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台海战争----第六部 海峡 第廿二章 阻击

第六部 海峡

第廿二章 阻击

当美国本土遭遇大规模停电和夏威夷遭到导弹突袭的消息传出的时候,全世界的媒体一下子就被这个爆炸性新闻震惊了,几乎全世界80%以上的电台和电视台都拨出了专门的新闻频道,24小时滚动播出这条惊天的消息。一开始绝大多数媒体并没有搞清楚停电的原因,各种猜疑便于同雨后春笋般从所谓的专家们的口中喷涌而出了!

而拥有完善卫星网络的欧盟和俄罗斯在导弹出水的那一刻起就知道了事情的缘由,对于俄罗斯来说中国事先的讲话已经给了他们足够的暗示,并不觉得意外,反而很乐得看到美国在本土吃亏后和自己身边的正在崛起的中国大打出手。俄罗斯外交部迅速对美国本土遭到中国导弹袭击表示了关注和遗憾,并且希望冲突各方保持克制,不要将冲突继续升级。可几乎在同时,俄国家武器出口控制委员会以闪电般的速度批准了向中国出口200多枚地空导弹和空对空导弹的合同,当然价格也相当高昂。

而欧盟在得到美国遭遇导弹袭击的消息之前,一直以为中国的外交恐吓只是辞令而已,欧盟中的大国尤其是法国也一直在关注着中国舰队和核潜艇的动向,由此认为中国除了少量的伪装商船和核武器外根本无法威胁美洲大陆,这几天来欧盟的外交重点一直是在努力让中国人不使用核武器进行报复,也确实得到了中国人明确的回复,重申了中国不会首先使用核武器的立场。欧盟的外交人员还颇以此为自豪,可转眼间中国人就用数十枚导弹和多艘伪装商船对美国本土进行了大规模打击,让欧盟在出乎预料之外的同时感到颇丢面子。欧盟外交委员会的发言人立刻发表了声明,对中国使用导弹突袭美国本土的行为表示极大遗憾,对美国所遭遇的平民损失表示关注和同情,并且谴责了冲突各方对民用设施进行打击的行为,号召冲突各方立刻就地停火,防止从图进一步升级。

欧盟的特别代表也在私下里紧急约见了中美两国的外交人员,表达了欧盟希望双方尽快停火的强烈意愿,对中国突袭美国本土所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表示了极度的担忧。欧盟强烈要求冲突各方就地停火,谈判解决问题。但熟悉美国政策的欧洲上层人士都知道美国不可能为此善罢甘休,战争有无限扩大的可能性,欧洲的各大公司都在想方设法抽逃在中国的资产,而不少军火公司料定美国将在短期内需要大量的武器弹药,纷纷派员与美国的军械采购部门联络,欧洲的石油公司也开始购入大量原油期货看涨期权,引得石油价格再次大幅上涨。法国在美国遭袭后,虽然外交部对外还是声明要求交战各方停止冲突,可国防部立刻在私下里表示愿意为美国提供当日导弹发射海域的卫星资料,并且愿意秘密地将几颗属于欧空局和法国军队的侦察卫星租用给美军。

在庆幸这轮导弹袭击没有落在自己头上的日本首相,很快也接到了冲突各方发给他们的照会。中国外交部的照会在委婉地说明了此次中国没有攻击驻日本美军基地是由于两国间刚刚签订的秘密协定,并非常明确地要求日本立刻履行秘密协定中的关闭驻日美军基地的规定,不要再为美国提供后勤、情报和反潜的支援来用于台海的冲突,否则中国将拒绝履行秘密协定中的义务,并且立刻停止对日本的煤炭、食品、蔬菜和有色金属的供应。台湾临时政府则通过非官方渠道要求日本能尽可能地维护台湾的民主,并且给未来日本企业在台湾的投资利益开出了大把的空头支票。

美国给日本的照会措辞极为严厉,看得日本外相后背上直冒冷汗,因为美国的照会附件竟然是中日两国签订的秘密协定的影印件!美国政府对日本私下里与对手签订秘密协定的行为非常愤慨,这是对日美数十年来的盟友关系的背叛,强烈要求日本按照《安保条约》的规定向美军提供后勤和情报支援,并且要求日本迅速组织一支商船队和扫雷舰队,开辟出对台湾东海岸港口的物资运输航线。日本内阁紧急召开了会议,得出了中美可能发生全面冲突,东亚政治外交形势会发生巨变的判断,而中国却由于秘密协议内容的敏感性不大可能自行公开其内容后,迅速权衡了利弊,将外交立场倒向了美国!

日本外交部发表声明强烈谴责了中国扩大冲突,攻击美国本土的行为,强烈要求中国立刻停火,并且恢复台海的原有状态。声明还声称如果美国提出要求,日本自卫队将按照《安保条约》,为美军提供后勤支援,但日本恪守和平宪法将不允许自卫队参与战斗行动,日本自卫队的舰艇和飞机只有在自身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才能进行自卫性还击!日本海上自卫队的金刚级导弹驱逐舰也迅速调整部署,将布置在日本海原本用来防御朝鲜弹道导弹的两艘金刚舰中的一艘南调,从而使在东海的金刚舰和其改进型达到了3艘之多,充分表明了日本防御重心的转变。

东南亚方面的反应更是强烈,这次连包括越南在内的国家都发表声明对中国袭击美国本土扩大冲突规模的举动表示了不满,纷纷希望能够尽快结束在台海的冲突,恢复正常的航运。新加坡更是高调地宣布美国一艘受伤的军舰进入樟宜海军基地进行修理,新加坡也将为美军提供必要的后勤支援,新加坡海军已经进入高度戒备状态,增加了在马六甲海峡出口海域的巡逻,以确保关键航道的安全。菲律宾更是高调地谴责了中国对美国本土的袭击是在蓄意扩大冲突的规模,是东亚安全的重大威胁,并且宣布将增派军舰确保其在南海的岛屿和油田的安全。印尼、文莱、马来西亚等国也纷纷表示将增派军舰维护南海和马六甲海峡的航运及海上渔业安全,南海局势骤然紧张。

印巴虽然在忙着在克什米尔做开春后大规模冲突的准备工作,南部印巴边界的装甲部队也在集结演习,可还是几乎在同时对中国导弹突袭美国本土表示遗憾。不同的是印度对中国进行了谴责,而巴基斯坦只是表达了关注,但两国私下里都同意美国军用飞机穿越其领空,只是都不允许美军机利用两国的领空作为出发地对中国进行突袭。大部分国家都对美国遇袭表示了关注,由于不少国家判断中美将爆发全面冲突,权衡利弊之下不少原来态度模棱两可的小国开始将口风转向美国一方,连利比亚都在第一时间向美国表示慰问。津巴布韦、赞比亚、南非等国家则对中国攻击美国本土表示了关注和遗憾。

最离谱的反映还是韩国和朝鲜的,韩国在得知了中国突袭美国本土的消息后,股市无一例外地开始暴跌,在北方军事分界线附近居住的民众开始向南方投亲靠友,全国一片恐慌。韩国外交部迅速发表声明,对冲突升级表示了极度的担忧和遗憾,并且强烈要求中美两国保持克制,不要扩大冲突规模。韩国外交部还紧急派出了两名副部级特使分别专机飞赴北京和华盛顿当面调停双方的冲突。而韩国国内的各大战区都已经进入戒备,所有休假军人都已经被召回,甚至还对部分预备役士兵进行了动员。韩国首都首尔也举行了防空演习,大批市民参与演练了消防、疏散、救护等科目,政府紧急分发了六百万册印有首尔及附近地区的民用防空洞、医院等民防设施资料的手册。韩国空军的战斗机开始在三八线以南的两侧外海进行巡逻,海军大部分战舰出港疏散戒备,一派战争景象。

而朝鲜在得知了美国本土遭到袭击的消息后,立刻在电台电视台大做宣传庆贺,将此次导弹突袭称作是中国同志严厉惩罚美帝国主义的正义行动,朝鲜国内对中国原有的许多负面性宣传也立刻停止了。平壤市政府宣布将在三天后为伟大中国盟友取得的“对美帝国主义的重大胜利”而放假一天,组织一次50万人规模的游行,平壤的大部分中小学校也将在游行中表演团体节目进行庆贺。

而朝鲜方面的部队调动更加频繁,不断有新锐的坦克部队从北方向南进入集结地域,朝鲜半岛东西两侧海岸的海防工事也全面启动,数百万朝鲜居民被动员起来在海岸线纵深设置了大量的反空降障碍和战壕,朝鲜民兵也开始在全境内的村庄和高地上协助人民军进行警戒。朝鲜人民军的老式战斗机也不断在三八线以北的空域进行试探性的向南飞行,等接到了韩国空军的拦截警告再返回,不断上演着猫和老鼠的故事。最滑稽也是最可怕的是,朝鲜人民军派出了一个营的兵力携带着三十门轻型迫击炮和大量的烟花在军事分界线隔离区外一字排开足足释放了30分钟烟花对美国遇袭表示庆祝!不过这些人民军在大白天的早上扛炮带弹地在隔离区外设置发射阵地放焰火,差一点让对面的韩国军队认为是人民军南侵的军事准备,韩方的炮兵已经测定好了诸元,一分钟内就能进行反炮兵射击,还好在最后一刻被美韩作战司令部以继续观察的命令终止了行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值得特别关注的是,前几日里朝鲜方面多次枪击三八线南侧的韩国哨所的事件,在得知了中国袭击美国本土后,一次也没有再发生过……

※※※※※※※※※※※※※

凭借着一辆装甲救护车和几支机步枪,林绣春已经带领那五个志愿留下的士兵进行过两次反冲击,成功地将所有敌人都阻止在小高地前足足20余分钟。可代价也是惨重的,现在包括林绣春在内也只剩下三个人还能战斗了!装甲车也多次中弹,驾驶员也在夜视仪被打坏后露头驾驶被击中头部阵亡,林绣春是剩下的人中唯一会开装甲车的,只能由他来驾驶了。可敌人由于逃窜的道路被堵,正恼羞成怒地集中了兵力向他们进攻,那个受了重伤的士兵无言地接过了轻机枪趴在山坡上为他们提供掩护,林绣春则和另一个士兵开上了装甲车来到公路上阻击敌人。

在敌人的优势兵力进攻下,山坡上的机枪阵地在一阵自动榴弹发射器的猛烈射击下沉寂了下来,正在驾驶装甲救护车的林绣春心中一阵悲痛,自己的战友完成了他们的使命和职责,恐怕已经长眠在了那座小小的山岗上了。可敌人没有给他任何喘息的时间,在数辆悍马掩护下,数十名台军步兵沿着公路交替掩护着向台北市方向突围。林绣春和战友等到他们靠得很近才突然发动车辆从路边的隐蔽点冲了出来,多次短停跃进中用重机枪打倒了不少台军,正在激战之中,路边的一处草丛中突然冲出一道长长的烟迹,林绣春还未来得及反应就一头扎进了装甲车的侧面。

“咣”,一声巨响在身后爆开,车内闪过一道极为明亮的光焰,使林绣春瞬间就眼前一片亮白,看不见任何东西了。紧接着灼热的气浪和巨大的震动让整个装甲救护车猛地一颤,仿佛一只巨手狠狠在车体右侧擂过一样,加上刚才车辆急剧右转的惯性,险些将十来吨重的装甲车掀得侧翻过去,露头驾驶的林绣春脖子撞在舱口沿上,剧烈的冲击几乎使他脖子折断。钻入车体的金属射流带着强烈的冲击波和装甲碎片在车内四处反弹,车内的枪塔座圈也被变形了的装甲板牢牢卡死转动不得,爆炸的轰鸣声在狭小的装甲车里来回回荡,仿佛天崩地裂一般。受创累累的装甲车发动机努力地挣扎咆哮了一阵,却冒出一长串夹着黑烟的火苗,车身扭了扭再也无法动弹了。

不知过了被震晕了多久的林绣春被一阵剧烈的咳嗽惊醒,整个驾驶室里都弥漫着呛人的浓烟,刚要移动一下身子立刻又被刚刚刺入身体的弹片带来的剧痛险些搞得昏迷过去。稳定了一下心绪,林绣春先观察了一下面前的情况,驾驶员的潜望镜都已经被震碎,自己的眼睛也被刚才的那道明亮的射流刺得生疼,在浓烟的刺激下不断地流泪,根本无法看到车外的情况。回头看了看车内,只见后半个车身似乎都在浓烟笼罩中,却看不到明显的火光,毕竟是装甲救护车除了已经差不多打光的几盒高射机枪弹以外,油料也几乎被耗尽,没有什么可殉爆的爆炸物或者剧烈燃烧的物质。林绣春挣扎着找出旁边的个人三防面罩给自己套上,虽然更加影响了观察,可车内毒烟的影响立刻就小了许多。他马上摸到驾驶室后面的干粉灭火器,将车内的几处明火都扑灭了,这才稍稍轻松了一点。

他先是感觉了一下自己身体上疼痛的地方,发现都是胳膊和腿上那些没有防弹背心遮蔽的地方受了伤,手脚的活动也不大受影响,似乎伤势并不严重,这才稍稍放下心来。林绣春扯出自己的急救包先将自己右腿上一处较大的伤口简单包扎处理了一番。还未处理完,就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林绣春听出那是车顶的射手的声音,赶忙挣扎着向载员舱爬去。满舱的烟雾中,车体右侧一个脸盘大的大洞中向车内喷吐着浓浓的烟火。还敞开着的射手舱口如同一个拔火筒,将车内的烟气不断地拉向车外,让林绣春很难看清楚枪塔吊篮的情况,只能摸索着向上摸去。

他先是摸到了半空中半垂着一个软软的东西,上面还有些发粘,拉到近前仔细一看吓了他一跳,竟然是一条完整的大腿!血淋淋的只剩下一点点烂肉粘连着腿的主人,鲜血如同泉水一般顺着已经被射流切断的大腿往下流着。失血过多的射手已经奄奄一息,刚才的惨叫一定是他从车辆被击中时的昏迷中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的伤势时发出的,此时恐怕他的意识都已经相当模糊了。林绣春马上从急救包里找出止血带正要给他包扎,可车外传来了台军逐渐接近的喊话声,还不时有枪弹打在车辆的装甲板上叮当作响。林绣春也只能给自己的战友简单地扎上了止血带,没办法做进一步的检查。他拖过放在驾驶员座椅后面的背囊,从上面解下了步枪,小心地爬到车尾将尾门锁打开但虚掩着,手里的步枪指着车顶的枪塔吊篮戒备着。

外面的台军似乎看到了装甲车上的射手已经萎顿在一边,而高射机枪也被弹片打坏了,顿时胆子壮了一些,看看射手一点动静都没有几个胆子较大的台军相互给对方壮着胆,慢慢地靠近上来,直到走到近前都没有任何动静。台军检查了车体的外面,这辆漆着红十字的装甲救护车已经被至少一枚AT-4火箭筒和四五枚40mm榴弹击中过,光看车体上的大洞台军士兵们都以为那里面绝对不可能有活着的乘员了。由于装甲车扼守着台军逃跑的公路,后面指挥的台军军官催促着在无线电里呼叫让一辆载重卡车过来准备将装甲车顶到路边,两个靠得近的台军士兵在军官的催促下,爬上装甲车来最后地检查一下以确保安全。

刚爬上装甲车的一个台军士兵正要拉扯趴在枪塔战位上的那个看似阵亡了的解放军士兵时,却骇然发现“死尸”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吓得那个台军士兵嗷地一下子从装甲车上蹦了下来,一个滚翻在几米外的弹坑里据枪做好了射击准备,嘴里还大喊:“活……的!活的!”话音未落,他才察觉到自己跳下来时崴了脚,在那里哎哟哎哟叫个不停。

旁边的几个台军士兵也被他吓了一跳,慌张地卧倒在地,隔了一阵子才反应过来。一个看似班长模样的老兵先爬了起来,嘴里骂骂咧咧的:“干你娘!吓死人不偿命啊!?……那个共匪就算没死也只剩下半口气了,你小子胆子还不如只耗子!……妈的,还在那里装受伤,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说完,看看那个抱着脚踝呻吟的新兵短时间内也站不起来,自己气哼哼地端着步枪爬上了装甲车,小心翼翼地用枪刺轻戳了几下,看瘫软在枪塔上的射手没有什么反应,便壮起胆子几下就把他给拖了出来,此时才看到那个解放军战士已经少了条大腿奄奄一息,不禁炫耀般地对下面喊:“这个大陆客连腿都打没了,还把你小子吓成那个熊样,软脚虾!”

说完一脚将我军的伤员踢下车来重重地摔在地上,伤员发出一声闷哼又昏死过去。几个台军士兵围了上来,检查了俘虏的伤势,一个士兵一面招呼其他人去找付担架,一面说到:“班长,这个共匪就差一口气了,咱们给上面交过去还得找担架抬他!……不过能抓个俘虏也还算不错,至少有奖金可拿!”

“干!现在台币不值钱了,那点儿奖金还不够咱们一帮人分了买壶酒喝,鬼才要抬着他!……这里离台北市只剩下几公里了,共匪的追兵说不定转眼就到,抬着这个死鬼万一让他们追上了岂不是要翘辫子了!?”班长粗声大气地回答道,“这个小子刚才打死了我们那么多弟兄,妈的,还他妈抬他,我现在就一枪毙了他!”

说完连一点犹豫的时间都没给周围的士兵和隐蔽在车内找时机逃脱的林绣春留下,当当两声枪响,外面的几个台军士兵都一阵惊呼。林绣春全身的血一下子全斗涌到了头顶,右手攥紧了步枪就要垮出去和对方拼命,毕竟刚才他没有动作是为了寻找更好的时机,可没想到台军竟然这么一下子就打死了自己的战友,心中的悔恨内疚简直无以复加。

“干,看什么看,赶紧把装甲车给我推到沟里,后面还有好多弟兄等着过去呢!……还有,刚才是共匪要反抗我才击毙他的,你们几个给我记住了!乱说我要你们的命!”台军班长恶声恶气地说道。“不知道车里还有没有人,得检查仔细了!”

正要拉门出去的林绣春顿时停了下来,左手慢慢地从枪套中抽出手枪,配合步枪守住了头顶枪塔的舱口和尾部的舱门,这样对方无论从哪边探头近来都可以在第一时间干掉他。可万没想到,几秒钟后两个舱门都没有任何人进来,反而是枪塔的舱口骨碌碌滚进了一枚冒着烟的手雷!

“真够狠的!”林绣春脑中只来得及闪过这个念头,左手一下子扔掉了手枪,用尽全身力气将手雷从枪塔舱口甩了出去!

“轰”一声巨响,手雷在刚出舱口不远的时候就爆炸了,巨大的冲击波引起的轰鸣让身在车内的林绣春又是一阵眩晕,险些再次昏迷过去,好在有车身的抵挡,手榴弹的破片只有很少的几个打进车来,没有给林绣春伤上加伤。

可外面的那几个台军就没有这么好命了,美制手榴弹的掐丝弹体将无数细碎的弹片向四周播撒,刚才扔手雷的班长首当其冲,被弹片和爆炸的气浪从装甲车上掀飞了出去,连左臂都被从身上硬生生扯下,还未落地就断了气。周围几个正在忙着将拖绳绑在装甲车上的台军也被从天而降的弹片打得鬼哭狼嚎。

林绣春立刻推开装甲车的尾门冲了出来,顺手将车门关死。刚才被炸得有些发懵的台军一开始并没有发现从车后面跳出个人来,林绣春急忙在距离车尾不到10米远的一个小弹坑里隐蔽了下来,弹坑里还有两具零碎的尸体,激战过的战场上最不缺的就是残缺不全的尸体。在黎明的薄雾和爆炸的硝烟遮挡下,除非走得很近很难发现这边突然多了一具!台军士兵哇哇乱叫着退到二十米外,用枪挂榴弹向着装甲车噼啪一阵乱射,在车身上又多添了不少小孔,然后有两个台军谨慎地摸了上来,一个人掩护,另一个摸到车边,拔掉手中的手榴弹拉火环,让保险片在自己手中弹飞后又握持了一秒钟,然后猛地从敞开的枪塔舱口投了进去,自己一个滚翻在几米外的地上卧倒,人的身体还没有落地手榴弹就已经在车内爆炸了!气浪和碎片从唯一敞开的枪塔舱口直冲天宇。紧接着,两个台军又将两枚手榴弹连续扔进了装甲车,爆炸后还爬上车顶探头看了看,见到车内烟雾弥漫,所有的东西都炸得七零八落,车内原本有一位烈士的遗体,台军看到不少鲜血和碎肉粘连在车体内壁上,还有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的尸体,完全确信里面如果有人的话也绝不可能在三枚手雷的爆炸下幸存下来,这才放心地招呼自己的战友上来拖车。

林绣春趴在弹坑里一动不动,心里庆幸自己离开战车的及时,要不然肯定已经被炸成了碎块。由于对方枪杀了自己重伤的战友,林绣春心中对这几个狠毒的台军士兵已经恨到了极点。可他依然保持着最后的这份冷静,他知道自己的任务是尽可能地拖住敌人,只要装甲车的残骸还能堵塞住道路,敌人的重装备就很难通过这里。自己只剩下一个人孤身作战了,虽然早已经将生命置之度外,可还是不能出于对这几个人的愤怒而改变自己对使命的责任。林绣春强自按捺下了出枪干掉这几个台军的欲望,悄无声息匍匐到了距离公路路基20多米的一处灌木丛中隐蔽了下来。

刚才他已经检查了自己的弹药,只剩下两个步枪弹夹和一枚手榴弹了,手枪弹夹虽然还有两个,可手枪刚才扔在了车里没能带出来。为了彻底清初道路上的障碍,台军的一辆载重卡车靠上来准备用钢缆拖走堵在路上的装甲车残骸。林绣春自己清楚,靠这么点弹药根本无法对阻击敌人的大部队有任何作用。他决定等待,只有将来拖拽残骸的卡车一并击毁在大路上,才能更好地堵塞住道路,尽可能地迟滞台军的撤退行动,为自己的部队赢得时间。他屏住呼吸,将怀里的步枪调成半自动,静静地瞄准着忙碌着给装甲救护车上捆拖揽的台军,对于开始不断地通过刚才他们的阵地的台军徒步步兵仿佛视而不见。哪怕是台军较为小型的车辆也从路边挤了过去,急匆匆地向台北市区方向逃窜,也无法引起他的兴趣。

忙于逃走的台军步兵和正在拖拽战车残骸的台军由于道路空间有限,不断地发生着磨擦冲突,要不是有一个军官模样的台军过来喝止,恐怕两股乱军就要自己打起来了。在军官的弹压下,台军混乱的行军队伍渐渐有了秩序,后面的步兵停下了脚步等待着拖车将残骸拖走。重型载重卡车发动机的轰鸣在小道上隆隆响起。

“也不知道她们突围成功了没有!?……看来只有到来世再见了!”趁此空闲,林绣春抬眼望了望张婷她们撤走的方向,那边的枪炮声依然十分激烈,不由得心中一痛。深吸了一口气,林绣春让自己平静下来,平稳地据枪轻轻贴上自己的右颊,对着正在指挥牵引车辆的台军军官的头部,扣动了扳机。

“噗”这么近的距离上根本不可能射空,台军军官的半拉脑袋猛地飞了出去,灰白色的脑浆和鲜红的血浆溅到了牵引车的车厢上,染污了一大片侧板。没等台军军官的尸体倒地,林绣春手中的枪又响了,接连四发子弹分别打爆了台军卡车右侧的三个轮胎,一发子弹还钻进了发动机舱,卡车的轰鸣声顿时停止了下来。

周围的台军士兵这才反应过来,乱枪如同雨点般打在林绣春隐蔽的那片树丛中,被打断的树枝枯叶漫天飞舞,可林绣春的射击位置非常好,除非台军的射手绕过那两辆不动的车辆,否则这些子弹就无法直接威胁到他。林绣春沉着地掏出手榴弹,投在了瘫痪了的台军载重卡车下面,剧烈的爆炸彻底报废了卡车,还让它如同一个火把燃烧起来。这下子整条道路都被堵死了!

台军也一下子红了眼,十来个士兵绕过被击毁的车辆,拉开散兵线就朝着这边兜了过来,猛烈的火力打得林绣春抬不起头来。他只能将枪拨到了自动上,举过头顶向着敌人的大致方向哗啦啦地扫了过去,虽然没有打中,可也使他有了射击的机会。凭借着枪感,他顾不得瞄准,对着一个冲得最快的台军扣动了扳机。“嗒嗒”一个短点射后,台军如同被重击一般仰面翻倒了过去,其他人顿时再次卧倒隐蔽。

林绣春又扣了一下扳机,95步枪只打了一发就空仓挂机了,弹夹已被他打空!没等从战术背心上抽出最后一个弹夹,一发40mm榴弹呼啸着正砸在他趴伏的灌木丛右侧。

“轰隆”一声巨响,林绣春仿佛被一只巨手扇到了一般,从隐蔽处被直接掀了出来,冥冥中他感到自己的右手和步枪一起飞了出去。林绣春心里只闪过一个念头:“操,可惜那最后一夹子弹了!”

紧接着他的身躯重重地仰摔在旁边的地面上,后背让地上的碎石硌到了确丝毫没有疼痛的感觉,仿佛整个人还在天上飞着一般。恍惚间林绣春挣扎着想要用左手拔出多用途军刺做最后一搏,可耳边突然回响起张婷那悲伤的声音:“要活下去,活着!”

心中一松,整个生命似乎都已经从身体内飞了出去,握着刀柄的手指慢慢的松开,望着天宇的眼中,神采渐渐黯淡了下去……

※※※※※※※※※※※※※

声明:本小说纯属凭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小说版权归作者gerry522所有,未经作者本人许可,任何人不得将其用于商业目的。

作者邮件地址:gerry522@yeah.net
读者如有具体建议或意见,都可以发邮件给我,谢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