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宿舍里千奇百怪的暗语……



你的“份”

宝宝带了家炸的香香锅巴来,分了六堆在桌上。我边看红楼边念叨着“宝玉啊”,以待情人般的缠绵细细享用着我的锅巴。阿金则用对待敌人的态度狠狠大嚼,突然发现自己的不多了,转而攻入我的领土。我“啪”的扫开阿金的凤爪:“你的份不是还有么?吃你自己的份去!”

……

此后分吃的,都要念念有词:“这是你的份,这是她的份,这是我的份……哎!你干吗吃我的份啊?!人家的份比较香是吧?!”


是军训的时候,那个瓜子脸,面若桃花,肤如凝脂的17岁女教官(幼齿啊!!),冷冷的扫了我们这群KL一圈,突然大喝一声DD“全体都有了!”


虽然我们不如你漂漂,有小肚肚,也不至于……全体……都有了……吧?!惨!以后无论班级开会干部开会还是寝室开会,大家就会再次“都有了”。


那个时候诺基亚和爱立信的明显差别之一是天线的有无。大牙暴迷爱立信,阿金则钟情诺基亚。两人三天一争五天一大战。无非是“诺基亚好!” “爱立信好!”女人啊女人……

不料一日大牙突发灵感:“诺基亚有什么好?!全是太监!”阿金赫赫一笑,面有得意的应对:“没想到你对猛男的痴迷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啊!” 笑的我花枝乱颤~~

后凡隔壁的MM进来,就问她:“哎!你新买的那个太监呢?拿来玩玩!”

话说刚入学,我去食堂打饭,被一块招牌吸引:“大肉包子 一元四个”

大!肉包子啊!才一元四个!……口水滴到地上……

欢欢喜喜付了一元大样,到手的却是四个比一元大洋大不了多少的迷你包子。我那个委屈呀!瞅瞅周围又没有可以给我撑腰的XDJM,不敢当众撒野,只好把酱油瓶挂在嘴上回寝室。一番哭诉后,姐妹们都掳袖拿家伙准备杀过去,独本地的小坏不见,一看正歪在床上揉肚子:“哎呦呦我笑岔气了!……那……那是大肉!包子呀,不是……大!肉包子!哈哈… …大肉就是猪肉呀……”

糗……好歹为225宿舍的字典又加了新词条……

阿金特别喜欢看爱情小说然后哭掉大姐一整筒纸。


一日,阿金在那里手捧穷要外婆的XX书,凄凄然做感动状。“啊!!”突然,她迸出裂石之音(俄彼时尚以为这厮总算悟了……孰知……):“你们有没有发现啊?!人感动的时候DD胳膊上都是鸡皮疙瘩啊!!看!”


晕归晕,对待科学要有严谨的态度。数日后,此项发现已被俺们225人体研究所认可。 (一定留心看看!!是真的哦!!)于是每当美丽善良的壮壮帮懒猪们打水,我必仰天长叹;“哎~鸡皮疙瘩!”

一日替一男生想办法追MM,我说:“笨!生米煮成熟饭不就好了?!”男生涨红了脸说:“再乱讲我把你煮了!!” 于是再没人用QJ这样俗的字眼了~
此经典出自某男女斗嘴,“我砍死你!”“我掐死你!”“我煮了你!”“……你敢!你敢我…… 我就把你……撕的一片一片……飞来飞去!” 之后经常可以听到“你再……我就让你一片一片飞来飞去!”

源于厕所,WC,洗手间以及一号,美国之类的称呼都为我等淑女所不齿。就有了“听雨轩”。后一猛女曰:“光听太被动了吧!不如弄潮阁来得爽!”众人称妙,从之。


那日买了几斤美味之极的苹果,吃的我心花怒放。遂眉飞色舞的向正在寝室里苦读的众姐妹描述:“今天这个苹果真是又脆……”想了想没有更恰当的形容词了,“……又脆的!!”

全体地上捡笔……

后凡需要描述时,大家便说:“那男人真是又衰又衰呀!”“我今天真是又美又美呀~~”
 
话说一PPMM极野蛮,高数都不下九十。老头赞道“状元!”

绝啊!由此PPMM得了一个极俗的名字DD“张状元”,不过很快就变成爱称“状状”了(美女就是好丫……外号都可爱……)

彼时QQ初红,人人都在那里“你好啊”“你好坏啊”…&hellip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PMM亦去。发现“依人”,“梦影”之类香艳的名字都已有主,无奈忿忿然弄了个莫名其妙的ID叫very very,大约底下还有个“啊BIU~啊BIU~啊BIU忒福~”等聪明的GG来发掘罢?!

一日和一GG开始“你好啊”。GG说:“你是PPMM吗?”MM含羞不答。GG又问:“芳名?”MM 得意的一笑:“大家都叫我壮壮!”GG从此消失……

very very 壮壮……

可怜的她啊~~话说回来,要我是那个男生,我也……

似乎有跑题之嫌哈!……力挽狂澜!

壮壮很可爱,总是说不清话。逛街回来咬牙切齿的往床上一坐:“TNND!美女我今天上骗受当了!”吃大姐的零食大姐心痛的丝丝做响时,她说话了,“姐姐,不要那么小鸡肚肠嘛~~”这样有了新的寝室专用语:上骗受当,小鸡肚肠……

话说回来,我至今也没弄清究竟是小鸡肚肠还是小肚鸡肠还是小肠肚脐…… 嘘,别告诉别人啊……


小妹上学前总是准备工作做得很好,从而有了个习惯,总要说:“姐,我上学去了,先撒尿喝茶。“一日,起晚了,小妹匆匆吃了饭说”姐,我上学去了。。。。。。“”先喝尿撒茶“姐书边理桌子接上话头说。


记得上学时,在我们宿舍里,说梦话的人特多,而且都以对话形式,以至于分不清是到底谁在说梦话。考试前一天,大家都打着手电恶补,打算全体通宵。过了一会,小董觉得有些饿,就起来泡了包面。忽而听到小王在说:“谁在泡面?”“我”小董老实交代。“给我留点开水,我也要一包!”小王说。”之后久无动静。半晌,小谢的声音从上面传来:”这块布好好看,多少一米?“下辅的小陈从床上伸出脑袋,和没睡的人用嘴型说,在说梦话。然后对着上面说:”两毛“”哇,这么便宜。来一米!“没睡的憋足了劲笑得床都颤了。第二天两位梦仙竟然不知我们在说的笑话就是她俩,还一个劲的问“什么事啊,让我也笑一下嘛。”“是谁啊,这么好玩的事。”把大家都乐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