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野骆驼三部曲--第三部 零接触战争 第十章

三部曲之终章:机器岛泄密事件

 

这是一个湖,或者是一个大型水库的几个湖心小岛,其中一个岛上有一个小型简易机场,多年以前曾经是海军航空兵的一个训练基地。这个基地被大家称为“机器岛”,现在这里是野骆驼工程队的一个秘密测试基地。相对于热闹的“麻雀窝”和占地广阔的“野骆驼花园”,这里只能算一个袖珍的小基地。

 

现在进驻这个基地进行武器系统测试的研究队伍就是当年完成小武直项目的13组。13组自从完成小武直项目后,就与陆军航空兵、海军陆战队、空军空降兵结下深厚渊源,再加上王铁等研究车辆技术的高手参加,一直致力于陆军武器系统的改良设计。

 

一架运12小型飞机出现在机场上空,惊走了湖面上几只水鸟。飞机轻盈地降落,几个工人操纵着小货车迅速地把飞机卸下的几大箱货物搬进跑道旁边的大房子里。

 

总控制室的王铁赶紧下达指令,指挥几个兄弟迅速拆开箱子,小心仔细地查点着里面精密的元件。参与测试的人们早就等得不耐烦,很快就分光了所有的元件,到各自的地盘上忙碌起来。

 

王铁刚安排完之后一批零件的分发,就得高圆圆组长的通知。他走到控制室旁边的会议室里,看到了两个随这次飞机来的人,一个老军人的直觉立刻就看出这两个身着便装的人是军人。

 

“欢迎部队代表参加我们的试验。”

 

几个人寒暄一下,落座以后,部队的代表立刻就直截了当地表达了来意。原来,当前正在进行的“西太平洋局部冲突”中,空军、海军、天军毫无疑问地大大出了风头,而我们传统的陆军力量(包括陆战队和空降兵)却一直没有任何施展的机会。饥渴的陆军将领们把目光投向了所有的新武器研究项目,希望能够在技术手段上寻找机会。

 

“客观地说,以中国的实力,击败小倭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但要说出动陆地作战力量占领小倭,姑且不论政治上如何,以现实的常规作战来看代价太大,毕竟我们无法封锁其靠着太平洋的一侧,所以中倭之战只能是‘西太平洋局部冲突’。再说,目前我们的研究项目的样机刚刚进行初步的联合调试,离真正完善也差得远。”一向稳重的王铁对军方经常表现出来的这种就要吃热豆腐的急切心情不以为然。部队很多领导就是这样,总是试图在自己任上急着立功,长远的有战略意义的研究不支持,而一旦有现实需要摘桃子比谁都要积极,哪怕是青桃子也不放过。这不,为了得到适合地面部队实施“零接触”作战的适当的武器,陆军的代表把各个军工集团的负责人都磨怕了,对于他们看上的专家,频频采用贴身紧逼战术,就差要派出特种部队去全部绑架了。

 

年轻的部队代表苦笑了一下:“前辈,你也知道我们现在确实憋得很苦,我们也不图能够唱什么主角,能有个出场机会就行了。”

 

“我看出场机会还是会有的”,另一个年纪稍大的代表说道:“倭国的性格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最后即使不在其本土,在我们现在有争议的琉球群岛地区来个两栖作战也并非不可能的。虽然从近现代历史来看,人类战争无论规模有多大,无论战争局面多么的一边倒,再也没有出现一个中等以上国家被灭国的现象,但任何规模的战争必然要给占据有利一方一个可以下台的台阶。当前政治上已经提出琉球群岛国际共管和非军事化,据说很可能成为各方可以考虑接受的条件。要使这个条件变成现实,我们很可能需要准备一场艰苦的两栖作战。”

 

“现在空军和海军虽然占据上风,但几乎出动了所有的精锐,也遭受了相当重大的损失,牵制了中国大部分的国防实力,这样的机会对于一些惯于投机的势力来说是不会错过的,因此中国也受到了其它方向的趁火打劫者的战略挑战甚至是军事摩擦,周遍战略安全形势整体上还是很严峻的。我们强大的陆军虽然没有兴趣象日本教科书里写的当年日本军队‘进入’中国那样也‘进入’日本去‘帮助日本人民’,但还是需要做好充分准备,通过一场强力的演出来争取早日结束僵持的冲突局面。”年轻的军官象一个战略家一样做着动员。

 

“好了,我们不是反对部队的决心。我们自然也希望研究成果有早日应用的一天,只是科学工作有自身的规律,当前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很多,恐怕无法赶上你们的时间表。要知道我们与你们一样迫切希望能够通过我们的研究成果减少部队在两栖作战中的伤亡。”高圆圆轻轻拍着代表们拿来的文件,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大家都知道高圆圆希望减轻部队伤亡的原因,一时间会议室里沉默下来。

 

最后还是年纪最大的王铁打破了沉默,建议召集所有技术骨干,研究进一步改进技术方案的可能性。

 

很快,人们就投入到更疯狂的工作中。

 

……

 

第一次实弹测试就要开始了。

 

试验场所是一个一平方公里左右的小岛,岛上有各种植被,还有大批人工挖掘的模拟弹坑和洞穴,整个看起来象陆战队经常用来进行战术演练的训练场地。

 

在控制室的一排排屏幕的显示通道都接通了。一队被释放到岛上的“机器兵蚁战斗群”开始了行动。

 

战斗群由一群无人作战机器人组成。由于技术和成本的限制,这些机器人的移动装置由6个伸展开的悬臂上安装的带有荆齿的铝合金轮子驱动,活象一台大学学生设计的月球考察车。平衡系统能够保证翻车以后自动翻转,陷入大弹坑以后可以由机器伙伴通过机械手自动救助。每个“机器兵蚁”在复杂地形上的最大平均移动速度为10千米每小时。

 

“机器兵蚁”上可以安装机枪、榴弹发射器、火箭筒、轻型反坦克导弹和防空导弹、喷火器等一到两种武器。当然,为了控制试验的强度,这次试验大部分平台只安装了一挺机枪,有些平台加装了对付洞穴的喷火器。

 

试验进行得很成功。几十辆“机器兵蚁”通过近距离无线电、激光、甚至超声波组成的多通道通讯网络,自动进行协调,在完全没有人工干预的情况下只用了不到一昼夜时间对事先放到岛上的30只猴子、20头野猪、60只兔子、几十台模拟工作的机电设备实行了完全消灭的“肉体消灭”。由于机器战士作战冷静,瞄准精确,消耗的弹药极少,效率非常高,不仅猴子、野猪、兔子,就连很多鸟类和老鼠都跟着遭了殃。

 

军方的代表怀个兴奋的心情参加了试验总结会。

 

在听取了一系列试验数据合格的令人高兴的报告后,他们提出了一个最关心的问题就是:“这种‘机器兵蚁’系统是否适合大批量生产?”

 

“这没有问题,”王铁回答道:“机械部件的要求并不超过我们国内的汽车产业的制造能力,各种电子部件也都是成本比较低的成熟产品。短期内我们估计达到每月上万部的产量没有问题。”

 

“其实现在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数量巨大的‘机器兵蚁’的控制问题。要想使数量巨大的无人作战装置参与进陆军的作战指挥网络体系,实现所谓的‘网络中心战’,数据带宽、通讯距离、通讯可靠性都是目前难以解决的问题。其实这个问题本身就是陆军信息化的最根本的瓶颈问题,很多年都没有得到解决。”

 

对于海空军而言,数百个作战单位就是规模巨大的顶级系统了,而陆军要是实现充分的网络化,必然就会面临成千上万的节点接入到网络中,想要在移动状态和作战环境下保障好这个网络,是多年来陆军数字化面临的艰巨课题,世界上暂时还没有完善的解决方法。

 

“我们目前采取的方法只是干脆不实行整体实时联网,只让‘机器兵蚁’进行近距离的伙伴识别和协作操作,形成一个个区域的小网络。”高圆圆解释道。

 

“我觉得只要达成战斗目标,不必要连接到每个‘机器兵蚁’。”年轻的军队代表觉得这不是问题。年长的那位总觉得高圆圆似乎话里还有话。

 

“可是如果不能监控这些节点,就等于把杀戮的权限完全叫给机器。我们采用各种传感器识别目标,有可见光、红外线、电磁信号、震动信号甚至是肉体和柴油的气味,但就是无法让机器识别军人、平民甚至是动物之间的差别。即使是敌人要投降,我们也无法受降。这就是我们目前技术上最不成熟的地方。”高圆圆道出了问题的关键。

 

“一句话,目前我们能做到的就是无差别杀戮,可以说是真正的鸡犬不留。”王铁面无表情地补充道。

 

“难怪你们要在岛上做试验了。”看着显示屏幕上定格的一头野猪,军代表们心里明白了。这头野猪头部被机枪精确的点射打了一个大窟窿,而在地上抽搐的过程中被再次识别为没有死掉的目标,肚子又被一个点射打烂,血、碎肉、脑浆流了一地。几乎所有的大号动物都是这样被点杀再加上补射,直到死得不能再死了才被放过——要说“无差别杀戮”还真的是非常彻底。只有在岛上做试验,才能保证这些六亲不人的机器杀手不会误伤人员。

 

“其实安全问题并非是在岛上做试验的唯一原因。出于成本和武器系统总重量限制的考虑,‘机器兵蚁’系统的持续作战能力目前只能保证方圆不超过几十公里的岛屿范围,陆地面积太大效果并不好。”

 

代表们离开的时候私下里表示,他们认为技术虽然不成熟,但是比较适合针对岛屿的突击作战,至于目前是否能够运用这个项目的成果,需要高层来做决定了。不管高层怎么决定,“零接触作战”的最终目的就是不大量牺牲我们自己的优秀战士。从这个角度来说,目前这个项目的进展还是让代表们满意的。

 

若干天后,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本来这个基地是不太可能在媒体曝光,声名在外的,可是由于出了一起严重的泄密事件,一个请了病假的参与机器岛试验的工程师在网络上发表了偷偷携带出来的试验录象,这个象世外桃源一样的角落的立刻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

 

一时间这个所谓的“信息时代的比基尼岛”的消息传遍全世界,这个项目受到了普遍的关注。各种说法都有,其中以动物保护组织的抗议最为严厉。但军方却不仅不预理睬,反而正式宣称这属于常规武器,而且还属于非大规模杀伤武器,完全属于陆军轻武器系统范畴,军方为了减小自身伤亡,将考虑在琉球地区的作战中投入这种武器系统。

 

虽然各种“善良”的团体和个人对这种武器的出现提出了严重的抗议,但政治毕竟是最讲究现实的。几代人优裕的生活腐蚀了武士后代的战斗精神,再加上有向强者屈服的传统,这场“西太平洋局部冲突”终究还是在中国军方的强硬表现的支持下,逐渐走上了政治解决的漫长轨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