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家国天下(9~11)

jiangyunde 收藏 0 88
导读:[转帖]家国天下(9~11)

 第九章 临 战

“看来,我们遇到麻烦了!”大帐里的气氛十分紧张。旅里队长以上军官都在这里。

“根据从俘虏口里掏出来的情报,在我们附近有一只数千人的‘马贼’,从我们出关的时候就盯上我们了。只是因为昨天里关城太近加上估错了我们的行进速度才没碰上。”看着大家铁青的脸色,他继续说:“今天我们可就没那么好运气了。敌人已经探明了我们的底细——不要怀疑,昨晚在我们营地周围的斥候绝对不止三个。所以,我们要有在今后两天里打硬仗的准备!”

大帐里一片沉寂,五名管带、二十六个队长加上四个参谋都沉默着:现在的情况是明摆着的,五个营里,只有骑兵营称得上弓马娴熟,可堪一战,其余的两营步兵和两营辎重兵绝大多数都是从未见过阵仗的新兵蛋子。要靠这一群屁股上还挂着蛋壳的菜鸟对抗上千名凶悍的马贼,确实太勉强了。

“好了——”赵忠打破了沉寂:“本次任务事关重大,决不能有丝毫闪失。各位务必做好应变的准备。骑兵营管带扎克,你的骑兵是我的眼睛,在车队四周十里之内必须由你的人马探察一切。一旦发现敌踪,不能和敌人缠斗,要保存力量给敌人致命的一击——明白了吗?”

“下官明白——”这个小个子的草原汉子大声回答。

“步兵右营营长曹宗阮管带,你负责统领两营步兵的行动——记住,你的步兵是防守的主力。要是你们顶不住的话——”他的话没有说完,也不需要说完。“大人放心,要是让鞑子冲过了步兵的防线,下官提头来见大人!”曹管带的嗓门还是那么大,震的人耳朵发麻。

“辎重营刘、李二位管带!尔等运送的物资事关重大,无论如何都不能出问题。一旦遇到敌袭,你们必须在最快的时间里把车辆圈成圆阵,那将是我们最后的屏障,知道吗?”

“下官明白——”二人异口同声。

“那好,时间紧迫,马上出发!”

……

四百多辆马车拉成了长长的四列纵队,疾驰在草原上。巨大的声势让整个草原都震动起来。远处的斥候不是像车队最前方的一辆马车发出各种信号:那辆车上坐着龙副统领和曹管带。紧随着马车的,是我和营里两哨骑术较好的弟兄。而其他人还是高据在车顶上。

整整一天,大家都在极度的紧张之中渡过。但是,直到日落扎营之后,骑兵营的斥候们仍然没有找到鞑子的行踪,似乎一夜之间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这是怎么回事?”整整一天没有发现敌踪,赵忠的心里焦躁无比:“扎克!”

“下官在!”小个子管带连忙上前。

“今天你派了多少人出去?”尽管很清楚这些数字,赵忠还是再问扎克一遍,希望能够从中发现问题。

“回大人,今天骑兵营五队骑兵全部出动。我军行军路线的前方和左右两个方向的十里之内都在我们的监视之下,绝对不可能遗漏。”扎克很肯定的说。

“诱敌深入?”在苦思了半晌之后,这是赵忠所想到的唯一答案。面对这样的情况,最好的方法就是退回居庸关,再不济也不能照着原来的路线前进了。可是现在大宁城里的军民已经等不下去了,无论是回撤还是改道都是不现实的。现在,赵忠唯一可以寄予希望的,就是临行前谢先生交代的那样,固守一整天,等着援军过来了。

次日,车队依旧按照昨日的安排出发。

车队出发刚刚一个多时辰,回来的斥候挥动的旗帜从蓝旗变成了绿旗,半个时辰之后又变成了黄旗——也就是说,敌人的前锋已经在五里之外了。得到信号的大队马上行动起来,四百多辆马车开始转向、迂回。数分之间,一个由三百辆马车圈成的圆阵出现在草原上。车上高高的粮垛成了最好的掩护,拉车的马匹被围在由其余车辆围成的内圈里,所有的车辆都被铁链牢牢地连在一起——这是我们对抗敌人骑兵冲锋的唯一屏障。

“队长,我们的斥候——”正在车顶上了望的士兵大声喊道。

项凌连忙登上车顶,果然是自己这边的斥候,背上的那面红旗正迎风招展,分外醒目。

“块,骑兵和敌人遭遇了!”我大声下令:“快把通道让开,让他进来——块!”

搬拒马的士兵刚刚让开,浑身浴血的斥候就迫不及待地纵马冲了进来,直奔大帐而去。不一会儿,又如旋风般冲出,扬长而去。看着远处地斥候决尘而去,项凌把心思收了回来。

“铁匠,外头的绊马索都部好了没有?”项凌朝车下不远处正在搬运箭矢的什长朱迟问道。“队长,我老迟办事你就放一百个心好了!”这个红脸膛的麻脸汉子做起事来,总是雷厉风行,毫不含糊。

离铁匠不远的地方,肖凡、列茸和另两个什长张召(武师)和田二(猎户)一起,小声议论着什么。过了一会儿,肖凡把项凌叫了过去,一番耳语过后,他们几人一头冲进了大帐。

大帐里,赵忠一番踌躇之后,叹道:“刚刚斥候回报,敌人足有两千多骑兵。两千步卒对两千骑兵,希望渺茫啊——也罢,擅动军械总比战败好的多。”

得到长官的允许,曹管带带着大家从车上卸下了大批军械:长枪、马刀、强弓、硬弩、盔甲、盾牌应有尽有。质量也明显比项凌他们手里的好的多。

“他奶奶地——骑一镇地装备就是好啊!”张召腋窝里夹着一套军官用地精钢鱼鳞甲,手里提着把登州产的长刀,左看右看就是舍不得放下。“唉,小田啊,快过来挑一把顺手的弓啊——呵呵!”张召的嗓门实在是太大了些,难道他是张飞的后人吗?

……

军情紧急,大伙儿一句废话都没有,扔掉了原来的那些老爷货色,一件件鱼鳞甲被穿上,一把把百炼钢刀扬眉出鞘……面对即将到来的苦战,大家毫无畏惧!

“看来咱们的手脚还是慢了些。”看着前面已经完成了圆形车阵的明军辎重车队,汪先生叹了口气:“要是前锋能把明军的斥候全收拾了,现在就轻松多了。”

“先生你放心,能和我们蒙古健儿打野战的汉人还没生出来!”乃尔蛮的语气里透着强大的自信:“我手里的人马是他的五倍!何况还是身经百战的精锐铁骑在这荒郊野外对上这群乌合之众!别以为有几辆破车挡在前头老子就进不去。”

“咻——咻——”两只响箭先后窜入高空,紧随而来的是急促的马蹄声。项凌匆匆带上头盔,爬上车顶:远处,一名满身血迹的斥候伏在马背上亡命而来。

“敌袭,马上迎战!——”曹宗阮的声音响遍了整个营地,显得尖利而高亢——战斗即将来临!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本书起点签约作品,非经起点授权请勿转载,独家首发
第十章 接 敌

“也落合!你先带人上去给那帮小子提提精神,让他们知道是在和谁打仗!”乃尔蛮大声点将:“顺便告诉那些汉军——现在爷爷给他们活命的机会,把粮草军械都交出来,老子放他们回居庸关!”

“是!”被点到名字的百夫长大声回答,带着几个人就冲出去了。

“汪先生,你说这些家伙能投降吗?”乃尔蛮问。

“大人,只要有一线希望,就得试一试。毕竟这里是大明境内,如果仗打的不顺利,咱们整个队伍都可能赔进去。要是能够这样解决,就最好不过!要是不行,咱们再打也不会浪费多少时间啊!”

“先生说得有道理!”乃尔蛮摘下腰间的水囊,仰头灌下一口,飘出浓烈的酒香:“汉人的命老子不在乎,老子手下的蒙古健儿可是个顶个的好汉,能少死一个是一个。”

几分钟后,辎重旅的车阵前。

“队长,前面来了三个空手的鞑子骑兵!”车顶上的哨兵大声喊。

项凌一听——这是来干嘛呢?连忙爬上车顶,手搭凉棚往远处望去,果然见到三个蒙古骑兵在里许之外策马小跑过来。看来是有话要说,想到这里,他连忙朝下面喊:“快去请赵大人和曹大人过来!”

等赵忠和曹宗阮过来,也落合三人也已经到了车阵外一箭之遥的地方。

“对面的明军听着,我有话对你们当官的说!叫你们能管事的头头出来说话。”也落合的嗓子不小,气焰也够嚣张。

“我就是大明镇北军的统领,有事就和我说!”赵忠开口了。

“好!”也落合大叫:“我家千户有那个什么什么——好生之德,不想多造杀孽。只要你们在两刻钟之内交出车马和粮草物资,我们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要是不然,两刻之后,我们的五千铁骑就会把你们统统踏成肉泥!一个不留!”

一时间,整个车阵上下都安静了下来。大明军律严明,无论是玩忽职守还是阵前脱逃又或是投敌都是死路一条,何况赵忠还曾是燕王殿下的侍卫队长,就更不可能投降了。但是,大家还是下意识的希望听到自己长官的决断——无论这个决断是什么。

“回去告诉你们千户,我的回答就一个字——呸!”赵忠的声音宏亮而又清晰,整个阵地上都听见了。大家先是一愣,借着便欢呼起来,这些士兵多是武陵山区的山民,向来以剽悍和桀骜不逊著称,很明显,赵忠简介有力的回答得到了士兵们的共鸣。

在士兵们的欢呼声中,也落合三人灰溜溜的走了。

“他娘的!这群南蛮子给脸不要脸,哈勒儿、涅阙你们两个先上去好好的给他们磨上几圈!先给他们开开胃,等他们把头转晕了,老子要把他们统统踩成肉泥,把那个什么狗屁统领绑在马后面拖死!”乃尔蛮咬牙切齿的下令。

“是!”两个百夫长跳起来大声回答,片刻之后,两只个四五百人的队伍冲出,径直朝远处的车阵而去。在离车阵大约两里多路的时候,两只骑兵一左一右分开了,一只绕到车阵西面,另一只绕道了东面遥遥相对。

“各队长注意——稳定队伍,不要四处奔跑——听到我的号令之后统一反击!”曹管带站在内圈的一辆马车顶上,手持令旗,大声发令。

项凌顶着一面盾牌和两个弟兄缩在一辆马车后面,听着外面渐渐逼近的马蹄声,各自的弓箭、刀矛就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看着眼前这两个吓得脸色发白的小子,项凌冲他们一乐:“很紧张是吧?”

“是的……队长——啊,不……”唉,这家伙已经连话都不会说了还不紧张?

“好啦——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项凌打断他的话:“不过你们得记住,越紧张的家伙越容易出毛病——所以一会儿开打之后一定要听好号令,我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狠狠地把鞑子打趴下!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两人的嗓门还真不小,看着两人神经兮兮的样子,项凌心想。正在此时,外面传来一片弓弦拨动之声,紧接着,箭矢破空而来。“块举盾——”他几乎和曹管带同时大喊。

一阵叮当乱响之后,蒙古人的箭矢全部放空——这鱼鳞甲造的真他妈不赖,看着一根从右边那小子肩上滑落的箭矢项凌感叹着。感叹归感叹,他们可不是光挨打不还手的孬种:“还击!”项凌大吼道。弟兄们扔下盾牌站起身来,张弓搭箭——射!车阵外百余步的距离上,贺兰人的骑兵接连倒下。“块,躲回去——”项凌大叫着把那个刚才紧张过度,现在兴奋过头的新兵蛋子(汗—你小子不也是头回上阵啊!)拉回车后。

几乎就在他们躲回来的同时,蒙古人的又一波箭矢飞到,几个躲的慢一些的被射中了,好在已经用鱼鳞甲换下了原来的皮甲,而且蒙古人用的是熟铁甚至是生铁制造的平板箭头,在百步的距离上射中鱼鳞甲之后很难穿透,甚至会把箭头折断。几个被射中的弟兄回过神来——多是皮肉之伤。一时间,明军士气大涨,大伙儿一发喊,箭如雨下。准头虽然差了些,却胜在数量多,总会有几只撞上敌人。一旦命中,精钢三棱箭头绝对让鞑子生不如死!一时间阵外游走的敌人中不断有人落马。

“妈的,这些南蛮子的箭还挺厉害的!”涅阙见势不妙,打了个呼哨——撤走了!转眼之间,数百骑人马走得干干净净,只留下几十具尸首和满地的箭簇作为刚才战斗的证明。果然是来去如风啊——

“什么?吃亏了?”乃尔蛮的声音一下子高了八度:“你他妈的羊肉都吃到狗肚子里去了!你手里的弓箭是摆设啊!八百骑兵打一千步兵还吃亏,我他妈——”想了想,乃尔蛮的鞭子又收了回去:“好吧,我去看看,到底这些明军是不是长了两个脑袋!”

“队,队长……”一个兴奋的声音在叫项凌,是那个之前被他拖回车后的那个家伙,好像是姓田吧:“蒙古人被我们打退了?”

“没有——鞑子们很快还会回来,而且人马回更多!”项凌冷冷的打断他的幻想:“所以你最好准备一下,免得一会儿被人射成刺猬——还不快去!”

“是,长官——”这个姓田的士兵跳起来向项凌行礼之后飞奔而去。

“老大,你这个队长是越来越拉风了喔!”同样是一脸兴奋的小凡扛着一捆箭矢走来,笑道。

没空理会这家伙的调笑,项凌叫过一旁正在给士兵指点箭术的田二低声吩咐了几句。他略带惊讶的点点头,把队里箭术出众的士兵叫了过去。项凌看在眼里,又叫过站在一旁的小凡:“鞑子上次只是试探,下次再来可就没这么好办了。眼下咱们人不够,一个萝卜一肖坑,要是让骑兵冲上来咱们就全完了。一会儿你挑两伍机灵点的弟兄出来,眼睛放亮些,哪儿出问题了就往哪儿冲。知道吗?”

“放心吧——我会留意的。”肖凡点点头,自个儿忙去了。

项凌在本队的防区草草转了一圈,和几个哨长伍长碰了一下头。还没等他坐下来喘口气,车顶上的哨兵便高声喊道:“敌大队骑兵——准备战斗!”

有了上次的经验,大家镇定了很多,很快就赶到了各自的位置上。项凌顶着盾牌朝外面望去——好家伙!

如果仅仅看外表,眼前的这些家伙绝对是一群“乌合之众”,两千多人的队伍里,没有旗仗,没有鼓号。马具装备就更不用说了。马鞍有汉式的也有胡式的;多数人都只有一件简单破旧的皮甲,只有少数头目模样的家伙能够有一件汉式的盔甲,更有些亡命之徒干脆赤膊上阵!至于武器则更是林林种种、五花八门:刀有草原上常见的弯刀、汉式的马刀、腰刀、甚至还有旧宋时式样的环首刀。盾牌也好不到哪里去,革盾、藤牌、木盾和铜皮盾一直到熟铁盾都有,型制也是大大小小花样繁多。倒是他们最擅长的弓都是贺兰人惯用的角弓:长度比我们的复合弓稍短,便于马上使用,穿透力也不比辎重旅的战弓差。

但是,无论这些“马贼”装备如何低劣。但是蒙古人的名声可不是靠武器堆出来的,数百年以来,蒙古人的武器和中原军队相比从来就没有占过上风,却每每把中原军队大的落荒而逃。靠的不是武器,而是他们的剽悍和勇武。而这些“马贼”并不缺少剽悍和勇武。

乃尔蛮很是有些不懈的瞧着对面的明军:盔甲精良可以保命,可是光靠他绝对大不了胜仗,一心只想保命的队伍永远只能是别人的手下败将!

“小的们!看见了没有?多好的东西啊,可惜在他们手里!”乃尔蛮用马鞭遥遥指着远处的车阵:“咱们怎么办啊?”

“干掉他们,把东西夺过来!”士兵们一个个两眼发红,大声回答。
第十一章 苦 战

车阵里,明军士兵们听见了对面的敌人在喊些什么,可是没有人去关心。——大家都在默默的为将要到来的血战准备着。

看着毫无动静的车阵,老练的涅阙和哈勒儿没有抢先冲锋,绕着车阵绕起了圈子——他们在搞什么鬼?拖延时间吗?没必要啊。项凌心里嘀咕着。

见蒙古人绕着车阵转了几圈之后,并没有什么动作,有些士兵的精神开始放松下来,低声嘀咕着什么,什长伍长们大声呵斥着让大家小心。就在此时,一股敌人毫无预兆的转向冲来,一阵箭雨过后,不待还击便扬长而去,只留下一地的箭簇和几个伤员的哀嚎。

狼群——项凌脑子里一下闪过这个词儿。听老兵说,蒙古人的都是以狼群自许,他们的战术很大程度上也是向狼学习来的。狼群在面对一口吞不下的猎物时,总是先在外围不断的骚扰,使猎物疲于奔命之后在慢慢的吃掉。而现在,鞑子不正像狼群一样吗?

一击得手之后,涅阙和哈勒儿两人相互配合,频频重施故计。有时气势汹汹却在弓箭的射程之外止步,有时又不声不响的直扑而来,一击得手立即远扬——而且每次的位置都不一样。士兵们伤亡不大,却疲于奔命,体力和士气都在飞快的下降着。

“好机会!”看见车阵里的明军开始慌乱、动摇。乃尔蛮敏锐的抓住了这个稍纵即逝的战机:“也落合!带着你的人,从东边直冲上去!用最快的速度踏平明军的车阵,知道吗!”他朝着手下大喊:“涅阙和哈勒儿会发动佯攻掩护你的!”

这股蒙古军的确是久经沙场的百战之师,几句话的功夫,三个百户一千三百多人的配合进攻就安排好了。

首先是涅阙和哈勒儿的两个百户,他们同时在相对的两个方向上发动冲锋,已经有些晕头转向的明军士兵要不是依靠绊马索的阻拦为他们赢得了反应时间,只怕也落合的人马还没上来,这一次佯攻就要把他们打垮了。即便是如此,蒙古骑兵的弓箭在极近距离的上也给了他们不少的杀伤。

看到明军已经反应过来,自己硬闯必然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二人明智的选择了撤退,因为他们的目标已经达成——明军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吸引到了这一边,而也落合的四百多人从东面已经来到了明军的弓箭射程之内却无人可以阻挡。

“注意东边!”就在项凌他们还在庆幸再次打退敌人进攻的时候。内圈马车顶上的曹宗阮嘶哑着嗓子大声提醒手下的队长们——这就是部队没有经历过战阵的坏处,下级军官们缺乏主动性和应变能力,指挥官必须面面俱到,一点也不能疏漏。

但是这时已经太晚了,也落合一马当先冲过已经七零八落的绊马索。不顾零星射来的箭矢,一箭将一名正在指挥士兵赶来列阵的队长射倒在地。见到长官阵亡的士兵们一阵慌乱,让敌人几乎在没有受到干扰的情况下砍断马车之间的铁链,把车阵破出一个缺口。

等到项凌带着朱迟的一哨人马赶来的时候,缺口处已经涌进来近百骑兵了。

“朱迟,闪开——”项凌刚刚捅倒一名跃入车阵的敌兵,便看到朱迟护着一个伤兵和三个敌兵对峙着。地上还有一个明军士兵,身上刀伤处处,眼看是活不成了。话音未落,他已经用手弩把其中一人射倒在地,然后持刀冲了上去。还没到跟前,剩下的两人被远处田二的弓箭手解决掉了。

在曹宗阮调集优势兵力三面围堵之下,也落合被迫撤走,只留下一地的尸体和不断呼号的伤兵。“呼——”项凌再也支持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士兵们来不及喘口气,又得马不停蹄的清点伤亡、武器;把被冲开的障碍物推回原位;把重伤员抬走;帮轻伤员包扎好伤口——忙的一塌糊涂。

三次进攻下来,仅仅是项凌这一队面前,蒙古人就丢下了近八十具尸体,伤者也不会少于四十人。自然,项凌他们的伤亡也少不到哪里去:二十七人阵亡,十五人重伤,轻伤者更多,几乎是人人挂彩——这还是得益于他们“借用”了骑一镇的盔甲,使蒙古人最擅长的骑射功夫威力大减,不得不貌死突入车阵内和明军打肉搏。否则,我们早已经全军覆没了!

“大哥,喝口水吧!”肖凡一脸疲惫地走过来,递上水囊,项凌的水囊在刚才的战斗中被射穿了。摇摇空了一半的水囊,他轻轻抿了一口:“告诉弟兄们,不要大声喊叫,不要随意走动浪费力气。还有,水要省着点儿喝。”

“好——”肖凡点点头,低声问道:“老大,你看咱们这回——”

项凌看着他满脸的忧色,心知他想说什么。抬手止住他下面的话:“你我能想到的事情,上头就想不到了?押运区区数百车物资,居庸关两镇步兵每镇都有一两个骑兵营,实在不行的话,关外三卫安置下来的内附部落里可供征调的骑兵绝对不会少于五千人。”项凌一边擦拭着手里的长刀,一边说:“我们此次任务一方面是运输。另一方面,我们很可能就是一粒鱼饵,一粒钓鱼的香饵。现在,我们这粒鱼饵已经钩住了一条大鱼,该是收网的时候了。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至少有一个旅的骑兵在往我们这边赶来。最晚到明日上午,一切都会有结果。”

“老大,那我们——”肖凡平日里虽机灵的很,现在脑袋也有些不够用了。

“什么都别说。想想咱们才能守到明天。”说完,项凌径自离开:面对这样的情况,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他和其它的将士,包括赵忠、曹宗阮,都只不过是棋盘上的一粒棋子而已。

“不要紧!”原本性子急躁的乃尔蛮现在倒是劝解起自己的部下来:“才打了两三个时辰吗,咱有的是时间。刚才不是已经冲进去了吗?那就是说,咱们的方法是对的!只是涅阙和哈勒儿你们两个家伙脑子太笨,退下来了就不能再上?好歹不能让面前的明军安安稳稳的过去堵也落合啊!”

在乃尔蛮的率领下,加上几个百夫长已经打的有些红了眼,蒙古人的进攻越发猛烈。从最初的六七百人,到后来的一两千人。兵力、花样都是越来越多。大有不灭此敌誓不罢休的气概。

同时,骑一镇行军队列里。

“现在离大宁城还有多远?”汤和问。

“回大人,现在离大宁还有三十里,离辎重旅赵副统领他们被围的地方还有大约八十里。”幕僚长脱口而出。

“好!前面的斥候要再加一倍!把鞑子的探子给我通通扫干净。大队的行进速度还要加快,日落之前必须给辎重旅解围!”他和捋捋嘴唇上已经有些杂乱的胡须:“老赵带着那么一群新兵,不知道能不能顶的住乃尔蛮的猛攻啊!”

在打退了第四次攻击之后,项凌的队里还剩下五十七人,其中还抡的动刀的不到四十人。“就这么几个人,鞑子再来一次咱们就全完了!”项凌有些泄气的想:“没想到我居然会头一次上阵就为大明尽忠了!”

“大哥!援兵来了!”肖凡跑来。

“啊——这么快!”项凌大为惊讶,连忙探出头去。

“咳——不是那边!”肖凡指指背后,原来是赵忠把两个辎重营的辎重兵拆开来分配到各队来了!

抬头看看渐渐西沉的太阳,一直在嘴上说不急的乃尔蛮也已经急火攻心。手下的人和马都已经一整天没有好好休整过了。人可以忍饥挨饿再抗一会儿,可是马不行。再这样拖下去,搞不好就要拖到明天了,这样的话,自己这三千多人就危险了。

“妈的,老子就不信这个邪!”乃尔蛮喝掉水囊里的最后一点酒,丢下水囊:“传令全军,分成三股,一刻钟之后,发起最后一次冲锋,干掉了里面的汉人,今晚就吃他们的肉!”森寒的口气,让一旁的儒生不禁打了个寒战。

“准备迎战!”项凌刚刚把派到队里的五十多‘补充兵’分配好,车顶的哨兵就大叫起来:“骑兵一千二百,分三路——全面进攻。距离八百步!”

因为前几次攻击时车阵前的绊马索已经被扫荡光了,所以蒙古人毫无阻碍的冲进了射程之内,当明军射出第一箭的时候,他们的箭雨也铺天盖地的飞了过来。在军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临敌不过三发。”指的是骑兵冲锋的速度之快,步兵只有射出三箭的时间——当然,那是指精锐士卒的情况。像那些刚刚补充进来的家伙,能够把头一箭稳稳当当的射出去就很不错了。

双方的箭失在空中交错飞过,直扑目标而去。明军有马车的掩护,加上远胜于敌人的精良盔甲,除了一些个特别倒霉的家伙之外伤亡不大。只是不少辎重兵被飞蝗般的箭矢吓得不轻。如果不是畏于军法,我向早就有人开溜了。

战斗,还在继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