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訾安春,生于1911年12月,自幼习武。1937年,作为通讯兵在南口战役杀敌。之后,随部队南下,参加了台儿庄会战、长沙会战等一系列对日作战。新中国成立后“卸甲归田”,成为一名技术工人。

1934年,我背着家人偷偷出来参军,加入国民革命军第13军89师。1937年7月,七七全民族抗战爆发后,我们部队接到命令,要接手29军的防线,在南口挡住来势汹汹的日军。

我是通讯兵,任务是在战斗打响前架设好各阵地上的通讯线路,并在战斗中保证通讯畅通。我们比大部队先到达前沿,当时正在架线,突然枪响起来,子弹在身旁乱飞。原来是自己的队伍不知道我们先到,以为是日本人来了,还好没有被误伤。

8月8日,仗终于打起来了,日本人先是用炮轰,然后是飞机轰炸,轰炸机飞得很低,爆炸声把人的耳朵都震聋了,石头都被炸成土了。轰炸之后,日本军队攻上来,但被我们打下去了。

一天后,又是轰炸,然后日本兵在坦克的掩护下冲上来了。我们哪里有炸坦克的重武器,就是肉搏,人冲上去,拼命往坦克上爬,把手榴弹往坦克盖子里塞,死了不知多少人。

战斗残酷不说,天气也不好,都是雨天,战壕里的雨水都淹到大腿根了。我们就站在水里打,好多人的裤裆都被泥水泡烂了。增援部队也上不来,给养也断了,幸亏山上有村民种的玉米,还有不少沙果树。士兵们就啃玉米充饥,吃沙果解渴。可沙果毕竟有限,实在渴急了,就只能喝战壕里的雨水。

我们把日本人“钉”在了南口,他们被激怒了,连续不断的重炮声盖过了我们的机枪声,甚至还用了催泪弹等毒气弹。

8月25日,在久攻不下之后,日军一部分迂回到了我们背后,南口正面阵地被敌人包围了。8月26日下午,部队开始突围。我在传达突围命令时,因为通讯中断,有一个排没有通知到。在大部队突围时,这四五十人仍在阵地上与敌人拼杀。后来,听说这一排人只有十几人活着出来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