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骑士 作者:网龙

上 卷

第一章 “电”脑

章伟宏狠狠地敲打着键盘,运球直到篮下,对方防守严密,没有起跳的机会。

传球!23号准确接球,对方两名球员迫来,挡在正前方。23号猛地前插,正好夹在

这两名球员中间。这时,他的头正对篮筐,仍然没机会投篮。——可惜,这只是其他人的愚蠢想法。

23号倏地一个360度转身,高大的身体凌空而起,像在做一件再轻松不过的事似的

,将手中的球重重地灌进了篮筐,一只手臂还吊在篮筐上。

混蛋!为什么NBA只能打球,不能打人?真想照准他的小腹狠狠的踹上一脚,来一个“翻江倒海”,再慰劳他鼻子一拳,从此可以欣赏“黄河之水天上来”;对了,别忘了给他两只狗眼“化化妆”,包管比动物园的熊猫要好看。

哼!谁叫他敢来惹我章某人?这就是下场!

这间房间没有开灯,只有电脑屏幕反射出的光勉强起到照明的作用。从电脑这边望去,章伟宏的脸庞在背后暗影的衬托下,显得异常苍白;脸部的肌肉因愤怒而扭曲,看上去煞是吓人。

让章伟宏恨之入骨的是他的顶头上司——公司里设计组的组长,名叫白少雄。

今天下午,白少雄突然陪着课长来组里视察。说是检查工作进度,其实是针对他章伟宏来的。两个人装模作样地检查了几台机器,然后朝自己走来,很容易就从电脑的隐藏目录中找出了自己安装的联网游戏。

课长不留情面的当众质问道:“你怎么解释这件事?”

章伟宏暗骂白少雄卑鄙小人,公报私仇。这件事本组的人都知道,只瞒着白少雄一人。

不知道是哪个家伙口风不严,让姓白的得到了消息,才来算计自己。可现在不是发作的时候

,只好硬着头皮答道:“对不起,课长,我马上删掉。”

课长似乎不想就这么放过他,又喝问道:“你忘记了公司的规定吗?你也进公司好几年了,应该给新人一个榜样,而不是教他们学坏。这次我不想追究,如果还有下次,你自己看着办吧!”

章伟宏忍不住想要骂娘。人谁无过,有错能改,善莫大焉。自己已经摆出了谦虚受教的可怜样,课长还要当着十多名同事呼来喝去,摆明不给自己留面子。

白少雄站在旁边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不用抬头就知道他在冷笑,就算脸上不笑,骨子里也在笑。

现在是须忍气吞声的时刻,要不是外面工作不好找,鬼才愿意受这份气。课长是台湾人

,据说是老板的什么亲戚;除了管人太严以外,倒没有什么大恶。这次必是受了白小子的蛊

惑,才来上演这一场“老虎发威”。

算了,知道又怎样?现在只能继续装作恭顺的样子应了一声:“下次……不会了。”

课长这才把白少雄拉到一边,小声交代了几句什么话,然后两人一起走了。章伟宏正一肚子火,根本没去听他,想过去也无非是“加强监督”之类。

于是,这一个下午都不对劲了。只记得好朋友曾骏龙过来说过两句安慰话,其他同事大都拿同情的眼光望着他。

去一趟洗手间回来,走到门口,隐隐听到组里的冷美人翁晴用不屑的语气说道:“这是他自找的。”

梁玉媛却不无惋惜地插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从没见头儿发这么大的火。”

甫跨进门内,就看见组里的五大女将围坐在一起整理图纸。正想像往常一样过去调笑两句,以显示自己“处变不惊,遇事不乱”的潇洒风度,突然五女变得鸦雀无声,这才醒悟原来她们刚才是在议论自己。

悻悻然坐回自己的座位,什么风度都没有了。翁晴的冷言冷语又传入耳鼓:“咦,你们怎么不说话,有什么关系?”没想到翁晴会站在白小子的立场上!这对他的打击比挨课长骂还要大。

章伟宏重重地靠向椅背,只觉得头脑发胀。也不去暂停游戏,因为他根本不关心球赛的分数。刚才他打开窗户,似乎想让夜风吹尽屋内的晦气,又或让他能有些许冷静,但丝毫不起作用。今天之所以倒霉至斯,全是因为一个名字——白少雄!

自下午听到翁晴的那句话后,整个人就开始精神恍惚,连续做错了几件平时根本不会做错的事。幸好曾骏龙过来帮忙收拾烂摊子,否则不知还会有什么严重后果。

下班的时候勉强打起精神,跟曾骏龙等几个要好的同事道了别。谁想在乘公车时给人扒了包,三百多块钱就这么不翼而飞——这还是回到家后从衣兜里找东西时发现的。

但事情还没有完——就在下了公车,拐进一个岔路的时候,一辆摩托车突然从斜刺里窜出来,自己在关键时刻闪向一边,才没有被撞个正着。正想破口大骂,摩托车倏地停下,两个满脸横肉的青年声色俱厉地开始喝骂。想要与他们对骂,意识到自己身单力弱,万一打起来……看着摩托车卷起一阵轻烟远去,才狠狠地骂出声来。

而今才算明白了什么叫做“祸不单行”,什么叫“喝凉水塞牙缝”。

不知为什么又想起了翁晴的那句话——“这是他自找的”。难道上一回自己真的做错了吗?还记得当时翁晴说的另一句话:“无聊!”难道当时她就对自己有了偏见吗?

那是白小子刚调来设计组当组长时的事。早就听说这小子在材料组时喜欢勾搭女人,兼且巴结上司。因为他爱对女人和上司点头哈腰,所以有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叩头虫”。他不知怎么的骗得了几个课长的信任,才有机会调来设计组。

他的这些作风虽然大多数组员都看不过眼,但毕竟是人家的私事,谁都没兴趣管。可恨

的是,这小子偏偏要来个“新官上任三把火”,定下了十二条清规戒律,还要处处找碴。终于,那个办事略有些粗心的小黄,在被重罚了几次后,递了辞职书。

是可忍孰不可忍!两天后,自己在下班前将制作好的一个动画文件装进了公司电脑,利用局域网的设置,让每台电脑都能看到这个文件。第二天大家来上班时果然引起了轰动。

动画的确很精彩:一名少女正坐着呜呜地哭,泪珠大颗大颗的往下落。她的手上有一张纸,上面写着“人流手术”四个大字。

一名警察走了进来,问道:“谁干的?”

少女只答了一句“我不能说。”又大哭了起来。

警察道:“不用害怕,我们会保护你的。”

少女不情愿地说道:“他答应我,等我长大就和我结婚。”

警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奇道:“长大?你今年几岁?”

少女答道:“我今年十六岁。”

警察勃然大怒道:“流氓!人渣!我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快告诉我他是谁?”

“可是……”少女仍有些犹豫。

警察斩钉截铁地道:“没有可是!你被骗了还不知道吗?”

少女终于说了出来:“他叫叩头虫。”

警察走了。接着传来警车在街上行驶的声音,然后是一声清脆的枪响。

少女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动画到此结束。

章伟宏走进组里,就看见同事们围着电脑议论纷纷。心知肚明是怎么一回事,仍然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看了看动画,就抓住几个同事笑问道:“是不是你们干的?”一双耳朵却在留意其他同事的反应,果然好评如潮。只有翁晴的那一句“无聊!”显得有点刺耳。

当天下午,课长郑重其事的来调查了一番,当然查不出什么结果。整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

知情者只有三个人。自己平时干了什么“好”事,准会第一时间告诉好朋友曾骏龙。至

于第三个人,则是林其忠——组里的“网上情人”。他在没有旁人的时候,走过来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用诡谲的目光盯着自己道:“不要狡辩!我知道是你干的。你那种风格我最熟悉了。”他也是“反白战线”的得力干将,绝不会出卖朋友。

可是,叩头虫却好象已经知道了真相,否则今天就不会不留情面地拿自己开刀。

猛地心中一震——难道是……翁晴?!

莫非她也像林其忠一样看破了自己的风格,然后转告叩头虫?

罢了!罢了!何必为这种女人生气?现在先去网上逛逛,放松放松,然后蒙头大睡,明天一切都会不同。

听着MODEM传出的拨号连接声,章伟宏强迫自己要远离所有的烦恼。

习惯性的,先接收今天的邮件,同时连上“世纪动力”主页。今天没什么有趣的新闻,

也不想去游戏广场,“世纪动力”的“娱乐城”似乎越办越差,总觉得缺乏新意。其他的综

合性网站也是大同小异,不去也罢。算了,算了,看看今天的邮件就离线吧。

一共是十二封信。大部分是订阅的电子杂志。有一封是“网上情人”林其忠的信,信中

只有一句话:“你的心只有我最懂!”章伟宏只有苦笑。

又有一封不知是谁的信。原来是广告信:

天地资讯时代向您赠送世界小姐写真集,640×480以上,真彩色,每周20帧,保

证无黄色内容。欲订阅请点击下面。

真的有信上吹的那么好吗?章伟宏抱着姑且一试的态度,按要求点击了鼠标。

十秒钟过去了,既没有出现对话框,也没有进入任何网站。难道死机了?也不对,因为

鼠标完全正常。

又过了十秒钟,章伟宏开始有不祥的预感。一个可怕的念头从脑海中闪过:黑客!这时候出现了一段动画。章伟宏暗骂自己疑神疑鬼。

一柄摺扇在轻轻摇动,虽然画面中没有出现使扇子的人,但却给人一种有人在轻摇摺扇,闲庭信步的优雅感觉。

扇子下面又显出了两行文字,章伟宏认真一看,脸部的肌肉立刻僵硬,霍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全身的血液似乎在一瞬间冲进了大脑,像是要引发一场大爆炸。章伟宏此刻只想把自己

知道的所有的脏话都一口气骂出来。今天究竟倒了哪一辈子的大霉?为什么晦气的事情全让自己遇上!

此刻的章伟宏就像一只愤怒的狮子,想要把一切都撕裂、摧毁!

那两行文字写的是:

今夜月朗星稀,向贵人借三小时上网时间,到时奉还。请勿修改帐号,恐有不测

风云。

盗帅谨拜

如此狂妄的黑客还是第一次见。偷了人家的东西不赶快跑,还要有恃无恐的打个招呼。

哼!想扮盗帅楚留香恐怕还不够资格!一双招子也不放亮点,敢到鲁班门前耍大刀。盗帅呀盗帅,该你倒霉,我正一肚子火找不到人出气,今天就要你好看!

章伟宏没有像一般人遇到黑客那样,急急忙忙关闭系统,然后从软盘启动,用杀毒盘乱

杀一气。当然也不会傻到去修改帐号。可以肯定对方定在服务器中潜伏了某种程序,只要发现被监控的用户试图修改帐号密码,它就会先下手为强。——果然是有一点级数的高手。现在,他将要追踪那个自以为得计的冒失鬼,他祭出了自己的法宝——BOK程序。

BOK程序是自己和好朋友曾骏龙的智慧结晶。两人在公司里的一个重要工作就是维护

公司的网站,平常还要保护个人主页的安全,自然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编个程序只是牛刀小试,不在话下。上回有个生手黑掉了一位同事的主页,章伟宏一直追到了那人的赃窝,删改了几个文件。因为目的只是警告,所以手下留情,只是让那人的电脑不能启动。

今天可不会客气了!

章伟宏搜索了黑客程序可能隐藏的目录,没有任何发现。

盗帅果然有点道行。

只剩下注册表了。果然找到一个古怪的程序:Yegg。

章伟宏第一眼看到就知道这是黑客程序。因为Yegg是“强盗”的另一个别称,还可以解释成“抢劫金库者”。

可惜,今晚Yegg将要变成egg!

BOK程序开始分析Yegg,看看它要把信息发往哪里。三分钟后BOK程序返回了127个结果。

章伟宏不禁愕然:难道盗帅懂得障眼法?

直觉告诉他,这127个地址全是假的。

试试BOK程序的另一个功能“追踪邮件”!幸好刚才没有一时火起,删掉那封“世界小姐”邮件。

BOK程序很快发出两声清脆的“嘀嘀”声。

成功了!

就在章伟宏挥舞手臂以示庆贺的时候,“嘀嘀”声不断传来,最后,BOK程序找到了762个帐号地址。

傻瓜!盗帅怎么会用真正的帐号和邮箱来发动攻击呢?

追踪行动宣告彻底失败。

失败!失败!失败!为什么做人这么失败?

章伟宏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想要往窗口走去。今日的连串打击让他头痛欲裂。

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好人遭殃,坏人逍遥。不!不能就此投降!叩头虫、盗帅,还有……那个女人,总有一天我会证明给你们看……不!要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章某人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一定会让你们追悔莫及!

一拳重重地砸在旁边的小几上。

房间里光线昏暗,章伟宏竟没有看见放在小几上的那条连接电脑的电源插座。

这一拳正砸在电源插座的一角。一股电流通过手臂在身体内爆炸,深深地刺进了大脑。

章伟宏尚未来得及呼救,就失去了知觉。

不知是因为反锁了门,还是隔房的父母已经熟睡,他们竟没听见砸裂电源插座的声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