很不客气的回答:“您看,这内附的七八个部落相互之间实力都差不多,计划上只是说要派人说服他们反戈一击来配合大军南下。可是如何说服?派谁去说服?这些在计划上都没有。然后,这些部落之间往往都有嫌隙,到时候事情一起,谁都不会服谁,加上面前是大把的财帛女子,只怕明军还没打过来,自己人就先打起来了。所以必须要派一位得力的人选化妆潜入这些部落里对他们进行统一的协调和指挥,这些在计划里也只是稍微提了一下。”

看着面前听得入耳的父亲,粘罕很不客气的总结:“这个计划看起来很好,但是也只能看看而已,要是真的实行起来,几乎不会有成功的可能。”

“哈哈哈——”之前一直沉默不语的驴儿大笑起来:“我的好儿子,你你说得没错,这确实不是一个好的计划,如果换了你去做这件事情,你会怎么干?”

“我会……”足足半个时辰,粘罕吧自己的想法一股脑儿的全倒了出来。

“好!”驴儿听完儿子的想法,很痛快的下了决定:“你尽快挑选好南下的人选,争取今年的中秋前后赶到大宁,在入冬之前赶回来。”

“父亲,您——同意我去了?”粘罕有些难以置信,一向极为顽固的父亲这次怎么——

“很奇怪是吗?”老人笑的有些飘忽:“想来想去,我觉得只有你才是办这件事情的最佳人选——你是黄金家族的后裔,大元高官,这一点对那些墙头草来说是很有些作用的;而且你你很了解汉人的习俗,潜入大明也不会露出什么破绽。何况——咱们大元最重军功,你虽然能力出众,却没有半点军功。你将来若是要接替我的职位,这就是你最大的弱点。现在由这样一个机会,你一定要好好利用,知道吗?”

“是!父亲,黄金家族的后代,个个都是翱翔天际的雄鹰,绝对不会有孬种!”

北平城,独立骑兵旅筹备处。

想到燕王的态度,项凌连忙问自己的师弟:“对于这件事情王爷有没有说过什么?”

“没有!”看得出他很是郁闷:“倒是今早军务司来了一封公文,叫咱们加紧操练,要本旅参加八月初十在北平举行的秋较点兵——妈的!就这么一群少爷公子,别说五十天,就是五个月我也操练不起来啊!”他越想越火大,连粗话都蹦出来了。

项凌苦笑着,他堂堂世子都无能为力了,自己还能又什么办法呢?一旁的肖凡凡却是一个劲儿的翻着那封公文,似乎在考虑什么。

“小凡,又什么问题吗?”项凌奇道。“嗯——”肖凡凡点点头,转身问朱高炽:“大人,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军务司的事务向来是由王爷亲自过问的吧?”

“是的。”朱高炽接口道:“镇北军是直接由北平都督府下属的军务司指挥,加上监察司、政务司、财务司、提刑司都直接向父王负责。军务司的主事是父王几十年的老部下了,很可靠!——小凡,你的意思是?”

“我想,既然军务司是直接向王爷负责。那么,可不可以说,这封公文就是王爷的意思呢?”肖凡一边不太自然的用左手翻着公文,一边说:“而且,昨日下午我们还收到一份王爷亲笔签发的公文——给予大人营以及营以下官佐的任免劝——只要理由正当充分,在次日到军务司清吏处备个案就好了。照我说,这一前一后两份公文一定有什么深意!”

“一定是的!”朱高炽激动起来:“一定是这样!”

什么啊?项凌和肖凡不解的望着他。

“啊——是这样的。”他有些不自在的解释:“昨晚,父王把我叫到书房帮他批了半个时辰的公文。临走的时候,他对我说了一句:‘今后你自己独当一面,凡事都要学着自己解决,别什么都想着靠别人帮忙。’看来,此事父王早就知晓,却隐而不发,想必是想让我自己动手清理。”

“就是!”项凌插嘴道,相对于有些拘谨的肖凡,他因为有师兄弟的名份在,面对这位世子的时候要随便很多——当然是在没有外人的时候:“这应该是王爷对你的一次考验——若是你连这群酒囊饭袋都对付不了的话,他又如何能放心让你独当一面呢?”

“好!就让这些尸位素餐之辈好好领教一下少爷的厉害——我要让他们一个个爬着出去!”朱高炽一脸的振奋,看来是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师兄,咱们来合计一下吧……”他露出了老狐狸师叔那招牌式的笑容。

“这个嘛——”项凌想了想,拉上他和小凡找赵忠去了——开玩笑!当初在武陵城的那两个月赵忠的魔鬼手段可是让他们掉了好几层皮啊,现在自己要整人,不找他找谁去?

次日一早,骑兵旅成立后的第一次早会上,新上任统领大人就虎着脸宣布了一系列的规章制度。话音未落,下面的不少官佐脸色就变了,制度的内容是这样的:各营各队的操练内容由旅部下达,各级官佐(包括统领在内)必须和麾下官兵一同训练,每天由副统领和代理行军参谋进行不定时的抽查。训练的成果每逢五日十日进行考核,优秀者,奖!不合格者,重罚!说到最后,统领大人几乎是咬牙切齿,害的下面的官佐们以为自己的某位同僚是不是和世子殿下有什么深仇大恨啊——把一旅人全带进去了!

其实,是这些人多虑了,统领大人的火气纯粹只是和自己较劲——昨天,三人一起去找赵忠帮忙,后者也笑眯眯的一口答应下来——只是在范围上做了小小的调整。高兴过头的统领大人一时没在意,把自己也套了进去——你说,能不生气吗?

之后的日子里,敬爱的统领大人以无比的干劲带领全旅官兵刻苦训练、整天摸爬滚打在训练场上。为了给全旅三千官兵做表率,统领大人还积极主动的给自己加码:别的官兵早上跑四里路,他跑六里;上午的骑术训练,其他官兵跨越障碍一百次,他一百五十次;下午的体力训练,其他人的标准是三十斤的石锁举四十下,而我们的统领大人,他用无比的坚韧和巨大的毅力举起了五十斤的石锁!那一刻,在场的官兵无不为之感动,大家纷纷表示:一定要用龙统领式的标准要求自己,从难从严磨练自己,为早日成为一名合格的镇北军士兵,在反击贺兰侵略者的战场上建功立业而努力奋斗!为武威亲王殿下尽忠!为皇帝陛下尽忠!最后,大家自发的高喊:“皇帝陛下万岁!大明朝万岁!打倒贺兰鬼子!”等等革命口号。训练现场气氛及其热烈,广大官兵群情激昂!!(摘于镇北军独立骑兵旅中军营第三队第四哨手抄报——《昆仑骑兵》)

统领大人带头的效果是明显的,十几天下来,两个管带、九个队长被革职,另有两位管带、六个队长因为“体弱”“丁忧”等各种原因主动辞职。在父亲的支持下,朱高炽从其它部队借调了一部分得力军官,再提拔了不少表现优异的士兵担任伍长什长。到了七月初十,他们的目的已经基本达成:那些饭桶们都已经滚蛋了,而各级官佐、兵士之间的关系也已经基本上理顺。接下来,就是正式的操练了。

骑兵旅虽然是新部队,但是下属的五个营两千五百人马中基本上没有新兵,全是从六镇骑兵和内附部落里抽调的熟练兵员。所以,那些基本的队列,骑术甚至整型训练都是可有可无的。我们训练的终点在于军纪,旗帜、号令的识别,长途奔袭以及大规模的集团冲锋和骑兵对战。

部队的训练强度很大,夏末的草原上天气依然闷热,官兵的体力消耗很大。为此,项凌和朱高炽合计了一下,到军务司申令了双倍的补给,每日三餐放开供应,饭管饱、肉管足。一个月下来,这些家伙各个都是油光满面,操练起来自然也劲头十足。

时间过得飞快,八月初十,转眼就到了。

初十一早,军营的校场上,全旅官兵肃立着。他们即将去参加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本书起点签约作品,非经起点授权请勿转载,独家首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