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的温暖
   在数九寒天里写下让周身温暖的文字,必须是关于期待,守望或者是一些温存而闪亮的记忆。此刻我记录的,却是母亲在电话另一头的寥寥数语。
    天冷了,身体还好吗?注意别感冒了啊------
    其实,即使是有些不适也是不想让她担心的。小时侯在冬天里耍懒逃课,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嚷嚷着生病了。良久,她只是探头冷冷的道:“病生出来了吗?”那时多少有些厌倦她那不留情面的直率,她待我,从来只有旁观的冷静,觉少迁就的温柔。这与她一贯的性子有关。翻过她年轻时为数不多的几张照片,看上去就是眼神和悦,娴静动人的女子。然而熟悉她的人都知道,那强硬的性格,简直是不输须眉的。教育子女 也是“铁血政策”。常逼我跨越种种不敢尝试的角度。如此种种,我也只是咬着牙硬挺下来,没向她示过内心的恐惧。也许我和她在很深的内里,都有着一种绝对的桀骜不逊,一种累世相传的坚定。
     学习忙吗?要努力啊------------
      母亲始终关心着我的成绩。她年少时命途颠簸,并没有机会读多少书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后来她成家育子,辛勤的维持家计,最痛心的就是我对学习一贯疏懒的态度。而我总是逆反的忽略她的心意,有一次在他与老师通电话以后发现我的优秀成绩单原来是伪造的,气急,当着亲朋好友的面狠狠责罚我,我拒不认错,第2天醒来,发现盖着厚实平整的棉被。我闭着眼,心里有些羞愧和傻傻的得意,暗想,她终究要原谅我的。
     什么 时候回来啊----------
    母亲只这样淡淡的问,也从没有表达她的想念与不舍,然而她的钱夹里始终有我幼年时的相片,灰暗模糊的,她却走到那里带到那里,说不出的指着中意。她当然深深的喜欢我爱护我,只是那感情景素简练广博幽深。母亲对孩子的深意,总是比世间的万种灵犀,多一分骨肉相连。这也是我在远离她多年后慢慢体悟到的,如我一日一日的成熟,她只是一日一日的暗淡下去,随年岁沉落。当我用感恩的目光回视从前的种种隔阂与误解时,她已经明显的力不从心。我们之间仍有冲突与争执。去年回家时,她拿出一件打好的黑色毛衣放在我的行李当中,我推拒说不喜欢。她默默的走开。林走的哪天早上,她突然说“:毛衣带上吧,天冷时衬在里面抵低风也好。我支吾着,我抬起脸,镜子中的她低下头,鬓角的头发滑落,带出一片微白的发根,衰老只是短暂的一瞬。
    你多保重,再见----------
    挂上电话,我穿着厚重烫贴的毛衣静坐无语。室友忽在一旁说,毛衣是妈妈给你织的啊,不错啊挺不容易。
    我笑着说,一点式样也没有,一般吧,
    怎么会呢,你看这上都是复杂的菱形小花案,走的这么平整,太难得了。
     我差异的低头细看,那繁杂细致的格格花纹,漫漫洒洒的在黑色毛衣上。默默的,温柔的,等着我湿润的眼睛逐一发现。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