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五十四、钢铁的碰撞

弹雨泼水一般打了过来,夜色中火光斑斓。

成群的日军不计伤亡地向上冲,前面倒了一个,后面的踩着尸体继续冲锋。冲在最前面的十几个日军全部都是曹长,步枪的枪管上挂着军旗。这十几名日军冲锋异常骁勇,尽管被打倒了一半,但剩下的曹长仍旧带着自己的部下冒死冲锋。

冲在最前面的日军丝毫不理会纷飞的子弹,一边冲锋一边朝阵地上射击。在他们身后,七八个掷弹筒兵抵近投掷榴弹。一时间整个阵地前沿火光冲天、枪林弹雨。

鏖战了近二十分钟,前沿倒下了不下三十具日军的尸体。但前沿的兄弟也承受着不断的伤亡。张秉成焦急地在前沿各个火力支撑点来回跑着指挥,子弹好几次擦着他的身子飞了过去。张秉成此时知道一旦被鬼子在前沿实现突破,那么后面的鬼子就会一口气吃掉整个阵地。

两军都在奋不顾身的血战,这场鏖战也就演变成了一场意志的较量。

“长官,鬼子的机枪架过来啦。”

“操他姥姥,你们几个把他们的机枪打掉。”

丁三边上的兄弟整个头部被机枪弹打穿了,脑浆喷在他的身上。丁三含着眼泪朝鬼子的机枪射击,眼泪让准星、标尺照门一片模糊,远处的枪口火光也幻化成了一团闪烁的红光。

嗒嗒嗒,又是一串子弹扫在丁三的身边。丁三脸上被打飞的石块划出一个大口子,他晃晃脑袋把头上的尘土抖落,冲着左右大声地喊着:“谁还有子弹。”

这时他才发现,边上的兄弟大多数都已经不动弹了。“操他姥姥的,老子会为你们报仇的。”丁三心里念叨着,他匍匐着身子爬到一个兄弟身上摸子弹,那个兄弟胸前的布袋子早已被鲜血浸透,子弹上粘了血摸起来手打滑。丁三抹了一把眼泪,这是第三次补充到前沿的兄弟了,看着自己的兄弟一批批地倒了下去,丁三少年的心里充满了刻骨的仇恨。

“操他妈的小鬼子,你们干吗要过来打仗,让我的兄弟死了这么多,死了这么多人,你杀了我一个兄弟,我就要杀一个鬼子报仇,血债血偿。”

“小个子,别发呆,快上刺刀。”张秉成拉了丁三一把,然后从地上捡起一把大刀。

丁三利落地把子弹推上膛,然后对着一个冲过来的鬼子开了一枪。子弹打在钢盔上迸出火花,然后在鬼子的额头上穿出一个窟窿。丁三直起身子朝着远处的机枪连续射击,机枪的弹雨泼水一般在他前后打出夺目的火条。丁三眼中没有眼泪,枪的准头就好了很多,机枪火光立刻沉寂下去。

两军在阵地前沿站成了对峙的两道战线。一个军官模样的日军举着指挥刀高声喊着:“上刺刀。”边上的日军都掏出刺刀往步枪上挂,个个人眼睛里都是血红血红的。

“退掉子弹!”

哗啦哗啦,一发发子弹掉在日军士兵脚下。

“操他姥姥,谁都不准开枪,老子就不信鬼子有什么牛比的。”张秉成扯着嗓子吼道。

前沿的兄弟纷纷从战壕里面跳出来,有的举着铁锹,有的端着刺刀,有的掂着大刀。火光中,这群汉子如同凶神一般,站成了一道钢铁的防线。

“天皇万岁!”

“东北军,冲锋!”

两柄钢铁组成的锋利战刀碰撞到一起。

张秉成冲在最前面,他抡刀杀向鬼子,好一套藏头斩尾的好刀法。张秉成如同脱缰的烈马一般在战团中杀进杀出,浑身血迹斑斑。其他的兄弟也都将士冒死,奋勇杀敌。整个阵地上战成了血光横飞的地狱一般。

而撤下来休整并守备第二道防线的陈锋看到前沿已经开始了白刃战,连忙让人报告团部要求增援,同时带着兄弟们扑向前沿。

“身上的手榴弹先扔到鬼子后边去。”陈锋几步跑到前沿,一只手拎着三个手榴弹袋子。他看到阵地下面还有很多鬼子正在端着刺刀等着往上冲,但兵力太多,而前沿的张秉成带着兄弟堵住了鬼子后续兵力展开,所以陈锋脑子一转立刻命令先炸后面冲不上来的鬼子。

陈锋连续扔出去七八颗手榴弹,胳膊累得快要抬不起来了。其他兄弟也玩命投掷手榴弹,再看后面没冲上阵地的鬼子,很多被手榴弹炸的血肉横飞。

“兄弟们,把鬼子撵回去,跟我上。”陈锋从地上捡起一个十字镐带着兄弟们扑了过去。

远处站在关帝庙下面的狄爱国看着远处的厮杀,他心里知道,全团将士为国捐躯的时候到了。他摘下帽子,挂在关帝庙的残垣断壁上。然后拔出那把老乡们送他的宝剑,剑身的装饰的四个字:逐日神剑在火光中熠熠生辉。

狄爱国把宝剑也挂在断壁上,和自己的军帽挂在一起,军帽上的国徽如同一句无声的誓言。地上关帝庙的一块匾靠在断壁边上,匾上面是当年修庙的时候留下的镏金行书:忠义千古。

狄爱国看着这匾上的字,目光中突然平添了许多坚定。

“通讯兵!”

“有,长官。”

“记录:电,师部、旅部,我军在关帝庙阵地与倭贼连日血战,目前已经弹尽粮绝,我军仅余一个营。我军誓与倭贼做最后厮杀,直至全军战至最后一人,最后一弹,以报效国家。

东北军万岁,中华民国万岁,中华民族万岁!”

(注:这段电文是笔者改编自常德会战中七十四军最后所发电文。在此向血战常德的七十四军将士致敬!)

狄爱国平和而沉静地口述完这段电文,边上的兄弟无不表情肃然。

“兄弟们,我们替东北军长脸,给东北老乡报仇雪恨的时候到了。今天,我请求全团将士和鬼子打到底,打到最后一个人,打到最后一发子弹。如果谁有幸活下去,将来有了孩子,每年的这个时候,记得给咱们烧点纸。”

“长官,我们掩护你撤下去吧。”

狄爱国一摆手,从腰间拔出手枪,然后命令道:“全团所有人都增援到前沿阵地,操他姥姥的,跟鬼子拼了。”

“长官,让我们也上去吧。”团部边上的老百姓涌到狄爱国身边请求。

狄爱国看着那眼镜汉子,眼镜汉子早将长衫的下摆卷了起来,手上抓着一把铁锹,目光中坚强凶悍。

“好吧,所有人听着,家中独子的出来,家中有老母要养的出来。”

良久,老百姓中无人出列。

“长官,让我们都上吧,谁家里没有老母亲,谁家里没有老婆孩子,咱们打鬼子,就是为了老母亲,就是为了老婆孩子。”

“长官,就算咱们打光了那又怎么样,中国人打不光,中国亡不了。”

“为了咱娘,让我们跟鬼子拼了吧。”

这些老百姓站在一起,这是一支农民、教书匠、庄稼汉组成的钢铁之师,这是一支为了家中老母奋勇杀敌的威武之师,这是一支中华民族昂扬不屈、永不言败的顽强之师。

为了母亲……

为了老婆孩子……

为了心上人……

为了中国人能够活下去,为了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

为了自由!血战到底……

这群男人从容着、喊杀着扑向血肉横飞的战场,这群男人视死如归地讲述着中华民族亘古永恒的民族精神。

东北军,冲啊!

夜幕之下,整个前沿阵地如同熔炉一般厮杀着。五百多东北军和密云老百姓组成的钢铁臂膀牢牢将三百多日军阻挡在关帝庙阵地前沿。鲜血缓缓流下,战火照着镏金的“忠义千古”四个大字分外夺目。

张秉成浑身战伤地举着大刀厮杀在战团中,他军服上面斑斑血迹中混着鬼子头颅中喷射的脑浆。张秉成闪身用左手攥住鬼子的枪管,一刀砍过去,刀锋劈在鬼子的钢盔上火星四溅。张秉成回手一刀磕掉了那个鬼子的步枪,那个鬼子撒手顺势一脚将张秉成踹到在地。大刀把子上面沾了太多的血所以滑得握不住,张秉成摔倒在地之后刀也掉落了。

另一个鬼子扑上前一刀扎了过来,张秉成就势翻滚躲过,从地上本能地摸起一支步枪向上一顶。扑哧一下,刺刀扎在鬼子的腹部。挨了一刀的鬼子动作缓了一下,吼叫着后退半步让刺刀退了出来,然后端着步枪就势又向张秉成捅了过去。

张秉成身后的传令兵陈开上前一步想用刺刀挂住那个鬼子的步枪,鬼子脚步并不慌乱,斜劈过去,力量大的险些把陈开的步枪砸掉。张秉成站起来正要扑过去拿刺刀捅,边上另一个鬼子抡着歪把子机枪砸了过来,张秉成连忙用步枪挡住。

腹部挨了一刀的鬼子忍住剧痛不顾一切地向前突刺,陈开被他娴熟的拼刺逼的手忙脚乱,没几下腿上就挨了一刀。吃痛之后站立不稳,被鬼子当胸扎了进去。

刺刀的血槽汩汩向外喷着血,胸口剧痛的陈开怒目圆睁,一双手紧紧抓住鬼子扎在他胸口的刺刀。

这时营部的李老六趁势一刀扎在刺刀来不及拔出来的鬼子的肋部,那个鬼子闷哼一声,生生忍痛转过身去。他使出最后的力气将刺刀从陈开胸膛里拔了出来,插进他肋部的刺刀被肋骨挂住了,他猛地将刺刀扎进了李老六的脖子。

两支步枪的刺刀都插在对方的身体,那个鬼子和李老六怒视着对方慢慢一起倒了下去。

张秉成刚刚刺倒了抡着机枪的鬼子,一扭脸就看到自己的两个传令兵都倒在血泊中。张秉成踉跄着走了几步,前面一个举着指挥刀的鬼子军官连续砍倒了好几个贴身肉搏的兄弟。张秉成一声怒吼猛冲几步扑向那个鬼子军官,这时一个鬼子被一个背摔砸在张秉成身上。张秉成被砸的脚步一歪摔倒在地,那个鬼子晃着身子跳到张秉成身上,用手卡住张秉成的喉咙。

张秉成感到喉咙被卡得死死的,眼前一片黑,他顺手在地上摸到一个硬东西,是一顶钢盔,他举着钢盔猛地砸压在他身上的鬼子脑袋。那个鬼子死活不撒手,张秉成差不多砸了十几下,那个鬼子身子才慢慢软了下去。

感到喉咙上松了一些,张秉成把鬼子的手指头掰开,然后将鬼子掀翻在地,一只手封住脖领子,另一只手抓着钢盔狠狠地继续砸着。

直到那个鬼子整个脸部被砸得血肉模糊,张秉成才气喘吁吁地从地上抓着步枪硬撑着站起来。在他前面五六米远的地方,挥舞着指挥刀的鬼子军官一扭脸正好看到张秉成,举着刀就扑了过来,张秉成本能地步枪一举,失去了步枪的支撑,身体险些栽倒。

鬼子这一刀砍的有力,张秉成的步枪被刀砸掉了,鬼子就势把指挥刀双手握住,一刀捅进张秉成的肚子上,从后腰冒了出来。张秉成的嘴角血沫吐了出来,他硬撑着向前扑。那个鬼子军官惊呆了,张秉成拉住他的胳膊,两个手就像铁钳一般。指挥刀在张秉成的肚子上越扎越深,很快整个刀身都穿透了张秉成的身体,张秉成的腹部紧紧抵住了鬼子的刀柄。

两个人谁也动不了,日本人看着紧紧拉住他胳膊的中国人,他感到了一种震撼和恐慌。中国人嘴角的血越来越多,他强忍着不吐出来,在他的身后是自己如狼似虎的部下,在他的胸前斜插着早已为自己准备好的一枚手榴弹。

黄铜的拉环被手指套住,中国人的脸上光芒四射。而被他紧紧抱住的日本人面孔扭曲狰狞,他知道他已经没有活下来的希望了。

“大日本天皇万岁!”绝望的日本人喊着。

中国人的脸上不怒而威,他不想呼喊什么,因为他的誓言已经用自己的生命去捍卫了。他神色安详地等待着光荣的时刻,他在欣赏着对方的绝望。

青色的烟从中国人胸前的手榴弹尾部冒了出来,然后飘过他的头顶。青烟打着滚儿,好像是想调皮地玩耍一样,这时爆炸膨胀出的气浪夹着弹片四射出去,气浪和弹片瞬间将青烟缥缈的带子扯断。

一声巨响中,张秉成的身躯碎片如同恩泽大地的雨露一般抛洒向天空,然后缓缓飘落到国土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